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6、冤家路窄 - 圣武星辰

1256、冤家路窄

一般来说,一滴是一个很难精确量化的单位。 一毫升是一滴。 十毫升也可以是一滴。 所以李牧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刚才炼化的第一滴仙髓的大小, 然后尝试分离出一滴更小的仙髓,来实验一下自己的设想。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图样图森破。 因为分离出来的第二滴,和之前的一滴,大小几乎完全是一模一样换句话说,仙髓的一滴,是无比精确的量化单位,想要分离更小的基本不可能。 好吧。 小聪明就此打住。 李牧并没有犹豫太久,就直接再度吞下了第二滴仙髓。 相同的经历,再度席卷而来。 身体开始燃烧银色的火焰。 暗红色的某种物质,在李牧的骨髓之中开始蔓延。 这是一种类似于伐毛洗髓的过程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将这种仙髓,融入到己身的血髓之中去,从而产生强大的力量。 基本上等于是换髓了。 大多数的仙道强者死去之后,修为归于天地,在仙界自然法则的作用之下,也会逐渐腐朽消散,就如同凡界的凡人一样。 但那些站在现代顶峰的强者们,死去之后,却能够将尸体保存很久。 尤其是屹立绝巅的大人物,一旦陨落,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哪怕是肉身的仙元散尽,但骨髓却可以保存下来,蕴含着生前强大的力量和法则领悟。 这便是仙髓的由来。 站在仙界巅峰的强者不多,陨落的概率更低。 所以仙髓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在李牧的知识体系里,就算是地球上,换髓也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手段,诸多白血病患者,通过骨髓移植可以改变体质,治愈疾病。 仙道世界中,仙髓的威能,也在于此。 融合仙髓,之所以可以提升修为境界,就是在于继承了仙道强者生前的修炼结晶,血髓最难修炼,一旦改变,对于修炼者来说,带来的威力也是惊人的。 李牧感觉到自己的血髓,在燃烧一样。 并非是剧痛。 而是一种温润温暖到了极点的舒适感。 接着,强大的力量以骨骼脊髓为中心,散发开来,弥漫全身。 和融合第一滴仙髓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李牧运转【先天功】,引导这种力量,在体内周天运转,冲刷肉身,将其炼化为自己的大日真元。 这个过程,速度也是极快。 但随着大量的仙髓仙髓能量转化为己身的大日仙火仙元,李牧渐渐地感受到,经脉、肉身、丹田有一种酸麻的肿胀之感。 “身体开始无法承受这种强大的力量了。” 李牧心中一跳。 夏静描述之中,强行融合一滴以上仙髓的可怕弊端,彰显了征兆。 李牧倒也不是特别惊慌。 他继续引导炼化骨髓中不断涌出的强大力量。 肿胀之感加剧。 但依旧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李牧不敢怠慢,全力引导。 随着时间的流逝。 从身躯之中冒出的银色之火,逐渐暗淡下去,但李牧的身体,却像是充了气的气球一样,膨胀了数倍,又像是被泡的水肿了一样。 “果然两滴仙髓有些危险啊。” 李牧不由得苦笑。 到最后,他的皮肤都龟裂开来。 一道道鲜红色的血纹,仿佛是神秘古老的仙道符文一样,弥漫在李牧周身,鲜红的血珠滚落下来,让李牧看起来,如同一个血人一样。 李牧真切地觉得,自己似乎是要被撑爆了。 仿佛只要再吸一口气,就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达到爆体的临界点。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骨髓中那种力量的散发,终于结束了。 撑过去了。 李牧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接下来便是将充盈在体内的能量,彻底的炼化。 随着能量炼化,身体也逐渐恢复到了正常形状。 体表的血色纹络愈合,龟裂痕迹消失。 肿胀之感消失。 李牧知道,这一次疯狂的尝试,算是成功了。 他缓缓地站起来。 这种骤然之间,修为大增,力量暴涨的情况,在他的身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无疑是涨幅最剧烈,力量增加最多的一次。 境界的提升,让李牧对于己身和周遭天地的认识感知,更加清晰。 “果然,一滴仙髓,足以让人凭空提升一个大境界,但是两滴仙髓,除了增加力量之外,境界的提升却是不明显了。” 他仔细地感知着。 一滴仙髓,让他从金仙巅峰,直接跨入到了仙将巅峰,直接证明了仙髓之力非同凡响,果然是如同传说之中那样,具有不可思议的威力。 而第二滴仙髓,却只是让李牧从仙将巅峰,隐约进入到了仙王初级境界而已,在境界提升方面的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 李牧并不打算再尝试第三滴仙髓了。 