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8、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手段? - 圣武星辰

1288、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手段?

快走到牢狱门口的时候,吕安一看实在是瞒不过去了,将心一横,噗通一声,就直接跪在了李牧跟前。 “大人,下官……有罪。” 吕安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哭丧着脸道。 李牧停下脚步,转身看去,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所谓的乱军份子,其实是捏造的? 还是说,人已经被吕安给弄死了? 脑海中浮现出数个可能,李牧表面上不动声色,道:“吕大人,何罪之有?” 吕安已经快被吓死。 但还是老老实实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李牧听完,脸上的表情可就相当丰富了。 可以啊。 有人冒充自己,将反抗军的重要人物,给救走了?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着,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至少省了很多功夫去救人。 不过,这样一来,却是没有办法和鹰扬府的反抗军搭上线了。 看到李牧久久不语,吕安心中的忐忑惊恐,已经到了极限。 他不由战战兢兢地辩解道:“大人,小人有罪,未曾目睹过大人天颜,所以被那贼子,随便变换了一个模样,就骗过了我等,小人……罪该万死。” 李牧并没有在听吕安的辩解。 这个突发**,把他来时路上准备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意味着一切都要推翻重来了。 头疼啊。 李牧开始揉自己的太阳穴。 而吕安看李牧还未说话,更加的惊恐,连忙道:“大人,请给下官一次机会,小人这就率领天兵天将,围攻南斗教,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将南斗雄风和那个该死的冒牌货挖出来……” 砰! 李牧至极一脚将吕安踢翻在地。 “狗一样的东西,本座还没有来,你就把这么重要的人犯弄丢了?”李牧一脚踩在吕安的胸膛上,厉声喝道:“说,是不是你私通乱军,背后用计,将那乱军份子给放了?” 吕安一听,吓得魂不附体。 他也不敢反抗,连忙道:“不不不,大人,下官不敢啊,大人,如果下官要放乱军份子,又何必派人抓他呢?” 旁边其他各府的掌座,几十名高位天将,也被吓得魂飞天外,但却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不是相互推诿的时候,连忙都哗啦啦跪了一片。 “吕大人绝非有意。” “是那乱军份子太狡猾。” “掌座大人明鉴啊。” “吕大人为仙庭流过血,忠心耿耿啊。” 一群人眼见得兔死狐悲,纷纷开口为吕安求情。 李牧看着脚边跪了一地的仙庭强者,心中就好像是三伏天吃到了冰镇大西瓜一样美滋滋。 哈哈哈。 天上仙人三百万,见我也得全跪下。 这感觉,真他妈的爽。 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笑意。 吕安等人一看,却被吓了个半死,还以为掌座大人这是怒极反笑,接下来又会是可怕的狂风骤雨。 李牧爽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控制住表情……尴尬。 他轻咳了一声。 “吕安, 你这狗东西,玩忽职守,被乱军用那么愚蠢的手段欺骗,丢失重犯,按照律令,罪无可恕,但本座念你这些年坐镇鹰扬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暂不处刑……来人啊,给我将这狗东西,封住修为,拘押牢狱之中,等到本座收拾了乱军,再来处理。” 何应鑫一挥手。 几个大仙庭刑府的强者,过来就将吕安捉住,手铐脚镣戴上,封印了仙元修为,丢在地上。 小仙庭的刑府仙将,怎敢违逆李牧的意思,只好过来,扶起吕安,将他押往牢狱。 其他人吓得瑟瑟发抖。 这位刑府掌座大人,实在是太霸道了。 名不虚传。 “其他人的嫌疑也不小,都给我各司其职,留在城内,若是谁敢离开半步,就以私通乱军之罪论处,格杀勿论。” 李牧又补充了一句。 “我等遵命。” “谨遵大人法旨。” 五府掌座和各大天将吓得魂不附体,怎敢有丝毫的忤逆。 “一群废物……来人,传令,改道南斗教。” 李牧到。 玄舸大舰浮空而起,上升千米,然后迅速朝着三水南斗山飞去。 鹰扬府仙庭城外,一群平日里耀武扬威,作威作福,横行四方的小仙庭官员们,此时如风暴雨中受惊了的小鸭子一样,瑟瑟发抖。 在真正的强权和实力面前,他们平日里的跋扈的本钱,实在是不堪一击。 …… …… 噗! 长剑刺穿了赵森的身躯。 这位鹰扬府小仙庭刑府掌座,难以置信地看着握剑的人。 是木牧。 “大人,为……为什么……” 体内的生机迅速地流逝,赵森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而是被巨大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所淹没。 