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8、大波 - 圣武星辰

1278、大波

老神棍这么深不可测、奸猾的一个家伙,竟然被仙界给捉住,还被关进了什么雷狱之中祭炼……emmmm,真的是好惨。 不会已经变成烤鱼了吧? “看来,得想办法去镇妖阁一次,起码把老神棍救出来。” 李牧的心中琢磨。 “大人,炼妖阁的人,如何处置?” 张文远上来请示。 李牧想了想,道:“参与屠戮对抗仙庭大军的,全部都杀了,留他一命,”李牧指了指白发道人。 “不,大人,您你刚才答应过我,要留我炼妖阁一线血脉,大人,你答应过我……”白发道人绝望而又愤怒地挣扎嘶吼了起来。 李牧道:“说先,我刚才好像没有答应你什么,其次,我留下你一条命,不是给炼妖阁留一线血脉吗?” 白发道人怔住。 李牧不理会他,又对焦晃下令道:“镇妖阁绝天教主私通乱军,对抗仙庭,已经被我诛杀,焦晃,你乃是刑府掌座,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将证据给我收集齐了,明白吗?” 焦晃心中一凛,暗暗叫苦。 这是要让他去严刑拷打,搜索证据,将绝天教主彻底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能翻身啊。 说实话,身为刑府掌座,对于这种事情,他实在是轻车熟路,在过去的近千年时间里,类似的事情,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没有什么难度。 但问题是,这一次要针对的人,可是绝天教主。 是东圣洲大宗镇妖阁的教主级人物啊。 一旦镇妖阁追究下来,炮制证据的他,毫无疑问,将会首当其冲承受可怕的压力。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州府仙庭刑府掌座而已。 一旦被牵扯进入这种程度的风波,到时候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对上李牧那冷森的眼神,焦晃一下子就又清醒了。 如果此时违抗李牧的命令,不等镇妖阁收拾他,只怕是眼下就难过仙主大人这一关,立刻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遵命,大人。” 焦晃咬牙受命道。 李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炼妖阁的山门中,燃烧起熊熊大火。 一座座建筑倒塌。 一个又一个炼妖阁仙人,被天兵天将指证,从人群中拉出来,直接就地正法,人头滚滚掉落,堆积如山。 而关于炼妖阁的各种武库、宝藏的搜刮,也在同时进行着。 突然,一道流光闪烁而来。 “启禀大人,炼妖阁山门之下,布置有数十座炼妖大阵和牢狱,其中囚禁着数万妖物,该如何处理?” 工部掌座高□f单膝跪地禀告。 “哦?” 李牧摩挲着下巴。 “都放了吧。” 他想了想道。 在知道老神棍被镇妖阁拿下祭炼的消息之后,李牧对于这些被关押在炼妖阁牢狱之中拷打压榨的妖仙,也颇为同情,将他们归为了老神棍同类,因此没有杀心。 高□f愣了愣,不敢质疑李牧的决定,大声地道:“遵命。” 他转身去执行。 很快 轰隆轰隆! 大地的震动声传来。 整个莲花山都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然后很快,大地裂开一道道裂缝,莲花山的瓣峰都开始倒塌,烟尘冲天 ,一道道妖气冲天而起,宛如狼烟精芒,摇曳不散。 尖锐的呼啸声中,一个个妖仙千奇百怪的身影若隐若现,朝着远处逃遁。 “小仙主之恩,必不敢忘。” “多谢小仙主活命之恩。” “琉璃海青蛟王谢过小仙主。” “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一个人类所救……” 无数个声音从妖气光柱中传来。 被囚禁在大地之地的牢狱中无数岁月,时刻面临着炼妖阁的拷打和压榨,用他们的血、髓、皮、毛等等当做原料制造各种工具,这样黑暗而又绝望的日子,令每一个逃脱的妖仙都不寒而栗。 今日终于得到自由,尤其是从高□f的口中,得知释放他们的,乃是月川府高高在上的小仙主,意外之余,对于李牧,也有了感激。 恩同再生。 远远地留下了各种的允诺之后,妖仙们逃遁一空。 他们迫切地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恢复伤势,然后了解这个世界。 即便是被李牧所救,感激也仅仅只是针对李牧一个人而已,对于其他的人族仙人,妖仙们依旧都保持着警惕。 李牧对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释放这些妖仙,也不是求回报。 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这种一念之间,决定无数人命运的感觉……爽。 半下午的时间,所有事宜都已经顺利完成。 大军踏上返程. …… …… 垂云之城。 