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打断你的狗腿 - 圣武星辰

1266、打断你的狗腿

略微犹豫之后,李牧决定还是相信东方夜刃一次。 “在下皇极崖国师木牧,刚才遇到一个奇怪的女人,将其擒获,诸位仙庭的大人来此,不知是为了?”李牧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同时仔细地观察沈万川的表情,一旦不对,立刻就准备将这些天兵天将全部都斩杀了。 沈万川丝毫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何等‘丧心病狂’的大魔王,性命都已经快不属于他自己。 他微微皱眉,道:“皇极崖?” 一个三流的万仙盟小势力而已,他并不是很清楚,但一想到自己此行,乃是奉了上面的命令,追杀几个乱军余孽,其中就一个女人,当下心中一动,不会这么巧吧? 于是道:“擒了什么人?送过来看看。” 李牧一看沈万川等人的反应,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并未暴露。 看来独孤夜刃并未吹牛。 但是,雨迹却是不能落在仙庭之人的手中。 李牧一股暗劲送出,直接涌入雨迹的体内。 雨迹经验何其丰富,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但却是有话说不出,面目狰狞恶毒地看了一眼李牧,心中掀起了无限会很和不甘,奋力地挣扎着。 要知道四明仙府一役之后,她终于是可以洗白身份,脱离乱军,还能立下大功,成为万仙盟中位高权重的人物,可谓是前途无限,这一切都近在眼前,但却要以这种憋屈的方式死去,简直是委屈指数爆表。 但任她如何不甘,哪怕是以眼神向李牧求饶,最终还是被李牧无声无息之中,彻底斩杀,抹除了元神。 确认这个女人死亡,李牧这才将人送了过去。 登上玄舸。 周围天兵长枪指向他,无比警惕。 一位天将过来,看了看雨迹尸体的面孔形状,突然一声惊呼,道:“大人,是乱军余孽。” “什么?” “真的?” 其他天将闻言,也都是一阵惊呼。 沈万川自己,更是有点儿难以相信。 这一次要捉拿的乱军余孽,可都是穷凶极恶之辈,危险程度极高,哪怕是他这样的大队人马,遇到目标,都会头疼棘手,没想到竟然是被一个小小的三流势力的小高手给收拾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过来仔细观察。 看了片刻,最终倒吸一口冷气,确认了雨迹的身份。 的确是乱军余孽。 而且是方天翼身边的八神卫之一。 已经被杀了。 “你怎么做到的?” 沈万川表情惊疑,目中凶光,闪烁不定地盯着李牧。 李牧道:“在下前往玄感宗寻人,经过此地,撞见了这个女人,本想问路,谁知道这疯女人竟然出手攻击在下,在下迫于无奈,出手反击,于是将其击杀。” “你知道她是谁吗?”沈万川又问道。 李牧摇摇头,道:“在下并不知道,不过刚才交手时,她自称名叫雨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疯婆子。” 沈万川一直都仔细观察着李牧的表情,听他说完,又问道:“这个女人实力如何?” 李牧道:“很一般,不过也许是因为,她在与我交手之前,已经受了重伤,所以才会败于我手。” 沈万川心中的疑问,终于散去。 看来这个叫做木牧的家伙,说的是真话。 乱军余孽,人人喊打,想来是之前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已经受了重伤,强弩之末,所以才被木牧捡了便宜,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而现在沈万川犹豫的一点是,要不要将这个木牧,直接杀了灭口,这样一来,击杀雨迹的功劳,就是他的了,这份功劳,足以让他在仙庭之中的地位,飙升一个巨大的台阶。 反正一个小小的皇极崖的官员,在他眼中,犹如蝼蚁一般,无足轻重,随便捏死,就算是皇极崖的皇帝,也不敢追究过问。 想到这里,沈万川笑了起来。 “木牧,你可知道,被你杀死的人,乃是我仙庭的重要人物,你可知罪?”他眼眸里,杀意流转,语气不善地道。 李牧一听,立刻就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敲里马! 甘梨娘! 老子白送你一半功劳,你竟然还想要独吞? 这个万仙盟仙庭,恨的是从里到外都烂透了。 本来一切都在他计划中,现在沈万川非要玩骚操作,难道今天真的要把这些天兵天将都杀光吗?早知道这样,留下雨迹一条命,还可以逼问一下风痕的下落。 而此时,沈万川一挥手,犹如潮水一般的士兵,从玄舸甲板上涌来。 “大人,你们刚才不是说,此人乃是乱军余孽吗?” 李牧眼眸之中,凶光流转,大声地辩解。 沈万川冷笑了起来:“本将什么时候说过?你m记错了……来人啊,将这个大胆凶徒,给我斩了,就地正法。” 这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杀人灭口啊。 