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可怕的杀猪刀 - 圣武星辰

0011、可怕的杀猪刀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这一刀,经过了李牧的千锤百炼,纯熟无比,再肥再野的猪,这样一刀下去,肯定能够让它毫无痛苦地死去。 斩天刀徐志张嘴想要大吼,但喉咙里发出的却是野兽频死时那种不甘而又恐惧的声音。 嗤嗤嗤! 一道血线从他的脖子里出来,冒出血雾,越来越清晰,血水染红了徐志的双手,最终噗地一声,鲜血冲起,在太白县城之中臭名昭著的神农帮四大金刚之一的斩天刀的头颅,像是被斩断的韭菜一样,一歪就断裂掉落了下来。 画面血腥残酷。 李牧回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李牧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杀人----雨夜血月帮两大弟子之死只是误杀,但他的心中,并无任何的愧疚负罪感。 看着徐志的尸体、断头和鲜血,他亦无任何恶心呕吐不适之感。 这一瞬间,李牧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老神棍要逼着他去屠宰场杀猪。 真的是为了培养杀气! 是为了让他提前见识和习惯眼前这种鲜血和断肢混合的画面。 老神棍很早就料到了今天这样事情的发生。 他将李牧传送到一个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武道星球上去锤炼,不但要自保,更要逆流而上修炼武道,锤炼己身,锻炼心灵,想要脱颖而出走出这颗星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强者,不拔刀,不杀戮,那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李牧心中的怒火,还未熄灭。 “神农帮要付出代价,而四大金刚,都要死。” 他神色坚定无比。 这时,漫天弥漫的烟尘已经渐渐落下。 一大串脚步声传来。 数百神农帮的弟子,在帮中高层的带领下,冲了出来,四面将李牧团团围住。 淬了毒汁的弓弩对准了李牧,各种毒虫也暗中放出,各种瘴气也被引导过来……神农帮中多是亡命之徒,精通用毒、操控五毒虫,这些才是神农帮可以在太白县城中骄横嚣张的最大本钱。 “不择手段,拿下他,留一口气就行,残不残废无所谓。” 一个阴毒的声音,从人群的后方传来。 …… 神农帮总舵深处。 一身绵软绿色长袍的帮主司空境神色淡然地坐在巨大的石窟中。 正午的阳光从天井中照射下来,照亮了石窟大堂最中间一个方圆三米左右的圆形水池,池水碧绿如翡翠,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氤氲之色,无色无味,让整个石窟充斥着一种阴森恐怖的味道。 “神农帮主司空境,滚出来见我。” 一声滚雷般的怒吼,从远处传来,透过天井,清晰地回荡在石窟中。 司空境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面容俊秀,大耳剑眉,气质儒雅,脸上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令人一看之下,就容易产生好感。 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肌肤,有些过于苍白,像是敷粉一样。 光线稍微好一点,就可以看到那苍白肌肤之下青色的纤细血管。 执掌神农帮十五年,司空境在帮中的地位,可以说是犹如主宰,不可动摇。 他以强大的实力和狠辣手段,将恐惧敬畏深深地种植在每一个帮众的心中。 “呵呵,这个小县令,居然真的来了,果然是少年人,有几分勇气。”司空境惬意地躺在藤椅上,身后站着两个身披薄纱的妙龄女子,正在轻轻地摇着羽扇,而他的嘴角,略微划过一丝轻蔑的笑意。 说实话,他对这个小县令根本不放在心上。 上任县令手段不俗,但最终还是不是被逼得进入深山老林中学道去了? 如今大秦帝国吏治混乱,太白县地处帝国东部边陲,山高皇帝远,更是势力错综复杂,鱼龙混杂,官方已经逐渐不能控制真正的局面,帮派的力量占据了主导权,一个根基浅薄犹如浮萍一般的小县令,跟脚都没有站稳,竟然要拿神农帮开刀? 司空境哂笑。 石窟中,还有一些神农帮的高层,闻言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整个石窟之中,洋溢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欢快气氛。 能够令县令束手无策,这要是传出去,多少也是一份殊荣啊。 轰隆! 突然,巨响声传来,地动山摇。 石窟震荡,宛如地震一样。 天井中圆形水池中静如翡翠一般的绿色池水,荡起了一丝丝的圆圈涟漪。 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众神农帮高层面面相觑,神色带着惊疑,像是数十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司空境表情微怔。 片刻,一个气喘吁吁的帮众冲进来,道:“报……县令闯进来了,他一脚踹飞寨门,势不可挡……” “什么?”有人惊叫。 “踹飞寨门?