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6、坐骑 - 圣武星辰

1296、坐骑

南斗雄风行事迅速果决,整个南斗教很快就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半个月之后。 何应鑫登上绿竹峰拜访。 该做的事情,他都做完了。 很快整个鹰扬府都知道,是小仙主吕安和南斗教前掌门南斗一行,暗中私通乱军,栽赃嫁祸给南斗雄风,因为担心大仙庭刑府掌座木牧到来查清底细,于是命人冒充大掌座,从防备森严的天牢中提走南斗雄风,试图杀人灭口,死无对证,结果被南斗雄风死里逃生,最终遇到了真正的大掌座木牧,揭发真相,两人于是落网。 一个是鹰扬府仙庭仙主,一个是鹰扬府最大宗门的掌门人,这两个人,竟然是乱军,消息传出,天下震惊。 这两个乱军孽罪份子,最终被大掌座木牧下令,直接斩杀于小仙庭天牢之内。 同时还有其党羽数百人,皆尽下狱,或被杀,或受刑为奴,牵连极广。 最终被诬陷的南斗雄风,反而是逃出生天,收到了大掌座木牧的欣赏,成为了南斗宗的新掌门人,可谓是一步登天。 一件震惊天下的大案,就这样被新任刑府掌座以雷霆手段击破。 当然,也有一些质疑声。 但很快就大仙庭压了下去。 同时,何应鑫审讯得来的各种证据,也都送往大仙庭。 李牧却依旧留在了临水小筑。 一则是他要给东方夜刃时间,去收拾残局,选派新的鹰扬府小仙主、小仙庭六府掌座人选。 二则是想要多留在花想容身边一段时间。 李牧并未准备将花想容带到大仙庭去。 流星岛上风云诡秘,危机四伏,都是仙界的大人物,不好应付,不如将她留在南斗教内,有成为了掌门的师父照印,潜心修炼即可,无需分心去应付那些黑暗之事和战争。 鹰扬府距离流星岛不算是近,但也不太远,随着李牧实力提升,利用加速法器,来回一次也就一日时间而已,想花想容时,随时都可以看到。 李牧抽时间,重新修缮加持了临水小筑。 同时,在他的要求之下,南斗教擅长炼丹和炼金的弟子长老,都道竹林外服役,淬炼仙金。 李牧在四明仙府之行,得到了无数仙金粗胚。 将这些粗胚炼化之后,剔除杂质,便可以得到仙金金精。 这种金属,可以被诛仙刀所吸纳吞噬,不断地提升诛仙的品秩。 如今随着李牧修为的提升,诛仙仙器品秩的提升,已经是迫在眉睫。 有南斗教中的顶级炼金修士可供趋势,李牧完全甩自己费太多功夫,就可以将身上的诸多仙金,完全都炼化为金精。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 接下来的三月时间里,李牧都留在鹰扬府绿竹峰临水小筑,不断地双修,修炼,祭炼诛仙,疯狂地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而花想容的修为,也在飞快地提升着。 转眼,三月时间过去。 这一日,阴天。 大仙庭中派遣前来接任鹰扬府仙庭各项职位的数十位仙道强者,都已经到来,履职之后,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前来临水小筑拜会李牧这个仙庭巨头。 如今的李牧,凶名在外,神威赫赫,还真的没有人敢在明面上与他作对。 哪怕不是与李牧一条道上的仙庭人物,明面上,都对于李牧表达出了足够的尊重。 李牧懒得应付,见了一面之后,都给打发掉了。 又过了一月。 第四个月的时候,何应鑫不得不苦着脸,由来催促李牧。 “看来是得回去喽。” 李牧伸着懒腰,从主室中走出来。 温柔乡是英雄冢。 这四个多月时间下来,李牧都快要被温柔蚀骨磨灭锐气。 他修为又有增进,且诛仙刀品级大涨。 “走吧,回流星岛。” 李牧终于松口。 何应鑫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怕自家这位大人,爱美人不爱江山,那他之前做的一切,可都是白费了,大仙主大人估计得死气,好在这位爷终于肯动身了。 李牧笑着拍了拍花想容的手背,道:“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 花想容微笑点头。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李牧与何应鑫两个人,浮空而起,进入早就等待在九霄上的玄舸战舰,破开虚空,离开了三水南斗山,消失在远处的天空。 花想容站在湖畔目送。 文婧站在一边,凭风而立。 如今,整个鹰扬府都已经知道,府内第一美人花想容,成为了刑府大掌座木牧的禁脔,早就没有人敢打这位姐姐的主意。 从此之后,绿竹峰上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文婧心里,也放心了。 