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5、我没有那么可怕 - 圣武星辰

1295、我没有那么可怕

南斗一行现在比吃了屎还难受。 但是怪谁呢? 只能怪他自己。 对着刑府大掌座说出那样的话,根本就是在找死。 且以他这样的身份和地位,说出去的话,如果就这样吞回来的话,那一旦传扬出去,势必成为整个鹰扬府的笑柄,以后如何自立? 对于仙道强者,尤其是掌握一方势力的仙道强者来说,一旦失去了威严,失去了威信,那简直比死了还惨。 南斗一行的心中,还在幻想着,拖过此劫之后,继续掌控南斗教,因此他的心中,是有后退的余地的。 这一次策划对付南斗雄风的诬陷暗算,南斗一行是冲着小仙庭仙主的位置去的,而小仙主吕安则想要更进一步,进入大仙庭。 他们二人是利益的交换和妥协。 本来一切都顺利无虞。 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刑府大掌座,一切都变了。 如果吕安现在真的被下狱的话,之前的计划,无疑彻底失败。 南斗一行现在能做的,只有竭力自保了。 他缓缓地站起来,向李牧行礼,道:“在下有眼无珠,不知道是大人当面,口出无状,大放厥词,以下犯上,罪该万死,不用大人发话,属下也应当为自己的莽撞行为负责……” 南斗一行先给自己定了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看似严重,实际上却是将更加严重的‘私通乱军’的罪名,给悄无声息地摘掉了。 他猛地抬手,双指如二龙戏珠一样,朝着自己的眼睛插下。 噗! 血光飞迸。 南斗一行直接挖掉了自己的眼睛。 鲜血如泉涌,从眼眶中流淌下来。 周围一片惊呼声。 一些南斗教弟子的脸上,露出了悲愤之色。 毕竟是自家的掌门被逼到了如此一个耻辱地步,要说南斗教弟子们,心中没有愤怒,那是不可能的,偌大一个教派,必然是有几个忠心弟子的。 李牧却是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对于仙道强者来说,这样的伤势,算什么? 一个念头即可复原。 嗤嗤嗤! 南斗一行手指在自己的脸上滑动,刻出一道道鲜红的血痕,瞬间就将整张脸都刻花了,一道道伤痕,深可及骨。 “大人,我南斗一行虽然地位卑微,但也知道手滑算数,挖目黥面,该受此辱,算是为之前轻慢的言行,一个交代,不知道大人可算是满意?” 南斗一行面目看似.无比凄惨,大声地道。 一副慷慨悲壮的样子。 李牧呵呵一笑。 “是吗?本座记得,之前南斗教主,一共说了三项吧?莫非是本座老眼昏花,记错了不成?”李牧得势不饶人。 黥面。 挖目。 这是前两项。 而第三项则是废功,世代为奴。 南斗一行沉默了。 如果废功的话,那就真的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了,意味着失去一切,想要再卷土重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 “大人说笑了。” 南斗一行淡淡地道。 他的语气之间,渐渐有了一丝强硬。 他的退让,是有底线的。 如果木牧真的要把他往思路上逼,那他只能鱼死网破了。 “说笑?” 李牧缓缓地站起来。 砰! 他直接一脚踩下。 仙道符文流转,大日金火组成的巨脚,如踩蚂蚁一样侮辱性地狠狠覆压下来。 “欺人太甚。” 南斗一行暴怒,浑身仙光流转,面部伤痕瞬间愈合,双眸也重新凝聚出来,强大的气息流转,不再忍让,出手反抗。 说破天,他不过是在李牧面前说了几句狠话而已。 罪不至死。 哪怕是闹到大仙庭,也不可能废了他的功法修为。 好歹他也是仙君级的强者,屹立在仙道金字塔上层的大人物,怎么会真的坐以待毙? 当他的愤怒爆发,亦是可怕的。 他并不认为,如果不看地位,只论实力的话,一个仙王境界气息的大掌座,可以在正面硬憾之中,对自己造成威胁。 但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那巨大的火焰金脚碾压下来,南斗一行才扛了数息,便立刻难以为继,轰隆一声,他身上的气机,直接被踩散,而他整个人则是直接被踩到了泥土中。 “啊……” 南斗一行发出难以置信的怒吼。 他的骨头一寸寸断裂,身体破碎。 李牧凌空俯视下来:“谁和你说笑?” “我乃是一教之主,万仙盟成员,你怎敢如此侮辱我?”南斗一行挣扎着冲起,仰天怒吼,道:“我要去流星岛,面见大仙主。” 李牧毫不留情,又是一脚。 轰! 南斗一行再度被踩下去,被踩进了地壳中。 大地震动。 山峦摇晃。 李牧强横的战力,终于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无数南斗教的弟子、长老、护法看的心神震颤,面无血色。 