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4、复仇 - 圣武星辰

1274、复仇

风痕整个人是崩溃的。 明明一个乱军份子,与方天翼有着不清不楚的联系,被乱军拼命也要保护的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摇身一变,成为了万仙盟月川府仙庭的小仙主。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 李牧的眼神冰冷逼视过来,风痕立刻意识到,现在不是去琢磨对方身份变化之谜的时候,随着李牧成为小仙主,他自己的位置,就更加危险。 在杀了夏静,逼死袁吼之后,他并不认为,自己与李牧之间,还有和解的可能。 最关键的是,李牧很有可能是乱军埋到了万仙盟中的钉子。 这样一来,他就会成为李牧的眼中钉肉中刺。 就算是没有之前的仇怨,李牧也会想方设法地弄死他。 “你这个乱军份子,竟被你混入到了万仙盟中,呵呵,不过,我早晚都会把你的面具接下来,嘿嘿,今日你这些人,拦不住我,日后我会让你寝食难安。” 风痕阴冷地笑着。 他毕竟是无数次刀尖上跳舞的人,遭遇过无数的危险绝境,最终都活了下来,所以哪怕是今日的局面,他依旧并不绝望,他相信眼前这些天兵天将,并非都是李牧的绝对心腹,一定会有有心人,将他刚才说的话,暗中记下来,汇报给大仙庭。 就算是不能将李牧拉下马,也会给李牧造成麻烦。 也为自己日后彻底绝杀,扭转局面,先做一些细微的铺垫。 “放肆,你这个卑劣的乱军,竟敢信口开河,污蔑大人,你这是找死。”吏府掌座任方舟厉声大喝,第一时间在李牧面前表忠心。 “来人啊,将他给我拿下。” “杀了他。” “辱我家仙主大人,罪该万死。” “呵呵,死到临头,还想着污蔑我家仙主,来人,给我杀。” 其他四府的掌座,也是同时开口,大声地呵斥。 不管他们自己心中真正在想什么,但是此时,却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表达自己对于信任仙主大人的‘赤胆忠心’。 李牧不置可否。 他眯着眼睛,以一种戏谑般的讥诮之色,盯着风痕。 风痕有一种被猫戏老鼠一般的愤怒,继续冷笑道:“呵呵,我曾不止一次,在中央乱域中看到这【m】位仙主大人,呵呵,他乃是御天神帝叶青羽麾下的记名弟子,秘密培养的钉子,你们竟然奉一个乱军为仙主,呵呵……” 这却是实实在在的污蔑和泼脏水了。 风痕的策略,就是让李牧百口难辩,黄泥抹到裤裆里,到时候不是屎也是屎了,故意给李牧造成麻烦。 一些城府较浅的天将,此时面色微变。 万仙盟对于乱军的绞杀,历来都秉承着‘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很多人不管地位如何显赫,身份如何高贵,一旦和乱军沾上关系,不死也得脱层皮。 一旦有任何的线索或者是痕迹,各种暗中的举报、揭发就会如同潮水一般涌上。 可以想象,刚才风痕说的这一段话,绝对会传出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无数封的告密信,送到东圣洲大仙庭刑府的大案上。 到时候,这位新任仙主可以安全过关吗? 气氛,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 风痕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变化,无数次生死之间培养出来的嗅觉,让他瞬间就察觉到了原本严丝合缝的包围圈,因为人心浮动而流露出了的一丝松懈,并且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其中最大的一处破绽。 咻! 燃魂之力,极速催动。 他身形犹如疾电鬼魅,朝着那处破绽中飞射。 “安全了。” 他心中狂喜。 对于自己的速度,他非常有信心。 “什么?” “不好。” 各府掌教反应过来,瞬间惊呼出声,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何应鑫的脸上,也浮现惊容,他反应还在其他所有人之前,但风痕的速度,却超乎他的预料,因此失了先机,暗叫一声不好,浑身仙元闪烁,就要出手追击。 就在这时 李牧脸上露出冷笑。 他身上仙力波动一闪。 【时间相位】一个俯冲。 瞬间就到了风痕的身前。 伸手一拳。 轰! 狠狠地击在风痕的腹部。 两人都是极速,而李牧的速度更是快到了不可思议,那副画面看上去,就好像他不是在逃走,而是主动用自己的腹部,去撞击李牧的拳头一样,诡异而又可笑。 “噗啊……” 一口老血喷出。 风痕觉得在自己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一样,突然被扎了一针,体内的所有力量,一下子全部都漏掉,再无丝毫的还手之力。 李牧捏着他的脖子,将他拎起来。 “你的实力,比你的伶牙俐齿比起来,简直不堪一击。” 他冷冷地看着风痕。 风痕想要挣扎,但李牧这一拳,将他体内的一切力量都打散了,一拳抽干了他的所有精气神。 他不是没有输给过李牧。 当日在四明山脉中,他被融合仙髓归来的李牧,正面强势击败,但那也是因为他心中记挂着其他事情,无心纠缠,受伤之后,直接退走了,如果整的要正面死拼的话,胜负还在未知之数。 但是今日之战,李牧简直就像是虎背熊腰的爸爸收拾刚断奶的儿子一样,完完全全的吊打。 短短数十日时间,李牧的实力,为何提升如此之快? 他挣扎着抬头,看向李牧。 李牧眼中的冷森,令风痕感觉到巨大的恐惧,犹如梦魇扼住了他的喉咙。 而同一时间。 何应鑫,以及各府掌座,还有数万天兵天将,却是被震撼到了。 他们都被李牧展现出来的实力,给吓到了。 风痕是凶名在外的乱军神卫,实力之强,给所有万仙盟的人都留下过巨大的恐怖印象,今日他杀天兵天将如同割草的凶威,哪怕是最后身处包围圈中依旧纵横捭阖玩弄人心几乎被他逃脱…… 这样的狠人,却是被小仙主大人,一拳瞬败。 两相对比的颠覆性结果,狠狠地冲击着他们的认知。 本以为这位小仙主,就算是强,也强的有限。 但是现在看来,整个月川府小仙庭所有仙道强者和大军,都加在一起,只怕是也不堪小仙主的神通碾压。 所有的侥幸和异心,在这一瞬间,全部都随风飘散。 怪不得人家来到垂云之城之后,并未排除异己,提拔亲信,没有任何巩固自己权威的举动根本就没有必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任何弯弯绕绕的小心思和阴谋,都是苍白无力的。 何况李牧还占据着绝对的地位高度。 “还记得夏静是怎么死的吗?” 李牧眼眸冷漠的仿佛是在酝酿着冰封天下的寒暴。 风痕心中一紧,一片绝望。 他看到李牧的手中,浮现出一盏青色古灯。 一种深深的恐惧,瞬间将他的心脏攫住。 青魂炼狱灯。 要是元神被炼入这盏灯里面,绝对是生不如死,永生永世都难以解脱,那种痛苦,足以让顽石流泪,让金铁悲鸣。 “不,我……” 风痕挣扎着,想要自绝。 但已经身不由己。 李牧在前来缉捕风痕的时候,早就做了准备,避免此人被擒之后自绝自爆,一拳轰入体内的不只是力量,还有沧海派首屈一指的禁制【千丝紫薇天罗】。 以李牧如今的实力,施展出来,封印仙王级强者的修为,实在是容易。 “说,袁吼到底怎么样了?” 李牧声音阴沉地喝道。 风痕心智已破,彻底失去了反抗意志,道:“我说了,你给我一个痛快……” “我从不和敌人讨价还价。”李牧冷声道。 他直接按在风痕的额头,简单粗暴地以秘术读取其记忆。 “啊啊啊啊……”风痕痛苦地哀嚎,手脚抽搐。 但毫无抵抗之力。 片刻之后,李牧知道了他想要了解的内容。 轰! 风痕的尸体,直接爆裂开来。 元神被收入到了【青魂炼狱灯】中。 火焰灼灼。 风痕的元神拼命地挣扎着,哀嚎着,发出野兽负伤一般痛苦的声音,一张脸不断地扭曲变形,难以形容的痛苦,令他发出了非人一般的哀嚎。 看着在灯火中煎熬的风痕,李牧的心中,并没有多少复仇的兴奋,心情反而越发地悲恸。 因为这样的痛苦,乃是当初夏静遭受过的啊。 夏静在【青魂炼狱灯】中,被煎熬折磨了足足十几日啊。 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经历。 李牧将灯收了起来。 “回去。” 他转身离开。 其他人看到仙主大人如此肃穆的表情,也都不敢再说什么,整顿兵马,返回垂云之城,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个结果简直是完美的,风痕被仙主大人击杀,他们参与了这个过程,必定都有功劳,大仙庭会有赏赐下来,皆大欢喜。 回到垂云之城,李牧刚刚进入凌霄殿,正待动用仙庭的关系,与四明山脉之中的吞云兽之王进行接触,查探袁吼的生死下落,却在这时,一位礼府的天将,跌跌撞撞地跑来,焦急地汇报道:“大人,鹤辰子天师……他……被炼妖阁给扣下了……” 大人,这几位便是兵府掌座任为之,刑府掌座焦晃,礼府掌座张文远,吏府掌座任方舟,户府掌座裴炜,工府掌座高?f……”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273、难以置信

下一篇   1275、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