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4、还不跪下 - 圣武星辰

1294、还不跪下

丁敏君也傻眼了。 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他…… 竟然是大仙庭的刑府掌座? 假的吧? 开玩笑的吧? 这不可能啊。 所有南斗教的长老强者们,也都吓傻了。 算来算去,想了一万种可能,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不被他们看在眼中的男子,竟然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整个东圣洲都热议的强势人物。 大仙庭的刑府掌座啊。 真正的顶级巨头啊。 完了。 这下子彻底完蛋了。 得罪了这样的人物,哪怕南斗教在万仙盟中地位不低,也得脱一层皮了。 掌门人南斗一行的身形,摇摇晃晃,几乎站不稳。 他连吐了三口鲜血,如遭雷嗜。 算尽了一切,却没有想到,李牧的身份,竟然如此超乎想象的骇人。 大仙庭的六府掌座,都是东圣洲顶级巨头级的人物,而其中以刑府掌座权柄最重,缉拿要犯,刑讯叛逆,追查乱军,是货真价实的特权人物。 这些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万仙盟内部的人,死在了刑府之中。 刑府大狱,对于无数仙人来说,就像是森罗地狱一样,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白的进去,黑的出来,一旦被抓进那个地方,不管你是不是无辜,是不是冤枉,都难以活着出来。 如果说对于乱军来说,威慑最大的是兵府大军的话,那对万仙盟内部的人员来说,刑府的特权侍卫们,才是阎王爷一样的人物。 平日里,巴结都来不及。 今日却招惹了刑府大掌座这样的人物。 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吗? 饶是南斗一行这样的老狐狸,也失去了方寸。 “大人驾至,尔等还不参拜?” 何应鑫厉声大喝道。 对于这些南斗教的强者,他并不怎么放在m心上,哪怕是南斗教的掌门,在他的眼中,也就那么回事而已。 呼啦啦! 周围跪了一地。 一些年轻弟子首先双腿发颤就站不住了。 接着那些长老、护法之类的人物,也都是成了精的,知道趋利避害,颤巍巍地跪在空中或者是地面,连头都不敢抬,生怕是被李牧给特别注意到。 丁敏君已经被自己内心的恐惧彻底淹没。 她悄悄地往后缩,藏在了一群弟子的中间。 噗通! 南斗一行也跪下来了。 以他的身份,原本不用在李牧面前,如此卑微。 但可惜今日他把话说得太满,把事情做得太绝,要是真的彻底撕破脸皮,各不相让,鱼死网破的话,那毫无疑问,输的人肯定是他南斗一行。 且不妨低低头,也无所谓。 “大人,我……” 南斗一行打落牙齿和血吞,准备求饶。 但李牧根本没有看他。 嗡嗡嗡! 【青魂炼狱灯】徐徐飞起。 悬浮在天空之中。 青色氤氲,竟是将远处山峰上冉冉升起的朝阳都给染成了淡青色,光潮如青色的流水一样一寸一寸地铺开,最终覆盖了整片天空。 一道元神身影,从大地之下被拘出来。 “不……” 正是郭巍的元神,发出凄惨的哀嚎。 他被李牧一巴掌扇碎了肉身,元神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地下碎石中钻出来,结果看到师父南斗一行被李牧一拳打爆,吓得他又钻回去。 没想到【青魂炼狱灯】一出,元神瞬间无法控制,被直接吸入了灯芯之中。 凄厉的吼叫声,从【青魂炼狱灯】中传出。 元神被炙烤的痛苦,没有人能够承受。 李牧眉头一皱,妙用催动,便将郭巍元神鬼哭狼嚎一样的凄厉惨叫给隔绝了。 但隔着灯罩,看到那元神扭曲的面孔不断地膨胀缩小,就算是傻子,也都看得出来,此时的郭巍,承受着何等可怕的酷刑。 南斗教没有人敢为郭巍开口求情。 “郭巍强迫我的妻子,去做吕安的侍妾道侣,辱骂本座,乱中偷袭,我如此处置他,不知道南斗教中的各位,可有意见?” 李牧缓缓地道。 “不敢。” 南斗教的众人连称不敢。 李牧淡然一笑。 “可是,有人比这郭巍,更加可恶,竟然胁迫南斗弟子,以【大悲酥】算计本座妻子,此事,当如何?” 李牧又道。 是时候秋后算账拉清单了。 李牧从来都不是什么宽宏大度的人。 人群中的丁敏君,听到这话,瞬间被吓得面色惨白,面无人色,颤抖筛糠一样爬出来,哀嚎道:“大人,掌座大人,饶命,饶命啊……” 她砰砰砰地磕头,如捣蒜一般,将脑门都磕出血来。 李牧冷笑。 “花师妹,饶了我,我再也不干了,花师姐,我好歹也是你的师姐啊,我还曾传授过你武功……” 她疯狂地哀嚎着。 花想容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悲悯之色。 