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5、一份大礼 - 圣武星辰

1295、一份大礼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一连十天,李牧都住在临水小筑,仿佛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一次来到鹰扬府的目的。 而南斗教内上下,也无人敢接近绿竹峰。 临水小筑成为了南斗教中的禁地。 别说是登山,哪怕是遥遥朝着绿竹峰看一眼,教众们都会勃然变色,难以遏制脸上的惊恐之色。 时间飞逝。 岁月如苍狗,从不停留。 第十一日清晨。 日出时,金灿灿的朝阳,将小湖泊染了颜色,仿佛是洒落了一池的碎金一样,在波光艳潋里浮动跳跃。 李牧和花想容两个人,在水面上起舞练刀剑。 白衣如雪,身姿翩翩,皎皎如仙,身子优美,似是神仙眷侣一般。 文婧站在湖边,眼中满是艳羡。 “只有姐夫这样的英雄,才能配得上姐姐这样的美人,只有姐姐这样的美人,才能配得上姐夫这样的英雄,他们注定就是会在一起的人。” 小姑娘在心里这么想着。 她的家人已经重新送到了外门。 从此之后,南斗教再也无人敢欺辱他们。 不过,父母和弟弟妹妹的修炼天赋都一般,无法再有多大的进步,所以并没有被特殊对待,就这样做个普通的外门弟子,无忧无虑,不受刁难已经不错了。 嗤嗤嗤! 空气里白色的刀线流转。 刀剑轻碰的声音,宛如编钟的乐章一样好听。 李牧与花想容都是一袭白衣,赤足,极为潇洒恣意。 李牧手握长刀,与花想容对招之间,只觉得神清气爽,体内仙力滚滚而流,圆融舒适,精神状态亦是早就达到了饱满的程度。 十天十夜,日夜*。 小别胜新婚,且食髓知味。 夫妻二人,情感升华。 花想容的体质,让李牧大受裨益。 十日的时间,之前因为融合仙髓,以及各种大战进境太快留下来的瑕疵,尽数被消除,李牧的修为,更是有了增长,直入仙王高阶,距离大圆满只差一个小境界了。 须知一般的仙道天才,别说是跨越一个大境界,就算是跨越一个小境界,从仙王中阶到高阶,怕是也得需要数百年的时间,也未见得就一定奏效。 尤其是在如今仙崩时代,更是艰难。 但李牧的实力增长,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随便。 仙王高阶圆融境界,毫无瑕疵,根基圆满,这意味着,李牧的真正战力,已经可以媲美仙君境界高阶以下的任何仙道强者了。 除了李牧之外,花想容的实力,竟也是突飞猛进。 甚至增长的程度,比李牧还要快。 她一跃直入仙王境,初阶小成。 这让李牧也觉得吃惊。 莫非真的是体质原因? 还是有其他因素? 花想容比自己来到仙界只早数日时间而已,且没有沧海派这样的昔古大派的传承,在南斗教的经历倒也算是际遇,但她的师父南斗雄风也就堪堪勉强算是半步仙王而已,传授给花想容的功法,又能强到那里去? 但花想容这修炼进度,却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就超过了师父。 尤其是,李牧在从花想容口中,得知了她在这两年时间里的诸多布置,以及暗中救人,一番筹划之后,对花想容更是刮目相看。 当初的花想容,就像是滔滔浊世之中一朵小白花,一个浪潮过来,就刻意将她捻落尘土。 后来纵然是有诸多修为在身,但在经验和战斗上,始终是欠缺。 这也是为什么,李牧在王时雨和花想容之间,更加担心花想容的原因。 毕竟王时雨曾经化身王言一,在紫薇星域中掀起惊涛骇浪腥风血雨,有着极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历史,自保能力更强。 李牧却忽略了,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花想容的心态也变了。 她成长的速度,远超李牧的想象。 这个成长,指的是精神和心计上的成长。 知道了花想容在南斗教的所为之后,李牧简直是喜出望外。 在这阴郁诡谲的仙界,处处充满危机,李牧如今的身份,又时时刻刻都伴随着危险,花想容能够有自保的修为和手段,对于她来说,又多了一份保障。 原本李牧打算将花想容送到中央乱域。 这几日接触下来,李牧却是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叮叮叮! 一连串急促的刀剑撞击之后,两人的演武结束。 金色朝阳给两人的身形轮廓都镀上了一层金边,惊呼声中,花想容已经被李牧拦腰保住,凌空虚度,来到了湖畔。 “小师妹在呢。” 花想容羞红了脸。 李牧哈哈大笑,道:“又不是外人。” 文婧也红了脸。 十几岁的小姑娘,精致的五官,眸子里像是要滴出水来,羊脂玉一般的*脸,颊上像是染上了一层红霞一样,煞是好看。 她连忙小碎步转身离开。 姐夫这个人,什么都好。 就是有时候,有些放浪形骸了,最爱无端捉弄人家。 文婧心里这么想着,很快就准备好了精美的小菜和米粥,端到了庭院中的石桌上。 李牧和花想容如今的修为,就算是数年不饮不食,都毫无阻碍,但李牧却偏偏坚持,每日都要一日三餐。 修仙容易太上忘情,不食五谷,不理尘寰,终究会变成绝情绝欲的石头,仙人喜欢这种境界,可以让己身契合仙道,但李牧却不喜欢。 