李牧高坐在凌霄殿王座上,手中把玩着【青魂炼狱灯】。 上一次折磨风痕的时候,李牧就察觉到,这盏灯的功效不俗,尤其是对于元神,有着不可思议的克制功效。 而这一次,对上绝天教主的一战,可以证明,哪怕是仙君,一旦处于肉身被毁元神出窍的状态,也无法对抗【青魂炼狱灯】。 由此可见,当初【青魂炼狱灯】落在风痕的手上,实在是明珠暗投蒙尘了。 风痕只是将这盏灯当做是折磨人的工具。 【青魂炼狱灯】的真正作用,绝不止于此。 李牧这些日子摸索出来一些【青魂炼狱灯】的用途,越发觉得这件宝贝不简单,也不知道是怎么落在风痕的手中的。 不过,答案已经不重要。 “啊啊啊,啊……” 绝天教主痛苦地嘶吼着。 他的乃是仙君级的修为,定力心性远超常人,但是在青灯火焰的炙烤之下,依旧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叫声,可见这灯的恐怖。 “说说镇妖阁的事情,重点是那个被你们擒下来的鱼妖。”李牧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灯光中绝天教主不断狰狞扭曲变换着的脸。 “你做梦,别想从我这里,知道任何的信息……啊……啊啊。”绝天教主愤怒地吼叫着,透过青色的灯炎,看着李牧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李牧淡淡地笑了起来,道:“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你早晚会想通的。” 【青魂炼狱灯】高高飞起,悬浮在凌霄殿的穹顶。 灯光闪烁。 青色 的灯光铺遍整个大殿,让殿内的空间显得迷蒙而又诡异,仿佛是一片幽冥世界一样清冷森寒。 尤其是再配上风痕和绝天教主两个人的哀嚎二重奏,让昔日富丽堂皇,象征着权势的凌霄殿,如今似是变成了阴森的阎罗殿。 周围的天兵天将,听到这样的声音,总是禁不住心中惊悚冒汗,下意识地离得更远一些。 到后来,只要不是李牧召见,凌霄殿周围千米之内,都把不敢有天兵天将靠近,避之如避蛇蝎。 又三日之后。 何应鑫从大仙庭返回。 他急匆匆地来到凌霄殿求见李牧。 “大人,幸不辱使命。”年轻的仙王恭敬地行礼,道:“属下已经摆脱大仙庭户府,动用了隐藏力量,与四明山脉中的吞云兽之王对话,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多再有十日的时间,袁吼的生死下落,就会传回来了。” 十日时间吗? 李牧算算,倒也可以等。 “你做的很好。” 李牧对于何应鑫的表现加以赞扬。 四日之间,往返月川府与大仙庭之间,成功动用了大仙庭户府的力量,这个表现,可以说是超出了李牧的预期。 何应鑫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情吗?”李牧道。 何应鑫道:“属下在大仙庭中,得到了消息,说大人您灭了炼妖阁,还击败了绝天教主。”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李牧颇为意外。 消息传得这么快吗? 何应鑫道:“此事,在大仙庭引起了轩然大波。” “大波?什么样的大波?” “大仙庭各大巨头,都对大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感到难以置信和震惊,有很多人都已经开始调查大人的来历,另外,炼妖阁的母宗镇妖阁表现的非常激烈,尤其是都天教主,态度非常强硬,要向大仙主请旨,出手缉拿大人您。” 李牧听完,摸了摸下巴,道:“意料之中。” 何应鑫道:“大人莫非早就想好了对策?” 李牧摇头,道:“没有。” 何应鑫:“……” “那大人何以如此行事?”他又问道。 李牧掰着手指头,道:“第一,当然是立威,我才刚刚就任月川府小仙主,就有人要拆我的台,我只好给他点颜色看看,第二,就算是我不杀绝天,绝天也早就计划好了要对付我,第三,我只是依照万仙盟律令行事而已,若是不这么做,等同于渎职,第四,我与炼妖阁有私仇,正好公报私仇了,第五……反正很多,你还想要继续听吗?” 何应鑫苦笑无语。 虽然才跟随在李牧身边不久,但是他对李牧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最大的特点,就是绝度不肯吃亏。 “那大人接下来准备怎么做?”何应鑫道:“镇妖阁的能量,不容小觑,一旦发动起来,大人将疲于应付,陷入被动,应鑫自荐,再度前往大仙庭,为大人奔走,做一些准备。” 李牧摇摇头,道:“不用。” 何应鑫不解地看着李牧。 李牧稳坐钓鱼台,微微一笑,道:“我要做的事情做完了,有些人总归也要动一动,当老大的如果这点儿担当都没有,扛不住事,那还不如回家卖红薯呢。” 何应鑫微微一呆,突然明白了李牧话中的意思,顿时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一篇   1277、可怕的实力

下一篇   1279、暗中筹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