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6、救人 - 圣武星辰

1286、救人

回到临水小筑,花想容惊讶地发现,文婧不见踪影,看到文婧留在药室中的纸条,说家里有事,需要紧急回去一趟,于是也没有太在意。 她来到只有自己一个人才能进去的密室中,打开一块早就准备好的山水地形舆图,仙道纹络光影闪烁,正是鹰扬府以及周边的地形图。 山水河岳,宛如微型动态沙盘,展现在空中。 “萧爷爷说,大仙庭的刑府掌座,已经来到了鹰扬府,但还未进入小仙庭,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想要救师父,就只能从这个刑府掌座身上做文章了。” 花想容的目光,盯着舆图,一遍遍地推衍,计算,最终心目中有了一些计划。 操控舆图缩小。 最终定位到了鹰扬府小仙庭的位置。 舆图不断地扩大,扩大,最终整个小仙庭得内部构造,建筑分布,阵法排列等等机密性的内容,全部都展现了出来。 如果外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被吓一跳。 这些都是机密中的机密。 非小仙庭内部人员,绘制如此详细的仙庭地图,绝对是重罪,居心叵测。 花想容仔仔细细地看完,将整个地图,都牢牢地记载了脑子里。 然后,她心中仔细构思着整个计划的可行性,一遍遍地推敲每一个细节。 最终满意地点点头。 “那就……只能这样了。” …… …… 鹰扬府小仙庭。 一座倒悬在天空中的浮空山,横截面朝上,规模不小的城池,守卫森严。 大仙庭刑府掌座即将到来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开。 小仙庭上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东圣洲三十六府,三十六座小仙庭,在本州府内的地位至高无上,但是和大仙庭比起来,那就差的太远,别说是大仙庭刑.府之主这样的顶级巨头,就连大仙庭随便派前来的一名特使,都足够让鹰扬府小仙主吕安跪地迎接了。 听闻这位新上任的刑府掌座,年纪轻轻,手段激进,风格强势,实力高深莫测,又深得大仙主的信任,曾在月川府境内,成为小仙主不到月余,就将数大宗门,一扫而空,连镇妖阁的绝天教主都斩了,简直是魔主一般的存在。 这位大人,可以说是如今东圣洲的大红人之一了。 鹰扬府小仙庭上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一群人才来到城外,远处一道流光疾驰而至。 “掌座大人到了。” 迎接的兵府天将,第一时间赶来汇报消息。 小仙主吕安,连同小仙庭内六府掌座,心中一凛。 来的好快。 这位掌座大人,还真是心急啊。 “快,快随我去迎接大人。” 吕安抖擞精神,吩咐了几句,就要前往迎接这位权柄极重的大人。 话音未落。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 威严清朗的呻吟突兀地响起。 眼前的虚空猛地一阵扭曲,然后一个身穿白衣,高大英挺的英俊年轻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强大而又阴鸷的气息,流转而出。 吕安等人瞬间,就感觉到好像是有一座山岳压在了自己的心脏上一样,一种窒息般的压迫力迎面而来。 仿佛低等生物在面对着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时那种惊惧敬畏,无法遏制地滋生。 这位便是新任的大仙庭刑府掌座? 众人一愣,旋即都反应过来。 一定是。 如此实力和修为,定是仙王级的存在,强大可怕到了极点,绝非是鹰扬府内的人物。 且面目陌生,年轻,气势强横。 这些特征都具备,除了传说之中那位刑府掌座,还会有谁? “参见大人。” 吕安等人,连忙行礼。 “嗯。” 白衣年轻人漠然地点头,道:“本座木牧,谁是吕安?” 吕安连忙上前,道:“下官便是鹰扬府小仙主吕安,拜见大人,大人风采无双,令我等非常……” 木牧挥手,不耐地道:“好了,这种拍马屁的话,留着说给其他人吧,本座不喜欢这样,听说你抓到了乱军重要人物,关在哪里?速带我去。” 毫不拖泥带水,一点儿都不领情。 “这……”吕安略微犹豫。 木牧目光一凝,凶悍杀气流转:“嗯?” “还请大人展示印信,确认了身份,下官好去安排……”吕安硬着头皮道。 木牧态度,骤然凌厉了起来,道:“怎么?你不相信本座?嗯?” 吕安忙道:“不敢,不敢,只是……规矩如此,下官……下官……”话未说完,他已经是满头大汗,只觉得对方的双目,似是神刀魔剑一样,压在他身上,沛然莫御的压力,几乎让他崩溃。 可怕的实力啊。 “规矩,是强者定的。” 木牧淡淡地道:“本座的旗舰,很快就会来,到时候,你可以看到需要的一切,但是现在,本座没有时间和你纠缠这些繁文缛节,立刻带我去见那乱军份子,耽误了本座的大事,只好请你去流星岛刑府中坐一坐了。” 