李牧怒意涌动,但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出手,而是身形后撤,一个【时空相位】,直接脱离了玄舸的护罩,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兵天将追之不及。 “怎么会?这么快……” 沈万川等人,吃了一惊。 这个三流小势力的官员,实力竟然如此强? 不过,大概也只是掌握了某种比较高明的遁法神通吧。 略作犹豫之后,沈万川并没有派人去追击。 他倒是有心亲自前往皇极崖赶尽杀绝,但是想了想,还是先将雨迹的尸首带回仙庭表功最为重要,万一消息走漏,有人前来争功呢?这种不世功勋,眼红的人可是有点多。 “木牧是吗?呵呵,这个名字,我记住了,等定了功勋,本将随便找一个借口,都可以将你玩死,呵呵呵呵。”他心里冷笑着。 “今日的事情,你们都看明白了吧,到时候,该怎么说,不用本将再教你们了吧?”沈万川又看向周围的属下将领。 “大人神威盖世,亲自斩杀了乱军余孽雨迹。” “我等被大人神威蛰伏。” 一种心腹天将,自是明白上司的想法,纷纷大声地道。 沈万川笑了笑,道:“下令,回程。” 这时,副将司徒荣突然过来,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拱手请命道:“大人,属下斗胆,愿意前往皇极崖一趟,为大人分忧。” “嗯?” 沈万川看向他。 一股无声无息的力量释放,将两人所在位置隔绝,摒弃了声音。 司徒荣连忙解释道:“属下对大人忠心耿耿,绝无他意,只是想为大人分忧而已。” 沈万川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也好,你办事我放心,这件事情,做的干净一点。等本将荣升,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功劳。” “大人放心。”司徒荣欣喜万分地道。  他知道,自己这一步,算是走对了。 当下带领一艘玄舸,看了舆图,朝着皇极崖的方向驶去。 …… …… 另一边。 李牧脱身出来,哭笑不得。 这仙界,还真的是一个人吃人的世道。 他刚才隐忍,乃是处于其他一些考虑至少可以再考验考验东方夜刃的能量和手段,看看他能不能化解,就算是搞不定,李牧自己也没有暴露出什么。 另外,如今毕竟和四明仙府时那种乱象不同,抹除一支东圣洲仙庭兵府主将级的舰队,必定引起轩然大波,仙庭追查下来,应付颇为麻烦。 李牧既然选择继续潜伏在‘敌人内部’,自然是得低调一点。 他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继续前往孝应玄感山。 孝应玄感山乃是玄感宗的山门所在,方圆数十万公里,占地极大,只是略比四明山脉小一些,山势雄伟秀丽,风光优美,处处充满了仙道气韵,乃是月川府之中数一数二的福地,仙气浓郁程度也远超其他地方。 很快,玄感宗山门在望。 李牧原本准备潜入,但靠近了一看,不由得一脸意外。 只见一位巍峨绵延数百里的山门,竟然是处处狼藉,护山大阵被攻破,山门里标志性的建筑物倒塌大半,硝烟弥漫,无数垂头丧气的玄感宗弟子,正在修缮阵法,灭火救山。 难道是…… 李牧心中,顿时浮现出一种奇异的预感。 而这个预感也很快就得到了证明。 片刻之后,在一位玄感宗长老的带领之下,李牧来到玄感宗的中央神殿,看到了正在数十位美貌弟子的伺候之下,大吃大喝的小九和地球流氓虎两个‘禽兽’。 “哈?人宠你活着回来了?哈哈哈,快来尝尝这玄感宗的万年药王,嘎嘣脆,鸡肉味……”看到李牧出现,小九兴奋地跳起来,前爪握着几根闪烁着紫光的老参,直接冲了过来,保住李牧,狗头在李牧的身上蹭了蹭。 李牧看到这蠢狗如此表现,心里倒也有些感动。 不过当李牧看到自己胸前的药汁和狗毛时,这种持续了不到三秒钟的感动,立刻就烟消云散,恨不得将这只蠢狗一脚踹死。 地球流氓虎也跳起来,一脸哀怨地道:“哇,太主人,您终于回来了,您可爱而又忠诚的小老虎,为了保护尹太后,奋不顾身,拼死一战,呕心沥血,竭斯底里……差点儿就一命呜呼了……” 这货变脸极快,瞬间就是一副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好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冲过来就要抱住李牧的大腿献媚。 嘭! 李牧直接将这货一脚踢飞。 “死远一点,莫挨老子,鼻涕粘到老子衣服上,打断你的狗腿。”李牧骂道。 地球流氓虎挨了一脚,但脸上却是越发欢喜。 嗷呜,太主人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平易近人’。 这一脚挨的舒坦,久违的安全感一下子就回来了,他又连爬带棍地过来,蹲在李牧面前,哈哧哈哧吐着舌头摆尾巴献媚。 李牧直接就捂住了眼睛。 你特么的是老虎,不是狗,看看这样子。 一边的小九倒是不乐意了:“人宠,你咋说话呢,什么叫做打断狗腿,他只是一头低贱的老虎,身上能有狗腿这么高贵的东西吗?再说了,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在指桑骂槐啊?”

上一篇   1265、狭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