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8、大仙主之旨 - 圣武星辰

1268、大仙主之旨

一个三流小势力的皇帝,在他的眼中,比蝼蚁强壮不了多少。 李牧轻轻地拍了拍小辰皇的肩膀,然后才看向司徒荣。 “我在四明仙府拓荒中刚回来,曾经面见过仙庭刑府之主东方夜刃大人,也已经拜入他的门下,你们做事,最好先调查清楚了,否则,到时候悔之晚矣。”李牧淡淡地道。 什么? 司徒荣顿时瞳孔一凝。 刑府之主东方夜刃? 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 他的上司沈万川,在兵府之中,排行第六,兵府真正主事的人乃是端木正武,那是真正巨头级的人物,司徒荣平日里连见都很难见到,而东方夜刃可是与端木正武并驾齐驱的大人物,也是他司徒荣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虽然刑府并不直接管束兵府,东方夜刃不是他们兵府的顶头上司,但刑府专职缉拿之事,乃是仙庭标配六府之中的特权部门,直接向大仙主负责,有特殊行事、便宜的权利,专门对付仙庭内部触犯律令之人。 像他这种兵府中层的天将,最怕的就是刑府缉拿拷问,一旦进入刑府,尤其是进入刑府的名目堂,那基本上就别想活着出来了。 一听到木牧竟然与东方夜刃这种可怕的大佬有联系,司徒荣的心脏,就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不过,他转念一想,猛然反应过来。 不对。 不可能。 “呵呵,差点儿被你这个狂徒唬住,东方大人这一次,并未进入四明仙府,负责此次行动的乃是我兵府的端木……”说到一半,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警觉地闭嘴。 四明仙府的行动,到现在为止,都还未解密,这不是能够对外面杂人能说的信息。 但这已经足够让他确定,木牧绝对是胡乱扯虎皮吓唬人。 也许是从哪里听说了东方大人的名字,然后在这里胡乱说。 真是找死。 他厉声喝道:“给我杀,胆敢反抗,直接就此正法。” 李牧一怔。 这家伙这么刚? 一个小小的天将,连仙庭大佬的面子都不卖? 这是脑子瓦特了吗? 不过,李牧旋即意识到了另外一层原因。 只怕是因为,这个司徒荣的身份职位太低,估计根本不知道四明仙府之中发生了什么,而且很有可能,四明仙府的真相,仙庭现在还在一定范围内保密着,眼前这个司徒荣,甚至连之前那个沈万川,都并不知道东方夜刃出现在四明仙府中,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端木正武、大仙主独孤安然这两大巨头,都已经挂掉了。 所以他才在听说了东方夜刃的名字之后,依旧有恃无恐。 看来眼前的情况,一时是解释不清楚了。 一念及此,李牧也就不解释了。 他体内力量稍微绽放,轰地一下,就将周围逼过来的天兵天将都震飞出去,那合击的阵法禁制,也在瞬间破开了缝隙。 李牧身形一闪,瞬间就带着小辰皇等人,进入到了皇级殿。 同一时间,皇级殿周围,一个肉眼可见的玄黄色波纹护罩流转,将整个大殿,都倒扣在了里面。 “四明仙府之时,很快就可以明了,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李牧的声音,在大殿里传出。 他懒得再和这些贪婪愚蠢之辈对话。 先在这里等一段时间。 等到四明仙府之战尘埃落定,仙庭内部消化的差不多了,消息传出来,这个司徒荣才会一直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但见此一幕就,司徒荣却是瞬间大惊之后,又彻底暴怒。 这个木牧的实力,远超他的想象,合击阵法虽然是临时布置,威力有限,但也足以困住任何仙王境界以下的强者,没想到竟然被这个木牧给挣脱了。 难道他是仙王境界? 这绝对不可能。 这个人的有些古怪。 遁法惊人。 当日能够从玄舸上逃走,今日从阵法之中逃走也不意外。 千万不能让此人逃走。 否则,在沈万川那边,他交不了差。 暴怒之下的司徒荣,连连下令,让天兵天将围攻皇级殿,但竟是攻不破那层护罩,久攻不下。 这让他更是焦躁。 在确认了皇级殿中,并无其他什么暗道或者是传送秘门之后,司徒荣狠下心,直接在周围重修布置,禁锢空间,把原本用来对付乱军的手段,都拿出来,彻底封禁了皇级殿。 “给我炼,我就不信,他能撑得住。” 司徒荣令天兵天将不断地攻打,施展阵法,活活祭炼皇级殿,要将里面的人,全部都统统杀死,彻底灭口,才算是完美完成了沈万川交代的任务。 “陛下,您快请出来吧。” “是啊,陛下,您劝一下木大人,千万不要和司徒将军作对啊,司徒将军乃是大仙庭的神将,地位崇高,不是我们皇极崖可以抗衡,他木牧要自己作死,可不能拖累皇极崖和陛下您啊。” “木牧,你这乱臣贼子,你若是还有一点点的良心,就自己束手就服,不要连累我等。” “木帝师,你素来忠贞,老夫钦佩的很,也许你和司徒将军之间,有什么误会,不如你先出来,好好和司徒将军解释一下,或许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是啊,这样对抗下去,你最终死路一条,也会连累皇极崖,木牧,你行行好吧,为我们这些无辜之人也考虑考虑啊。” 在司徒荣的胁迫之下,许多皇极崖的大臣,都在外面大声地呼喊着。 但李牧始终置之不理。 小辰皇此时,眼中也是一片悲哀。 堂堂皇极崖,仙道神朝,到了今日,竟然都是一群软骨头尸位素餐,一个个都胆小怕死如斯,这样的势力,就算是灭了,也不值得同情。 身为皇帝,他感到耻辱。 同时,这些日子的经历,也让他渐渐开阔了视野,更提升了格局。 如果说是在以前,他还会觉得,身为皇极崖皇位,有权力有地位,或许可以保护好自己的母亲,但是现在,他反而觉得这个皇帝的位置,是一个累赘和束缚,并没有好到那里去,反而是跟在师父的身边,才更有安全感。 在大殿之外一群大臣的呼喝咒骂劝说嘶喊声之中,小辰皇心中的一个念头,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稚嫩的脸庞,眼神逐渐坚定。 时间流逝。 转眼三天过去。 皇级殿依旧完好无损。 束手无策的司徒荣意识到,木牧比自己想象中的还难对付,若不是在大殿外,可以看到木牧等人还在里面,他真的以为这些人早就逃了。 “来人,给我把木牧的亲朋好友,都搜出来,押到这里,我就不信了,他会铁石心肠,狠心看着这些人受尽折磨而不出现。” 司徒荣决定采取一些其他手段。 但很快,皇极崖的大臣们回上来的答案,【.】却让他傻眼了。 木牧在皇极崖并无任何的亲友。 身边的‘亲友’,就一条狗,一只虎,还有一个侍卫在身边,如今一虎一狗都在殿内,那侍卫不知所踪,若说还有亲近之人,便是尹太后和小辰皇,也在殿中。 皇极崖朝内野史传闻,木牧之所以一心帮助小辰皇,是因为他与尹太后之间有私情,尹太后身份特殊,且年轻貌美,被木牧垂涎,勾搭成奸,甚至还有传闻,说小辰皇实际上就是木牧的种,尹太后早就与木牧勾搭,就连之前的皇帝,其实都是被木牧谋杀之类……消息隐蔽地流传,摄于李牧的威压,并未泛滥。 但有急于献功讨好的人,就将这些内幕,都告诉了司徒荣。 司徒荣阴狠一笑,旋即命人,在皇级殿之外,大声地用各种下流的话语,辱骂尹太后,不断地泼脏水,先是谁尹太后与李牧之间不清不楚,之后又挑选出皇宫之中的数十名精装英俊卫士,令他们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与尹太后之间的奸情,言及各种下流情节,甚至还有数名侍卫,主动发挥,说尹太后玉望强烈,曾同时令他们数人一起应招侍奉种种,下流卑劣到了极点。 大殿里,小辰皇几乎被气疯了。 他数次冲到大殿之外,厉声喝骂反驳,但都被地球流氓虎战战兢兢地拉回去。 而尹太后受此侮辱,更是气的眼眶红了,数次差点儿失控哭泣,但最终还是强忍着眼泪,没有让泪水流淌下来,反倒是一遍遍地安慰儿子。 当年为了小辰皇,她忍辱负重近十年,含辛茹苦,受尽屈辱,日夜担惊受怕,锤炼了她的心境,外面的辱骂和那些年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反倒是偶尔心里念及,要是自己真的能够和木牧大人这样的人物,有点儿什么‘奸情’,也不是什么耻辱羞人的事情,别说是这样可以更好的让木牧为小辰皇保驾护航,就说木牧年轻英俊,一表人才,魅力无双,任何女子若是能够与这样的人发生点儿什么,都不会排斥的吧。 有了这样的念头,尹太后心中更是觉得坦然,对于外面的咒骂污蔑,越发地不放在心上,连眼泪都没有了。 倒是李牧从闭关调息中醒来,听到外面的这种辱骂,尤其是那些侍卫、大臣们的丑态,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对于小辰皇这个弟子,李牧还是挺看重的。 这孩子品性好,醇厚,资质虽然一般,但李牧教导弟子,早就过了看资质的时候了。 所以爱屋及乌,也颇为照顾尹太后的情绪。 他站起来,走出皇级殿,心中杀意弥漫,正要有所行动。 突然在这个时候,远处天穹之上,数艘巨型玄舸,欺云赶雾,宛如**中的巨鲲大鱼一样驶来,在皇城上空落定,其中一艘旗舰,威武不凡,就连当日兵府第六主将沈万川的旗舰,都难以与之相比。 一个声音,从这艘奢华旗舰上传下 “皇极崖帝师木牧何在?大仙主有旨,木牧还不快快现身接旨?” 声音清晰地响彻整个皇城。

下一篇   1269、平步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