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8、战奴 - 圣武星辰

1298、战奴

来历不明的仙兽? 李牧心中大奇。 流星岛如此守卫森严的地方,一只鸽子,是如何随便能进来的? 身为刑府掌座,李牧虽然在流星岛居住时间不长,但也知道,在流星岛上,别说是修士强者,就算是仙兽灵禽,那也是要有身份鉴别登记才能进入。 何况这只鸽子王,体型如此巨大,还战力非凡。 李牧看了一眼葛无忧。 这个人,比想象中的还有意思。 李牧刚才故意展露了一手沧海派四绝之中的驯兽手段,正是与葛无忧的玄音类似,一下子,就让这位灵禽饲养基地的管事不经意间露出了异状。 这人私自豢养一头来历不明的灵禽仙兽,还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说出来,这是在试探什么吗? 李牧笑了笑,道:“好,就它了。” 他选择了这头鸽子王。 葛无忧此时已经彻底平静下来,道:“好的,下官为大人半手续印信,很快就好。” 片刻后,一应手续全部齐备。 李牧盘坐在这只巨型白鸽头顶,何应鑫等侍卫则站在鸽子背上,一片祥云拂动,举行鸽子腾空而起,离开了灵禽饲养基地。 葛无忧站在基地门口,仰头目送李牧等人彻底消失,神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守卫森严的流星岛上,有两处地方,可以堪称是固若金汤,密不透风,巅峰仙君也难以攻破。 一处是大仙主所在的太阳神殿。 另一处,则是李牧等人此行的目的地----天牢。 天牢之中,关押的都是极为危险的囚犯。 除了乱军份子,还有一些反抗仙庭的散修,以及因为各种各样罪名被抓来的仙道强者。 而天牢所在的位置,则在流星岛的地下。 流星岛传闻乃是一颗天外星辰陨落在汪洋中,裸露于水面之外的部分,这部分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之下的部分更是庞大,其体积是流星岛的数百倍。 鸽子王降落在铁松山一线崖入口出。 李牧等人,从它背上下来。 他突然想到,以后自己在流星岛的坐骑,一直都是这只鸽子的话,会不会有点儿古怪,别人出行都是骑龙乘凤,或者是狮虎仙鹤,自己确实‘放鸽子’,以后不会一直都鸽别人,成为真正的鸽子大王吧? 鸽子。 emmmm,这个寓意可不太好。 “在这里等我,别鸽我啊。” 李牧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何应鑫,沿着一线崖往里走去。 鸽子王咕咕咕地站在原地等待。 一线崖是由两片金石山对峙而成,仿佛是被大神通者从原本完整的一座山峦上一刀劈开一条缝一样,宽约一米的缝隙,一直朝着地下延伸,最后化作了一条朝着地下的甬道。 甬道深处,地下千米,便是天牢。 整座天牢,都是在流星岛地下开凿构筑出来,不见天日。 一路上,哨卡森严。 但李牧毕竟身份尊贵,天牢是刑府管辖之地,李牧来到这里,自然是有特权。 “刑府天牢,共分为地下十八层,每一层关押的犯人,各不相同,按照修为高低、罪孽深浅来划分……”何应鑫是一个很合格的助手,不断地为李牧介绍。 他此时,已经明白了李牧来天牢的目的。 这是来找战奴了。 天牢中关押的罪犯,就算是地下第一层的人物,都是极为可怕的存在,修为精深,战力卓绝,所以仙庭有惯例,一些特殊时候,会在这些囚犯中,挑选一些愿意配合的囚犯,作为死士战奴,为仙庭效力。 有些时候,就连乱军份子,也可以提出,制作为战奴。 若是战奴在外表现不错,回到天牢中,会得到奖赏,且有直接离开天牢,重回地面的先例。 当然,这个过程中,会做一些防备手段,避免犯人逃脱。 李牧想要去镇妖阁,亲自救人,但身边可以信任的人不多,而刑府毕竟不是像是兵府,可以调动大军,再加上其他一些特殊原因,所以大仙主东方夜刃,建议李牧到天牢中,挑选一些修为彪悍的战奴,来以防万一。 一路畅行无阻。 很快就来到了地下一层天牢。 这一层天牢像是一个小城市一样,空间极大,数十条宽阔的通道,如蜘蛛网一样四通八达,通道的两侧,都有密密麻麻的囚牢,在最中心有一座小城,其中除了看守的天兵天将之外,囚犯也可以自由活动,除了无法离开天牢之外,其他方面,就如同自由的居民一般。 “这一层关押的犯人,多为仙将级修为,且其中并无乱军份子,大多数是昔日仙庭成员,因为犯错,被打入这里,不过他们还有机会出去。” 何应鑫道。 