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7、花落 - 圣武星辰

1257、花落

风痕右手掌灯,左手握刀。 修为能够到达仙王境界,战技的修炼显然也是达到了巅峰,风痕的刀法,行云流水一般,高明,融于仙道,极为强势。 叮叮叮! 刀剑相交,铮铮而鸣。 触击的中心点,一团团青色和金色的能量圈层,不断地朝着四周辐射。 “嗯?不错,没想到皇极崖这个小小泥塘里,竟然能够走出如此剑术卓绝的天才,倒是可惜了。” 风痕自觉地胜券在握,居高临下地开口点评。 两人身形高速移动,宛如闪电流光,在虚空之中不断地闪烁,青色和金色的流光,肉眼几乎不可捕捉,时而撞击,轰鸣声中,可怕的能量圈层朝着四面辐射。 李牧面如怒虎,剑势狂卷。 沧海派的心法剑术,运转到了极致。 “看来,你也是有传承的人,怪不得方剑神如此看好你,想来也是乱军中的传承吧,呵呵,那就更留不得了。” 风痕手中刀势一变,幽兰离火大作,骤然汹涌了起来。 李牧一瞬间感觉到了压力。 他一身修为,如今正是仙王初阶,但是骤然得来,就如同普通人吃了一肚子山珍海味,尚未消化一样,还未完全将修为转化为战力,此时与风痕大战,暂时只能维持不败。 若是时间拖得久一点,等到体内的修为,尽数转化融合为实实在在的战力,那便可以将其击败。 但李牧现在的目的,并非是击败风痕。 而是救出夏静的元神。 他眼中厉芒闪烁,决定不再隐藏实力身份。 手中的‘凤鸣神剑’,猛地一变,不再是无色神光缭绕的神剑模样,而是化作了一柄暗金色刃口的长刀。 诛仙! 诛仙刀的本来面目骤现。 同时,李牧手中的招法也骤然变化,从剑法,化作了刀招。 飞升仙界之前,李牧以长刀横扫无敌。 晋入仙界之后,为了掩护身份,李牧修习沧海派的剑术,但对于刀法的修炼和领悟,却是从未忘却。 他将沧海派的剑术,融入到了刀术之中,刀法刀意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此时刀招施展出来,瞬间化繁为简。 刀光一闪。 叮! 风痕的身影,被轰飞了出去。 “嗯?” 风痕稳住身形,面色一沉。 “你竟然还有隐藏实力?刀招?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他盯着李牧,眼眸中涌动着惊疑。 一个常年修炼剑术的强者,突然招法路数一变,化作刀术,且威力更强,这只能说明,此人之前,一直都在伪装。 风痕原本以为,方天翼对木牧如此看重,只是因为夏静的一些汇报,想要将此人,培养成为乱军份子,现在看来…… 莫不是这个木牧,本就是乱军秘密培养出来,打入万仙盟的棋子? 刚才那一刀的威力之强,就算是风痕,也隐隐心惊。 化剑为刀之后的木牧,给他造成的威胁压力,骤然提升了一个档次,令他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然而李牧根本没有回答风痕质问的意思。 咻咻咻咻! 诛仙刀的庞大的体积正在迅速缩小。 三十六柄燃烧着金色大日仙火的飞刀,犹如离巢的金翼鹰隼一样,从诛仙刀上分离出来,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道曼妙的轨迹,形成诡谲莫名的刀阵,卷向风痕。 这是李牧参悟沧海派剑术阵法之后,领悟出来的飞刀奥义。 沧海派以剑术、驯兽、阵法和炼丹为四绝,都是当世一等一的修炼法门,对于李牧启迪巨大,其中阵法一途,被李牧融入到了飞刀之中。 以飞刀布阵,千变万化,鬼神莫测,威力倍增。 风痕是识货的人,一看之下,心中惊悚。 这种飞刀阵术,他之前未曾见过。 “离离墟中火,冉冉意中驱……离火中墟刃!” 他低喝,施展禁招。 手中的离火长刀,骤然爆发出层层刀影,似是一朵瞬间绽放的蟹爪菊一样,花瓣怒放,形成浑圆,将他包裹在其中。 叮叮叮! 袭来的飞来,尽数被拦截,震飞回去。 但李牧新领悟的刀阵之术,岂是这么简单? 这些震飞的金色飞刀,在半空之中不断地相互撞击,改变着方位和轨迹,拉出一道道金色的火光弧线,去而复返,重新又朝着风痕袭来,绵绵不绝,无穷无尽一样。 密密的刀网,不断地卷向风痕。 风痕眼眸中流转出震惊之色。 他清晰地感觉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刀阵刀网的威力越来越强,造成的压力在不断地攀升,就像是被拦截住的洪水,越来越汹涌粗暴,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将堤坝彻底冲毁。 这是什么刀术? 风痕心中越发震惊。 不管是乱军,还是万仙盟,仙王境界能够有如此修为和战技的强者,不应该是籍籍无名,而且还如此年轻,到底是谁? 他心思电转,但却不影响招式的运转。 【离火中墟刃】无数道蟹爪菊花瓣一样的离火刀影,在承受了无数次金色飞刀的撞击之后,显得越发的怒放勃发。 组成了花瓣的每一道刀影,都吸收了对手力量,在酝酿,等待着风痕的引爆,夕阳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辉。 “杀!” 