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9、太残暴了 - 圣武星辰

1299、太残暴了

李牧晃了晃手中的玉诀档案,将其中的内容,都念了一遍,问道:“这上面的事情,当真?” 赵影傲然一笑,道:“没错,都是我做的。” “没有冤枉你?”李牧又道。 赵影哈哈大笑,道:“老子做事,敢作敢当,别说是那上面的事情,你们没有查出来的事情,还多着呢……小家伙,你想要收我为战奴?呵呵,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与我约法三章……” 李牧没等他说完,对吴越道:“把他身上的镣铐和【封龙印】,都打开吧。” 吴越一惊,道:“大人,此獠凶残,当初抓他的时候,废了不少兄弟,不可小觑啊。” 李牧道:“无妨。” 见李牧坚持,吴越不敢再多说什么,一挥手,就有狱卒上去,将赵影手脚上的封印镣铐打开卸下,又将他身上刺着的五根【封龙印】,全部都拔了出来。 “呵呵,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还挺识趣。” 赵影眼睛里,精芒闪烁,活动着手腕脚腕。 他的身体里仙元涌动,气息不断地提升着,转眼之间,就到了仙王初阶境界。 这还是因为他被囚禁太长时间,若是再过一些日子,他定能恢复到昔日仙王巅峰的修为。 李牧缓缓地从大椅上站起来。 赵影上下打量着李牧,冷哼了一声,道:“我又三个条件……” “条件你妈。” 李牧直接一拳打出。 呼! 拳印如龙。 赵影面色一变,冷笑道:“怎么,要考较老子的手段,呵呵,我……啊。” 一声惨叫。 骨骼断裂的声音,在牢房里分外刺耳。 赵影的身形,直接被一拳出去,贴在牢房壁上,胸口一个印痕清晰宛然的拳印凹陷下去,五脏六腑,已经被这一拳打成了肉泥飞灰。 他双臂断裂如泥。 身形缓缓地从石壁上滑下,留下一道血痕。 “你……你……” 赵影表情,惊骇欲绝,盯着李牧,生机宛如泄气的气球一样,飞快地流逝。 李牧又出一脚。 气劲涌动。 轰! 赵影的残躯,被击出去撞在石壁上,四分五裂。 红白液体瞬间涂满了石壁。 吴越等人天将、狱卒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个激灵。 “想做我的战奴?你也配?呸。” 李牧转身回来。 他身上,未沾丝毫血迹。 坐在大椅上,李牧冷笑道:“这种天怒人怨的杂碎,直接斩了就好,关在天牢里做什么?浪费粮食吗?” 吴越等人,也不敢说什么。 刑府大掌座杀一两个天牢囚犯,根本不算什么。 但如李牧这样举手投足之间,就将一尊仙王初阶的强者,如杀鸡一般杀掉,新任大掌座的实力,让他们看不透深浅。 而且这种动辄打杀的做派,当真是残暴。 和外面传闻的一模一样。 天将和狱卒们,不由得更加恭敬,大气儿也不敢出,生怕哪里做的不对,又招惹到了李牧。 李牧坐在大椅上,用手帕擦了擦手,道:“再提。” 吴越不敢怠慢,令人去提八号牢房的犯人【裂龙手】。 同时,关于【裂龙手】的玉诀记录档案,也到了李牧的手中,他开始翻阅。 何应鑫站在一边,面色有点儿奇怪。 他本以为李牧要招揽那个赵影,以李牧的手段,稍微炮制一番,收下赵影应该不成问题,结果竟是被直接打杀了。 竟不是要收赵影为战奴。 莫不是这个赵影不知死活地约法三章提意见,惹怒了暴脾气的掌座大人吧。 想来也是。 和掌座大人谈条件? 找死。 很快,【裂龙手】被带来。 是一个外貌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形瘦高宛如竹竿一样,不但戴着脚镣手铐,刺着【封龙印】,脖子里还锁着厚重的枷锁,唯有一颗头颅硕大,皮肤包在骨头上,杂乱的红色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 李牧将手中的玉诀记录丢在一边,道:“打开。” 吴越心中一惊,正想要说,这个【裂龙手】的威胁程度,可要比赵影可怕很多,但一看李牧的神色,不敢再废话,立刻让副将过去,将【裂龙手】身上的所有封印束缚,全部都去掉。 “啊哈哈哈哈……” 【裂龙手】大笑了起来。 他张口深呼吸,浑身仙道符文光络闪烁流转,原本瘦的皮包骨的身躯,立刻就像是吹了气的气球一样,快速地鼓了起来,几息之间,他就变成了一个又高又壮的小巨人。 “听说,你用一双手掌,撕裂了无数乱军的身体,也杀了仙庭十一位仙将,一位小仙主,还曾一寸一寸地撕碎吃掉了一万阴年阴时阴刻的一岁女婴?” 李牧看着【裂龙手】。 “不错。”【裂龙手】哈哈大笑,道:“这一双手掌,裂天破地,撕神杀魔,嘿嘿,小家伙,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解开了我所有的双手封印,看起来,你的地位不低,我抓住了你,作为人质,应当可以从这天牢中逃出去,哈哈哈。” 【裂龙手】狂笑着,大踏步地朝着李牧逼近。 