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4、恢复 - 圣武星辰

1254、恢复

破碎的山洞上空。 风痕返回时,看到了面无表情但却两手空空的雨迹,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人呢?” 他不由问道。 雨迹面具下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尴尬之色,道:“那条狗的速度很快,虽然重创了它,但还是被它逃掉了……”她看着风痕脸上的表情,心中一动,道:“你……那只猴子不会也……逃掉了吧?” 风痕神色同样尴尬。 “那只猴子,掌握这一种极为诡异的身法神通,我耗费了一枚神行符,都未能将他追上。”风痕道。 “什么?” 雨迹这一下子,才是真正吃惊了。 风痕的速度,本来就是八神卫第一,再加上【神行符】,就算是仙王之上的仙君境界存在,都可以追上,那只猴子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都可以逃掉? 简直是不可思议。 风痕补充道:“不过,那猴子慌不择路,逃进了那头仙道兽王的领地,如今只怕是已经被吞掉了,倒也不足为虑。” 雨迹一听,倒也松了一口气。 四明山脉乃是吞云兽的聚集之地,那头仙道兽王盘踞于此无数年,这一次四明仙府开启,万仙盟出面,才让这位兽王收敛了凶性,允许各方强者进入,但它的老巢区域,却是绝对的禁地,就连万仙盟的人,也不敢轻易进入。 那只猴子进入这里,又死无生而已。 她看向被风痕拎在手中的夏静,道:“夏仙子,猴子身上的那块仙髓,是否已经交给了李牧?” 夏静淡淡地笑着,没有说话。 一抹寒光闪过。 嗤。 血花溅射。 雨迹直接斩掉了夏静的一条手臂,道:“你应该知道,八神卫的拷问手段,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吧,毕竟同僚一场,我也不想折磨你。” 夏静面色苍白如雪,右臂的断裂处鲜血宛如泉涌。 她仿佛是没有听到雨迹的问话,只是淡淡地笑着,嘴唇宛如薄金一般,似是一朵随时都要凋零的鲜花一样凄凄可怜。 “算了,既然夏仙子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那换一个吧。”风痕淡淡地道:“夏仙子和木牧相处这么长的时间,想必可以猜出来,李牧去了哪里,如果你能够提供一些线索的话,那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如何?” 夏静没有看这两个人。 “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淡淡地道。 “木牧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算计过的他的人,下场都很惨。” 夏静笑了起来。 像是一朵花,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努力地绽放着自己的颜色。 雨迹冷哼一声,一掌拍在夏静的头颅上,嘭地一声,这个风华绝代m的美丽女子,肉身瞬间化作血雾迸射开来。 真人大小的元神,无法逃脱,被雨迹直接以秘术拘住,打入到了一盏燃烧着的青色古灯之中,熊熊燃烧的青色烈焰,闪烁着诡谲的气息,时时刻刻都在炙烤着夏静的元神。 这种灵魂的剧痛,绝非是普通人所能承受。 夏静元神的面容扭曲了起来,然后打出了凄厉的哀嚎和嘶吼声,仿佛是频死的野兽一般,在灯芯里疯狂地挣扎,却无济于事。 “什么时候,你愿意开口和我们聊聊木牧的事情,什么时候,我就放你出来。” 雨迹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和阴冷。 风痕补充了一句,道:“当然,如果你愿意探一探乱军在东圣洲的其他暗中部署,我也愿意听一听。”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打算彻底杀了夏静。 虽然一直都跟随在方天翼的身边,但对于乱军在东圣洲的诸多暗中布置,他们知道的,却还不一定比夏静多。 “你去皇极崖一趟。”风痕道:“也许木牧返回皇极崖也不一定,如果没有回来的话,那就做一点准备迎接他吧。” 雨迹点点头,道:“那你呢?” 风痕托着青色古灯,道:“我再四明山脉之中,再寻一寻。” 两人计议已定,各自分头行事。 …… …… 小九载着李牧,飞速逃窜。 在确定彻底摆脱了那个该死的雌性生物之后,它大口大口地喘气,从半空之中直接跌落下来,狠狠地撞在了一片幽静的山顶石林中。 “哈哧哈哧……累死汪了。” 小九全身都在颤抖着,状如脱力。 它在速度方面有天赋,所以一直都懒得修炼筋斗云,被雨迹一番追赶,为了逃命,可以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几乎是在燃烧生命本源了。 