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5、挑衅 - 圣武星辰

1275、挑衅

李牧在前往四明山脉之前,令鹤辰子前往炼妖阁,调查意思老神棍的手环,竟然出现在炼妖阁那位阴阳脸道士身上的原因,将手环交给鹤辰子随身携带。 炼妖阁是月川府的势力。 本以为,凭借着月川府仙庭的积威,调查这件事情,不过是水到渠成,没想到鹤辰子竟然是被炼妖阁给扣了? 不仅大殿里的仙庭将官们,感觉到愤怒。 李牧也非常意外。 炼妖阁虽然是月川府的一流势力,但是和仙庭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如。 更何况仙庭代表的是万仙盟官方,炼妖阁竟然敢反抗仙庭? 难道这炼妖阁,竟然也是乱军成员? 不对啊,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早就被剿灭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来。”李牧道。 经过了斩杀风痕一战,李牧已经在月川府仙庭内部,树立起来了绝对的威严,言语之间,气势自成,他一开口,凌霄殿之中,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那天将忐忑不安地跪地道:“炼妖阁说,怀疑鹤辰子天师与杀害他们宗主的凶徒有关,请大人您亲自前去解释此事。” 李牧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事情有点儿不对劲。 他隐约感觉到,这炼妖阁扣下鹤辰子,其实是冲着他来的。 “大人,炼妖阁无礼,最五棵树,属下愿领一万天兵,征讨炼妖阁,让他们知道,违逆您的意志的下场。”刑府掌座焦晃有心讨好李牧,直接出列,主动请缨。 “属下也愿意前往。” 户府掌座裴炜也是抓紧时机表忠心。 转眼就有十几位天将官员,个个主辱臣死的样子,主动表态,愿意率兵征讨。 这就是成为仙主,掌握权势的好处了。 很多以前看似棘手的事情,如今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出面,就可以解决,有的是人争着抢着替李牧去做。 “好,很好,非常好,焦晃,张文远,任方舟,你们三人,各带一万天兵,征讨炼妖阁,将鹤辰子,还有炼妖阁长老以上的强者,都给我带回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不要让我失望。” 李牧下令道。 众人轰然应命,出去提点兵马。 其他人也都退下。 李牧独将户府掌座裴炜留下了下来。 户府掌管月川府各大宗门势力的规模、山门,真仙级以上强者的名册,以及月川府境内所有备案散修,还会记载登录如四明仙府吞云兽王等具有极大威胁的非万仙盟势力的信息,以及联系渠道。 李牧想要通过户府,来接触四明山脉吞云兽群,查找袁吼的下落。 在风痕的记忆之中,李牧得知,袁吼当日误闯进入吞云兽巢穴禁地。 这个地方非常危险,哪怕是仙庭也有所顾忌。 当初大仙主独孤安然要在四明山中设伏方天翼,都要提前和吞云兽王打一声招呼,可见以一个仙道凶兽群的可怕。 李牧虽然救人心切,但也知道,这事儿得徐徐图之。 否则,他自己贸然闯进吞云兽王的巢穴,非但查不到消息,反而很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一番询问,结果并不是特别令他满 意。 “大人,四明山脉中的那处吞云兽巢穴,在整个东圣洲的禁绝之地中,都可以排进前五,那头吞云兽王乃是仙崩时代之前的生物,寿元悠长,实力强大,性情凶残,曾多次与仙庭对抗,冥顽不灵,后来被前大仙主亲自出手,带兵征讨过一次,大战一场,才算是勉强达成了协议,双方各退一步,互不干涉,仙庭倒是的确有与吞云兽王接触的渠道,但并不掌握在我们月川府仙庭,而是在东圣洲大仙庭,以属下的职权,是无法调动相关却道的。” 户府掌座裴炜颇为忐忑地道。 李牧高坐于王座上,摸了摸下巴。 这样的话…… “你先下去吧。” 他摆了摆手。 裴炜有些胆战心惊地退下。 这本是一个极好的立功做事的机会,但可惜的确是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只能无奈放过,只希望仙主大人不要因此记恨他,或者觉得他无能吧。 “应鑫,你亲自去一趟大仙庭,帮我去办这件事情。”李牧看向何应鑫,道:“我要知道一个叫做袁吼的猴仙的下落,是生是死,如果不幸罹难,是如何死的,都帮我调查的清清楚楚,能做到吗?” 何应鑫领命道:“属下全力以赴。” 李牧点点头,道:“很好,去吧。” 何应鑫领命而出。 李牧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到现在为止,李牧还未看出来,这个何应鑫是否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是不是东方夜刃送来的‘自己人’,这件事情要要谨慎,所以李牧决定还是再观察观察。 