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3、难以置信 - 圣武星辰

1273、难以置信

三天时间,足够许多消息传递出去。 月川府周边的数个州府,也都知道了李牧成为月川府小仙主的事情,一些心思灵活的其他州府小仙主,也都派遣使者,前来祝贺,送上一些贺礼,李牧亲自现身接待,并且准备了回礼,宾主尽欢。 演戏自然是要演全套。 维持眼前的人设,是非常必要的。 李牧既然决定潜伏下来,就做好了与万仙盟中各路人物交好的心理准备,也许关键时刻,这种所谓的人情和善缘,可以在某些方面,发挥微妙的作用。 而在第四天的时候,终于有了风痕的消息。 这个叛神卫,果然还是在四明山脉之中。 李牧闻讯大喜,亲自带着何应鑫等强手,前往四明山脉缉捕。 他第一次感受到,万仙盟权势带来的妙处。 …… …… 风痕非常暴躁。 他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和憋屈。 本以为这一场大战,万仙盟东圣洲仙庭半布置下了天罗地网,一定可以将方天翼等人一网打尽,到时候,有东圣洲大仙主独孤安然这样的大人物为自己做背书,不但可以轻松洗白身份,还可以凭借在这一役中的立功,从东躲西藏的乱军,摇身一变,成为万仙盟仙庭中的红人。 憧憬是那么美好。 但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方天翼的确是真的陨落了。 但东方安然竟然也死了。 这意味着,东方仙庭中已经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了。 如果独孤安然死前有布置的话,那一切还好说,如果没有,那他肯定不敢主动找上万仙盟,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但局势在不断地恶化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风痕从各方面的信息来判断,万仙盟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因为针对他的通缉,从未停止,各方小仙庭都在到处搜寻他。 这几日,他为了确定万仙盟对自己的态度,估计泄露出一些踪迹。 结果令他心寒。 行迹稍泄,便有万仙盟的追兵杀至。 这让他得以确定,万仙盟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而随着独孤安然的死,他已经无法证明任何事情。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变成了无家的野狗。” 风痕在无奈中发出自嘲。 他这几日,都藏身在一条深不见底、不见天日的深渊底部,周围是各种黑色的淤泥沼泽和腐殖质,充满了危险的仙道毒瘴宛如铅云一般凝固不动,宛如死寂的地狱。 叛军绝对不会放过他。 万仙盟也不接收他。 仙界之大,竟是再无【m】他的立锥之地。 早知道如此,不背叛方天翼,起码比现在好。 他心中有一些后悔,但一切都已经不可能再回头。 “只能想办法隐姓埋名,改头换面,最好离开东圣洲,前往其他大洲,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风痕在心中筹划着。 突然,他察觉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咻! 身形一动。 极速闪烁之间,深渊上方的石缝中,一个暗中跟踪的月川府兵府 仙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就被风痕捏断了头颅,湮灭了元神。 “这里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形迹又暴露了。” 风痕身形浮空,没有催动仙元,怕仙道力量的波动被万仙盟的追兵发现,而是借助肉身的力量,在深渊山壁之间跃动。 他下定决心,要离开四明山脉了。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追缉他的月川府天兵天将数量急骤增长,且表现的非常激进,这让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但很快,风痕就意识到了不对。 因为暗中监视跟踪的仙庭高手,越来越多,且当他表现出离开四明山脉的迹象后,这些人竟然隐隐表现出一种阻拦的趋势,哪怕是明知道是送死,都会舍命相拼。 “不对,他们想要拖延我,一定是有绝对强者,正在赶来。” 风痕心中警兆狂跳。 他跟随在方天翼身边,一直游走在危险中,直觉非常敏锐。 “得快速来开。” 想到这里,风痕催动仙元,加快速度,化作流光,朝着四明山脉外冲去。 而在暗中跟踪观察的月川府兵府掌座任为之一看,暗叫一声不好,目标察觉到了危险,要强行离开,以他的速度,跟不上,这样下去,一旦被风痕脱离监控范围,那想要再找到,可就千难万难了。 