到现在,虽不说是油尽灯枯,但也绝对是强弩之末了。 勉强将小辰皇从胃中的次元空间吐出来,它便昏昏沉沉地谁死了过去。 而在一边,身负重伤的李牧,也陷入到了昏迷之中,体内【骤雨初歇掌】的掌力,还在疯狂地肆虐,让他一时半会也无法苏醒过来。 小辰皇眼神有点儿茫然,手足无措地看着这一人一狗。 此时的李牧和小九,各自处于最为虚弱的状态之中,随便来一个奴仙级的仙人,都可以将他们杀死。 且李牧身上还带着仙髓,以及数量庞大难以计算的仙晶、仙金和其他种种宝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具备着致命的诱惑。 小辰皇坐在原地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柄三品仙器的长刀。 这是李牧赐予他的防身之物。 用长刀在岩石地面上,挖出了两个深坑,然后将李牧和小九,都埋在了里面,地面上重新用岩石和树木堆砌遮掩。 整个过程中,没有用丝毫的仙力,以免惊动追杀者。 填埋的深坑上面,用简单的敛息术,遮掩了下方李牧和小九的生机。 接着小心翼翼地摸去了周围有人存在过的痕迹。 这个少年,手握着仙器长刀,缓缓地走到了石林之外,斜倚着一块岩石,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同时紧盯着四周。 四明山脉是极端危险的。 哪怕是经过了李牧的教导和皇极崖皇室的‘催熟’,小辰皇的实力,不过是奴仙巅峰而已。 这样的修为,别说是遇到八神卫级别的追杀者,就算是遇到山中的一些凶兽,都难逃一死。 他心中唯一大定的主意,就是一旦发现有仙兽靠近的端倪,就主动跳出去,以自己为诱饵,将仙兽引开,确保李牧和小九的安全。  小辰皇不知道这样的策略是不是可以奏效,会不会有用,但这已经是他的小脑袋瓜里,能够想出来的力所能及的最好办法了。 时间飞逝。 转眼就是一夜时间过去。 在石林外,听着各种兽吼之声足足提心吊胆了一夜之后,天亮时,小辰皇又小心翼翼地去到埋人的地方看了看,见地面并无异状,眼眸一黯,小心翼翼地又会回去,没有在地面上留下脚印痕迹。 就这样,小男孩在这片荒芜的石林外,守了整整三天三夜。 不吃不喝,就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等来那一刻。 也许师父和小九都已经重伤不治。 他每日看着晨曦和晚霞,想着远在皇城之中的母亲,怀中抱着仙器长刀,尽管已经很困,但没有一刻闭眼。 一直到第五日的时候。 嘭! 掩盖着深坑的泥土、碎石和树木被猛地推开。 李牧从坑里爬了出来。 “妈的,小狗这个蠢货,竟然把我活埋了?难道它以为我死了,所以草草收敛?” 李牧爬出来,哭笑不得。 剧烈的活动,让他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身体的状况糟糕至极。 但体内的【骤雨初歇掌】的掌力,却是已经被完全消融掉了,没有剩下一丝一毫。 “想来是我昏迷时,【先天功】自动运转,所以将这最致命的伤势化解愈合了。” 李牧略微思考,便明白了背后的缘由。 这一次可是真正在黄泉路上走了一回。 是他从踏入修炼道路之后,大小数百上千战里,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也是最惨的一次。 八神卫之一的雨迹,仙王境界中的强者,出手偷袭,李牧根本没有防备,几乎当场就被杀。 若非是夏静和小九拼死守护……也不知道夏静如何了? 李牧内视己身,发现体内仙元,空空如也。 肉身破损也极为严重,就像是一个被人丢弃的破布娃娃一样千疮百孔,刚才从坑里爬出来,已经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气,让他一阵阵发晕。 “得先恢复一点儿修为,再作计较。” 顾不上其他,李牧运转【先天功】,小心翼翼地修复身躯。 自从仙崩时代之后,仙界法则不全,灵气也是极为枯竭,仙道强者想要修炼,必须得用仙晶,可是李牧现在,体内没有丝毫的仙元,那些存储在储物器具之中的仙晶,根本取不出来。 好在【先天功】神妙无双,勉强可以将空气中稀薄的灵气,吸收进入体内。 这样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李牧的体内,才凝聚了一丝仙元。 终于可以开启储物空间,取出几块仙晶。 再汲取仙晶之中的力量,恢复速度,就快了很多。 两个时辰之后,李牧降临。 李牧的修为,隐约恢复到了飞仙层次。 他松了一口气。 这时,石林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还有一更,大概在12点之后了

上一篇   1253、被猴耍了

下一篇   1255、融合仙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