他跟随掌座大人前往南斗教,一路上各种讨好,就是希望可以得到这位大仙庭刑府掌座的认同,报上这条大腿,从而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大仙庭的刑府与小仙庭的刑府,算是一脉相承,一个系统,他对于木牧掌座前往南斗教独独带上他,颇为兴奋。 但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夺命一剑。 花想容没有任何的解释。 突然偷袭解决掉了赵森之后,剑光如电,兔起鹘落之间,轻松就将其他近百名天兵天将击杀,没有漏掉一个。 南斗雄风心中的震惊,丝毫不比赵森少。 他本以为自己的徒弟,自己非常了解。 但现在,花想容所变化的这个男子,实力之强,剑术之精,出手之快之狠,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和他所了解的那个花想容完全不同。 甚至远超出他这个师父。 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徒弟了。 “师父,我们先回南斗教,我在临水小筑,布置了后手,师父可以暂时在那里养伤,等到风波过去,再想办法离开鹰扬府。” 花想容收剑,转身道。 “南斗教吗?这样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仙庭很快就会发现赵森的死,到时候,必会大规模通缉搜查。”南斗雄风微微皱眉道。 花想容微微一笑,颇为自信地道:“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一则是仙 庭不会想到,是徒儿救了你,二则徒儿在临水小筑的一些布置,仙庭应该也发现不了。” 南斗雄风看着已经变成了原本面目的花想容,突然就觉得有些陌生。 这个徒弟,虽然天赋绝佳,但素来温婉淡然,与世无争,很少与人争端,素来都是别人说什么,便赞同什么,颇有滔滔浊世,随波逐流的姿态,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南斗雄风都有些担心,花想容以后会被人算计或者是利用。 但是现在,冒充大仙庭掌座,孤身入小仙庭,救人,斩杀小仙庭刑府掌座赵森,安排退路,所有的行动和计划,一气呵成。 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小白花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吗? 这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仙道巨头才能做到的事情吧。 略微的失神之后,南斗雄风道:“好,那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吧。” 花想容微笑道:“我知道师父心中,有很多疑问,等到了临水小筑,徒儿会解释清楚的。” 两人隐匿了行踪,很快就回到了南斗教。 山门内的一切,都太过于熟悉,没费多少工夫,就到了绿竹峰临水小筑。 小师妹文婧已经回来,正在丹房中忙碌着什么。 花想容两人,避开了文婧。 虽然她也相信这个小师妹,但师父回来的消息,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后万一事发,也不会牵扯到文婧。 进入主室。 花想容连续打出数道手诀印法。 奇异的能量涌动。 虚空之中,嗡嗡震动。 一道虚空之门打开。 “师父,请。” 花想容引着南斗雄风进去其中。 门后面,是一个颇为清净宽敞的空间,仿佛是在山腹之内一样,数个夜明珠悬浮在穹顶,光线明亮,有练功房、休息室,丹房等八个不同的房间。 “这是徒儿开辟的一处空间府邸,师父可在此安心静养,过个以半年,鹰扬府的风波平息,徒儿再送师父离开。” 花想容道。 南斗雄风心中满是震撼,眼神复杂地道:“徒儿,这一切,你都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你才是……”后面这句话,他没有问出来。 花想容微笑道:“师父是想要问,徒儿会不会才是真正的乱军份子吗?” 南斗雄风点点头。 花想容道:“算是,但也不算是。” 南斗雄风不明所以。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日的一切见闻,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的徒儿,有这样的神通手段和胸襟心计,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现在回过头去反思,莫非当年,自己在险境之中,救下花想容,都是乱军的安排,好让花想容顺利地混入到南斗教? 花想容道:“我知道师父心中,在怀疑什么,但请师父相信,徒儿绝对没有利用过师父您,两年之前,荒野遇险,是真的生命垂危,若不是师父相救,我也许早就命丧荒野了,师父之恩,如同再造,徒儿铭记在心。” 南斗雄风听到这里,微微点头,相信了花想容的说法,又问道:“那你为何有这样的手段?师父从来未曾传授你这些,而且……你如今的修为,已经超越为师太多太多了。” 花想容微微一笑,道:“徒儿曾经说过,徒儿有一位盖世无双的夫君,徒儿这些手段,都是夫君传授与我的。”

上一篇   1198、计策·拉拢

下一篇   1289、月下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