绝对不能让到了嘴边的功劳肥肉,就这么眼睁睁地溜走了。 “别藏着了,吴岩,周末,带人给我冲,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给我拖住他,仙主大人马上就能赶到了。” 任为之面色狰狞地大喝道。 他身边两名天将,发出信号,咬牙豁出去,带着人冲了上去。 咻咻咻! “杀。” “别让这乱军贼子跑了。” 天兵天将从各处涌现,疯狂地朝着风痕围杀过去。 平日里他们享受‘编制’带来的各种好处,无尽的修炼资源和极高的地位,这个时候,就是他们付出的时候了,世界上没有白拿的好处,如果敢畏敌抗命,那直接就是一个死字,当做是叛逆处理,还会连累亲朋好友。 所以哪怕是知道拦截风痕危险,他们也得硬着头皮往上冲。 一场杀戮就此展开。 鲜血弥漫。 白骨飞溅。 惨叫声瞬间让这片原本静谧的山脉区域,变成了修罗地狱一般。 月川府仙庭兵府的常驻编制兵力是十万,这一次,兵府掌座任为之为了抢功,一口气将八成的兵力调配到了四明山脉,随着后续兵源的赶来,战场的局势更加白热化。 为了拖住风痕,任为之不惜一切代价,根本就是在拿命在填。 “疯了吗?” 天兵天将们的疯狂,让他惊怒难捺。 一开始,他还略有顾忌,毕竟杀太多的天兵天将,日后想要洗白就真的是无望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就顾不了这么多了,直接大开杀戒,天兵天将像是下饺子一样,血雨腥风之中,从天空中坠落下去。 到最后,兵府掌座任为之被逼的亲自出手,牵制风痕。 转眼,就是小半个时辰过去。 “怎么回事?不是说仙主大人很快就到吗?为何还不见踪影?” 眼看着自己的心腹属下一个个战死,任为之自己也受伤不轻,突然觉得不太对 ,这样再拼下去,别说是功劳,怕是自己都要搭在这里了,人死了,再打的功劳又有什么用? 他四下打量,心中悄然萌生退役。 但此时的风痕已经杀红了眼。 “都给我死。” 他犹如疯狂的死神,冲向任为之。 丰富的战斗经验,让风痕早就看出来,任为之是这一波天兵天将的核心,一旦将此人击杀,那天兵天将的都是就会溃散,群龙无首,自己才能脱出重围。 仙王级别的强者,起了杀心要斩杀一尊仙将,还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不出几合,虚空之中剑光一闪。 兵府掌座任为之就身首异处了。 远处,一直都在暗中观战的李牧,嘴角划出一丝弧度,线条冷峻,淡淡地道:“是时候了,应鑫,带你的人,围上去。” 何应鑫道:“遵命。” 尽管是亲眼看到了李牧在暗中故意拖着不现身,眼睁睁地看着兵府掌座任为之战死,他的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亦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并不觉得李牧这样故意让仙庭的高手送死有什么不对。 有了何应鑫带人出手,很快就将风痕围住。 何应鑫自己就是仙王级的强者,手段厉害,加上他手下那百多名精锐,绝非是普通的天兵天将可比,演练阵法,轻松就将已经消耗部分仙元的风痕围住。 再加上兵府的残军, “是高手。” 风痕连续数次尝试,都被何应鑫急退,心中凛然。 这绝对不是仙庭分部的天兵天将。 怕是来自于东圣洲仙庭总部。 有麻烦了。 风痕的心,沉了下去。 “我要见你们的统帅。”风痕道:“我有话说。” 他决定还是将自己的身份抛出来,尝试解释一下,毕竟自己在乱军中还是有分量的,如果自己决定投降,全力配合的话,那仙庭也许会接收。 李牧徐徐现身。 风痕第一眼觉得此人眼熟,正要张嘴说话,脑海里猛然一道电光闪过,他双眼迸发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骤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道:“你……你……怎么会是你?” 他终于认出来了。 眼前这个身穿着仙庭高阶甲胄,无数仙道高手簇拥之中的人,赫然正是之前那个被他追杀的乱军份子木牧。 他一下子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袁吼在哪里?”李牧问道。 “袁吼?”风痕下意识地道:“那只臭猴子?他已经死了。”进入到了四明山脉的禁地绝处,吞云兽的核心巢穴,等同于死了。 李牧的眼眸中,猛然爆发出凌厉的光芒:“是你杀了他?” “不是,你……”风痕终于渐渐回过神来,道:“你这个卑贱的乱军,竟然混入了天兵天将中?他是乱军……”风痕看向其他天兵天将,大声地道。 “放肆,仙主面前,怎敢如此无礼?”刑府掌座焦晃正好赶来,闻言厉声大喝。 “属下等参见大人。” 无府掌座纷纷行礼。 风痕以为自己听错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个乱军份子,竟然成为了……仙主?

上一篇   1272、入主仙庭

下一篇   1274、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