之前的李牧,震慑他们,依靠的是权势和地位。 而此时的李牧,却是用己身的实力,彻底击溃了南斗教上下的最后一缕信心和骄傲。 初阶仙君级的掌门人,在大掌座面前,都如同虚弱无力的破布娃娃一样,不堪一击,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难道这才是大仙庭一府掌座的真正实力吗? 太恐怖了。 完全单方面的碾压。 士气犹如山崩。 愤怒冰消瓦解。 绝对的权力,加上绝对的力量,带给敌人的,只有绝望和窒息。 南斗一行拼命地挣扎,怒吼着,一次次从地缝中冲出来,向李牧反击,但很快就被李牧重新一脚踩了回去。 自家掌门被人如此凌辱,南斗教内却已经没有人敢生气愤怒了。 有的只是悲哀。 弱者的悲哀。 最终,南斗一行重伤,宛如死狗一样,瘫在原地,一身修为,尽数被费去,四肢抽搐着,似乎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 “来人,将这个私通乱军的罪魁,给我抓起来。” 李牧大手一挥,直接扣下一顶帽子。 何应鑫亲自上前,将南斗一行铐住,由一群如狼似虎的刑府精锐,倒拖向玄舸飞舰。 南斗一行心如死灰。 他知道,自己完了。 今日是将刑府大掌座得罪死了,再无缓和的机会。 “南斗教内,乱军频出,需要肃清,今日起,无我军令,任何人不得离开山门,若有违者,以乱军处,格杀勿论。” 李牧的声音,回荡在南斗教的山门中。 数万仙人,无敢不从。 最终,李牧回收之下,南斗教众纷纷退下。 绿竹峰的竹林外,就剩下了何应鑫等人。 李牧笑眯眯地看向何应鑫,道:“小何啊……” 何应鑫顿时心中一个激灵。 又来了。 每一次大人叫他‘小何’而不是‘应鑫’的时候,意味着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果然,就听李牧继续道:“你且先带人回小仙庭,给我审讯拷问吕安和南斗一行,将乱军份子去向踪迹,给我调查清楚,本座今日连番大战,有些累了,需要在这临水小筑,休息几日。” 何应鑫一阵头大。 这是让自己去做恶人啊。 大人一句话,等于算是将鹰扬府小仙主和南斗教掌门,都打入了乱军份子的序列,已经彻底给这两个人定了性。 何应鑫明白,自己接下来的拷问,都只是一个过场而已,真正需要实现的目的,是让吕安和南斗一行自己开口承认自己是乱军。 屈打成招。 他犹豫了片刻,道:“属下遵命。” 李牧于是很开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干,应鑫,本座很看好你呦。” 很快,玄舸巨舰腾空而去。 李牧一抬手。 嗖。 【青魂炼狱灯】收回无数青光,逐渐缩小,重新回到了李牧的掌心里,一闪消失不见。 远处天边,一轮红日,已经腾跃到了半空。 清晨已逝。 正午未到。 绿竹峰的竹林外,骤然变得安然静谧。 大战的气氛消失一空。 “啊,有些累了,娘子,不如我们先歇息吧。”李牧拉着花想容的小手,朝着临水小筑走去。 花想容美面微红,似是娇艳的玫瑰。 她知道李牧什么意思。 两人来到临水小筑庭院中,才猛然响起,这里还有几个人呢。 小师妹文婧,神色敬畏复杂地看着李牧。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花师姐的夫君,竟然是这样一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偌大的南斗教,在她心目中是不可违逆的庞然大物,但是在他面前,如渺小犹如玩物。 “参见掌座大人。” 文婧低头行礼。 之前她在临水小筑中,看到了竹林外发生的一切。 李牧那强势跋扈的行事风格,令她有些敬畏。 那种状态下的李牧,冷酷的让人心颤。 “呵呵,都是自己人,小丫头,不用这么多礼。”李牧微微一笑,他当然明白是真么回事,道:“以后你会明白,我这个人,没有那么可怕。” 说完,拉着花想容的手,就进入了房间。 文婧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吐了吐舌头,突然间觉得,这位掌座大人,对待自己人,其实也蛮好的。 然后,看着关闭的房门,文婧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绯红,忙不迭地转身离开。 临水小筑的白日,一股浪漫和旖旎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地弥漫开来。

上一篇   1294、还不跪下

下一篇   1295、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