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3、被猴耍了 - 圣武星辰

1253、被猴耍了

瘦高男子风痕皱了皱眉,道:“夏静,你太过自以为是了,这一次的行动特殊,所以大人并未提前通知你,是怕你知道了之后,在木牧面前,露出端倪。” “呵呵。”夏静冷笑了起来:“你忘记了,我是做什么的,所以你说的这个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她是潜伏在万仙盟势力之内的‘奸细’。 这些年,她以【极乐仙子】的身份,不知道出色地完成了多少的任务,游走在刀尖上,带着面具跳舞,不知道欺骗了多少人,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毫不夸张地说,【.】在这方面,她是专业的。 一个如此专业的潜伏者,怎么会因为提前知道一些消息,就在木牧面前露出端倪? “而你们也忘记了,自己是做什么的。”夏静鄙夷地道:“追缉杀人,是八神卫最擅长的事情,我不如你们,但是在掩饰潜伏方面,呵呵呵……风痕,告诉我,八神卫中,到底有几个人,背叛了大人?” 风痕叹了一口气。 雨迹也摇摇头,道:“明明可以心照不宣,让自己多活一段时间,却为什么非要点出来,自己找死呢?看来今日,也留不得你了。” 两人并没有要回答夏静问题的打算。 夏静继续冷笑道:“说得好听,若非是你们心有顾忌,你们早就杀了我,毕竟,我的实力,和身为八神卫的你们比起来,差的太远……呵呵,我可以坦白地讲,你们的担忧是对的,我的身上,的确有大人赐下的最后手段。” 风痕和雨迹闻言,面色都变了变。 这是他们最担心的地方。 也是为什么,他们刚才还尝试用自己并不擅长的拙劣的表演,想要骗过夏静的原因。 方剑神的手段,他们清楚地知道,有多可怕。 像是夏静这种人的身上,必定是有一些保命的依仗。 一旦夏静玉石俱焚,不说是伤到他们,就算是将这里的消息传出去,那日后他们的处境,比过街的老鼠也差不了多少。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无退路,所以,不管你手中有什么,我们都……”雨迹短暂权衡之后,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但就在她一句话还未说完的时候。 突然 轰! 一道金色的大日仙光,自地底爆发出来。 这仙光汹涌澎湃,带着凛冽的杀意和破坏力,从山腹中迸射出来,同时无差别地袭向雨迹和风痕。 很强大的力量。 也无比的突然。 饶是两大神卫都是仙王之境的强者,但在这一瞬间,也感觉到了威胁的存在,不得不同时运功抵挡。 “杀!” 数十个袁吼的身形,从乱世中射出,挥动黄金战棍,袭向风痕和雨迹。 “嗯?竟然没死?” 风痕颇为惊讶。 他之前出手偷袭袁吼,亦是全力施为,并未有丝毫的留手。 本以为一击之下,木牧的这个侍卫,已经凉透了,谁知道竟然未死,还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反噬战斗之力。 小看了。 他心中,颇为惊讶。 但不懊悔。 没死? 再杀一次就行了。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寻找机会的夏静,眼睛一亮。 就是这个时候。 她直接震破了自己的心口。 一滴鲜红璀璨的心头血飙射出来。 夏静双眸之中,有两团奇异的剑印符文闪烁,骤然飙射出来,在虚空之中,沾染了那一团心头精血,顿时化作一柄巍巍神剑。 “去!” 夏静大喝。 这一瞬间,她好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和精神一样,整个人瞬间委顿了下去,就好像是一株正在怒放的鲜红玫瑰,在这一瞬间,突然干枯了一样。 但那柄虚幻的巍巍神剑,却大放光明。 轰! 随着夏静的手指,神剑直冲天空。 剧烈的震动声之中,封印住这一方面山头的阵法,终于崩溃,轰然破碎。 “快走。” 夏静扭头看向李牧。 小九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 咻! 它带着李牧,化作一道不可思议的弧光,消失在了远处的群山之间。 “老袁,你自己保重。” 远处传来了小九的怪叫声。 八神卫的实力,太过于强大,仙王级的存在,宛如巍峨神山,无法潘越,只有逃命的份儿。 所以此时,不是它小九大人不够义薄云天,实在是能力范围之内,已经无法再顾及袁吼了。 “该死。” 雨迹眼中一寒,掌印如电,将眼前几个袁吼的分身,直接轰碎,身形化作电光,朝着小九消失的方向追去。 而风痕则是浑身弥漫紫色离火,数招之间,就将袁吼的分身,全部都打碎湮灭,又彻底压制了袁吼的真身。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皇极崖臣子身边,竟然还有这样的侍卫。” 风痕颇为惊讶。 袁吼的战力,再一次让他意外。 而与此同时,袁吼一看小九带着李牧已经逃遁,自是不再死拼,又分出去几尊分身纠缠,自己催动筋斗云,朝着小九相反的方向逃走。 风痕淡淡一笑。 他的名字中有一个风字,就是因为他的速度,在八神卫之中,乃是最快的一个,最不怕的,就是和别人比速度。 