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2、弱如狗 - 圣武星辰

1292、弱如狗

花想容知道,李牧是真的动怒了。 一个聪明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就会给自己的男人面子,听男人的话。 花想容不聪明。 确切的说,她不善于这些小心机。 但她崇拜李牧。 所以她乖乖地退到了李牧的身边,然后伸手握住了李牧的左手。 用这个简单的动作,再一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是一种无声的表述。 郭巍的面色,更加阴沉了。 他内心里妒火在熊熊燃烧,狠狠地盯着李牧,道:“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不要站在女人的身后,敢不敢与我正面一战?” 刚才不可思议之间败于花想容,令他颜面大失,所以他迫切地想要挽回面子,所以将目标,盯在了李牧的身上。 如果可以击败不,如果可以趁机击杀李牧的话,不但狠狠地回击了花想容刚才的羞辱,也可以击溃花想容的内心,重振他在众弟子之间的声威。 听到他这样的话,李牧微微一怔,旋即错愕了起来。 哈哈。 这是被当做软柿子了吗? 太久时间,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了。 李牧伸出一根手指:“一招。” 郭巍一怔,道:“什么意思,你只敢抵挡我一招,呵呵,未免也太……” 李牧打断道:“如果你能挡住我一招,那我就可以宽恕你之前做的事情,饶你不死。” “什么?”郭巍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哈哈哈,就凭你?不要以为有花想容护着你,你就可以得寸进尺,这南斗教不是她说了算,而是我……” 李牧一掌缓缓地拍出。 “准备自卫吧。” 这一掌,就像是普通人打架扇耳光一样。 极缓。 极慢。 没有丝毫的仙元波动。 甚至连空气都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 m 一点一点,像是蜗牛在空中挪一样,逼近郭巍。 郭巍冷笑,心中对于李牧更加的不屑。 他感受到这一击的随意和弱小。 他甚至都没有兴趣运功反击。 这种程度的攻击,连他的护身仙元力场,都无法攻破。 周围一些南斗教的弟子,错愕之余,甚至发出了哄笑。 丁敏君更是心中冷笑不已。 花想容的实力,的确是强大的令人震惊。 这个贱人平日里竟是隐藏了真正的修为。 但她的男人……呵呵,一个吃软饭的家伙而已,估计是被花想容这个贱人给宠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死定了。 丁敏君无比快意地想着。 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白痴男人死后,花想容痛哭流涕懊悔万分的表情。 巨大的愤怒和嫉妒,让她下意识地忽略了,刚才被李牧一巴掌拍飞的事实。 而几乎是在下一瞬间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一道人影飞了出去。 一定是那个白痴男人被教训了。 丁敏君下意识地想要欢呼。 但下一瞬间,周围一声声难以置信的惊呼声响起,丁敏君定睛看时,不由魂飞天外,才发现,飞出去的人影,竟是郭巍。 南斗教大师兄的身形,如断了线的纸鸢,翻滚出去十几米,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一口牙齿也都被拍碎。 白色的牙齿和鲜红的血浆,喷了一地。 巨大的疼痛,令他挣扎着,一时都无法站起。 李牧缓缓地收回手掌,摇摇头:“不堪一击。” 周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说李牧之前一巴掌拍飞丁敏君,还无法说明太多的话,那这一巴掌拍飞郭巍,却证明了太多东西,彻彻底底的让聪明人都明白,他的实力,根本不像是表面上这样简单,而是深不可测。 “这就是你们南斗教的新生代最强者?弱如狗。” 李牧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着。 “今天我心情好,没有下重手,否则,就凭你们这些货色,也敢在我面前骄横跋扈,早就统统打死了。” 李牧喝道:“还不快滚。” 装逼虽然很爽,但哪里有双修重要? 好不容易找到了老婆,当然是要抓紧时间干该干的事情啊。 “啊啊啊啊,你给我死……” 怨毒到了极点的厉吼骤然响起。 半边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的郭巍,满眼的阴狠之色,从地上弹射起来,全力催动修为,爆发出强大的力量,背后两柄仙剑绽放璀璨莲华,朝着李牧袭杀而来。 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连续落败。 他认为自己刚才被抽飞,只是因为大意了,没有认真对待而已。 他…… 啪! 又是一道响亮的耳光声。 现实无情而又残酷地击碎了郭巍的一切侥幸。 那汹涌澎湃的强大气息,还有那璀璨夺目的剑光,在李牧抬手轻飘飘的一巴掌之间,瞬间烟消云散。 