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8、计策·拉拢 - 圣武星辰

1198、计策·拉拢

木牧的绝对强势,让铁无异猛地意识到,这可是一位一言不合就灭了问道宗的狠人,差点儿被表面上的温和给误导了,还以为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可是该怎么圆场呢? 金顶山的底蕴势力,可比铸剑阁强了不少。 金无忌是金顶山的护法长老,地位极高,结果却死在了铸剑阁,这事儿,哪怕是说破天去,铸剑阁都要担上一份责任。 金顶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关系着宗门脸面呢。 头疼。 但铁无异也不敢开口责怪李牧。 万一惹得这位杀神不开心,顺手就把铸剑阁也给灭了呢。 就在铁无异骑虎难下的时候---- “呵呵,木公子的修为,当真是惊人啊,刚才那一道金光,快如闪电,难以分辨,莫不是某种飞剑神通?” 众人皆寂的时候,八皇子突然笑着开口问道。 李牧微微点头,道:“的确是飞剑神通。” “好快的剑。好可怕的神通。”八皇子闭上眼睛,重新感悟了一片,才睁眼笑道:“这一剑之威,怕是连真仙巅峰,亦难以抵挡,木公子不是一名驯兽仙师吗?怎么剑术也如此高明?” 这几句问话,一下子,就将众人瞩目的焦点,从金无忌的死,转换到了李牧的修为派系上。 明显是在转移话题。 且毫无追究金无忌之死的意思。 铁无异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只要八皇子不计较,其他事后再说。 李牧笑了笑,淡淡地道:“我所得的传承,驯兽是一脉,仙剑术也是一脉,各有所长,所以都有修得。” “哦?”八皇子眼睛一亮。 同时精通驯兽和仙剑,这样的天才,可不多。 而且此人乃是散修,无门无派,是一个值得拉拢的对象。 “木兄弟仙缘不浅。有机会一定好好向木兄弟讨教一番。”八皇子释放出了自己的善意。 李牧点点头,道:“好。” 宴会继续。 金无忌之死,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揭过去了。 当然,也只是面上被揭过去。 金顶山知道了金无忌的死,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在座的众人,许多都与金无忌有交情,平日里称兄道弟,但此时,却没有任何一个开口为金无忌说话,甚至连起身离席都没有,仿佛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人情冷暖。 无可厚非。 一般的道理是人走茶凉。 何况金无忌不是走了,而是死了。 自己都凉透了,茶不凉才怪了。 一个时辰之后,宴会结束。 众人先后起身告辞。 李牧也起身离开。 …… …… “殿下莫不是要拉拢收服那个木牧?” 行馆中,四五位不同宗门的高手强者,次第落座,其中一位手持白折扇的书生,开口试探着道。 他们都是已经或明或暗投靠了八皇子的门客。 八皇子坐在主位,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肖先生觉得,这个木牧如何?” 叫做肖啸的书生,微微一笑,道:“今日酒宴上,我仔细观察此人,渐觉其不凡,修为深不可测且先不说,杀伐果断更是罕见,金无忌在金顶山颇有地位,结果却是说杀就杀,且杀了人之后,当着众人之面,就将金无忌身上的一应资源宝物,据为己有,手法娴熟……嗯,此人心狠手辣,贪婪,胆大,而且年轻,潜力极大,只怕是不易降服,但殿下若是当真能够将他收为门客,那或许会成为一员不可多得的骁将,对殿下来日大事,定有帮助。” 八皇子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肖先生所言,正合我意,我看那木牧,今日击杀金无忌,未奏全力,还有保留,实力比我们想象中的更高,的确是有意将他招为门客。” 肖啸手中折扇轻轻摇,道:“不过,此人桀骜不驯,行事无所顾忌,全凭一己好恶,想要将他降服,自怕是很难,得费一番功夫。” 八皇子道:“所以才将诸位招来,为本王出谋划策,如何才能将此人纳入本王府中。” “他不是贪吗?不如许之以重利?” 一位光头络腮胡的强者,试探着开口。 书生肖啸摇摇头,道:“这是必须条件,却不是绝对奏效有用的条件。” “美色诱之?” 另一位眼窝深陷,穿着随意的赤足中年人笑嘻嘻地道。 此人好色,但实力极强,也是八皇子新收的心腹之一。 肖啸道:“可以试试,但不见得有用。” 八皇子目光道:“肖先生,你素来足智多谋,你且说说,本王当如何,才能将这个木牧收入帐下。” 