1247、一个打九个 - 圣武星辰

1247、一个打九个

夏静像是看着疯子一样,看着李牧。 她本来觉得,李牧将太皇殿之外的所有仙道宗门的强者都斩杀,已经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了,谁知道,这在李牧的计划之中,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太皇殿中的十大强者,每一尊都是仙将级的存在。 其中任何一个,跺跺脚,都足以让数大州府所有的仙道强者们,都要为之颤抖。 结果李牧竟然想要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这是何等的疯狂。 在此之前,夏静觉得自己已经非常非常高估李牧了。 但现在开来……高估? 呵呵。 不存在的。 夏静心里有一种无力感。 她觉得以自己正常人的脑回路,可能永远都无法弄清楚李牧的心中到底在酝酿着什么样疯狂的念头。 然后她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自己……到底……要不要……陪着李牧一起疯? “你……确定吗?木牧?” 夏静的表情,就像是一条上了岸垂死挣扎的鱼一样,还想要再确认一下。 李牧反而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道:“为什么不呢?” “你可能会死。”夏静道。 李牧道:“不,死的是他们。” 他指了指太皇殿,道:“你觉得这十大强者,在一场苦战,击败了巨型人像之后,战力还能剩下多少?能剩一半就不错了,到时候,都是一群没了牙的老虎,怕他们作甚?” 夏静犹豫了一下,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李牧无比决断地摆摆手,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如此了。” 夏静无奈地摊摊手,道:“但就算是你得手了,要如何善后呢?” 李牧大笑道:“善后?统统杀光,杀人灭口,还要善后干什么?” 夏静:“……” 不在一个频道上。 没有办法交流。 不过,斩杀这十大强者,她倒是一点儿意见都没有。 除了其中的【青衣女仙】是青丘山新崛起的强者之外,其他人都是仙庭的走狗,手中沾满了乱军和无辜者的鲜血,早就该死一万遍了。 而夏静现在终于开始认真考虑另一件事情? 木牧不会真的将自己也灭口了吧? 毕竟他要将所有进入四名仙府的各方强者都一锅端的疯狂计划,绝对会将万仙盟给的得罪死,绝对的罪无可赦,一旦泄露出任何消息,都够得上木牧死一万次了。 时间流逝。 转眼一炷香的时间又过去了。 这时,小九和李牧,已经将‘舔盒子’的成果,点了个清清楚楚,整整十二万斤仙晶,十八万仙金,以及其他各种介于三品和五品之间的仙器数百件…… 很可怕的一笔财富。 就算是一般州府的仙庭分部,都没有这样的底蕴。 小九笑的嘴都有点儿抽搐。 它给自己挑选了一套血红仙甲,人立而起,看起来像是一尊怪兽一样。 袁吼也得到了一套黄金锁子甲,履云靴,黄金冠,炼化之后,大小随心,极为趁意。 李牧倒是不用这些东西。 他很仔细地太皇殿的门口,布置下了诸多的阵法。 又过了片刻。 轰隆! 太皇殿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轰轰! 似是有什么东西倒塌,然后持续不断的爆裂炸裂之声,从大殿门口传出宛如暗流寒潮一般的能量乱流。 “里面的战斗,好像要结束了。” 李牧心中一震。 机会来了。  “准备好。”他低声地道。 就在这时,太皇殿的大门口,又是一道道的可怕能量波动席卷出来,仿佛是飓风一样,席卷撕扯,澎湃而出。 一道身影,快如闪电,直接从大门中冲了出来。 “死。” 李牧一身仙元功法,彻底爆发,没有丝毫的留手,凤鸣神剑划过虚空,杀意迸发。 “啊……” 惨叫声响起。 那冲出来的人影,根本没有想到,大门之外会有人伏杀自己,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就被斩杀为数十碎块。 黄金之火熊熊燃烧,焚烧元神。 一尊仙将直接就被李牧斩杀在当场。 “此人的实力,还剩下大约三成……咦,这是?” 交手一招,李牧的心中,已经计算出来了大战之后,仙将们的大致实力损耗,这时,他看到一团璀璨银光在这人的身形焚化的地方浮动起来。 奇异的生命气息之力涌动。 “仙髓!” 李牧瞬间反应过来。 怪不得这人疯狂地从太皇殿中逃出来。 原来他得到了仙髓,想要独吞。 可惜运气不好,遇到了李牧这个堵路煞星。 而同一时间,又有几道身影,从太皇殿中飞射出来,不计一切代价地朝着那银色璀璨的仙髓光团抓来。 “哈哈哈,我的……滚开。” 李牧大笑。 手中的凤鸣神剑绽放万道剑芒,似是剑刃风暴一样,席卷出去,将这几道身影都震的倒飞回去。 