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决战时刻·真面目暴露了 - 圣武星辰

1118、决战时刻·真面目暴露了

“和他拼了。” “恶魔。” 飞星圣地的普通高手和弟子,看到数名长老被杀,顿时被怒火淹没了理智,陷入狂怒,飞蛾扑火一样,前仆后继地冲来。 飞星圣子也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得到了仙力加持的长老们,竟是瞬间被杀死? 李牧的实力,比想象之中更加可怕。 不过,这些长老得到的仙力加持程度,和自己比起来,毕竟差的太大,倒也不用太担心。 而且,计划眼看着成功了。 “快去,传讯。” 他咬牙对身边一名心腹长老道。 那长老体内也有仙力加持,刚才侥幸逃得一死,此时吓得满头冷汗,闻言连忙后撤,退出大殿,释放出了讯号。 一道焰光冲天。 李牧看着犹如黄蜂群一样冲来的飞星圣地弟子,微微皱眉。 这些人倒是身上没有堕仙之力的气息。 但是,能说服他们吗? 李牧感觉到了浓郁的阴谋气息。 飞星圣子绝对不是在被自己拆穿之后才如此丧心病狂,分明是早有预计,联想到一开始此人热情无比的姿态……李牧意识到,堕仙器灵已经不满足于擂台上的战斗了。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擂台之下。 秩序已经名存实亡。 圣战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 寒气流转。 “千里冰封!” 云双鹰的‘极度深寒’真气弥漫。 一个个飞星圣地的弟子,被淡蓝色的冰柱,封印在了原地,似是一尊尊冰雕一样。 李牧再度强势出手,逼迫飞星圣子。 将此人擒下,搜索识海记忆,便可知昨夜发生了什么。 飞星圣子得到堕仙之力,必是在昨夜宴会上。 所以真相就显得更加重要。 就在这时 轰隆隆! 整个大殿突然震动,然后烟尘弥漫。 大殿穹顶塌陷,随即周围的墙壁亦是倒塌。 周围远处,一道道流光闪烁。 却是人族各大圣地的人,都如潮水一般赶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人袭击我人族圣地驻地?” “别让他跑了。” 怒吼声四起。 飞星圣子鼓动堕仙之力,化作流光,逃出李牧的攻击范围,狼狈至极,大吼道:“救我,李牧背叛人族了,他要反,他要杀人灭口……” 他一副万分惊恐的样子,逃向赶来的人群。 其他几名幸存的飞星圣子长老,也都是一副又悲又怒的姿态,配合着大吼。 “李牧疯了。” “李牧铲除异己啊,他要一统人族。” “他已经叛出人族了,号称要建立东星族,要杀尽一切不服者。” “救救我们。” 这几个长老,一边逃,一边鼓动真气,声音如同雷音一般传了出去。 而周围涌来的人潮中,立刻就有人与他们配合。 “拦住李牧。” “早就看他不对了……” “李牧,快住手,你竟屠杀自己的袍泽。” 千焱圣地、墨香书海以及诸多人群宗门、世家人群中,都爆发出这样的大喝声。 人群如海浪,澎湃而来。 李牧一眼扫过去,就感觉到,人群中,有一股股极为隐晦的堕仙之力若隐若现。 竟然是这样。 堕仙器灵的触手,已经渗透到了各大圣地和宗门中了。 局势,比想象之中恶化的更加严重啊。 转眼之间。 数千人族强者,宛如潮水,将整个飞星圣地的驻地给团团围住。 见到这一幕,云双鹰和王诗雨,也是微微犹豫。 这些人,怎么来的这么快? 两人相互对视,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李牧却是毫不停留犹豫,依旧出手,身形如电,朝着飞星圣子追去,刀芒经空,杀机爆溢。 不管如何,先将此人擒住,弄清楚昨夜真相再说。 但是人群中,流光闪烁。 轰轰轰! 却是千焱圣地太上长老、谵语圣地一位护法、正一宗宗主、大罗天宗的老教主等数位人族顶级强者,同时出手,联手挡住了李牧这一刀。 劲气爆溢如惊涛骇浪。 嗯? 竟然挡住了? 李牧站在半空,微微一顿。 飞星圣子终于活着逃出去,一脸的惊恐。 “李公子,何以下如此杀手?” 千焱圣地太上长老长眉飘飞,目光不善,盯着李牧,大声地质问道。 其他几大强者,也都盯着李牧。 周围蜂拥而来的其他人族强者,许多人的脸上,都是疑惑和迷茫。 不是说有异族攻打飞星圣地吗? 怎么竟是李公子在追杀飞星圣子? 内讧? 到底怎么回事? 一双双眼睛,也都盯着李牧。 李牧皱了皱眉。 人族强者,并不都是投靠了雷族和佛族准确的说,大部分的人族强者,都是被蒙蔽了,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因为堕仙的存在,这些人根本不知道。 他们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飞星圣子叛族,当诛。” 李牧手握金刀,屹立虚空,声音传播开来。 瞬间,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地又看向飞星圣子。 “污蔑,这是**裸的污蔑。” 飞星圣子身上伤痕累累,无比愤怒地盯着李牧。 