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他就是我夫君 - 圣武星辰

1291、他就是我夫君

丁敏君此时的内心,是愤怒而又抓狂的。 可以说是急怒攻心。 她已经在郭师兄面前,打下了包票,一定可以在数日之内,让花想容乖乖就范。 为此,她以家人的安危,威胁了文婧。 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 没想到,昨夜她不在时,文婧的家人,竟是被花想容给劫走了。 这让她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 被郭师兄一顿臭骂,丁敏君此时简直活剐了花想容的心都有。 所以一见面,就破口大骂。 花想容皱了皱眉,但还是平静地道:“丁师姐此话从而何来?我只是救了文婧小师妹的家人,并未杀人。” “这么说,你也承认你昨夜去了外门?” 那位国字脸的高大声音,音调阴沉地开口质问。 花想容微微拱手,道:“郭师兄。不错,丁师姐行事太过于荒唐,竟然挟持文婧小师妹的家人,逼迫她在我的饮食和居所,投下【大悲酥】,我只好出手救人,昨夜救出文婧小师妹的家人之后,我就回来了,并未杀人。” “你还狡辩?陆师妹他们,都被你杀了,你这个心狠手辣的贱人。”丁敏君厉声呵斥道。 李牧忍不住了。 他刚要说什么,花想容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道:“我来解决吧。” 往前走了一步,花想容道:“郭师兄,诸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我拜入绿竹峰这么久了,品性如何,大家也都知道,昨夜只是救人,并未杀人,不信的话,可以问文静师妹的家人。” “可是,昨夜看守保护文婧父母家人的陆师妹他们,的确是被人杀死了,一共七位南斗宗弟子,每一个都身首异处。” 郭师兄沉声道。 他的全名叫做郭巍,当代南斗教掌门嫡传大弟子,在教内地位极高,威名赫赫,一直被掌门当做是接班人来培养,很早就参与教内事物的管理,平日里说话做事,独断专行,风格强势,不允许有人与他对立挑衅。 作为南斗教新生代的佼佼者,郭巍一直都觉得,教内上下,唯有自己,才配上的花想容这样的绝世美人,而花想容也只能倾慕他。 可是,他刚才却看到,花想容拉着一个陌生男子的衣袖,从竹林中走出来,显然是一起过夜,而且态度亲昵。 这让郭巍心中,妒火中烧。 他轻蔑地扫了一眼李牧,心中暗暗给这个人判了死刑。 盯着花想容,郭巍缓缓地开口,语气强硬,道:“花师妹,我需要一个解释。” 花想容道:“解释什么?我已经说了,人不是我杀的,既然那七个人死了,就去抓杀他们的凶手,来我这里做什么?” “贱人,你 ……”丁敏君张口就骂。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 丁敏君直接被抽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一嘴牙齿全部都喷了出来,落在十几米外的地上,翻滚几个圈,半张脸肉眼可见地肿起,血水溢出,彻底变形。 “忍你很久了。” 李牧缓缓地收回手掌。 他掏出手帕,轻轻地擦了擦手掌,然后又略带歉意地对花想容道:“对不起,这女人嘴巴太脏,我实在忍不住了。” 花想容不禁莞尔。 她是了解李牧的脾气的。 今日是夫君心情好。 换做是往日,就算是丁敏君是自己的师姐,凭她一口一个‘贱人’,只怕是也已经死了几十次了。 气势汹汹而来的南斗教诸人,一下子都有点儿懵。 很多人根本没有看清楚,李牧是如何出手。 而丁敏君更是被打傻了。 她只觉得脑袋好像是被铁锤狠狠地砸了一锤一样,脑子里嗡嗡嗡地响,眼前金星乱冒,半边脸都是木的,没有了知觉,躺在地上要起不来。 “放肆,你是何人,竟敢在我南斗教山门内,出手伤人?” 郭巍脸上的怒意,难以遏制。 他盯着李牧,杀机涌动。 “南斗教,很了不起吗?”李牧淡淡一笑,轻蔑地道:“若不是花儿不想伤人,就凭你们这些货色,也配在我面前叽叽歪歪?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们。” “你……这是找死。” 郭巍一字一句地道。 他浑身涌动强大的仙道气息,宛如暴怒的恐兽一样,缓缓地朝着李牧逼近,道:“今日,我要让你不知死活的狂徒,飞出代价。” 骇人的气息,以郭巍为中心辐射开来。 周围的南斗教弟子,纷纷面露惊喜之色。 “郭师兄要出手了。” “仙将巅峰?” “不,已经是半步仙王了。” “郭师兄太强了,就算是比诸多长老,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愧是我们南斗教第一天才。” “杀了花想容的姘头。” 周围的喝彩声和阿谀之声,不绝于耳。 李牧摇摇头。 这就是所谓的鹰扬府第一大派? 门内的菁英弟子,都如此嘴脸,哥哥阿谀奉承,万仙盟果然是一个腐朽到了极点的组织。 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李牧要和花想容腻歪,心中渐感不耐,正要出手横扫这群蠢货。 花想容却是往前走了一步,护在李牧的身前。 “郭师兄,他是我的夫君。” 花想容的身体里,也散发出强大气息。 “所以……请你,对我夫君,放尊重一点。” 花想容再往前一步。 曼妙优美的身躯,白裙飘飘,衣袂猎猎。 这一瞬间,花想容释放出远超平日里她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仙元流转,骇人的压迫力席卷而出,占据半边天空,竟是与郭巍分庭抗礼,丝毫不落下风。 “你……” 郭巍瞳孔骤缩。 他首当其冲,在花想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可怕威胁,那看似柔弱纤秀的身躯,释放出来的威压,竟是比诸多太上长老都更可怕。 怎么可能? 郭巍的心中一惊。 但更多的是愤怒。 “你的夫君?” 他声音阴冷的像是要沁出雪花来,厉声道:“我不管他是谁,私自闯入我南斗教山门,还伤了我南斗教的弟子,就是罪大恶极,今日,他要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来彰显我南斗教的威严,就算是你,也无法逆转。” 花想容面色平静。 “是吗?那就请郭师兄赐教吧。” 一柄长刀,缓缓地浮现在她的掌心中。 昨日刺杀小天庭的高手,她用的是剑,今日战斗,她选择用刀,这边是花想容的成长之处,心思细腻了太多,行事不会留下太明显的破绽。 郭巍的面色,阴沉难看:“花师妹,念在你我同门一场,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让开,否则,就别怪师兄不客气了。” 花想容淡淡一笑。 “你也知道同门一场,却指使丁敏君对我用【大悲酥】,逼我委身于小仙主,这种背后算计的卑劣之事,你都做得出来,现在明面拔剑,又算得了什么?你以为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吗?只不过是懒得与你们计较而已,何况,就算是你不客气,又能怎么样?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吗?” 说道这里,她眉毛一挑。 一股骇然至极的刀意气息,弥漫出去。 虚空之中,刀芒一闪。 花想容竟是主动攻击。 刀法凌厉。 一闪,便已经袭杀到了郭巍身前。 郭巍只觉得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犀利刀意劈面而来,还未劈至,眉心便已经是剧痛,整个人仿佛是已经被劈开了一样。 这是什么刀法? 他心中惊骇到了极点。 手中的剑,比他的思维反应更快。 剑气迸发,剑芒流转。 格挡。 叮! 刺目的火光。 剑柄传来的恐怖撞击反震之力,终于让郭巍身形狂震之余,思维更是瞬间激活。 可怕的危险感觉涌来。 他疯狂地催动体内的仙元,就要反击。 却在这时 咔嚓。 金属断裂的声音。 手中的长剑断裂。 犀利的刀锋掠过,抵住了他的眉心。 恐怖的气机,将他彻底锁定,令他不敢再有丝毫的动作。 花想容握着长刀的刀柄。 胜负已分。 她的眸光清冷而又平静,仿佛一瞬间击败南斗教新生代第一天才郭巍,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淡淡地道:“郭师兄,承让了。” 抽刀,后退。 花想容回到了李牧的身边。 白裙飘飞,红颜如玉。 这一瞬间,竹林外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南斗教的弟子,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一个个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待在原地,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花想容她……竟然击败了郭师兄? 这怎么可能? 虽然花想容的天赋无双,极为惊人,但她入宗时间毕竟很短啊,这两年也极少出手,纵然修为强大,但战斗经验欠缺,绝对不应该是早就名震鹰扬府的郭巍的对手才是。 但这一战,郭巍师兄,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丁敏君刚刚才挣扎着爬起来,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正要为郭巍喝彩助威,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她也懵逼了。 这个贱人,她为何如此强? 丁敏君不愿意相信。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的实力,远超花想容,而花想容之所以在南斗教,在鹰扬府中人气那么高,只不过是因为长了一张漂亮的过分的脸蛋而已。 但是现在…… 丁敏君要崩溃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巍才恍惚地回过神来。 一瞬间,巨大的耻辱感,宛如狂涛海浪一样,将他彻底淹没。 “贱人,你竟敢对我出手?” 他恼羞成怒地咆哮,道:“你竟敢以下犯上,对身为代理掌门的我出手?视门规于无物,狂妄至极,现在,给我立刻束手就擒,否则,今日南斗教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你们这对狗男女,埋葬在此地。” 花想容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 李牧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好啦,他们都不打算和你讲道理了,再说什么都没有用。还是让夫君来解决这些不知死活的蠢货吧。”

上一篇   1290、再度重相逢

下一篇   1292、弱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