郭巍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这一次,李牧没有留手。 郭巍的身形,像是炮弹一样,狠狠地砸在了数千米之外的山峦上,直接轰入山石之间,一个人形的漆黑深洞呈现。 接着山石碎裂。 一道道蜘蛛网一般的裂纹,以那深洞为中心,在山峦岩体上开始蔓延,最终轰然一声,千米高的岩石山峦,瞬间倒塌,化作了一堆拳头大小碎裂的乱石。 一巴掌,扇塌了一座山。 郭巍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丁敏君等南斗教的弟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地从那倒塌的山峦上,收回目光,心中的震惊,让他们的大脑近乎于宕机,双腿不自觉地瑟瑟发抖。 实力稍低的一些人,只觉的膝盖酸软,已经吓得跪在了地上。 “不知死活。” 李牧面色不耐,冷声道。 刚才那一瞬间,他绽放出一丝符合自己修为的真正气息。 这种气息,仿佛是洪荒之怒,重创了每一个南斗教弟子的心神。 就仿佛一头原本在沉睡的猛虎,猛然之间睁开了眼睛,露出了独属于捕猎者的凶煞眸光。 当然,这种强大的气息,也惊动了那些隐藏在暗中,以及闭关中的南斗教老一辈高手强者。 “何方神圣,驾临我南斗教?” “是谁,竟敢在三水南斗山如此放肆。” “尊驾何人。” “什么人在门中打斗,惊扰老祖我闭关?罪无可恕!” 数道或者愤怒,或者震惊的恢弘之音,从南斗教山门的各处响起,一道道原本处于静默状态的强大仙道气息,骤然爆发,一柱柱仙道精气,如撑天支柱一般,冲向天空。 竹林外,原本处于绝望之中的南斗教弟子,听到这样的声音,猛然间被注入了新的活力。 他们颓败的脸上,浮现出光彩。 “老祖们苏醒了。” “长老们降临了。” “真正的宗门强者被惊动了。” 事态已经演化到了一个最疯狂的程度。 这意味着对付眼前这一对男女,已经不仅是他们这些弟子的事情,而是整个南斗教,所有的宗门高层,共同的意志。 “哈哈,花想容,花师妹,你完了,闭关中的掌门都被惊动了……你们两个人,死定了。” 丁敏君癫狂而又阴狠地大笑了起来。 事已至此,宗门高层是绝对不会偏袒花想容的。 毕竟,这个贱女人带着他的男人,打了郭巍师兄,就等于是打了整个南斗教的脸,唯有用他们的血和泪,才能洗刷这种耻辱。 …… …… 南斗教山门之外。 百里。 漂浮在虚空之上的巨大玄舸战舰,已经在这里静候了足足一夜的时间。 虽然无法理解为何掌座大人要匆匆单人前往南斗教,但这不是他们这些人应该去管的事情。 身为下属,他们唯一能做,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 服从。 绝对的服从掌座大人的每一道命令。 一直到南斗教山门之内,突然数百道强大的气息爆发,其中伴随着仙王级、乃至于仙君级强者的怒喝声时,甲板上的刑府高手强者们,才微微变色。 “大人,局势不对,咱们要进入南斗教支援大人吗?” 一位大仙庭刑府的天将请示道。 何应鑫微微摇头。 只有他隐约知道,掌座大人匆匆进入南斗教,是为了什么大人是听到了那个叫做花想容的鹰扬府第一美人的名字,才勃然变色,匆匆离去的。 这个女人,是大人的故旧。 甚至有可能,是大人的红颜知己。 因为自从认识这位大人以来,何应鑫还从未见到过,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花想容’这三个字,更能让掌座大人动容哪怕是绝天教主和镇妖阁这样的名字,都不能。 既然大人要独自去见那个女人,说明他暂时并不想展露自己的身份。 一个男人,要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和能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雄性生物的共性而已。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不识趣地去打断这样一场游戏,那何应鑫敢肯定,不管这个人有多忠心,不管这个人曾经被掌座大人多欣赏,不管这个人出于什么目的,下场都只有一个 找死! 因为你这是在抢戏啊。 “再等一等。” 何应鑫冷静地道。 他是知道李牧的真正实力的。 发飙起来,连绝天教主这样的人物,都难以抵挡李牧一击,南斗教中,没有人可以真正威胁到掌座大人,哪怕是寡不敌众,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真正需要的时候,大人会发信号下令的。 …… …… 令人窒息的气氛,笼罩在绿竹峰的竹林外。 “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师父是谁,不管你出身于哪一个宗门,也不管你的父母是谁,今天,你若是能够活着走出我南斗教的山门,我南斗一行从此以后,就黥面挖眼,自废修为,永世为奴。” 人群的簇拥之下,南斗教掌门人南斗一行,盯着李牧,掷地有声地说出了这段话。 每一个南斗教的弟子,都觉得热血沸腾。 这才是当世大派的掌门,该有的威严和强势。 今天一更,明天三更

下一篇   1293、依旧弱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