他一伸手,直接将这一团仙髓,抓到了掌心中。 到手了! 李牧也有些意外。 这第一团仙髓来的太轻松了。 “大胆,快将仙髓留下。” “找死,竟敢虎口拔牙?” “杀。” 那数个从太皇殿中冲出的身影,一看到李牧将仙髓据为己有,顿时都惊怒连连,厉声大喝着下令,同时不约而同地施展杀招。 数道致命的绝杀劲气,疯狂地朝着李牧绞杀而来。 “呵呵。” 李牧冷笑。 他正要反击。 就在这时,掌心里的仙髓中,突然涌动出一种诡异的力量,仿佛是一团鲜活的生命气息一样,要钻入到李牧的身体里,令他体内的大日仙元,都狂暴起来,隐隐有时空的危险。 不对。 李牧心中大惊。 时间错位奥义施展。 间不容发之际,李牧避开了这几大仙将级强者的绞杀。 而体内的力量,却被这团仙髓引动,走向了失控的边缘,又似是要被吸入仙髓之中。 “不对。” 李牧心念电转。 怎么回事? 这团仙髓绝对不假。 李牧之前进去过一次太皇殿,见到过巨型人像眼眸中的仙髓,气息和光泽,与此时手中的这一团一模一样。 且眼前这几个像是有杀妻夺子之仇的仙将疯狂抢夺的样子,不是作假,足以从侧面证明仙髓的真假。 但问题是,和所有人想象的不一样。 仙髓中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想要将其融合,并不简单,得费一番功夫。 李牧身形后退,掌心里一缕缕刀意和大日仙火之力流转,形成了独特的阵法纹络,尝试将这一团仙髓,暂时封印起来。 而袁吼和小九则是很有默契地冲上去,将这几名仙将级强者给挡住。 这时,太皇殿之中,又有几道人影冲出来。 【青衣女仙】、明灭仙宗之主明步初,夺命仙宗之主卢川以及梁书情等人,也都现身。 李牧一看,面色一变。 巨型人像真是个废柴啊。 十大强者竟然是一个都没死,全部都逃了出来。 而众人的眼神,一下子,也都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落在了李牧的右手掌心。 仙髓还未被完全封印,依旧有光辉和力量波动逸散出来。 “木牧,还不将仙髓交出来?”月川府小仙主梁书情厉声大喝道。 至于仙髓为何会落在木牧的手中,他都没有兴趣去计较了。 李牧一脸阳光地笑了笑,很直接地道:“做梦。” “你……”梁书情心中杀意翻滚,还要再说什么,突然觉得哪里好像是不对,太皇殿外各方势力近百人,为何除了李牧几人之外,竟是一个都不剩,喝问道:“其他人呢?” 李牧掌心中的璀璨光华,终于逐渐消散。 仙髓被封印了。 他直接储藏起来,抬头道:“你猜呢?” 咻! 一道夺命厉光,骤然袭至。 夺命仙门之主卢川,竟是趁机出手偷袭,手中的折扇仙器,带着无匹的杀意,到了李牧的面前之前。 以堂堂一教之主的身份,出手偷袭。 卢川可以说是卑劣到了极点。 但事关仙髓。 只要能够得到仙髓,任何人都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死吧。”卢川冷笑着。 然而李牧根本没有丝毫的慌乱,手中的‘凤鸣神剑’震动五彩神光,沧海派的剑道神通席卷而出,剑刃爆发出大日一般的璀璨金光,一剑斩出。 嗤! 仙器折扇直接被削断。 “什么?” 卢川脸上狞笑,化作震惊。 他意识到不妙,瞬间抽身后撤。 但李牧岂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大日剑法之中的杀招席卷而出,不给卢川任何机会。 身影闪烁,交错,碰撞。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完成。 画面戛然静止。 卢川与李牧相隔百米对视而立。 突然 “呃……啊!” 这位夺命仙宗之主突然抬手按住自己的额头,但却挡不住眉心之间一道血线飙射出来,宛如鲜红的喷泉。 鲜血在半空之中燃烧起来,化作金色的火焰。 “不我……” 卢川惊恐万状地嘶吼,但无济于事。 最终他整个人就被这黄金色的大日仙火焚烧殆尽,化作一缕黑色的飞灰,飘散在了虚空之中。 秒杀! 李牧提着剑,嘴角翘起,勾勒出诡谲惊悚的线条,看向剩下的九大强者。 梁书情本来还要再喷出来的喝骂,卡在了嗓子眼。 明步初、【青衣女仙】、剑无双等人,也都呆了呆。 卢川死了? 这个凶名在外的血腥屠夫,死了? 就这么死了? 一种不真实之感在每个人的心中泛滥开来。 虽然经过了与巨型人像的血战之后,卢川的修为还剩下一半左右,但也不至于被一个金仙级的后辈,用这么简单的方式给斩杀啊。 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这时,李牧屹立虚空,清了清嗓子,开口了:“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还有一块仙髓呢,在哪里?交出来。” 他要一个打九个。

上一篇   1246、开不起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