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9、暗中筹划 - 圣武星辰

1279、暗中筹划

李牧一点儿都不担心镇妖阁对自己出手。 如果东方夜刃连这点儿事情都搞不定的话,那他这个大仙主真的就白当了。 如今谁不知道,月川府小仙主木牧是他的心腹,新官上任,连自己提拔的心腹都保不住,那他大仙主的威信何在? 更何况,李牧表现的还如此出色。 正说着话呢,外面刑府掌座焦晃求见。 “回禀大人,您要的东西,都已经拿到了。”焦晃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呈上一块仙玉。 其中记载着的,便是炼妖阁攻击仙庭,杀害鹤辰子等数千名天兵天将的证据。 对于习惯了栽赃嫁祸泼脏水的焦晃来说,炮制这样一份证据,一点儿都不困难。 因为这些本就是事实。 绝天教主强势降临炼妖阁,本以为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整个月川府,所以行事肆无忌惮。 在他的计划之中,将李牧斩杀之后,完全可以用无数种办法,在李牧的身上泼脏水,甚至用刑拷问李牧,让李牧承认自己和乱军有关。 只要拿到了些许‘证据’,到时候,就算是大仙主东方夜刃要袒护自己的心腹李牧,在‘证据’面前,也改变不了局势。 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输在了最有自信的地方,在单对单的碰撞之中,竟是被李牧给正面击败了。 这样一来,那他之前那些肆无忌惮的行事,就落下了确凿的把柄,被李牧轻易捕捉,几乎和送人头没有差了。 李牧看完仙玉中储存的内容,非常满意。 这是实打实的证据。 “做的很好。” 李牧心情不错,夸赞了焦晃一句。 焦晃受宠若惊,大声地献媚道:“能够为大人效力,是狮属下的荣幸,大人但有驱策,属下定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牧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这老小子,之前吩咐的事情,总是推三阻四,怎么突然之间,就心甘情愿地跪下来舔了? 他却没有想到,焦晃被逼着炮制了这样一份证据之后,等于是彻彻底底的走上了和镇妖阁对抗的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紧紧地保住他的大腿了。 “嗯,很好,我会记住你今日的话,下去吧。” 李牧满意地笑了起来。 焦晃起身,恭恭敬敬地退出去。 李牧拿着仙玉,想了想,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 “小何啊,兵府掌座任为之已死,即日起,你先代职兵府掌座,整顿军务,替我出兵,征讨东玄仙门,东煌神朝和玄感宗,我要这三个宗门,从月川府消失。” 李牧道。 对于曾经危害过混沌世界的势力,以及对他起过杀机的实力,李牧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大权在握,正是快意恩仇的时候。 何应鑫脸上露出无力的表情。 之前不是一直都叫人家应鑫吗,怎么突然就变成小何了? 这称呼的变化,是意味着信任更进一步了吗? 他想起自己来月川府之前,大仙主东方夜刃说过的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取得木牧的信任’。 这个‘一切代价’,到底是包含哪些范畴呢? 何应鑫并未彻底把握。 至于剿灭东玄仙门等三大仙宗,对于焦晃、高□f、张文远等各府掌座来说,或许是了不得的大事,但是对于来自于大仙庭的何应鑫来说,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他行礼应命,转身离开。 “都退下吧,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大殿。” 李牧道。 殿内值岗的近卫,纷纷都退 了下去。 李牧暗中传了一个讯息,令地球流氓虎和小九进入四明山脉,盯住吞云兽老巢,一旦有任何异动,第一时间前来汇报。 然后,阴森的凌霄殿中,就只剩下了李牧一个人。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将【青魂炼狱灯】催动到了极致,不再保留任何的手段,疯狂的祭炼绝天教主和风痕的元神。 凄厉宛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在大殿里回荡着。 这种痛苦,超越了世间人的想象。 本就已经承受了数日折磨的绝天教主,已经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 他从未想过,世界上还有如此可怕的事情。 风痕的凄厉哀嚎,已经逐渐不可闻。 绝天教主甚至都听不到自己的惨叫声,只能确定一件事情自己一定是在哀嚎,在无法遏制地哀嚎。 “希望你能坚持的时间久一点,我非常有耐心。” 李牧笑道。 然后他开始闭目修炼。 继续炼化体内的仙髓之力。 这些日子,他的修为境界,逐渐巩固在仙王中阶。 虽然境界没有显著的提升,但随着对于力量的熟练和技巧的掌握,李牧的战力,却始终处于一个飞速增长的状态中。 尤其是对于时间力量的掌控和理解,正在飞速地流转着。 除了【时间相位】奥义之外,李牧隐约体会到了关于时间奥义的另外一种利用可能。 隐隐约约之中,李牧已经感觉到,随着对于时间力量的掌握,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仙道之路。 