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7、又来了一个木掌座 - 圣武星辰

1287、又来了一个木掌座

三水南斗山。 外门驻地。 “文师妹,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看得出来,你没有其他选择。”丁敏君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 文婧的身体地颤抖着。 她的父母,弟弟和两个妹妹,都被抓起来,刀刃加颈,只要她一句话说错,就会有生命危险。 文婧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她跟着弟弟匆忙回家,才知道父亲根本就没有被什么清灵蛇咬伤,而是丁敏君等人设下的圈套,要利用她,来对付花想容师姐。 “这两份【大悲酥】,投放之后,无色无味,一份洒在花想容常去的地方,另一份放在她修炼时用的丹药里面……对于你来说,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丁敏君掌心张开,两个粉色玉瓶缓缓地漂浮在空中。 “你……你们到底想要对花师姐做什么?” 文婧咬牙切齿地道。 丁敏君双手抱胸,淡淡地笑着,道:“你说呢?当然是为了救师父,花想容自私自利,明明只要小小的牺牲,就可以救出师父,却坐视不理,我这个做师姐的,只好亲自出手了,将她送到小仙庭,换出师父……文婧,你也是师父的徒弟,师父平日里待你不薄,你难道就不想为师父做点儿事情吗?” “你们这是在害花师姐。”文婧吼道。 丁敏君冷哼了一声,道:“你还真的是被花想容洗脑的不清,我送她去小仙庭,又不是要她去死,给仙主大人做道侣,有什么不好的,门中无数女弟子想要去做,都没有机会,答应了吕仙主,一跃成为仙主夫人,还能救出师父,一举两得,有何不可?这甚至都不算是牺牲,我看啊,花想容一口拒绝,分明是故意要看着师父死,好早日成为绿竹峰之主,用心险恶。” 文婧脱口而出道:“不可能,花师姐不是这样的人。” 丁敏君的笑容,逐渐变得冷峻起来,直接打了一个响指。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文父的一条手臂,直接被斩了下来,鲜血横流。 “你们……住手,快住手。”文婧大急,拼命地挣扎要冲过去,却被两个女弟子扣住。 她天赋不错,但入门时间晚,修炼时间短,实力终究是不如众多师姐。 “爹……” “爹亲……” 弟弟妹妹都挣扎哭泣着。 文母也吓得六神无主,哭嚎着扶住自己的男人。 除了文婧,他们都是南斗教的底层,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已经被吓得完全失去了主张。 倒是文父颇为硬气,断臂瞬间惨叫了一声之后,就咬着牙,再没有吭声。 “文婧,大家都是同门姐妹,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但是,你也别不识抬举,逼我杀人。”丁敏君缓缓地道。 文婧沉默着,心中纷乱如麻。 “还不松口吗?呵呵。”丁敏君摆摆手。 “啊……我的腿。”年龄最小,只有七岁的妹妹,倒在了血泊里,看着被斩掉的右腿,一张脸因为剧痛而扭曲变形,“爹,娘,我的腿……腿……掉了……疼,好疼啊……姐姐救我……” 剧痛之下,小姑娘昏死了过去。 “啊啊啊……”文婧发了疯一样地挣扎脱,将昏迷的妹妹抱在怀里,第一时间为她止血,厉声怒吼道:“丁敏君,你太残忍了,欺人太甚……” 好在仙界仙民,生命力旺盛,更有诸多仙术,断肢再续不是稀罕的事情,还有希望救回来。 丁敏君抬手就啪啪啪给文婧几个耳光,打的文婧口鼻流血,眼冒金星,这才停下来。 “贱人,好好和你说话,你不听,非要逼着我把事情做绝,我现在数三声,你若是还不答应,那你们一家,都给我去死吧,我有的是其他办法,对付花想容。” 丁敏君凶神恶煞地道:“一……二……三……” 她一摆手,道:“都给我虐杀了。” “不,我答应,我答应你……”文婧几乎崩溃了,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父母弟妹都死在面前,尖叫着道。 丁敏君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笑。 她蹲下来,拍了拍文婧的青肿的脸颊,道:“早这么说,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真是犯贱。好好把你脸上的伤去掉,拿着【大悲酥】回去做事,别让花想容那个贱人,看出来什么端倪。” 刚才抽文婧耳光,丁敏君没有用仙力神通,只是肉身力量,造成的伤势,自然是只要稍微运功,就可以愈合,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 文婧低着头,接过两瓶【大悲酥】。 丁敏君笑了笑,又取出一瓶药,令人强行塞到文婧父母和弟妹的口中。 “宗门第一秘毒【奇虫九毒丹】,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过,如果不及时服下解药的话,定会肉身融化,元神碎裂而死,文师妹,你替我好好做事,我就给你家人按时服下解药,如果你耍什么心眼,呵呵……” 丁敏君笑着道。 