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5、鹰犬走狗木牧 - 圣武星辰

1285、鹰犬走狗木牧

“姐姐姐姐,是姓丁的又来了吗?你没事吧。” 竹林外,湖泊边,临水小筑,安然静谧。 一身淡蓝色衣裙的小师妹文婧,看到花想容回来,蹦蹦跳跳地迎上去,好奇地问道。 花想容笑着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无事。” 文婧气呼呼地过来,道:“什么呀,我都听说了……哼,说起来,丁敏君这些人,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师父被污蔑,受困仙庭牢狱,她们非但不想办法救人,反而是和仙庭那些家伙,一起联手,逼着花师姐你给那个小仙主当道侣,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花想容清淡温柔地笑了笑,道:“大家都很担心师父的安危,难免想一些歪主意,这在情理之中。” “大家?丁敏君还带人来了?不用说,一定又是她身边的那些舔狗……嘿,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吧?”文婧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道:“姐姐姐姐,你放心,咱们绿竹峰,除了她那个小团体,其他师兄妹,都站在你这边的。” 花想容哭笑不得:“什么舔狗啊……你这丫头。” 文婧笑嘻嘻地吐了吐舌头,道:“姐姐姐姐,你可千万不能答应丁敏君的馊主意,我听说,姓吕的小仙主,不是个好东西,残暴,还极为好色,后宫炉鼎三千呢,这不是把师姐你往火坑里推嘛。” “她们也是为了救师父吧。”花想容笑了笑,轻轻地抚摸小师妹的头发,道:“你这个傻丫头,刚才那些话,千万不要再说了,仙庭岂是我们可以非议的,若是被人听了去,你又有麻烦了。” 文婧笑着吐了吐舌头,道:“这里不是没有外人嘛。” 花想容揉了揉太阳穴。 这是李牧的习惯动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学会了,一遇到压力的时候,她就会下意识地揉太阳穴。 “得想个办法,去救师父了。” 花想容脑海之中构思着可行的计划,缓缓地来到了湖边。 这是一个峰顶湖。 地脉之水被阵法引到地面,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小型湖泊,西面的边缘,就是悬崖,湖水荡漾着从悬崖上流淌下去,飞流直下三千尺,但轰鸣的瀑布声,只有在峰底才会听到,传到峰顶时,几乎不可闻。 这片湖泊和临水小筑,都是花想容的手笔。 幽静美丽,贴近自然。 湖边建筑临水小筑,也是花想容亲自搭建,诸多格局,还参考了神州星球太白山刀庐的布局。 这一切,都昭示着花想容在南斗教新生代弟子中的超然地位。 这很好解释。 在南斗教这几年,花想容的实力增长飞速,堪称是一个奇迹。 从一名小小的奴仙,到如今的南斗教三大圣女之一,她的修为,已经臻致仙将巅峰。 这样的修炼速度,打破了南斗教有史以来的最快纪录。 据说在整个鹰扬府境内,也是绝无仅有。 这也是为什么,花想容能够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坐上南斗教圣女位置,成为整个鹰扬府公认的女神的原因。 容貌,气质,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仙界,最重要的是修为和天赋。 曾有一位老仙王做出预言,以花想容的天赋,未来绝对可以在整个东圣洲,都掀起一场风暴。 而偏偏花想容自己,却并未如何勤修苦练。 师父传授她的乃是【南斗星辰经】,她 以先天功催动这部经文的奥义,每日只是顺其自然,甚至都没有怎么消耗仙晶,修为自然增长。 “师父和乱军扯上了联系,恐怕很难从仙庭牢狱中全身而退,想要救他,只能武力救援,且还必须趁着大仙庭的鹰犬还未到来之前行动,否则,小仙庭的强者,加上大仙庭拍下的鹰犬,就更难从他们的手中,救出师父了。” 花想容看着微波粼粼的湖面,脑海中飞快地构思着。 跟在李牧的身边久了,她不自觉地就会模仿李牧。 不只是模仿李牧的动作,连李牧的做事风格,也都在模仿李牧。 很多时候,在遇到困难时,花想容都会将自己代入到李牧的角色中去,然后想象,如果是李牧,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如何解决。 这样的办法,卓有成效。 在很长一段没有李牧的时间里,用这样的办法,花想容都觉得李牧好像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一样。 小师妹文婧,站在一边,安静地看着花想容的侧颜,如痴如醉。 花想容的魅力,就连女性,都难以抵挡。 文婧是花想容在南斗教中最好的朋友。 这个小姑娘天赋也不错,但是出身极低,是南斗教种药仙奴家的女儿,在南斗宗,这样的出身是要被打入贱籍的。 