数日前,师父曾派人来到绿竹峰,问文婧是否有意进入宗门戒律堂历练,所提供的职位也颇有权柄,但被文婧拒绝了。 小丫头知道这是师父在向自己示好,想要在南斗教内安插自己的心腹,若是接受,日后自己在南斗教内的权柄地位必将大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更愿意留在临水小筑,侍候在花师姐的身边。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临水小筑的静谧,更能然文婧心安。 …… …… 流星岛。 烟波缥缈,仙气浩瀚。 华灯初上。 灯火犹如星辰,点缀在岛屿之上。 一场所有仙庭大人物几乎都出席的规模浩大的宴席之后,李牧回到刑府驻区,等待着他的,又是一场刑府内部的欢迎宴。 两场宴席,他都是主角。 第一场宴席,乃是大仙主东方夜刃发起,为李牧介绍了兵府、工府、户府、礼府、吏府等于刑府并立的五位大掌座,都是与李牧平级的人物,各有神通和背景。 通过东方夜刃的暗示,其中兵府大掌座楚天阔、礼府大掌座曹炳怀两人,是东方夜刃的‘自己人’----当然这个自己人,只能说明二人是受东方夜刃的心腹,并不一定是指那种‘自己人’,其他剩下的工府大掌座云溪南,吏府大掌座徐清风和户府大掌座袁琴心,则与他这位大仙主并不是一条心。 宴席间,李牧与这几人,都有交流,感官不一。 回到刑府,下属们早就准备好的晚宴,席间又有各种献礼。 刑府一共有十位主事,都是修为精深,背景不俗的仙道强者,其中八人现身在酒宴上,对李牧颇为恭敬,另有两人,一人外出办案,另一位据说是另有要事,推脱了这次宴会。 李牧完全不在意。 一众属下的献礼,李牧毫不犹豫地就手下了。 当夜,刑府之内歌舞不绝,及至天明方休。 见此状,各方反应不一。 第二日,原本应该升堂点卯,整顿府内各项积压事物的李牧,竟是在寝殿内酣睡,错过了时间,并无主事之意。 府内堆积如山的各方文碟,悬而未决。 一众刑府主事和官员们,面面相觑。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李牧睡眼惺忪,哈欠连天,才姗姗来迟,却依旧是全身酒气。 仙庭的仙酿,是连仙人都可以喝醉的,但如此放浪之态,还是让数百位刑府天将、官员都大跌眼镜。 “都散了吧,本座在鹰扬府,过于辛劳,日以继夜……咳咳,需要休息数日,再升堂点卯,诸位各司其职即可。” 李牧哈欠连天地摆手。 主事官员们无奈,只好退下。 恰巧此时,何应鑫逆流进殿。 “应鑫啊,事情办得如何了?”李牧哈欠连天地问道。 何应鑫苦笑地看着自家大人,只觉得一阵阵头疼,道:“镇妖阁拒绝了刑府要提人的要求,仙主大人申饬三次,最终镇妖阁的回复是,若是想要提人,需得大人亲自前往天狱万妖山才行。” 李牧浑身的醉态瞬间消失,眼眸之中,精芒一闪。 好你个东方夜刃。 老子把鹰扬府的事情,办的这么漂亮,让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心腹安插在鹰扬府仙庭,结果四个月了,你一拖再拖,答应我的事情,竟是没有办到,没有把老神棍从镇妖阁雷狱中救出来…… 这个大仙主,当得也太窝囊了吧。 何应鑫连忙道:“大人喜怒,仙主大人,委实是有自己的难处。”他掏出一封书信,全无能量波动,道:“是仙主大人所书。” 李牧手指一夹,将书信夹过来,打开一看,脸上的神色连续变化,最终指尖一抹金焰,将书信彻底焚烧了。 “小何啊。”李牧笑眯眯地看着他。 何应鑫心中顿时就是一个哆嗦。 又来了。 这个称呼。 李牧道:“陪我去一趟天牢吧。” 何应鑫一怔,道:“大人是要去刑讯审案吗?” 李牧长身而起,哈哈大笑,道:“不,去找几条狗。” “啊?”何应鑫一怔。 两人出了大殿,乘坐青鸾,朝着天牢方向飞去。 李牧突然记起,流星岛上禁止飞行,而自己还未来得及选择胯下坐骑,心中一动,道:“先去户府,挑选几头代步灵禽再说。” 青鸾改道。 半个时辰之后,到了户府区域。 饲养仙兽灵禽的基地,乃是户府管辖。 听说刑府大掌座亲至,挑选坐骑,基地负责人葛无忧不敢怠慢,连忙亲自出来迎接。 “下官葛无忧,见过木大人。”葛无忧带着基地饲仙数十人,恭恭敬敬地迎接。 李牧点点头,道:“本座初至流星岛,尚未有称心的坐骑,特来挑选一二,葛管事,你为我介绍一二吧。” 葛无忧不敢怠慢,立刻带着李牧进入了饲养基地。 整个基地共分为六大区域,每一个区域又分为不同的小单元,其内饲养的灵禽仙兽,各不相同,品级、血脉不同,自低至高共分为十级。 “不知道大人心中是都已经有了目标,要选择哪一科的仙兽?”葛无忧一边带路一边问道。 还有2更

上一篇   1295、一份大礼

下一篇   1297、鸽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