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5、狭路相逢 - 圣武星辰

1265、狭路相逢

李牧回到了皇极崖。 但看到的却是整个皇城都几乎毁于一旦,处处废墟,像是战争爆发过后的场面一样。 怎么回事? 难道东玄仙门、玄感宗等实力趁着他不在皇城,竟然来偷袭了? 这……不会是整个皇极崖都被人家一锅端了吧? 他有点懵。 进入了皇城,却见皇极崖的禁卫军战战兢兢地出来迎接,倒不像是皇室被人家一锅端的下场。 “陛下呢?”李牧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禁卫军首领,还有一众皇极崖的大臣们,看到李牧回来,顿时噗通噗通都跪了一地,几乎要冲过来抱着李牧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木帝师,你们终于回来了……” 就差说一句‘恁咋才回来呢’。 一群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臣子们,哭哭啼啼地将事情原委讲了一遍。 李牧这才知道,原来是叛神卫中的雨迹,竟是寻到皇极崖,捉拿李牧余党,一口气杀了不少人,好在皇极崖毕竟是万仙盟的成员,且雨迹身份暧昧,才未感大开杀戒。 当然,地球流氓虎是逃不了的。 小辰皇的生母尹太后,也是雨迹重点询问的目标之一。 最终竟是地球流氓虎暴起发难,与叛神卫雨迹一战,原本是送死局,结果不知道为何,地球流氓虎竟然爆种,击伤了雨迹,带着尹太后逃出生天了。 “尹太后和陛下,现在何处?” 李牧当真是吃了一惊。 一旦尹太后发生危险,那对于小辰皇,可是巨大的打击。 作为小辰皇的师父,李牧清楚地知道,在这个小男孩的生命中,母亲尹侍女无疑是分量最重的人,比他自己更加重要,就算是用整个皇极崖帝国,来换取母亲的生命,他也会毫不犹豫。 “这……下落不明。” “那女贼子,已经追下去了。” “臣等派出精锐斥候,前去寻踪,暂未有发现。” “陛下不顾臣等劝阻,带人去追寻了,木帝师,你回来就 太好了,一定要劝一劝陛下,应该保重龙体,当以社稷为重。” 一众臣子纷纷劝道。 李牧皱了皱眉。 对于皇极崖这群大臣,当真是无语,一群酒囊饭袋,胆小如鼠,些许真正有能力的臣子,在皇极崖当初内忧外患之时,基本上损失殆尽了。 而新的忠贞之士,多处于底层,尚未来得及培养和提拔。 “小九呢?”李牧问道。 “就是小九大人不顾反对,带着陛下去追寻太后行迹的。”一位大臣道。 李牧就有一些头疼。 这蠢狗办事不靠谱啊。 “行了,你等退下,修缮皇城,安抚仙民,我去寻找陛下。”李牧道。 众人一听,这才仿佛是有了主心骨。 平日里,这些臣子暗地里没少在背后腹诽诋毁李牧,把他当做是眼中钉,是阴谋颠覆皇极崖的权臣,是帝国的毒瘤,但是现在,才猛然感觉到,在帝国处于内忧外患时,只有这个帝国毒瘤,才能带给他们真正的安全感。 李牧问了一些线索,化作长虹,离开皇城。 须臾便是数百里。  只是这样的寻找,实在是太过于盲目。 李牧只好寄希望与小九脑子闪光,会留下一些线索和痕迹。 但显然,小九在让人失望方面从不会让人失望。 李牧毫无所获。 约在半日之后,李牧却是意外地察觉到了地球流氓虎留下的一些线索虎毛和虎尿气息。 留下尿液,这分明是狗应该做的事情啊。 看来地球流氓虎是被小九同化了。 不过想来也正常。 地球流氓虎带着尹太后疯狂逃命,寄希望于李牧等人返回后去就他们,所以会留下线索,而小九炼化仙髓之后,实力暴涨,信心十足,无所畏惧,自然是不会再做同样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李牧倒是颇为放心了一些。 毕竟小九的实力暴涨是肯定的,对上叛神卫雨迹,就算是不能击败,自保应该是可以的吧。 之后一个时辰里,陆陆续续地又寻到了一些地球流氓虎留下的痕迹。 这只老虎简直就是属鼠的,左右逃窜,路线诡异,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李牧都快被绕晕了,真的是一个天生的逃命高手。 约小半日后,李牧已经顺迹走出了皇极崖境内。 “这贼老虎,竟然逃到了玄感宗势力范围?” 李牧无语。 玄感宗在之前的宗门大战之中,始终保持着中立的姿态,但在四明仙府内,玄感宗的宗主却是旗帜鲜明地联手围杀李牧,这梁子早就结大了。 不过贼虎大概不知道,所以觉得玄感宗是皇极崖的盟友,相对安全? 李牧想到这里,又有点儿头大。 