这一层所有的天兵天将,他太熟悉了,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根本不用急。 李牧站起来,五指一曲,宛如鹰爪,直接抓了出去,道:“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裂龙手】,到底有几分斤两。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和我对掌?找死。” 【裂龙手】一看,顿时大笑,抬手也抓了出去。 “大人小心,不可……” 吴越等人大惊,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是仙君终结,徒手肉掌对上【裂龙手】,也要饮恨。 然而,下一瞬间 “啊……” 惨叫声响起。 血雾溅射。 吴越刚想要说保护大人,结果一看,惨叫的人,却是【裂龙手】,一双横行仙界、堪比仙器的肉掌,竟是被捏成了肉泥。 “什么?” 天将狱卒们也都惊呆了。 “啊啊啊,你……你是谁?” 【裂龙手】看着自己被捏成了肉泥的双掌,凄厉地尖叫。 李牧没有说话,反手一巴掌。 啪! 【裂龙手】的脑袋就在脖子上,转了十几个圈,然后歪了下去。 砰! 一脚提出。 【裂龙手】的尸体狠狠地撞在石壁上,四分五裂。 “本事不大,口气不小……给我再提。” 李牧用白色的手绢擦手,冷笑着道。 滴答滴答。 冷汗从吴越等天将狱卒的下巴坠落。 太残暴了。 太可怕了。 新任大掌座的强悍和残暴,简直超乎想象。 “还不提人?”看吴越等人呆滞,李牧喝道。 “啊?哦,是是是……”吴越回过神来,立刻下令,道:“去把四号牢房,不,三号牢房的重犯,给我提过来……” 李牧一摆手,道:“不用这么麻烦,把一号到十号,还活着的犯人,都给我提出来……玉诀档案何在?拿过来。” 吴越听得心惊肉跳,但也不敢抗命。 片刻之后。 九名犯人,站在了李牧的面前。 身形体貌各不相同,有瘦小如孩童的老妪,有身高三米多的巨灵,有男有女,无一例外,都是凶狠之辈。 尤其是一号牢房之中的那个巨灵,浑身血色刺青,身体上足足钉着十二枚【封龙印】,凶悍的气息,依旧无法遮掩,流转开来,令整个牢房区域,都充斥着暴虐的味道。 李牧将所有的档案玉诀看完,丢在一边,站起来,活动着身体,道:“吴越,你们都退出去吧,在外面候着。” 吴越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带人,朝着外面退去。 李牧又摆摆手,又道:“应鑫啊,你们也出去。” 何应鑫略微犹豫,就带着八位近侍,也从这一区域退了出去。 九位犯人一字排开,神色不一,打量着李牧。 “开阵,把这里给我封闭了。” 李牧的声音响起。 吴越不敢怠慢,立刻催动了布置在牢房区域的阵法。 周围的八卦石壁轰隆隆地转动,将中间小广场区域封闭住,在最后一道石缝即将闭合的一瞬间,吴越无比震惊地看到,大掌座大人竟然是将那九名凶犯身上的镣铐、枷锁和封龙印,全部都卸掉了。 “不好,这……”吴越大惊。 糟糕。 要坏事。 简直是疯了。 这九名重犯,可都是心狠手辣,实力可怕的魔头。 尤其是排名第一的【巨灵皇】、排名第二的【永夜罗刹】,以及排名第三的【白头老妪】这三人,都是仙君级的强者,当年为了抓他们,仙庭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付出了巨大代价的。 大人虽然实力恐怖,但毕竟还年轻,若是同时对上这样九名凶犯……凶多吉少啊。 这可如何是好? “快,快关闭阵法,去救大人。” 吴越大声地道。 “可是……可是一旦阵法关闭,那些重犯,都会逃出来,不能冒险啊。”副将神色一变,立刻大声地道,下令制止了去关闭阵法的狱卒。 “掌座大人的安全要紧,其他的再说。”吴越大喝。 副将摇头,道:“不,大人,恕难从命,我虽是副将,却也要谨遵职责律令,这样的情况下,关闭阵法,乃是触犯律令之事。”竟是态度坚定地拒绝。 吴越眼中精芒爆射,盯着副将。 副将只是低着头,不敢与其对视,但态度却极为坚决。 而其他一些高阶天将狱卒,竟也是唯唯诺诺,一时之间,竟是没有人去关闭阵法。 “你们……”吴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也就是在这时 轰隆隆! 闭合的八卦中心区域,传出了剧烈的震动声。 接着,隐隐约约中,似是有惨叫怒吼出现。 但这样的动静,维持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很快就消失了。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298、战奴

下一篇   1300、招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