这件事情,就是李牧观察的手段之一。 何应鑫来自于大仙庭,想来是有一些人脉和手段,打听消息,或许不难。 如果何应鑫实在搞不定,那李牧只好亲自去大仙庭走一趟,求见东方夜刃这个崭新出炉的大仙主了。 李牧心念一动。 【青魂炼狱灯】浮现出来。 他催动灯中的阵法,祭炼风痕的元神。 整个凌霄殿中,回荡着风痕的哀嚎嘶吼声,犹如鬼蜮一般,让外面的天庭侍卫,还有天兵天将们听得胆战心惊,心目中对于李牧的敬畏,更是攀升到了顶点。 至于寻找王诗雨和花想容,李牧并不像如寻找袁吼一样大张旗鼓。 毕竟两女的身份都特殊,也不知道她们如今的处境,万一两人都已经加入反抗军,那他如果大张旗鼓地寻找,反而会招惹来麻烦。 “唉,真的是【.】一不小心,就上了贼船啊。” 李牧坐在王座上叹息。 如今他和东方夜刃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若是他暴露了,自然也会对东方夜刃造成巨大的威胁。 抗军付出了方天翼的生命,好不容易才将东方夜刃扶上大仙主这样重权在握的位置,必须要在日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发挥逆转乾坤的作用,若是因为李牧的不谨慎,导致东方夜刃陷入危险,那这个责任,李牧可是真的有点儿担不起。 有了这一层顾虑,李牧做事,当真是束手束脚。 不能再像是以前那样随意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老光棍单身狗突然结了婚,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是要承担起整个家庭的责任了。 李牧哭笑不得。 一系列命令安排下去。 李牧耐心地等待各方的结果。 期间他抽空又去指导了小辰皇的修炼。 如今的小辰皇不再是皇极崖的皇帝,没有了其他束缚,李牧倒也可以放开手脚,真正传授他一些顶级的秘籍和功法。 年轻美貌的尹太后,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看着,嘴角含笑。 阳光下,李牧教导小辰皇的一幕,像极了父亲和孩子的相处。 她的心中,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但却很小心地克制,不敢有丝毫表露出来,却又总是忍不住装作不经意,多看李牧几眼,都有一种叫做满足和幸福的感觉,将身心填满。 第二日一早。 垂云之城战警钟响起。 身负重伤的刑府掌座焦晃,跌跌撞撞地逃回,求见李牧。 凌霄殿上。 “大人,出事了,炼妖阁造反了。” 这位月川府仙庭的巨头,浑身是血,跪在大殿上,声音嘶哑地道。 李牧皱眉道:“造反?以炼妖阁的底蕴和实力,就算是造反,也不至于让你如此狼狈而归,其他人呢?数万天兵天将呢?” 焦晃惊怒未释地道:“是【镇妖阁】的强者出手了,强保炼妖阁的人,为首的是一位叫做【绝天教主】的人,击败了仙庭大军,杀了我们不少的强者,强扣下了任掌座他们,还……还……” 说到这里,他有些不敢说下去了。 “还什么?” 李牧问道。 焦晃一咬牙,心一横,道:“还让属下,带一件礼物给大人您。” 李牧眼睛微微一眯,道:“哦?什么礼物?” 焦晃战战兢兢地取出一个漆盒,双手捧上,道:“就此此盒之中,乃是……乃是……鹤辰子天师的头颅。” 李牧瞳孔骤缩。 打开的漆盒里,果然是一股血腥味传出。 李牧的‘新收小弟’鹤辰子的头颅,被站下来,毛发杂乱地摆放在盒子里,死前似乎经历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五官扭曲,眼睛睁大,死不瞑目的样子。 一股怒意,在李牧的心中涌动。 鹤辰子不是他特别亲近的人,但所谓大狗还要看主人,炼妖阁这样的做法,分明是在针对他。 这是一种故意的挑衅。 一种毫不掩饰的打脸。 “【绝天教主】还让属下,给大人您带个话,说是……说是……说大人您不过是小人得志,一个……一个杂种得到了机缘,侥幸坐上小仙主的位置,就迫不及待地对炼妖阁动手,简直就是蚍蜉撼大树,让你自己去炼妖阁请罪,否则……否则……” 焦晃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甚至都不敢抬头看李牧,不敢再说下去了。 “继续说下去,否则怎么样?”李牧道。 焦晃只好继续道:“否则,他就会亲自来垂云之城,将你从王座上踢下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世世都活在耻辱之中,永不得脱。” 兵府掌座任为之,刑府掌座焦晃,礼府掌座张文远,吏府掌座任方舟,户府掌座裴炜,工府掌座高□f……”

上一篇   1274、复仇

下一篇   1276、第一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