一脚?开玩笑吧,那两扇们,可有足足万斤之重?” “确定是那个小县令?” “他不是个文进士吗?” 犹如麻雀窝里捅了一棍子,神农帮的高层炸了窝。 司空境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所有的嘈杂声瞬间彻底的消失。 “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司空境淡淡地笑着:“那两扇门矗在正前方,已经有十几年了啊,估计门框松了,呵呵,回头命人修缮就好了。”他给了一个理由,又极为自信地道:“徐志今日当值,守卫寨门,恩,他一口特制的精钢铡刀,三十六路疾风刀法,连本帮主都很看重,已经是合力境巅峰的修为,值得信赖,诸位,只怕这会儿说话的功夫,徐志长老已经将小县令捉住了……” 话音未落。 又是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另一位传讯的神农帮弟子面色苍白地跑来,声音颤抖,单膝跪地结结巴巴地道:“帮帮帮……帮主,各位长老,不好了,徐志长老被斩了……” 空气,瞬间死一般地寂静。 司空境脸上的笑意淡去,嘴角一阵抽搐。 他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抽了一个耳光一样。 “岂有此理,这个小县令欺人太甚,全力出手,给我将这个小县令捉回来,我要让他好好尝尝我的手段……”司空境终于动怒了,霍然起身,眼眸中闪烁着凶焰:“传令下去,令帮中弟子不必顾忌,只要不当场打死就行!” …… …… “你……你这……到底是……什么刀法?” 神农帮长老之中的四大金刚,最后一位的【枪出无敌】宋同,眼睛里全都是恐惧和不甘,他赖以成名的镔铁长枪断裂成为了两截,掉在了一边,脖子里传来丝丝绝望的凉意,脑海里依旧回荡着刚才那迎面斩来的一刀,分明是普通至极的一刀劈砍,为什么自己状态、内气都运转到极点,以及挡不住这一刀? “杀猪的刀法。” 李牧实话实说。 他手中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刀柄。 衙卫的制式钢刀毕竟普通,难以承受李牧恐怖的怪力,在之前的劈砍之中,终于碎裂损毁了。 噗! 血雾冲起。 【枪出无敌】宋同头颅掉落,血箭从脖颈中喷出,倒了下去。 而在他的尸体旁边,还躺着四大金刚之中【雪花毒剑】赵勇、【毒手】杜恒已经冰凉的身躯,都是被一刀枭首。 算上之前被斩杀的【斩天刀】徐志,这四位神农帮凶名显赫的四大金刚,哪一个不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过,手段狠辣凶唳,纵横太白县近十年都屹立不倒,却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在联手的情况下,被人一刀一个,剁掉了脑袋,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这个剁掉四大金刚脑袋的人,竟然还是一个在此之前,被所有人都认定是软弱可欺、无足轻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县令。 远处。 马君武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他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眼前出现了幻觉,依稀还有那宛如白色闪电般的恐怖刀光。 可怕! 太可怕了。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魔鬼刀法啊,砍杀四大金刚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一刀一个,全部了账。 马君武在太白县城之中,也算是可以排的上号的高手。 但是他自问,以自己的实力,对上四大金刚之中的任何一个,在三四百招之间,绝对难以赢下,而若是对方联手,那绝对是有死无生,哪里能够做到如县令大人那样轻松。 整个场面和过程,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凶威显赫成名已久的四大金刚在围攻李牧,更像是一个李牧一个人挥着屠刀先后屠杀四头肥猪。 而在马君武的身后,那些或明或暗观察着这一幕的各方人马,也完全陷入了呆滞和恐惧之中。 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也无法理解这一切,尤其是一些本来抱着幸灾乐祸看笑话态度的人,这会儿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各种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巨大的震惊和惊恐,脸色都苍白如纸一样。 “怎么会这样?” “李牧是高手!” “太强大。” “不好,要赶紧回去禀告,不然,要出大乱子了。” “快,快去告诉宗主,立刻马上……必须第一时间调整针对这位小县令的姿态和策略。” 一瞬间,无数个念头,从这些人的脑海之中疯了一样地冒出来。

上一篇   0010、杀猪刀

下一篇   0012、李牧发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