他竭斯底里地怒吼咆哮道:“我堂堂圣地传人,为何叛族?分明是你强势闯入我驻地,要我飞星圣地做你麾下走狗,向你臣服,被我拒绝之后,你恼羞成怒,挥刀屠戮我飞星门人,李牧,你变了,你简直是丧心病狂……” 顿时,四周人群,一片哗然。 “什么?不会吧,李公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吧?” “但是,我们的确看到了,他在追杀飞星圣地的人……” “也许飞星圣地的确叛族了……” “不能,飞星圣地好歹也是人族圣地,地位尊崇,何必叛族?之前一点儿风声和端倪都没有啊。” “就是,他们又没有雷道祖山和华藏寺那样的深厚底蕴,叛出人族,如何立足?得不偿失啊。” 人群议论纷纷。 李牧吸了一口气。 “演技不错。” 他盯着飞星圣子。 “不过,今天就算是说破天去,也得死。” 李牧周身,气势狂飙,一柄柄金色飞刀,浮现出来,帝火缭绕,四季轮回的虚影画面,开始缓缓流转。 周围人群,只觉得一种难以形容的威压迎面而来,令人窒息。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面对一个擂台之下战斗状态的李牧。 之前看到李牧一次次在擂台上碾压对手,那种无敌的画面,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终究不如此时,直面李牧威压时深刻。 很多人面色苍白,眼神惊恐,下意识地后退。 这就是眼下人族第一强者的力量吗? 真的是……太可怕了啊。 “等一等。”千焱圣地老长老护法连忙大声道:“李公子,眼下还有解释的机会, 我等尊重你,也愿意听你解释,你说飞星圣地叛族,可有证据,只要你拿出来,我等便助你铲除叛徒。” “不错,李公子,也许有误会,切不可意气用事。”大罗天宗的老教主也开口道。 李牧的目光,在这几个人身上掠过。 不出所料。 这几个人,体内都有堕仙之力的气息。 已经是堕仙器灵的走狗了。 刚才他们出手为飞星圣子挡下那一刀的时候,李牧就察觉了,若不是因为堕仙之力的加持,就凭这几个人,如何挡得下那一刀的威力? 只是,这些人身上的堕仙之力,远不如雷族白如霜、雷藏以及神秀等人身上的堕仙之力浓郁强大,约只有百分之一的样子,勉强可以防守保命,对李牧没有什么威胁。 “你们,”李牧金刀一指:“自己心里不明白吗?” 几人面色微微一变。 “李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不懂。” “今日之事,李公子请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呵呵,李公子你的确是在擂台上,捍卫了我人族的尊严,但却也不能这样杀戮独裁,莫非是要趁机做一个掌控一切人的暴君吗?” 几个人语气里夹枪带棒地道。 飞星圣子配合着,大声地怒吼道:“不要相信他,李牧这是污蔑,我有证据,幸亏我之前留了一手,让人以水镜术,暗中记录了刚才的湖面……” 他以秘术,催动一块玉诀。 一张水镜画面,在虚空之中投射出来。 却正是刚才在大殿里发生的一切,尤其是他忍气吞声解释,但李牧‘咄咄逼人’,将飞星圣子长老斩杀,一个个弟子被寒冰封杀的画面。 顿时,周围人群,一片哗然。 原本充满疑惑的人族强者们,看向李牧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李公子,你如何解释?” 千焱圣地太上长老沉声道。 “解释?”李牧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道:“何须向你们解释,数典忘祖的走狗,今日,便将你们这些软骨头,一刀一个,全部斩了,清理门户。” 飞星圣子暗中做了这种后手,必定是早就有计划。 如果此时做什么解释,必定是被千焱圣地长老等人,带入他们的节奏,连番歪曲,还有其他手段等着。 不如先出手,将这些投靠了堕仙器灵的家伙,斩尽杀绝,直接破局。 昨夜的真相,此时已经不再重要。 李牧主意已定。 轮回刀域催动到了极致。 他瞬间出手。 可怕的刀芒,宛如昊日一般,瞬间刺的无数人睁不开眼睛。 “死。” 无数金色刀芒,宛如疾风骤雨风暴一样,直接斩向飞星圣子等人。 可怕的杀意席卷而来。 飞星圣子、千焱圣地长老等人,心中大骇。 该死。 这个李牧,竟然根本不按规矩出牌。 后续的一些手段,都用不到了。 怎么办? 死亡的阴影笼罩。 “不好,这仙力,挡不住李牧的刀。” 他们大惊失色。 但就在这时 “雷道;天谴神雷!” “阿弥陀佛……佛光普照。” 两个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 白如霜和神秀的身影, 破开虚空而来。 这两大绝巅强者出手,早就运转的堕仙之力迸发,将李牧的万千黄金刀芒,都击溃湮灭,彻底抵消了李牧这一击,将飞星圣子等人救了下来。 “李牧,你这个小人,终于忍不住,暴露真面目了。” 白如霜在虚空之中缓缓走来,淡淡地冷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