他在内心里,更希望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简单的餐食,李牧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抹抹嘴,看见文婧去收拾餐具,李牧手指敲了敲桌子,道:“时机差不多了,去把你师父放出来吧,让他去收拾南斗教的残局。” “好的。”花想容道。 虽然如今的南斗雄风,依旧没有洗脱乱军份子的罪民,放出去有些不好解释,但既然李牧这么说了,那花想容不会去问为什么。 她相信李牧,更甚过相信她自己。 片刻之后。 兀自一脸震惊的南斗雄风,就被花想容带到了李牧跟前。 “见过……大人。” 南斗雄风精神状态倒也不错。 出来之前,已经听花想容说过了这几日的事情,也介绍了李牧的身份,南斗雄风此时心中的惊涛骇浪还未平息,但毕竟是老一辈的人物,近来有连遭巨大变故,此时表面上,倒也看不出来什么。 李牧站起来,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 南斗雄风心中一惊,连忙道:“老朽如何当得起大人这样的大礼。” 知道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之后,他对于李牧这样的人物,极为忌惮,有实力又身具高位,绝对是东圣洲顶级的角色,更不敢怠慢。 李牧依旧感激地道:“若无南斗长老,就无今日的花儿,可怜我夫妻在仙界中离散,在下苦寻爱妻不得,心急若狂,要是花儿遭遇不测,我亦不能独活,长老之恩,牧定当厚报,不敢忘怀。” 这一番话,的确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 李牧对于南斗雄风极为感激。 滔滔浊世,黑暗仙界,也并非全都是阴翳之辈,终究还是有人心存善念,南斗一行的一时善念,让李牧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 更何况在小仙庭天牢中,哪怕是严刑拷打,南斗雄风也都撑了下来,没有交代出花想容这个可疑的飞升者,足见他对花想容,是真心爱护。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李牧就会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 “南斗长老请坐。” 李牧笑着坐下来,指尖仙火流转,随手炼制了一个玉诀,交给南斗雄风。 后者被李牧这种不经意之间展示出来的修为震慑。 李牧笑着道:“南斗一行私通乱军,他的党羽也被连根拔起,如今南斗教群龙无首,不知道长老是否愿意出关,助我一臂之力,为大仙主分忧,治理南斗教呢?” 南斗雄风霍然一惊,旋即大喜。 他听得明白,这位刑府大掌座竟然是有意要提拔自己去做南斗教的掌门。 这……这可真的是一份大礼。 要说南斗雄风身为太上长老,对于掌门之位没有丝毫觊觎,那是假的。 否则,他也不至于在南斗教内外,交游广阔,盛名远传,让原先的掌门人南斗一行感觉到了威胁,最终不得不借刀杀人,以乱军的名义,想要将他除掉。 他本以为这一次身陷囹圄,侥幸得到徒儿的帮助脱困,从此之后,便要亡命天涯,能够活命已经是异数。 但没想到绝境之中,峰回路转,竟然有机会将昔日梦寐以求的权势,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不是做梦吧? 抑制住自己的兴奋的心情,南斗雄风道:“愿为大人分忧。” 之前李牧问他是否愿意为大仙主分忧,但此时他却说的是愿为李牧分忧,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是在隐隐地向李牧效忠。 李牧微微一笑,道:“那就辛苦了。” 说完,不再说话。 南斗雄风人老成精,立刻就识趣地告辞离开。 花想容走过来,站在李牧的身后,为他轻轻揉肩捶背,道:“师父一直都想要成为南斗教掌门,今日终于如愿了,谢谢夫君。” 李牧拉着她的手,亲了一口,道:“你我夫妻一体,何必言谢。” 万仙盟内等级森严,仙庭中更是阶级如壁垒一般不可破,越是高位的人,才能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 仙崩时代,修仙艰难。 尤其是对于仙王境界以上的人来说,没有巨额的修炼资源,单凭吸收天地之间的仙气,哪怕是修炼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也不可能有寸进。 这也是仙界为什么杀鸡取卵一般,屠戮攻占下界的原因之一。 南斗雄风只有成为南斗教掌门,才能利用宗门的资源,将修为提升一步,窥破仙王,进入仙君境界。 他在南斗教中,本来就极有威望,故交广阔,再加上李牧为他开具的玉诀印信,短时间之内,想必就可以完全将南斗教都掌握在手中。 至于他身上的乱军污名? 刑府大掌座都说他不是乱军了,还有谁敢说是? 今日一更,明日三更

下一篇   1296、坐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