有雨迹去追那条狗,相信很快就会擒拿回来。 木牧逃不掉的。 所以风痕的心里,起了一丝调戏戏谑之心。 他一把将已经丧失了反抗之力的夏静拎在手中,看着袁吼消失的方向,略微停顿之后,才追了下去。 夏静被拎敌人在手中。 她的状态极为糟糕。 她用方天翼赐下的最后底牌,轰碎了风痕和雨迹布置下的禁制阵法,给李牧创造了逃离的机会。 但动用这张底牌的代价也极大,一身仙元,几乎消耗一空。 如果将这底牌,换一种方式,她可以凭此逃走。 但她的选择,是救李牧。 李牧的那一句“这是我来到这个时候之后第一次相信别人”,触动了她的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牧是方天翼要保护的人。 看到去追李牧的是雨迹,夏静的心,略微放心了一些。 因为雨迹的速度,是不如风痕的。 李牧逃走的几率更大一些。 至于袁吼? 夏静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位强大的侍卫默哀。 她不认为袁吼能够从风痕的追击之下逃走。 抱歉了。 没有办法救你,想来只要你的主人能够平安逃出去,你自己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吧。 罡风呼啸。 夏静心里胡思乱想着。 她清楚地知道,落在风痕的手中,自己活不了。 这些年她凭借着姿色和花言巧语,混迹在各色人群之中,很多个醉态朦胧中,她甚至都快要忘记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了,无数画面在脑海之中闪烁而过,最后李牧的面孔,越来越清晰。 一直到今天,她都看不透这个人。 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一种奇怪的魅力,仿佛是与这个世界,都格格不入。 也难怪方大人会对此人高看一眼。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夏静渐渐地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已经数十息的时间过去了,风痕竟然还未追上袁吼? 怎么回事? 夏静心中一惊。 风痕是八神卫之中,速度最快之人,传闻单论速度一项,他甚至可以比肩一些仙王之上的存在,从来没有风痕追不上的人。 但是现在,追一只猴子追了数十息,竟然连对方的背影都看不到? 怎么回事? 很快,风痕颇为恼羞成怒的声音,也在夏静的耳边响起:“哼,一只臭猴子,我就不信,你能逃出我的五指山……” 他认真了。 一身仙元催动到了顶点,不惜一切代价,遥遥锁定了袁吼的气息,疯狂地追了下去。 终于在又一炷香之后,他才看到了袁吼的背影。 咻! 数道离火飞刃,袭杀而去。 袁吼也不回头,身形闪烁着变换位置,躲避袭杀。 这样一追一逃,转眼又是一炷香过去。 “不对!” 风痕的心中,骤然生出一丝警惕。 愤怒过后,理智开始恢复。 追了这么久的时间,以他仙王级的修为,追一个小金仙级的妖猴,且不说他是以速度闻名天下,就说明明是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却让其每次间不容发地闪避逃脱,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只妖猴的速度,远超他自己的想象。 他,被猴耍了。 这样追下去,根本追不到。 对方分明是在控制好节奏,引诱自己追他,为那条狗和木牧分担压力。 耻辱。 简直是奇耻大辱。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一个实力远不及自己的妖后碾压,这是风痕无法忍受的。 一念及此,风痕一狠心,将所剩不多的一枚‘神行符’催动,力量灌注在双腿。 嗖! 他的速度,暴增一倍。 袁吼立刻就感觉到了危机。 他不再有丝毫保留,将【筋斗云】催动到了极致,疯狂地逃跑。 风痕数次出手,在袁吼的身上,留下了伤痕。 金色的鲜血,飘洒长空。 之前被偷袭的伤势,也开始发作。 袁吼逐渐感觉到了体力衰竭,速度正在狂降。 麻烦大了。 袁吼知道,自己的逃走的希望,已经破灭了。 体内的幽蓝色离火异力,也因为他的仙元消耗而逐渐无法压制,开始疯狂地蔓延。 “公子,此生难再见,愿你平安,保重了。” 袁吼心中默默祈祷。 以飞升者的身份,来到了仙界,袁吼知道自己早晚有一日,会面对这样的局面,毕竟挑战的是如今统治者整个仙界的万仙盟,庞然大物。 只可惜无法看到李牧平安得脱。 不惜一切代价地燃烧自己的仙元,放弃了对于异力的压制,袁吼用最后的力量,朝着前方一片苍翠诡谲的山脉冲去…… 能再多拖一息时间,李牧的安全就多一份希望。 然而此时的袁吼,却没有注意到,百米之外,眼看着就要追击成功的风痕,却是骤然停下了身形,放弃了追击。 “该死,这只猴子,竟然进入了这片区域……算了,这禁地他闯进去,绝难活命,和死了一样,可恨不能亲手宰了它。” 风痕恨恨地道。

上一篇   1252、背叛

下一篇   1254、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