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4、暗地里的算计 - 圣武星辰

1284、暗地里的算计

花想容面上闪过一丝为难之色,但还是坚定地摇摇头,道:“丁师姐,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我早就成了家,是有丈夫的,怎么可以再嫁他人?师父的事情,我会再想办法,但这件事情,恕我不能答应你们。” 她的语气,始终保持的非常温和。 紫衫女子丁敏仪更生气,厉笑冷哼道:“嫁过人又怎么样?小仙主已经说了,并不在在意你有过道侣,如今,只有你答应了仙庭的条件,师父才能从天庭刑府之中被放出来,别无他法,花想容,你难道真的铁石心肠,见死不救?” 花想容沉默不语。 她的确是欠师父太多。 数年之前,花想容机缘巧合、阴差阳错地飞升到仙界,举目无情,人生地不熟,实力也不够,数次遭遇危险。 最危险的一次,花想容差点儿身死道消。 关键时刻,是身为南斗教太上长老的师父,及时出现,将她救下。 师父与她,一见如故。 后来,师父不但收她为徒,还替她隐瞒了从下界飞升而来的事实,帮她解决了身份问题,又带她进入南斗教,悉心培养和照顾。 到如今,花想容已经是南斗教三大圣女之一,也是鹰扬府的第一女神,阖府闻名,再也不用担心生存问题,甚至有希望角逐未来的南斗教掌教。 可以说,师父对她,恩同再造。 但即便是如此,花想容也无法忍受,用自己的身子,换取师父的脱困。 因为她已经是李牧的人了。 这一生,她都不可能接受别人。 她也不会让自己的身躯,被别的男人看到哪怕是一眼。 因为那是对李牧的侮辱。 她誓死,都会捍卫李牧的尊严。 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 “我说过,我会想办法,但是丁师姐的要求,恕难从命。”花想容面色温和,神色却未有任何让步的意思。 “你……”丁敏仪恨声道:“你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枉费师父对你一片苦心,关键时刻,竟然……你对得起师父吗?” 花想容皱了皱眉,道:“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丁师姐何必苦苦相逼?” 丁敏仪的身后,还有其他数名南斗教青竹峰的女弟子,都用鄙夷厌弃的目光,看着花想容。 “花师姐为何如此自私?” “人心都是肉长的,但花师姐的心,莫非是铁石生成?” “呜呜呜,花师姐,求求你了,救救师父,他平时最疼你了,天庭的牢狱,何其阴森可怕,师父他受不住那种酷刑,再拖延下去,就废了啊。” 有人咒骂。 有人哭泣哀求。 花想容叹了一口气,道:“我之所以不答应你们的要求,也是为了南斗教好,我的夫君,乃是人中之龙,仙中之王,我若依了你们,到时候夫君震怒,只怕是南斗教也保不住。” 她这番话,说的坚决有力,义正词严,让丁敏仪等人,都是愣了愣。 但旋即又响起数声冷笑。 “呵呵,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丁敏仪冷笑道:“当初,你也不过是师父从野地里捡来的一个小奴仙而已,所谓的夫君,到底有没有,还是一个问号呢,在这里吹嘘什么?” “就是,花想容,你不愿意救师父也就罢了,却还编出这么蹩脚的借口,你以为我们的都是傻子吗?” “呵呵,既然你的夫君如此厉害,那就让他来救师父啊。” 在丁敏仪的煽动之下,一些女弟子们,纷纷嘲讽讥诮花想容。 花想容失去了继续与他们对话下去的心情。 她转身,走进了竹林深处。 “你别走,你……” 丁敏仪不肯罢休,还要追上去再说什么。 但才踏出半步,绿色的苍翠竹林里,竹子哗啦啦抖动,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花想容已经没有了踪影。 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在竹林中涌动出来,令她们跌跌撞撞跌出去,站也站不稳。 丁敏仪又惊又怒。 其他女弟子也都是面色惊惧。 直到这个时候,她们突然想起来,花想容虽然性格柔软,与世无争,鲜少参与宗门争夺,但并非是柔弱可欺,她的实力,却是师父之下,青竹峰绝对的第一强者。 一阵风吹过。 竹林外一群因为妒忌和愤怒而显得面容扭曲的女子,个个都咬牙切齿。 “师姐,这么办?” “这个贱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实在不行,那就只能用点儿手段了。” 女弟子们恶毒的话语,与她们鲜花一样的面庞,形成了鲜明的触目惊心的对比。 “我自有计较。”丁敏君冷笑着,道:“这个小贱人,任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还以为是往日哪?师父进了天庭刑府牢狱,哪里那么容易出来,这南斗教,已经没有人护着她了……先回去。” 一群女弟子转身离开。 路上,丁敏君遣散了其他人,自己则小心翼翼地朝着主峰后山的方向走去。 来到一片怪石耸兀的石林边,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神态,这才小心翼翼地道:“郭师兄,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传出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道:“就在外面说吧……事情办的如何了?” 