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招揽 - 圣武星辰

1300、招揽

吴越看了一眼副将。 副将没有说话,低着头,肩头微微耸动。 吴越又看了一眼何应鑫。 他惊讶地发现,这位跟随大掌座而来的年轻天将,只是静静地站着,似乎也并无强行关闭阵法的冲动,仿佛对于里面发生的一切,丝毫都不关心一样。 吴越再也忍不住,冲过去关闭阵法。 轰隆隆。 石壁移动开启。 阵法护罩撤去。 鲜血。 鲜红。 刺鼻的鲜血味道,从八卦小广场内倾泻.出来。 “大人,大人你……” 吴越冲进去。 他已经催动了全部的力量,仙器长枪擎在手,准备殊死一搏,将李牧从里面救出来。 但入目所看到的一切,却是让他呆在了原地。 “怎么可能?” 他难以置信地低呼。 九个恐怖无比的魔头,此时竟是只剩下了二号牢房之中的【永夜罗刹】和排名第五的【吞天童子】还活着。 这两个魔头,在一滩血泊之中,瑟瑟发抖,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极为恐怖的事情,都是一脸的震惊和惊骇。 其他人,包括【巨灵皇】、【白发老妪】这两个仙君级的魔头,竟是全部都被活生生地打死,肢体四分五裂,躺在血泊中,连元神都被泯灭了。 而掌座大人,却是神色从容、好整以暇地坐在血泊中央的大椅上。 “吴将军,何事如此惊慌啊?” 李牧嘴角画弧,看着他。 “这,属下……属下……”吴越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牧道:“你是怕我被这几个废物打死吗?” 吴越连忙下意识地低头:“属下不敢。” 李牧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何应鑫以及第十二层牢房副将等人,都进来了。 副将等人狱卒,看到小广场上的一切,都震惊了。 空气里仿佛是游离着魔鬼的气息,残肢断臂和鲜血横流的画面,是如此触目惊心,周围仿佛还萦绕着几大魔头频死时挣扎和哀嚎的声音。 尤其是【巨灵皇】那硕大的身躯,直接被打断成为了几截,如朽木般横七竖八地丢在地上,就好像是被活生生撕碎一样。 在刚才关闭了区域开启阵法的时候,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样恐怖的事情啊。 副将几人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 李牧坐在血泊中的大椅上,一袭白色的长衫,素洁的像是冰山上的白雪,纤尘不染,一双眸子明亮,定格在【永夜罗刹】的身上。 这位二号牢房的重犯,却是一个外貌年方二八的明艳女子,身形火爆,凹凸有致,弧度夸张,一张美艳的脸庞充满了侵略性,长眉如刀锋,哪怕是纷乱的红发和破碎的皮甲,都难以遮掩她的美丽。 看起来尤物一般的女子,却是十二层牢房之中,仅次于【巨灵皇】的二号危险人物。 “怎么样?现在愿意做我的战奴吗?” 李牧的声音平淡。 【永夜罗刹】没有回答。 李牧淡淡一笑,道:“我只给你二十息的思考时间。”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吞天童子】的身上。 这位五号牢房的重犯,身形如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一样,黑色的短发密密麻麻,犹如一团黑色的火焰一样跃动着,面目白净清秀,虎牙极长,白皙锋利,从上下嘴唇中翻出来,犹如兽齿一般。 “你呢?”李牧问道。 小家伙喉咙里发出低吼,看着李牧,眼睛里明显带着畏惧和愤怒。 李牧缓缓地站起来,道:“我的耐心,很有限。” “我同意。” 【永夜罗刹】突然开口。 她盯着李牧,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吴越一下子就捂住了额头。 何应鑫的眉毛也挑了挑。 上一个和大人谈条件的赵影,尸体已经凉透了。 然而,下一瞬间,他们想象之中李牧暴起发难的画面并未出现。 李牧笑着点点头,道:“好啊,你说。” 【永夜罗刹】道:“帮我报仇。” 李牧道:“我可以给你创造条件,但报仇,永远都是亲自动手更有快感。” 【永夜罗刹】一怔,刀锋一般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道:“好,我答应了。” 李牧满意地点点头:“明智的选择。” 他又看向【吞天童子】,道:“你呢?” 【吞天童子】喉咙里低吼着,道:“我也要报仇。” 李牧走过去,抬手,轻轻地朝着小家伙的头顶抚去,后者拼命挣扎,但却无法逃脱那掌心,李牧的手掌按在他的头颅上,淡淡地道:“小孩子家家,总是沉浸在仇恨中,可不太好……我给你的答案,和她的一样。” 【吞天童子】渐渐停止了挣扎。 李牧哈哈大笑。 他转身回来,道:“吴将军,给他们办理战奴手续吧。” 吴越此时,对于李牧已经是又敬畏又害怕,连忙点头,道:“遵命。” 李牧又看向那名副将,道:“你叫什么名字?” 