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9、平步青云 - 圣武星辰

1269、平步青云

突如其来的大仙庭玄舸,一下子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 而那威严声音的内容,更是让整个皇极崖皇城都被惊动、震撼了。 大仙主的旨意? 大仙主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东圣洲没有人不知道。 那可是高高站在整个东圣洲万千生灵、无尽仙道修士的最巅峰处的身影啊,不论是权势地位,还是修为战力,都是整个东圣洲仰望的存在。 月川府的小仙主地位就已经够高了吧? 但在东圣洲,总共有三十六位小仙主。 而他们,也只不过都是大仙主门下的走狗而已。 这一次,大仙主竟然直接向木牧颁布旨意? 大仙主莫非认识木牧不成? 很多人,尤其是司徒荣的心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如果大仙主真的知道木牧这个人的话,那之前,木牧所说的他拜到了仙庭刑部之主东方夜刃门下的事情,岂不是真的? 坏了。 一念及此,司徒荣的腿都开始哆嗦了。 就看数道浮云,从巨型玄舸旗舰上涌动,数十位仙道强者的身影,随着白色的拂动祥云,缓缓地落下来,很快就到了皇级殿的上空。 司徒荣定睛一看,心中更是震惊。 为首那位手托大仙主法旨的人,赫然正是大仙庭刑部的大神将江渚。 此人是刑部之主东方夜刃身边,最为信任的左膀右臂之一,最受倚重,在刑部仅次于东方夜刃,在整个大仙庭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实权人物。 竟是此人亲自来宣旨? 不过……不对啊。 既然是大仙主的旨意,为何不是大仙主独孤安然身边的首席宣旨神将孟乙前来?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司徒荣却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他忙不迭地立刻率人迎上去,噗通一声,就五体投地地跪在了白色浮云下面,战战兢兢,大声地道:“属下兵府第六神将沈大人身边副将司徒荣,恭迎天使!” 他身后的其他天兵天将,也都是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面对着江渚这样的大人物,他们就如巨龙脚下的虫蚁一样卑微。 而其他皇极崖的大臣、侍卫、高手们,则更是早早地就跪在了地上,额头抵着地面,丝毫不敢抬头,连看都不敢看,这种平日里只存在于神话之中的大人物,岂是他们所能目光冒犯的? 整个皇城之中,万千生灵,皆尽跪地。 东圣洲大仙主的威严,体现的淋漓尽致。 “木牧何在?还不现身接旨?” 江渚再度开口道。 李牧从皇级殿的台阶上走下来,抬手一道剑芒,震碎了覆盖皇级殿的阵法禁制,缓缓浮空,来到了江渚等人的身前,微微拱手,道:“在下木牧,前来接旨。” 态度不卑不亢,极为从容。 “大胆木牧,见到天使,还不赶紧下跪行礼。”一个尖锐的声音抢先响起,说话的却不是江渚,而是站在江渚身边的鹤辰子。 这位鹤发童颜,须发洁白的老头子,算得上是李牧的熟人。 四明仙府之战前,身为月川府礼府天师的鹤辰子,奉了月川府小仙主的旨意,来拉拢过李牧,结果却被李牧拒绝。 今日他伴随宣旨神将江渚来寻李牧,一路上察言观色,意识到天使对于李牧的态度是正面的,于是在江渚面前,倒也为李牧说了不少的好话,此时看到 李牧竟然是如此大咧咧不通礼数,连忙抢在江渚之前,开口呵斥李牧,同时更是连连向李牧使眼色。 李牧却当做完全没有看到。 他此时大概已经猜出来大仙庭中发生了什么。 果然,宣旨神将江渚微微一笑,摆手道:“木兄弟不用多礼,呵呵,大仙主对你赞不绝口,颇为看重,所以才派我亲自来宣旨,本将在来时路上,还曾好奇,是何等的绝代天骄,能够入得了大仙主法眼,今日一见,果然是盖世英杰,令人羡慕啊。” 语气温和的简直让人以为他才是李牧的下属。 一边的鹤辰子听到这话,心中简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天啊。 我没有听错吧。 天使竟然与木牧平辈论交? 还说大仙主无比欣赏木牧? 这个木牧,果然不是无名之辈,而是过江猛龙啊,定是大有来历,怪不得之前面对月川府小仙主的邀请,竟是毫不动心。 瞬间鹤辰子又反应过来,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刚才自作聪明呵斥木牧,怕不是找死的行径? 他一下子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李牧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大人谬赞了,木牧愧不敢当。”李牧道。 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心中无喜无悲。 江渚一看,对于李牧的评价更高。 