之前修炼的【真武拳】、【先天功】和【观沧海日月求仙术】等等诸多神通,都将在时间的力量面前,彻底融为一炉。 一条崭新的路,在李牧的面前展开。 时间流逝。 转眼,竟是十日时间过去。 李牧从闭目参悟的状态之中苏醒过来。 “小九没有传回来消息,四明山脉的吞云兽王巢穴应该是没有什么动静,却不知道大仙庭的渠道,有没有消息传来。” 李牧算算时间,一切都应该有一个结果了。 【青魂炼狱灯】中,绝天教主和风痕的元神,已经彻底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仿佛是元神的嗓子已经嘶哑,发出了频死野兽一般的低吼。 看到李牧睁开眼睛,两个囚徒第一时间,都发出了哀嚎的求饶声。 “看来,你们都想通了。” 李牧微微一笑。 这笑容在绝天教主和风痕的眼中,宛如魔鬼般狰狞可怖。 李牧暂停了【青魂炼狱灯】的祭炼。 “啊……呼呼呼!”绝天教主大口大口地喘息,心有余悸。 风痕则是瘫软如泥一般。 “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我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李牧微笑着道。 两个囚徒心中诅咒。 信你个鬼。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还不残忍? 世界上有比你更残忍的人吗? 但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李牧又道:“只要你们配合我做一件事情,我就给你们一个解脱,不用再受这种苦难,否则……”话没有说完,但谁都听得出来,‘否则’两个字后面,是何等的可怕。 “说吧,你……你要我……做什么……”绝天教主已经彻底没有脾气了。 风痕更是瘫软地道:“只要你能让我……让我彻底灰飞烟灭,不管是什么事情,我……我都答应你。” 李牧笑了起来:“很好,早有这样的觉悟的 话,何至于此。” 他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什么?你……好恶毒啊。”绝天教主听完,大惊失色。 风痕更是身体颤了颤。 李牧笑着规劝道:“死后万事空,只要你们解脱了,何必管他身后洪水滔天呢?” 绝天教主沉默了。 风痕则是没有什么犹豫,道:“只要让我痛痛快快的死,我什么都可以做。” 李牧欣赏地点点头,然后看向绝天教主。 绝天教主沉默许久,最终在李牧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起来的时候,巍然长叹一声,点头答应了:“你……真的是一个魔鬼……” “明智的选择,那么,开始吧。” 李牧的笑容,无比灿烂。 …… 半个时辰之后。 何应鑫应召而来。 “大人找我,可是为了吞云兽王巢穴的事情?”何应鑫道。 李牧手中把玩着一块仙玉,道:“是,也不是……先说吧,大仙庭传来消息了吗?” 何应鑫道:“消息是传来了,但大人也许会失望,并不是您所期待的那样,大仙庭的渠道和吞云兽王联系上了,但对方并不愿意透露关于袁吼的消息。” “嗯?不愿意透露?”李牧揉了揉太阳穴,道:“也就是说,它知道袁吼的下落,但却不说?” 何应鑫点头。 李牧道:“仙界的兽王,都这么强势吗?连东圣洲大仙庭的面子,都不卖?” 何应鑫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有可能是这一次代表仙庭出面的人,分量不够,导致对方根本不在乎。 李牧揉了揉鼻子。 自己这么好说话的一个人,非要被逼着发飙。 “三大仙门的事情如何了?”李牧问道。 何应鑫连忙道:“幸不辱命,月川府从此之后,再无这三个宗门。” 小天庭剿灭东煌神朝、玄感宗和东玄仙门的事情,在外界已经引发了巨大的震动,令很多宗门势力都感觉到不安,也在大仙庭引发了阵阵议论。 “不过,镇妖阁借此事,向大仙主大人发难,联合了几个同盟宗门,一起施压,要求大仙主严惩大人您。”何应鑫道。 李牧冷笑了起来,道:“镇妖阁?呵呵,我这几日没有腾出手来收拾它,就跳起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气了。 李牧将两块仙玉交给何应鑫,道:“小何啊,你说,我可以信任你吗?” 何应鑫心中一动,连忙道:“属下唯大人马首是瞻。” 李牧诡异地笑笑,道:“是吗?我还以为你只听从大仙主一人的命令呢。” 何应鑫面色一怔。 李牧就又笑了起来,道:“好了,本座还是决定信任你一次,你替我去一趟大仙庭,办一件事情,这事情办好了,我们都不用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可以直接去大仙庭辅佐大仙主大人了……仙玉中的内容,你最好不要看,亲自交给大仙主即可。” 何应鑫行礼道:“属下明白了。” 他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道:“大人接下来的计划是?” 何应鑫被李牧的大动作搞怕了。 上一次他去大仙庭,还没有回来呢,就听到了李牧击杀了绝天教主的爆炸性消息,他生怕这一次,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李牧长身而起,哈哈大笑:“怎么?你怕我单枪匹马,杀到镇妖阁去?放心吧,我没有那么蠢……我只是想去吞云兽王巢穴之中走一趟而已。” “什么?大人,不可啊。”何应鑫面色狂变。

上一篇   1278、大波

下一篇   1280、义薄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