肖啸手中折扇,啪地一声收拢,道:“刚才王青和柳辉两位长老所提的方法,都可以一试,但若要此人真心为殿下所用,不妨尝试再做接触,摸准其喜好,投其所好,再者,殿下尽量放低姿态,以国士之理待之,将其折服,数管齐下,当有奇效。” “恩。肖先生言之有理。” 八皇子点头。 …… …… “相比用不了多久,八皇子就要想办法招揽我了。” 回到自己的刑官,李牧脸上露出了笑意。 今晚参加宴会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了。 他杀金无忌,纯粹是临时起意。 不过,这金无忌也是自己找死,非要来挑衅李牧。 在黄风城主的来往信笺中,李牧看到过谢阑珊与金无忌的书封通信,其中讲述的两人暗中联合,杀人越货,残害无辜的龌龊之事,这金无忌是主谋,一肚子坏水,伤天害理的事情,做的不要太多。 杀了也是他活该。 李牧就是要通过金无忌的死,向外界释放出一些信号。 除此之外,也是做给八皇子看的。 杀金无忌,抢夺兵器、仙衣和戒指,故意表现出易怒、恣意和贪婪的形象,越是这样,才能让八皇子放下戒心,想办法招揽他。 如果一切顺利,等到铸剑阁赏剑大会结束,李牧就可以混入皇极崖。 堡垒从内部攻破,毫无疑问是最省力的。 而且,通过皇极崖这种大势力,可以更加清晰地了解东圣洲的势力格局,若是能够进一步,将东玄仙门、魔石部落、一剑宗等大宗门都挖出来,挑动他们之间的争端,那可是最好不过了。 这就是李牧在听到了皇极崖来人之后,想出来的办法。 计议已定,李牧就开始修炼了。 不管计划如何,最快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谨慎起见,今日出手,李牧使用的是沧海派四绝传承之中的剑术。 他自己是刀法大家,但所谓万法归元,触类旁通,李牧在风云大陆的时候,就修炼过无数剑道神通,也见过王诗雨的剑术,所以改换剑法,虽不如刀法犀利,但也足够秒杀一般真仙。 身为沧海派传人的这件事情,迟早都会揭露出去。 李牧要做的是,只是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而已。 从今日开始铺垫。 李牧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明面上的身份,就是一位驯兽仙师加剑客了。 至于暗中,用刀也无不可。 静室中,李牧手握仙晶,汲取纯净仙力,转化为己身的真元。 沧海派的【观沧海日月求仙诀】,乃是一步修仙总纲,中总共有三大法门,分别是观沧海、观日、观月,其中观日法门,修炼的便是火系仙法,正适合李牧。 今日出手斩杀金无忌,便是观日心法火系仙力的出战。 毕竟是昔日东圣洲顶级大派的核心法门,当真是威力不俗。 比之李牧在混沌世界修炼的帝火仙火融合的火焰之力,也丝毫不遑多让。 时间流逝。 李牧的实力,突飞猛进。 转眼,就是十天时间过去。 这十天里,前来拜访李牧的人,颇有不少。 李牧都拒而不见。 只有八皇子来时,李牧才从静室中走出,与之相见。 此间,也有金顶山的强者,来到铸剑阁,寻找李牧报仇,但都被皇极崖的人拦住,连李牧的面都没有见到,只能狼狈而去。 这件事情,也让各方意识到,八皇子要拉拢李牧了。 既然是皇极崖看上的人,金顶山这种实力,也只能捏着鼻子,将金无忌之死认了。 不过外面有传言,说八皇子已经补偿了金顶山一些修炼资源,所以金顶山才放过了木牧。 各种消息,不一而足。 顾君如是除了八皇子之外,第二个可以见到李牧的人,每日都会求见李牧一次,带来诸多的消息。 尤其是关于金顶山之事,详细叙述。 李牧听在耳中,也只是笑一笑,不作评价。 “木公子,八皇子对您青眼有加,似是想要拉拢您呢。”顾君如笑着,如打趣开玩笑一般,道:“不知道木公子是否有意加入八皇子府中,做一门客呢?” 嗯? 这个女人,是来替八皇子试探口风吗? 李牧心中一动,装作随口回答,道:“这件事情,我还在思考,并非没有可能,散修毕竟辛苦,势单力孤,修炼有诸多不便,有了宗门势力支撑,省却许多烦恼。” 顾君如一怔。 她本以为李牧排斥居于人下。 没想到却是这样截然相反的想法。 难道自己之前猜错了? 这位木公子,竟真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散修,而并非是月川府外面大势力派出试炼建府拓荒的弟子? 如此说来,铸剑阁也是有机会的吧。 “木公子,铸剑阁虽然是飘香平原的小派,但与铸剑一途,却也是有些长处,公子乃是剑修,若是我铸剑阁,愿意为公子铸剑,不知道公子可否考虑,担任我铸剑阁客卿长老一职呢?” 顾君如心中忐忑地道。 这也是她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