哪怕是日后修为提升,肉身坚固之后,也不会再尝试炼化第三滴仙髓。 因为在融合第二滴仙髓的过程之中,李牧在那诡秘的第一视角里,又看到了不少奇怪的画面,有一些模糊晦涩的记忆,填入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很显然,这是留下这一团仙髓的那位仙道强者生前的记忆画面。 李牧有一种直觉。 如果融合过多的仙髓,也许会直接触发这人的生前记忆,而一旦技艺融合,连血髓都随之改变,也许自己将不再是自己,而是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丧失自我。 这无疑是比死还可怕的事情。 李牧缓缓地活动着身躯,运转体内的大日金火仙元。 骤然的境界飙升和力量暴增,让人犹如行走在云端,每一步都虚浮不踏实,李牧在尽快适应这一身力量,以期可以彻底发挥相应的威力。 与此同时。 乱世林之外。 夕阳如血,将这片山脉,都染成了殷红色。 因为困倦而熟睡中的小辰皇,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女人凄厉的嘶吼哀嚎之声,猛然吓得惊醒过来,睁开眼睛,怀中抱着仙器长刀的握在手中。 一个瘦高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他逆光而立,如血夕阳从身后照来,身形轮廓被染红,像是流淌着鲜血一样,右手中托着一盏青色的古灯。 小辰皇无比警惕地后退。 他已经认出来,出现在眼前的这个瘦高身影,正是那日偷袭追杀他们的八神卫之一【风痕】。 风痕手中的那一盏古灯,此时正燃烧着青色火焰,灯芯焰光里,一个微小的女人身影,正在疯狂地挣扎哀嚎着,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 小辰皇刚才在睡梦之中听到的女声嘶吼,正是这个灯芯中的女人发出。 “我认识你,你是那个皇极崖的小皇帝。” 风痕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夕阳染血,笑容被衬托的有些惊悚。 “木牧在哪里?” 他问道。 小辰皇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 他双手紧紧地握着仙器长刀,喉咙耸动,吞咽了一口唾沫,嘴唇微微颤动,要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他终于才认出来,那个被囚禁在灯芯中祭炼虐待折磨的女人,正是【极乐仙子】夏静。 一股难以形容的愤怒,瞬间让小辰皇忘记了害怕。 他握着仙器长刀,一刀斩出。 用他最强的力量。 并不知道李牧恢复的如何,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发出提醒,希望自己的一死,可以引起动静,让李牧闻讯,赶紧逃离。 敌人的强大和可怕,让小辰皇的心中,已经是一片绝望。 风痕嘴角浮现出一丝嘲讽,没有任何的动作,小辰皇连同手中的刀,一下子就凝固在了空气里,一动都不能动。 风痕的手掌,朝着小辰皇的脑门按下。 他懒得和这个小家伙再废话,直接要读取记忆。 虽然对方是皇极崖的皇帝,但这种三流小势力,对于万仙盟来说,可有可无,根本不会让他有丝毫的顾忌。 但,就在手掌快要按在小辰皇的头顶时,风痕的面色,骤然一变。 咻! 一道金色剑光,从石林深处,飙射而出。 风痕抬手一拍。 嘭! 剑光被拍散开。 同一时间,一道流光身影闪烁,小辰皇的身形,已经被带离。 石林边缘。 李牧牵着小辰皇的手:“堂堂仙王,何必为难一个小孩子呢。” 风痕的瞳孔微缩。 他刚才,并未感应到石林中有人。 以他的实力,竟然未察觉到木牧就在附近,这有些诡异。 “仙髓呢?” 风痕盯着李牧,道:“交出仙髓,赐你速死。” 小辰皇没有说话,扯了扯李牧的衣袖,指了指风痕手中那盏古灯。 李牧一看之下,心中的杀意,宛如狂潮。 夏静遭了毒手。 咻! 身形动。 剑光起。 ‘凤鸣神剑’出现在手中,李牧下一瞬间,已经到了风痕身前,剑光无尽,狂暴刺出。 风痕淡淡一笑。 冲动。 幼稚。 区区一个小小金仙……嗯? 不对。 感受到迎面一剑的威力,风痕的面色,骤然大变。 不对。 这不是金仙级的力量。 而是……仙王? 风痕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你竟然成功融合炼化了仙髓?”他怪叫着,手中一柄幽兰离火长刀浮现,刀招浮动,将这一剑架住。 叮! 火星溅射。 风痕的身形骤然后退。 剑尖处涌来的力量,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不对,你只是金仙而已,就算是融合仙髓,也不过仙将,为何会……”他猛然意识到,一滴仙髓,不应该让木牧拥有仙王级的力量。 然而李牧并不说话。 剑势如狂。 疾斩风痕右手。 夺古灯,救人。 夏静的下场,让李牧在一瞬间,彻底的出离愤怒。 今天一更

上一篇   1255、融合仙髓

下一篇   1257、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