风痕怒喝。 李牧的表现,让他意识到,不能再托大,一定要将这个潜力可怕的年轻人斩杀。 青色的古灯,悬浮在头顶上空。 他双手握住离火长刀,猛然劈出。 轰! ‘蟹爪菊’骤然绽放。 禁招的威力,在这一瞬间,骤然爆发。 闪烁着幽兰如梦般瑰丽色彩的花瓣刀刃,瞬间飙射出去,漫天的刀影花瓣,朝着李牧绞杀过去。 而李牧也是在同时,劈出了手中的诛仙刀。 风云六刀没有那么长的蓄势时间。 刀刃劈出的瞬间,虚空之中,肉眼不可见的涟漪微微一闪。 李牧的身形,似是鬼魅一样,不可思议地穿越了【离火中墟刃】的杀伤范围,来到了风痕的身前。 “什么?” 风痕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神通? 那一瞬间,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这不是速度。 根本不是速度太快。 而是……某种奇异的断层? 李牧手中的诛仙刀,宛如匹练一般斩下。 血光飞迸。 一条手臂在血水中分离飞起。 风痕痛呼后退,右臂的伤口中,喷出大量的血水。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伤到。 李牧如影随形,刀法狂暴飚进,一刀接着一刀,席卷而出。 风痕失了先机,疲于招架,不断地后退。 但竟是招架不住。 李牧的身形,每一次闪烁,不可思议到了极点,风痕竟是根本无从把握和捕捉。 转瞬之间,风痕身上又中数刀。 若不是有悬浮在头顶的古灯弥漫下来的青光守护,风痕的肉身,只怕是要被斩碎了。 “怎么会这样?” 风痕心中亡魂大冒。 “你……你竟然掌握着时间的奥义法则?” 他死死地盯着李牧,终于察觉到,李牧每一次的闪烁突进,并非是依靠疾速,而是一种时间流速的扭曲和变换,所以才会令他仙王级别的洞察力,都无法捕捉到丝毫的痕迹。 李牧也不说话,刀刀劈出。 风痕一看,心知若是再战,今日只怕是要陨落此地。 他大恨,咬牙转身就逃。 李牧刀势叠加到了极致,猛地一刀斩出,正好劈在了青色古灯之上。 轰! 古灯震荡。 一刀裂纹,便从灯罩上蔓延开来。 “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风痕消耗掉了最后一张仅存的【神行符】,不顾一切地注入仙元,疯狂逃走。 李牧没有追击。 第二刀劈在青色古灯上。 嘭! 灯罩终于破碎。 李牧熄灭了灯芯之火,将夏静的元神,从里面救出来。 微光一闪。 夏静元神恢复到了真大大小。 她神色委顿,面目苍白,身形微微颤抖着,能量极为稀薄,宛如一层淡淡的透明烟气一样,仿佛是一阵风吹过来,都会消散一样。 这个昔日风华绝代的尤物,此时萎靡到了极点。 “木牧,你……对不起。” 夏静元神目光复杂地看着李牧。 她心中,依旧在为当自己自作主张,引来了风痕雨迹这两大神卫,导致李牧一行损失惨重而内疚。 “不是你的错。”李牧安抚道:“你不用内疚……别说这么话,想办法恢复元神,重组肉身才是最重要的。” 仙道强者,一旦肉身被会,但若是元神完整的话,是可以通过一些秘术,重组肉身,修炼三五十年,彻底恢复也不是不可能的。 夏静元神摇摇头。 “我不行了,这盏灯,名曰【青魂炼狱盏】,被它收入其中的元神,祭炼五日以上,便再也不可能恢复……木牧,谢谢你,让我解脱了。” 青色古灯的灯芯之火祭炼,这种折磨,生不如死,痛苦万分,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被风痕无尽的折磨,没想到李牧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败风痕,将自己救出来。 终于可以解脱了。 “什么?”李牧心神一震,道:“别说这种丧气话,一定有什么办法……” 夏静面色惨白地笑了笑,打断了李牧的话,道:“木公子,我……能抱一抱你吗?” 李牧一怔,旋即伸手,将夏静的元神,揽入怀中。 元神乃是虚无之物,宛如影像一般,没有丝毫的触感。 夏静双手抱着李牧的胸膛,轻歪螓首,靠在李牧心脏的位置,听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心跳声,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缕砣红,幽幽地感叹道:“真羡慕她啊……” 李牧一愣。 就听夏静又似是梦呓般喃喃地道:“我知你看不起我,但哪一个女人,不希望身边有良人相伴,被人保护,过完一生呢?乱世人如虫蚁,如果有来生,静唯愿生在盛世之时,为一普通女子……” 话音落,她的元神能量迅速稀薄下去,最终彻底消散。 李牧的臂弯中,空空如也。 他心中,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滋味。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256、冤家路窄

下一篇   1258、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