文婧虽然天赋不错,但缺乏机会展露,很长一段时间,都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药奴,哪怕是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得以成为了外门弟子,脱离贱籍,但境遇也非常不好。 两年前,花想容加入南斗宗不久,前往药田采药时,遇到了被人欺凌的文婧,出手相救,又见她可怜,正好自己身边,也缺一个丫鬟,于是便将她带到了绿竹峰。 后来两人相处极佳,脾气相投,花想容便请求师父收了文婧为弟子。 文婧这才算是一飞冲天,麻雀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脱离贱籍,顺带着父母兄妹在南斗宗的日子,也好过了很多。 她心中对于花想容的感激,快要满溢。 只是此时,她也在苦恼,自己修炼日短,实力远远不如花师姐,想要帮忙,却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小丫头的心中,也在苦恼着。 “我要出去一趟。” 沉思许久的花想容突然开口道。 她似是有了某种决断。 “啊?”文婧从苦恼中清醒,连忙道:“我陪你一起去。” 花想容摇摇头,道:“你留在这里,我自己去就好。” 话音未落。 身形扭曲,化作一团白羽飘散。 花想容已经离开。 文婧着急,但以她的实力,根本跟不上。 她只好留在临水小筑,等待花想容回来。 打坐,修炼,打扫房间,浇花,钓鱼…… 心不在焉的文婧,翘首以待,但一直快到日落时候,还不见花想容的身影。 “姐姐。” 远处一个身影缓缓地靠近。 是文婧的弟弟文君。 “你怎么来这里了?”文婧惊讶地道。 自己的弟弟天赋普通,但是因为她的关系,如今进入了南斗宗的外门,颇受照顾,但毕竟是外门弟子,像是临水小筑这样的地方,不是一个外门弟子该来的地方。 “姐姐,家里出事了,你快随我回去看看 吧。”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文君的声音,带着哭腔。 文婧心脏陡然一缩,道:“怎么回事?你别哭,慢慢说。” 文君拉着文婧的衣袖,哭泣着道:“爹爹,爹爹被清灵蛇咬了,快不行了,你快跟我回去看看吧。” “什么?怎么会?” 文婧一下子也慌了神。 清灵蛇齿间蕴有剧毒,就算是真仙也难以抵挡,她爹不过是一个半步飞仙而已。 她慌慌张张地取了一些祛毒药,跟着弟弟,飞速地往上下冲去。 …… …… “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星月洞府的门口,同为南斗教太上长老之一的萧十一,面带愧色地道。 花想容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 已经连续找了数十位平日里与师父关系莫逆的南斗教长老、巨擘级的人物,但无一例外,一听说求他们搭救师父,便都变了脸色,忙不迭地拒绝。 仙庭淫威,恐怖如斯。 但花想容还想要争取一下,又道:“萧爷爷,你乃是我师父的至交,应该知道,他并没有与乱军勾连,是被冤枉的……” “傻丫头,到了仙庭刑府,还分什么冤枉不冤枉,他们有的是办法,把白的变成黑的,”萧十一叹息着,眸子深处的愤懑,无法释放,叹道:“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你师父知道了,也不会怪你,再管下去,怕是要把自己搭进去了……进了仙庭刑府的人,别想再活着走出来了。” “可是……”花想容还想要说什么。 萧十一连连摆手。 花想容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这位老长老面前,道:“萧爷爷,想容来到南斗教时日尚浅,很多规矩和内幕,都不知道,既然萧爷爷您不愿意亲自出面,那可否指点一下迷津,想容到底该如何做,才能有一线希望,将师父他老人家救出来呢?” “没有希望。”萧十一绝望地摇头。 他痛苦地道:“如果真的有希望的话,那老夫岂能坐视不理,就是因为根本不可能做到,所以只能愧对多年老友了。” 花想容听完,叹了一口气,站起来道:“那就多谢萧爷爷了。”转身欲走。 萧十一一看,就知道这个倔强的姑娘,绝对不会放弃,这两年的相处,他太了解这个出色的惊人的丫头了。 “我知道,你还想要试试,但是,小花儿,听萧爷爷一句话,赶紧离开南斗教,离开鹰扬府,不要有任何的侥幸,我今日得知,大仙庭派遣的特使,已经到了鹰扬府,为首的乃是新任的刑府掌座木牧,此人出身低微,手段激进,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必定会借你师父之事,大肆搜捕同党,编织罪名,肯定不会放过你……丫头,你还年轻,天赋卓绝,未来还有机会,走吧,要是以后能够破镜进入仙君,或许可以为你师父报仇。” 萧十一说完,佝偻着身躯,转身进入到了洞府之中。 花想容在他的话中,听到了一丝死志。 仙庭! 这该死一万次的仙庭。 万仙盟! 黑暗窒息的万仙盟。 花想容的心中,恨透了这座大山。 “刑府掌座木牧吗?听起来,又是仙庭的一只凶狠恶犬……能不能在这个人的身上,做一些文章呢?” 她若有所思,转身离开。

下一篇   1286、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