李牧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第一层中的人,想必都是仙庭内部派系斗争的失败者,但在外面,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和背景,所以待遇相对较高,除了出不去,自由限制极少,也许有朝一日,所在派系再度崛起,他们是有机会走出天牢的。 这样的人,很难被招揽为死士。 除了第一层,前面六层,关押的基本上都是类似人物。 不过越是往下,被关押着的人,修为就越高。 到了第六层,区域面积缩小,总计九十九个监牢,其中关押着的,乃是昔年仙王至仙君两大境界内的仙庭失势重臣,就没有前面几层那么自由,都是单间关押,牢房内有重重机关和阵法,暗无天日。 李牧在第六层略作停留,就继续深入。 “再往下,七层到十四层,可就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辈了,无一不是桀骜不驯,满手鲜血的仙界巨寇、大盗,魔头和散修了,他们纵横仙界,搅动风云,杀戮无算,虽然不与乱军为伍,但也对抗仙庭……” 何应鑫道。 “是吗?” 李牧一听,笑了起来。 “正好见识见识。” 李牧在第十二层天牢区域,停了下来。 这片区域,是八条宽阔的地下城街道,将整个区域分为八卦形状,每一卦中都有十座监牢,每座监牢中,都关押着一位穷凶极恶的人物。 刑府掌座到来,看守的天兵天将,自是不敢怠慢,赶快前来见礼。 “参见大人。” 十二层看守天将,名叫吴越,乃是一名仙王高阶的仙将,修为不俗,出身于夔州府一个名为黑牛宗的仙门。 此人实力极强,传闻体内有上古夔牛血脉,天生力大无穷,神通数种,但因为在大仙庭中,没有什么派系背景,因此熬了多年,只能做一个看守天牢的‘牢头’。 平日里,吴越难得见到刑府大掌座这种级别的仙庭高层,今日听闻李牧到来,心中也是惴惴,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人今日来提取战奴,吴将军对这一层天牢熟悉,可有什么好推荐的人选?”何应鑫大声问道。 李牧大马金刀字坐在八卦区域中央的校场空地上,等候回答。 吴越认真地想了想,再度行礼道:“却不知道,掌座大人是想要什么样的人选?是听话的,还是……” 李牧直接打断,道:“最狠的,最强的,听不听话无所谓。” 吴越听了,略微沉思,便有了主意,对身边的副将道:“乐天,去将十六号牢房里的犯人提出来。” 副将面色吃惊,看了吴越一眼,但还是转身领命而去。 吴越令人取来了这个十六号房间犯人的档案记录,双手高举,献到了李牧的身前。 李牧取过一看。 “巨寇赵影,疑似北乱域流亡而来,嗜杀成性,修炼【乾元造化功】,每至一地,屠戮一空,部分仙民抑或宗门,不分男女老幼,皆尽杀绝,以生灵之血练功,且兼好色,暴虐,曾一日攻陷灵田州女修宗门青花宗,凌辱戮杀女修六千三百余……” 档案玉诀上,清清楚楚地记录了这个叫做赵影的巨寇,来到东圣洲之后所犯的诸多血腥杀戮。 这人被仙庭捉拿之后,一番拷打刑讯,最终关入了天牢,永世囚禁,唯一的作用,在于有朝一日,会被仙庭所用,成为战奴,榨取最后一丝价值。 叮当当! 玄金锁链拖动的声音。 一个身上插着【封龙印】长钉,身形干瘦,看外貌约二十五六岁样子的人,被狱卒推上来,到了李牧二十米之外。 “赵影?” 李牧开口,上下打量。 “你是何人?”赵影一脸轻蔑地反问。 他的眉毛细长,宛如刀锋,眼睛也是斜长,大多数时候都微微眯着,就像是一柄刀藏在刀鞘里一样,但哪怕是微微睁开,也有一道寒芒闪烁。 “大胆,见了刑府大掌座大人,还敢不跪?” 吴越大喝道。 “哦?狗仙庭的刑府大掌座?” 赵影眯着的眼睛里,在黑暗中像是有毒火在吞吐一样,鼻子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冷笑道:“让我猜猜,你是来寻找战奴的,对不对?呵呵,选中了我?” 李牧坐在大椅上,没有说话。 赵影鄙夷地笑了笑,道:“这么年轻的刑府大掌座,看着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呵呵呵,撑死也就是仙王初阶修为而已,想要让爷爷给你当战奴,小家伙,你觉得你配吗?”

上一篇   1297、鸽子王

下一篇   1299、太残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