丁敏君连忙道:“我已经去了三四次,按照郭师兄吩咐的方法,威逼利诱,但是花想容始终不松口,态度很坚决,与往日随波逐流的表现,截然不同。” 石林里,低沉磁性的声音道:“哦?是触碰到了她的原则底线了吗?呵呵,真的是有意思,这个柔软如水的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如此坚持,呵呵,还真的是让人意外呢,果然与普通女仙不同,怪不得小仙主大人,会对她如此感兴趣。” 丁敏君沉默着没有说话。 在仙界,容貌从来都无法成为一个女修骄傲的资本,尤其是金仙之上的女修,容貌气质都可以用秘术变化,大多数女仙都是清丽脱俗的级别。 但花想容却是一个例外。 就算是同为女人,丁敏君也不得不承认,花想容的绝代风华,已经超越了‘漂亮’、‘美丽’这些字眼,而是真真正正的美到了极致,远超其他女子一个境界一样,已经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尤其是这一年,随着实力修为的提升,花想容的容貌和魅力,越发惊人,自带一种摄魂夺魄的光华,稳稳地坐住了鹰扬府第一美人女神的位置。 “郭师兄,今日那贱人提起了他的丈夫,说他是人中之龙,仙中之王,若是南斗教逼迫于她,日后他丈夫 知道了,将会屠灭整个南斗教。” 丁敏君故意说起这件事情。 石林里的声音淡淡地道:“小女孩的把戏而已,别说是在鹰扬府境内,就算是整个东圣洲,也没有几个人,敢说能够屠灭南斗教。就算是她真的有一个夫君,估计也是低贱的下等仙而已,你我任何一人,随手都可以捏死,不足为惧。” “师兄说的对,我也是如此认为,但这贱人,始终不配合,拖下去,对我们的计划很不利。” 丁敏君道。 石林里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冷酷残忍,道:“时间紧迫啊……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用第二号方案了。” 一团淡粉色光华,从石林中飘飞出来。 “这一份【悲风酥】,乃是仙庭的圣药,以我教你的法子,一部分放置在竹林中花想容最常去的地方,另一部分,想办法加入到她日常服用的【清心丹】里面,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乖乖听我们的话了。” 石林里的声音淡漠冰冷地道。 一种惊悚的气息,在话语之中,弥漫开来。 丁敏君大喜,道:“我会尽快办妥……对了,我师父他?” “呵呵,怎么?你还舍不得那老家伙?”石林中的声音,音调一沉。 丁敏君面色一变,连忙道:“郭师兄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关心那老东西,想我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他座下大弟子,任劳任怨,战战兢兢伺候数百年,到最后,他却要将一身衣钵都传授给花想容那个贱人,还将这贱人推上了圣女之位,完全无视我的感受,我如今,恨不得这老家伙立刻就死透了……我只是担心,以我如今的所作所为,等于是彻底背叛了这老家伙,万一老家伙没有死在仙庭刑府牢狱,活着回到南斗教,那我可就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呵呵,放心吧,老家伙和乱军沾上关系,这辈子都别想活着回来了。”郭师兄道。 丁敏君神色一松,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可以放手去做了。” 郭师兄的声音从石林里传出来,道:“放心吧,事成之后,掌门会更进一步,我会成为南斗教的掌教,而你,则可以成为副教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丁敏君掩饰着内心的狂喜,道:“多谢郭师兄,其实我做这些,都是为了郭师兄您而已。” “呵呵,该争取就争,不该争取的不要说,连这个念头,都压下去,否则,很容易弄巧成拙,明白吗?”石林里,郭师兄的话语之中,流露出淡淡的嘲讽。 丁敏君连忙低头道:“是,敏君明白了。” 她转身离开了石林。 远离石林之后,丁敏君的脸上,露出了嫉恨愤怒之色。 她一直都暗中喜欢掌门座下第一天才郭毅,希望与之皆为道侣,不惜放下女子的矜持,数次明里暗里地表白心迹。 但可惜,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郭毅对她,并无多少欲念。 她知道,郭师兄的心中,也在觊觎着花想容那个贱人整个南斗教,但凡是有点儿天赋和地位的年轻男弟子,无一不为花想容的绝世容貌而疯狂。 “花想容啊花想容,你得意不了多久了,呵呵呵呵,很快,我就会让你明白,红颜薄命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丁敏君看着手中的【大悲酥】,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上一篇   1283、南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