他哈哈一笑,手中大仙主圣旨悬浮到虚空之中。 万道仙气威压流转。 一种难以抗衡的强大气息,从徐徐展开的仙旨中满溢出来,瞬间整个皇城都被这种可怕巍峨的气息所覆盖。 好在这种威压,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震撼力,并不会对普通仙民造成损伤。 一个高大巍峨的投影,从仙旨中投射出来。 却是身着皇袍,脚踏云履,要悬神剑,头戴冠冕的大仙主。 李牧一看,心中了然。 不出所料,这人正是东方夜刃。 看来随着大仙主独孤安然陨落,东方夜刃最终还是凭借着斩杀了乱军剑神方天翼,以及追回部分仙髓的功劳,如愿更进一步,成为了东圣洲大仙庭的大仙主。 想来这数日以来,东圣洲大仙庭里的各种惊心动魄的明争暗斗,终于逐渐尘埃落定,随着东方夜刃的成功上位,一切都将进入一个漫长的修整缓和期。 “封木牧为月川府小仙主,执掌万仙盟月川府,重建月川府仙庭,决断大小适宜,即日上任,钦此!” 虚空之中的大仙主投影,开口说话,言简意赅。 简单地将旨意宣读完毕,投影重新化作仙气宝光,重新又回到了仙旨之中,仙旨虚空缓缓落下,回到江渚的掌上。 “哈哈哈,木小友,恭喜了,从此之后,平步青云啊。” 江渚爽朗地大笑着,将仙旨交给李牧。 李牧行礼,手下仙旨,又向江渚道谢。 他心中在琢磨,这位宣旨神将似乎是东方夜刃身边的红人,那他会不会知道东方夜刃的真正身份呢? 当然,在不确定之前,李牧是不会有任何表露的。 数位神将从江渚身后过来,抬着一个宝光汹涌的鎏金仙器大箱,放在李牧面前。 打开一看。 里面都是小仙主的战甲、兵器,小仙庭的官碟、文策,以及各种仙晶、丹药等修炼资源的赏赐,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极为丰厚。 这是一大笔令人炫目的财富,远超皇极崖、东玄仙门、玄感宗等三流万仙盟宗门数千年的积淀底蕴,令人咋舌。 李牧顿时心花怒放,毫不客气地笑纳。 当日东方夜刃要走了数滴仙髓,用于覆命,增加入主东圣洲仙庭的可能性,今日这些回报,都是李牧应该得的。 “呵呵,接下来,木小友就要抓紧时间,组建仙庭了,昔日月川府小仙庭的产业山门,可以再度利用,但是真正可靠的人手,却还是得小友自己选拔组建,尤其是几个关键部门……” 江渚有意向李牧示好,主动点拨道。 嗯? 李牧却是一怔。 竟然不是直接走马上任接手原先月川府仙庭的原班人马,而是要自己组建心腹核心力量? 这却是不好弄啊。 无他。 李牧手底下没人啊。 除了一只失踪的猴子,就是一条不靠谱的狗,以及一只更不靠谱的老虎,其他可以调用的人,只有皇极崖的仙道高手,但都是一群废物,支撑不起一个小天庭。 原先小仙主的势力就算是接收一些,用起来也未必顺手。 仿佛早就猜到了李牧的表情,江渚微微一笑,道:“小友不用担心,陛下不但赐下甲胄仙器和丹药宝物,还为小友精心挑选了一百名大仙庭的精锐,加入月川府,任由小友调遣使用……” 江渚笑着一抬手。 玄舸旗舰上,一艘小型飞舟,载着百多名铠甲森严的仙道强者,徐徐来到了李牧近前。 “属下何应鑫,拜见大人。” 为首的一名年轻天将,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面目方正,五官棱角分明,锐气逼人,恭敬地向李牧行礼。 飞舟上的其他仙道强者,随同行礼。 这些人,便是东方夜刃安排给李牧的助力了。 “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不必多礼。” 李牧抬手道。 他暗中仔细观察这个叫做何应鑫的天将,竟然是仙王中阶的强者,实力不俗,更是有一种罕见的英气,一看就不是等闲角色,而何应鑫身后的其他百余名仙道强者,也无一不是万中挑一的精锐,平均实力约在仙将高阶左右。 这百余人,绝对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他们足以横扫整个月川府。 “来之前,陛下曾亲自召见属下,令我等从今以后,唯大人之令是从,不管任何命令,只许执行,不许质疑。” 何应鑫声音铿锵地道。 李牧闻言,心中又是一动。 东方夜刃亲自挑选的人,还下了这样的命令,怕是这个何应鑫,才是他真正的‘同道中人’啊。 日后慢慢观察便是了。 “呵呵,小友,陛下对你可真的是青眼有加,还未见陛下如此厚待重用一个年轻后辈,直接打破了仙庭的惯例,让本将都有些羡慕啊。”各项交割事宜完毕,江渚笑着道。 李牧道:“大仙主陛下对我的确是任重如山,可是大仙庭中,有些人却恨不得将我立刻斩尽杀绝,唉,今日多亏江天使及时赶到,否则的话,我只怕是要被大仙庭的兵府神将大人,活活地炼死在皇级殿中了。” “嗯?”江渚面色一变,道:“还有这事?” 他隐约明白了什么,目光一转,看向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司徒荣等人,两道目光,就如同两道仙剑,仿佛是一下子将司徒荣的身体刺穿。 还有更

上一篇   1268、大仙主之旨

下一篇   1270、悔之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