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0、再度重相逢 - 圣武星辰

1290、再度重相逢

因为最近诸多风波,文婧心中,对于花想容意外的任何人,哪怕是同门师兄弟,都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这白衣人,趁夜而来,强闯临水小筑,只怕是来者不善。 她小心翼翼地藏在室内,收敛气息,暗中观察。 就见那白衣人,举止颇为奇怪。 他进入到了庭院中之后,并未有什么其他的动作,目光在庭院的建筑上仔细打量,神色似是有些激动,身形微微颤抖,眼眶里似是有泪光闪烁一般。 怪人! 文婧心中暗自评价。 旋即她又猛地警醒。 怎么回事? 自己好像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对于这个白衣男子,产生不起来敌意,甚至隐约觉得此人,有点儿亲切? 啊,真是该死。 文婧啊文婧,怎么可以这样?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的容貌气质所迷惑? 小姑娘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按照花师姐平日里的教导,无声无息之中,催动到了临水小筑的一些防御阵法。 庭院中,肉眼不可见的阵法纹络流转。 花师姐说过,这种阵法,足以让仙将级的强者,陷入其中,难以自拔,被困在原地。 但很快,文婧就震惊地发现,庭院中的白衣英俊男子,只是随手轻轻一挥,自己催动的阵法,就彻底没有了回应。 啊,这个白衣英俊男子这么强吗? 文婧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姑娘觉得有些头疼了。 这时,庭院中的白衣男子开口了。 “请问,此间主人去了何处?” 清朗的声音,带着一丝令人沉醉的磁性。 文婧躲在屋子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男子说话时所面对的方向,正是她所在的主室,很显然,对方的实力极强,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想了想,文婧推门而出。 “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俏生生的小姑娘,站在门口,月色下鼓足勇气道。 不管如何,先拖住这个人,如果能够支走他,那最好。 白衣男子笑了:“你不是。” “你怎么知道……”文婧一句话还未说完,猛然意识到不对,哼了一声,道:“我说是就是,这里不欢迎你,你快走吧。” 白衣男子仔细打量着她,然后又笑起来:“她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文婧气呼呼地道:“都说了这里不欢迎你,你……你死了这条心吧,花师姐有夫君了,不会对你们这种自命不凡的所谓天才有兴趣的。” 银白如雪的月色下,白衣男子笑的更加灿烂了。 这时,文婧仔细看这个男子的笑容,才发现,他笑的好温柔,嘴角还有浅浅的梨涡,那笑容仿佛一下子,可以将天上的月亮光华都夺尽一般。 一个谪仙般的男子。 “你是来追求花师姐的?” 文婧恍恍惚惚地问道。 白衣男子笑着,点点头:“算是吧。” 文婧掐了掐自己的掌心,告诉自己不要沉醉于男色,道:“花师姐不会答应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白衣男子呵呵笑了起来:“她会的。” 文婧听到这话,一下子就烦躁起来。 为什么这些男人,都这么自命不凡? 没错,你是很英俊,实力很强,气质出尘,温文尔雅,态度柔和,彬彬有礼,笑容迷人,魅力不俗……但是,花师姐她是什么人,怎么会喜欢你,你以为你是谁? 文婧气鼓鼓的。 白衣男子也不逗她,道:“花儿今晚会回来吧?那我在这里等她。” “不许叫花儿。这个名字,不是你能叫的。” 文婧继续气呼呼。 白衣男子自来熟,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坐下,打量起整个临水小筑的布局,各种建筑,眼睛里闪烁着温柔的神色。 文婧发誓,自己对这个陌生的男子,绝对没有任何的好感,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男子那种眼神,文婧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柔软起来。 她有点儿紧张。 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觉得……好像……要失去什么。 时间流逝。 月色渐浓。 文婧猛然想起,花师姐去救自己的父母,到现在还未回来,莫非是出事了? 一念及此,她瞬间出了一声冷汗。 差点儿忘记了正事。 小姑娘陡然又焦急了起来。 就在这时,白衣男子突然站起来,朝着庭院外的竹林看去。 文婧一怔。 随着白衣男子的目光方向看去。 竹林中,什么都没有。 就在她疑惑时,过了片刻,就看几个身影,出现在远处的夜色中,很快穿过竹林,来到了临水小筑之外。 为首的身影,白衣曼妙,身形优美,不是花想容又是谁? 其后跟着的,是五个身影。 正是文婧的父母,还有弟弟,两个妹妹。 文婧心中狂喜。 成功了。 花师姐真的把人救出来了。 “姐姐姐姐,你回来了……”文婧冲了出去。 花想容笑道:“看把你高兴的,因为要找到【奇虫九毒丹】的解药,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放心吧,伯父伯母都无恙,再过几日,我炼好生机断续丹,手臂腿脚都可以重新……” 她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抬头朝着庭院里面看去。 “啊……” 花想容一声惊呼,整个人猛然像是石化了一样,呆在原地。 文婧正在安抚父母弟妹,听到这一声惊呼,猛然一惊。 看时。 却见花师姐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绝美脸盘上,露出极度震惊的神色,旋即化作狂喜,泪水在月色的照耀下宛如银霜,从眼眶中滑落…… “花师姐,你怎么了?” 文婧这一惊非同小可。 然而花想容仿佛是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一样,痴痴呆呆地站在原地。 一直到,庭院中的那白衣男子,在明媚的月色之下,无比温柔地微笑着,张开了双臂。 文婧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素来不食人间烟火,对任何男子都不假以词色的花师姐,冲了出去,风一样地冲到庭院里,扑入了那个白衣男子的怀里,紧紧地拥住。 文婧长大了嘴巴,连父母在身边说什么,她都没有听清楚。 花师姐……竟然……冲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个男子,他的身份,竟然就是…… 一个想法在文婧的脑海中闪烁而过。 她猛然之间明白,之前在庭院里时,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有点儿慌张。 因为从此以后,花师姐就属于另外一个人了。 …… …… 月光如水。 今夜的月色,是温柔醉人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花想容依旧紧紧地依偎在李牧的怀里,不愿意片刻分开。 李牧嗅着妻子发间迷醉的清香,脸上是无法掩饰的笑意。 “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亲吻妻子的额头。 “我知道你会来。” 花想容安静地拥在李牧的怀里,好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初见时的巨大惊喜,到此时,情到浓时,反而是细水长流。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坐在湖边的石椅上,看月色下湖水波光粼粼。 岁月一下子变得静谧而又美好。 文婧站在屋檐下,远远地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滋味,既为花师姐终于等到了她的夫君而开心,也……也有一种怅然若失。 “早就该想到,他是花师姐的夫君。” “也唯有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花师姐吧。”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能不能保护好花师姐。” 文婧在夜色下想着。 湖边。 夜风微凉。 李牧坐拥美人,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嘴角噙笑。 “来南斗教的路上,我偶然听人鹰扬府小仙庭中的人说起,南斗教有一位鹰扬府第一美人,叫做花想容,本来是抱着一丝希望,前来看看,以为只是同名同姓,但到了临水小筑之后,兴奋的几乎跳起来,确定真的是你了。” 他道. 花想容甜美地笑着,道:“所以那位传说之中,行事激进,手段狠辣的大仙庭刑府掌座,新任大仙主最信任的鹰犬,竟然是夫君你吗?” 李牧点头,微笑着,将自己来到仙界中之后,大致的经历,都讲了一遍。 花想容依偎在李牧胸膛上,柔柔地道:“早知道,我就不费那么多的心思,去救师父,等着夫君你来就好了。” 李牧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冒充我,去小仙庭救的人。” 两人卿卿我我,详叙别情。 时间飞快。 漫漫长夜,终于过去。 远处天边,晨曦微露,丝丝缕缕的仙雾,在湖面上升腾起来。 远山的天边,朝阳鲜红,如血一般,浸染出了山峦的轮廓。 湖边,竹林外,身影重重而来。 天空中,光华闪烁。 数十上百道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朝着临水小筑包围而来。 李牧眼中,一丝无奈之色一闪而过。 这个时候,敢来打扰,真是不可饶恕啊。 “有不速之客来了,似乎是南斗教的高手,我的小娇妻,昨夜偷偷出去救人,是不是惹祸了,要不要为夫替你打发了他们?” 李牧笑着地道。 重逢花想容,他心情极好,所以杀心倒也不重。 花想容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无奈,道:“这些人真的是阴魂不散……不过,还是让我来解决吧,毕竟是同门。” 昨夜去救人时,她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李牧站起来,道:“我陪你去。” 两人来到湖边竹林外。 嗖嗖嗖! 流光闪烁,人影落下。 除了丁敏君等数十个绿竹峰的女弟子之外,还有三四十名其他的南斗教强者。 为首一人,身穿紫色长袍,身形高大,国字脸,赤色长发,背负双剑,气息强大,双眸之中,有剑意光华吞吐不定,一看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高手。 “花想容,你这个贱人,竟敢杀我同门弟子,你疯了吗?” 丁敏君破口大骂。

上一篇   1289、月下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