他决定直接前往玄感宗山门孝应玄感山一探究竟,总比胡乱寻找要强一些,顺便宰掉两个玄感宗的高手,以报当日被算计伏杀之仇。 不过,事情的发展,往往是出乎人预料。 李牧还未到孝应玄感山区域附近,迎面一道疾电流光飞射而来,慌慌张张,似是在逃窜一般。 定睛一看,赫然正是叛神卫雨迹。 这个女人的面具已经掉落,露出一张极为清秀清丽的脸,头发披散,无比慌张,右手残缺,血迹斑驳,一脸的慌张,仿佛是被狗撵一样。 李牧一怔。 什么情况这是? 不过,短暂的错愕并不妨碍李牧出手拦截。 咻! 数道剑气流转而出。 正在逃窜中的雨迹,猛然一惊,左手一抬,一片【骤雨初歇掌印】轰出。 轰轰轰! 掌印与剑气撞击,半空中一道道璀璨的爆炸光斑浮现,旋即一层层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如浪潮一样辐射开来。 “什么人?”雨迹面色大变,看到李牧之后,瞬间又转惊为喜,道:“木牧?啊哈哈哈,竟然是你。” 李牧听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的名字,于是心中松了一口气。 “风痕去了哪里?”李牧问道。 雨迹一怔,又道:“看来风痕并未找到你……嗯?你的实力竟然恢复了些许,不对……是更高了,你融合了仙髓?” 李牧道:“尹太后和那只老虎在哪里?” 雨迹眼中闪过一抹恨色,旋即又大笑道:“本以为这一次要无功而返,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呵呵,待我擒下你,然后再带人去踏平皇极崖,把那条狗和那只虎抽筋扒皮,喝血食髓……给我过来。” 叛神卫直接出手,漫天掌印覆盖而下。 李牧心念一动,剑气迸发,如弯弓射鸟一样,将漫天掌印,纷纷射落。 “嗯?”雨迹心中陡然一惊,面色中,多了一些意外和惊讶,道:“没想到,当日你未死,实力还提升了不少。” 李牧道:“都是拜你所赐。” 当日他正是被这个贱女人偷袭,几乎当场身死,对于李牧来说,这是奇耻大辱。 “等我擒下你,带去仙庭换取功劳,呵呵,被我撞到,只能说你运气不好了。”雨迹冷笑起来,依旧对李牧的实力,不怎么放在心上,下一瞬间,骤然又出手。 李牧也懒得与这个女人纠缠,直接施展新近领悟的时间奥义,瞬间扭曲时空,一个闪烁,便已经无视一切攻击和防御,到了雨迹的身前。 咻咻咻咻! 指尖点出,剑气呼啸。 雨迹的四肢和丹田,各中一道剑气,惨呼声中,整个人顿时就委顿了下去,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力量。 “不……”清丽而又秀美的面容,因为绝望而扭曲,雨迹无比震惊地看着李牧,道:“你……你的实力……怎么会?” 这个叛神卫,做梦都想不到,这才几天时间不见,李牧的实力,竟然强横到了这种程度,固然是因为她身上有伤,但按道理来讲,也不至于一瞬之间,就被李牧秒杀。 李牧没有说什么,直接一抬手,将这个女人凌空摄住,道:“尹太后和皇帝,如今人在哪里?” 他在融合仙髓之后,对于时间的领悟,又进一层,之后与风痕一战,与林傲以及仙庭大军一战,将这样的领悟完善,终于开创出来一门神通,可以瞬间扭曲时间,进而无视任何攻击和防御,俯冲欺近到敌人的身边袭杀。 李牧将这门神通,取名为【时空相位】。 刚才击败雨迹,施展的正是这一门神通。 就算是雨迹全盛时期,猝不及防之下,也难以招架,何况是她如今断手受伤。 雨迹强忍伤痛,眼珠子转动,心里急忙思忖着脱身之法,道:“木牧,他们都还安全,我受伤的伤,就是被你那条狗所伤……其实我不是乱军的人,我……” 话音未落。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喊杀之声。 却见远处数十艘玄舸,犹如巨鲲一般悬浮而来,打着的正是仙庭的旗号,其上天兵天将如云如雨,数量极多,巍巍气势,远超大部分的仙道势力和宗门。 李牧心中一动。 这规模,应该不是月川府分部的仙庭兵马。 难道是来自于东圣洲大仙庭的天兵天将? 雨迹看到这一幕,顿时心中狂喜,正要张口呼喝什么,却被李牧直接封住了她的口舌,令她有口不能言。 很快那玄舸大队,就到了近前。 “本座东圣洲仙庭兵府第六神将沈万川,你是何人?”一员身着金色仙甲,手持大戟,身高两丈,面目威猛的仙将,站在旗舰舰艏,沈字大旗之下,双目放射神光,盯住李牧。 雨迹呜呜地挣扎着。 李牧脑海中飞快地构思着应对之策。 还有更

上一篇   1264、最大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