吕安心脏狂跳,几乎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哪怕是身为鹰扬府的土皇帝,此时他也被吓坏了。 这位大人的风格做派,果然是和传说之中的一模一样,强势而又蛮横,得罪了他,怕是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吧。 何况,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什么人,敢冒充大仙庭巨擘。 “是,大人,请随下官来。” 吕安怂了。 这位大人手段激进,急于稳定自己在大仙庭的地位,所以才会如此急躁 ,想要审出乱军的大案子来,到也在情理之中。 在吕安的带领之下,众多其他小天庭官员,追随木牧一样,进入仙庭之城,经过了层层的关卡之后,最终来到了小仙庭牢狱。 狱中阴森。 空气里浮动着长年累月的血渍腐朽的味道。 阴森的光线,潮湿,可怕的刑具。 穿越黑暗的廊道,一层又一层,一直到达最为危险的重型犯区域。 打开了一道道的阵法禁制。 最终来到了关押着南斗雄风的牢狱。 南斗雄风就是花想容的师父。 他之前是半步仙王的修为,可如今,一身修为,已经被废掉了大半,四肢以封元钉洞穿,手腕脚踝都锁着特制的镣铐,整个人悬空,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挂在牢房里。 “大人,这便是乱军份子,昔日的身份是南斗教的第一太上长老,骨头很硬,但各种证据表明,他绝对是乱军安插在鹰扬府中的重要人物……” 吕安亦步亦趋地跟在木牧的身后,详细介绍。 听到有人进来,浑身伤痕,形貌憔悴的南斗雄风眼皮掀起,看了一眼吕安,又看看木牧,见吕安对木牧如此恭敬,便猜测是大仙庭来人了,也不挣扎咒骂,重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任何挣扎,咒骂,辩解,在这个地方,都毫无意义。 “你们出去吧,本座要单独审一审这个犯人。” 木牧道。 “是。” 吕安等人不敢违命,都撤了出去。 整个牢房之中,就只剩下了木牧和南斗雄风两个人。 无形的波动涟漪,以木牧为中心,流转出去,充斥了整个牢房。 木牧缓缓地走近。 “不要枉费心机了,关于乱党,我丝毫不知,就算是打死我,也问不出来什么……”南斗雄风听着靠近的脚步声,淡淡地道:“你们不是已经搜索过老夫的记忆了吗,难道还不能证明一切?” 木牧没有开口,静静地站着。 南斗雄风微微睁眼,气息羸弱,道:“阁下的样子,是来自于大仙庭吧,呵呵,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若是硬要诬陷我为乱军,我也认了,但若是想要让我胡乱攀咬,诬陷他人,配合你们邀功请赏,那就绝了这个主意吧,我南斗雄风不会做这种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以一种虚弱的气息,说出了最强硬的话。 南斗雄风的喘息声,在静谧的牢房中,显得特别清晰。 木牧突然开口道:“对不起。” 南斗雄风一怔。 “对不起,师父。” 木牧的声音变化,成为了一个女声。 一个南斗雄风特别熟悉的女声。 “你……花儿?” 南斗雄风猛然抬头,已经浑浊的眼眸中,放射出难以置信的光芒,看向眼前之人。 微光一闪。 木牧的身影一晃,变成了一袭白衫的花想容。 “师父,我来救你了。你不要声张,也不要多问,回头徒儿会向师父说明一切,现在开始,按照我说的做即可,我们先离开这里。” 花想容道。 南斗雄风的内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任他想象力再丰富,也无法理解为何自己的徒儿花想容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此时,从花想容身上涌出的气息,竟是远超他的想象,强大而又神秘。 “好。” 毕竟是老江湖,南斗雄风很快冷静下来,点头答应。 花想容身上微光一闪,重新有化作那个白衣如玉,身形高大,面容英俊的男子。 他缓缓走出牢房,对等候在门外的吕安道:“南斗雄风是乱军的棋子,那南斗教肯定干净不了,派人押着南斗雄风,随我前去南斗教,让他指认同党。” “是,大人。” 吕安不疑有他,完全遵从。 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掌座大人为了立功,亟需扩大案子的牵扯范围,南斗教首当其冲,绝难幸免。 不过,他与南斗教教主,早就有安排。 接下来,南斗教当代教主,会推出一些异己来背锅,借刀杀人,既满足了掌座大人的需求,也排除了南斗教中一些分支派系,一箭三雕。 很快 嗖! 一艘飞舟,从鹰扬府小仙庭中起飞,划破虚空,朝着三水南斗山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