副将心中一颤,连忙恭恭敬敬地道:“属下刘琦……” 咻! 李牧眼眸之中,一缕刀芒一闪。 副将的话,戛然而止。 他眉心一点金色火光浮现,然后口鼻五官之中,火光犹如液体一般喷涌出来,他难以置信地捂着口鼻,看着李牧,然后身形就在火光之中迅速化作飞灰。 “啊……” “大人饶命。” “都是刘大人指使,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 一群狱卒吓傻了,噗通噗通,纷纷都跪在了地上,小鸡啄米一般磕头求饶。 主将吴越更是吓了一跳。 “大人,您这是何意?”他惊怒交加地道。 李牧看向他,道:“你不明白吗?” 吴越心中一颤,道:“这,属下……” 他怎么会不明白? 刚才大阵闭合时,发生在外面的事情,副将刘琦故意不闭合阵法,甚至还传统其他狱卒,阻止他去闭合阵法,他看在眼中,也极为愤怒。 毫无疑问,这其中必然是涉及到了仙庭中的一些丑陋的权力争斗,有人暗中对新任大掌座不满,处处为难,甚至动了杀心,而副将显然是想要借此机会,达成目的。 只是吴越没有想到,掌座大人身在阵中,搏杀数大魔头,竟然对阵外发生的事情,如此了如指掌。 吴越的心中,一阵恍惚。 新任掌座大人的手段,真的是可怕。 他不敢再言语,连忙为【永夜罗刹】和【吞天童子】办理战奴的手续是一种类似于契约的东西,一旦签订,会对战奴有绝对的操控,一旦有任何不服从命令或者是背叛的举动,主人只需一个念头,便可以令其灰飞烟灭。 咻咻咻! 数道流光闪烁而过。 跪在地上哀求的几个狱卒,纷纷化作火焰而死。 “背叛我的人,永远都得不到原谅。” 李牧的声音,仿佛是九幽之下死灵主宰的箴言一样,在残肢断臂之中回荡着,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心中一紧。 很快,一切手续办完。 李牧带着新收的两位战奴,走出了第十二层天牢。 吴越恭送。 李牧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吴越,上下打量。 吴越不明所以,心中忐忑了起来。 突然,就听李牧道:“你的修为,只差一步,就到仙君境界了,这样的人物,为何却只是委就任,只是一个小小的天牢守将?” 吴越一怔,苦笑道:“属下……属下不善言谈。” “不擅言谈?”李牧淡淡一笑,道:“是你没有靠山背景吧。” 吴越低头,不敢多言。 李牧微微一笑,道:“如此人才,埋没可惜了,有没有兴趣跟着我?” “啊?” 吴越愣住。 他完全没有想到,掌座大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还是他自从加入仙庭以来,第一次有如此显赫的大人物,对他抛出橄榄枝。 自身价值被认同的那种感觉,一瞬间充斥着他的全身。 几乎是在一瞬间,吴越就要张口答应了。 但下一瞬间,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心头的火热,一下子被冰水浇灭。 他深深地行礼,道:“属下卑鄙粗浅,不敢当大人的青眼,能够成为天牢一层守将,已经是侥天之幸了,不敢奢求其他。” 说完,他的心中越发的忐忑。 拒绝了这位凶残如魔的大人的招揽,会不会被记恨,或者是……斩杀当场? 李牧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浅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用急着拒绝,好好想一想,什么时候想通了,就拿着这枚令牌来找我,在我明日离开流星岛之前,你还有八个时辰的时间,好好想想。” 说完,李牧转身离去。 叮当! 一枚淡金色的令牌,丢在了吴越的脚边。 等他吴越回过神来,捡起令牌时,发现掌座大人一行,已经早就离去。 “大哥,你刚才为什么不答应?” “是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掌座大人欣赏你,一旦拜入他的门下,以大哥你的实力,一飞冲天是早晚的事情。” 两个心腹狱卒,一看到这么好的机会没了,都不由得为吴越着急。 这两人是吴越在十二层天牢中,唯一的两个心腹兄弟,值得信任,与吴越脾气相投,因此才敢这么说。 吴越苦笑。 “如今的仙庭,大人物们争权夺利,相互倾轧,内斗厉害,贸然投在其中任何一位的门下,都难免成为炮灰,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咱们这位新任大掌教,手段酷烈,心狠手辣,虽然不知道他的背景根基如何,但这种行事风格,与你我的夙愿,截然相反,只怕……并非是良主啊。” 对两个心腹兄弟,他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心中的顾虑,都说了出来。 还有2更

上一篇   1299、太残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