文婧闻言,一声叹息。 …… …… 鹰扬府小仙庭。 凌霄殿中。 “这位木掌座,做事真的是雷厉风行,马不停蹄就前往南斗教了。” “少年心性啊。” “就是太目中无人。” “跋扈啊,根本不将我等放在眼里,也不将吕大人放在眼中,真是……” “嘘,噤声。” 凌霄殿中,六府掌座和高位天将都议论纷纷。 除了刑府掌座陪同木牧前往南斗教之外,其他人,包括小仙庭的仙主吕安,都被留在了城中,禁止跟随。 这摆明了,就是要独吞功劳。 来自于大仙庭的这位大人,不但要一个人把肉吃光,还不允许他们喝汤,让吕安等人,心中不免生出了愠怒。 但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好了,大家少说点吧,要是话传到了木掌座的耳中,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吕安没有好气地道。 他在大仙庭也是有一些背景的。 本来借助这一次炮制的南斗雄风案件,他想要更进一步,动用他在大仙庭的背景关系,能够高升,进入大仙庭就好了。 现在看来,这个新任的大仙庭刑府掌座,有点儿挡路啊。 可吕安并没有什么办法。 因为他在大仙庭的背景,比起木牧,差的太远,想要动木牧,就如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了。 正在郁闷之时,外面突然传来破空声。 一个天将,跌跌撞撞地冲进来,大声地道:“报……报告大人,木掌座……木掌座……” 这天将一脸的惊慌,犹如白日见鬼一样,结结巴巴话也说不清楚。 木掌座? 吕安心中莫名地浮起一丝不安,道:“木掌座不是前往南斗教了吗?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说,给我说清楚。” “大人,外面……外面又来了一个木掌座。” 天将哭丧着脸,如丧考妣。 什么意思? 凌霄殿中的众人,都是一怔。 什么叫做又来了一个木掌座? 吕方却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轰地站起来,惊怒之下,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眼前眩晕,身形摇晃差点儿摔倒,勉强厉声道:“人在何处?” 那天将颤巍巍地道:“就在城外。” 此时,其他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两个木掌座。 竟然出现了两个木掌座。 该死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是两个木掌座的话,那就一定有一个是真,一个是假,真是该死,那些蠢货竟然连仙庭六府掌座级的人物都敢冒充。 关键是,到底那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如果之前带走了南斗雄风的那个是假的的话? 凌霄殿中的所有人,都觉得一阵阵眩晕。 那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走,去看看。” 吕安率领着一群心腹和小仙庭的高层,极速来到了城门外,一眼看去,顿时心凉了一半。 一艘玄舸战舰,浮空而来。 华丽的大舰,旗帜高悬,装备精良的天兵天将站在甲板上,舰艏数道身影,都是气息强大充满了毁灭般压迫力的强者。 尤其是众星拱月般最中心的那位,一袭白衣,黑色短发,身形修长高大,面若白玉,眸若朗星,五官棱角分明,似是刀削斧砍一般的硬朗线条,看着非常年轻,也就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一看就是所有人的中心。 这白衣年轻人给吕安等人的感觉,犹如高高在上、掌握一切的王一样,哪怕他只是站在哪里,没有刻意释放气息,也没有开口说话,都让他们胆战心惊,仿佛是命运已经不属于他们自己一样。 太可怕了。 尤其是眉宇之间,眼神流露出来的杀气,太过于冰冷,似是可以冻灭尘世间的万千生灵。 这才是真正的木掌座? 吕安等人顿时面色如同吃了死耗子一样难看。 真假似乎已经不用分辨了。 出大事了。 “木掌座驾临,吕安何在,还不赶紧来拜谒?”何应鑫站在玄舸上,大声地喝道。 吕安等人连忙上前行礼。 李牧从玄舸上下来,落在城外,目光一扫众人,道:“你们抓的乱军份子何在?快带我去。” “这……大人,能否先请你出示官职印信,属下才好安排……”吕安强撑着道。 啪。 李牧抬手,直接一巴掌就将这位小仙主抽飞出去数百米,狠狠地撞在了城墙上。 “验本座的身份?你算什么东西。” 李牧毫不客气地厉声骂道。 其他人顿时都吃了一惊,更是惊惶【.】万分。 “还不带路?找死吗?”李牧喝道。 说着,他直接大踏步地朝着城内走去。 各大州府小仙庭的城内布局都是大同小异,不用带路,李牧也能猜出牢狱在什么位置。 吕安从乱石堆里爬回来,半张脸肿的像是卤煮猪头,却是一点儿怨言都不敢说,亦步亦趋地跟着,心中惊恐到了极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南斗雄风已经被一个冒牌货给提走了的事情。

上一篇   1286、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