但她终究还是未向李牧开口说情。 她不想让李牧为难。 “大人,饶我一命,我愿意成为大人麾下的一条狗,大人做什么都可以,我愿意付出一切……” 丁敏君痛哭流涕,惊恐万状地挣扎。 “给本座当狗,呵呵,你也配?” 李牧指尖一弹。 一缕刀意流转而过。 丁敏君肉身直接被瞬间大日真火焚化。 元神同样被吸入到了【青魂炼狱灯】中,承受着恐怖惊悚的痛苦,无声地哀嚎,挣扎,一张脸扭曲到几乎变形。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出来,那盏漂浮在虚空之中的青色孤灯,乃是一件罕见的残酷刑讯仙器,元神一旦被吸入其中,绝对是生不如死。 传闻中刑府大掌座手段狠辣酷烈,果然是名不虚传。 青光覆盖之下,南斗教上下战战兢兢,如临末日一般。 “丁敏君以下犯上,屡屡开口辱骂本座,本座如此处理,南斗教的诸位,可有意见?” 李牧又问道。 声音清晰而又冰冷。 “不敢。” “我等不敢。” “当如此处置。” 那些长老、护法们,谄媚着道。 李牧嘴角翘起。 “还有你,你,你们……” 李牧连续弹指。 丝丝缕缕的刀意流转。 在场十数个南斗教的年轻弟子,被刀光一扫,瞬间化作了屡屡青烟飞灰,消散在虚空之中。 这些都是之前追随郭巍和丁敏君,胁迫陷害花想容的人。 李牧一个都没有放过。 不过都是些从犯,所以李牧并未折磨他们的元神,直接将他们的肉身和元神都斩灭了,省却了诸多痛苦折磨。 有天将抬着刑府大掌座的神座,来到虚空。 李牧挽着花想容的手,身形浮空,坐在神座上,低头俯瞰跪在地上的数万南斗教弟子门人。 窒息般的气氛,弥漫天地。 青色凄冷的魂光无所不在,让人宛如身处地狱一样。 “南斗教中,竟然出了乱军份子,还是一位太上长老级别的人物,呵呵,真好啊,南斗掌门,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李牧缓缓地开口。 南斗一行心中一颤,连忙道:“大人,此事我已经令教中刑律堂严查,除了南斗雄风之外,还纠察出数百位疑似乱军份子,对于这些孽种,我们绝对不会姑息,愿意将他们交出来,请大人定夺。” 这是早就准备好的对策。 只是在如今这个局面下施展出来,还有几分功效,南斗一行自己也毫无把握。 “呵呵,你在和本座开玩笑吗?” 李牧嘴角呼出一抹冰冷讥诮的弧度。 “南斗教中查出数百乱军份子,你们南斗教,难道是乱军窝吗?本座有理由怀疑,整个南斗教,都已经孽化,沦为了乱军的秘密营地。” 李牧道。 南斗一行心脏仿佛是被铁掌攫住,暗暗叫苦,连忙解释道:“大人明鉴,实乃乱军太过于狡猾,防不胜防,但我相信,经次一役之后,整个鹰扬府的乱军,都已经被清除了,绝对不会再有乱军之祸,此事,鹰扬府仙庭小仙主吕安大人,可以作证。” 提到吕安这个名字的时候,南斗一行心中总算是有了一丝丝的底气。 只要有这位封疆大吏为自己作证,按照之前双方准备好的计划,就算是不求功劳,但将自己从这场弥天大祸之中摘出去,还是比较容易的。 但是,李牧却冷笑了起来。 “呵呵,吕安?这个废物,私纵乱军重犯,已经是阶下囚,在牢狱中,等待审判,他有什么资格,为你作证?” 李牧道。 “什么?”南斗一行心神狂颤。 小仙主竟然已经下狱了? 这是怎么回事? 刑府大掌座虽然权势熏天,但无缘无故,就缉拿一位小仙主,这也做的有点儿太过了吧? “死到临头,还想着吕安为你掩护,南斗一行,你觉得可能吗?”李牧冷笑。 南斗一行面色惊恐。 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了危险所在。 如果吕安没有出事,那他们两个人,相互配合,这一劫可以有惊无险地度过,毕竟他们才是最强的两条地头蛇,木牧纵然是强龙,也不能无缘无故就将他们拿下。 但是现在……麻烦来了。 他抬头,看到李牧的眼神,顿时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大人,我……”南斗一行还想要辩解什么。 但李牧却直接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别再说那些没有意义的废话,我记得,你刚才说过,若是我今日可以活着离开三水南斗山,那你就黥面挖眼,自废修为,是也不是?” 李牧俯瞰下来,饶有兴趣地问道。 南斗一行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 自己当时怎么就说出这种话来,现在该如何办? 见他沉默不语,李牧又笑着问道:“那你觉得,本座今日,能不能活着走出三水南斗山呢?”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293、依旧弱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