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16层,一号重犯 - 圣武星辰

1301、16层,一号重犯

“吴大哥,你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我们这些仙道修士,若不能锐意进取,一直守成的话,何时才有出头之日啊。” “是啊,吴大哥,你就是因为没有靠山,不能升职,无法得到足够的修炼资源,所以才卡在仙王高阶,修为无法再更进一步,如今仙崩时代,仙界的仙气不足,没有仙晶、仙髓、仙金这些修炼资源的话,想要再进一步,太难了。” 两个心腹兄弟,也都在叹息。 吴越微微一笑,道:“仙王境界已经有万年寿命,我已经满足,不求闻达显贵,只求这一生,能够平平安安和心爱的人一起度过,我愿已足。” 两个心腹一看,也就不再劝。 “哈哈,是啊,吴大哥有佳人相伴,自然是乐不思蜀。” “嘿嘿,吴大哥,好事将近吧,呵呵,日子定下来了没有?兄弟们到时候过去喝一杯喜酒啊?” 两人都调侃起来。 吴越不由得嘴角露出笑容,道:“呵呵,颖儿不想太铺张,到时候,只请几个相熟的兄弟吃酒就行了,到时候,你们两个,可一定要来啊。” 几个人说着,又回到了八卦牢房区中央的小广场。 鲜血刺鼻。 残肢断臂,尸体堆积。 吴越和几个心腹,心惊之余,开始打扫战场。 他们必须尽快将这里收拾干净,然后还得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赶紧报上去,不但要解释犯人的死,也要将副将刘琦等人的死,第一时间上报刑府。 “你们说,咱们这位大人,为何重手杀了【巨灵皇】等人,却偏偏留下了【永夜罗刹】和【吞天童子】两个,论实力,他们都不如【巨灵皇】啊。” 有狱卒好奇地道。 另一人道:“莫非因为【永夜罗刹】是一个美艳的尤物?咱们这位大人,好色?” 这话倒是不假。 第十二层天牢之中,二号牢房的【永夜罗刹】的确是一个美艳到了极点的尤物,哪怕是落难,依旧艳光四射。 曾有刑府和其他来路的大人物,看上了这个尤物,各种手段威逼利诱,想要收其为侍妾,但都被这个匕首一样锋利的女人嘲讽拒绝。 【永夜罗刹】的美貌,在整个天牢之中,也是一个传说。 “如果是因为好色,那【吞天童子】呢?这个小家伙,可是一头野兽,凶着呢,他为何也没有死?”又有狱卒随意地反驳道。 “慎言。都给我闭嘴。背后议论大人,你们获得不耐烦了吗?”吴越大喝制止。 狱卒们心中都是一惊。 一想到李牧之前狠辣酷烈的手段,顿时也都怕了,不敢再说什么。 但吴越自己的心中,却是忍不住地也做琢磨了起来。 是啊。 掌座大人为何在那么多凶残重犯中,偏偏留下了【永夜罗刹】和【吞天童子】这两个人?难道说,他们的身上,有什么共同特征不成? 吴越想着想着,突然之间,一道闪电一下击中了脑海。 他猛然之间,似乎是捕捉到了一丝痕迹。 令手下的狱卒们打扫现场,吴越回到了档案室,将在今日提出来的所有重犯的玉诀档案,全部都拿出来,又仔细地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他的神色,复杂了起来。 今日被提出的所有重犯中,唯有【永夜罗刹】和【吞天童子】两个人,不是因为屠戮无辜,修炼魔功,残害仙民而被抓入仙庭,而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 虽然这档案中,也将这两人,都描述为十恶不赦的凶徒,但像是吴越这种在天牢中干了这么长时间的老手,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 这两位都是身负仇恨,被权术陷害的人。 “难道这位大人,竟然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刚正之人,打杀邪魔屠夫,救下了无辜之人?” 吴越有点儿不敢相信。 如今的仙庭,早就漆黑一片,成了一潭腐臭的污泥,哪里还有当初的坚守和原则? 这片污泥中,太多人都堕落了。 他早年间,在一位长辈的招揽下,加入仙庭刑府,原本以为可以维持秩序,惩奸除恶。 谁知道那位长辈被奸人害死。 他却无力复仇,最终只能认命,以惊才绝艳之资,谢绝了各方的招揽,主动申请调入天牢,做了一个小小的守将。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混日子的小牢头而已。 这些年,见惯了太多尔虞我诈和争权夺利,见惯了太多的指鹿为马和颠倒黑白,吴越早就已经对这个仙庭失望。 他无法相信,竟然真的会有身居高位的大人物们,会秉持正义,心怀信念,匡扶弱小,为那些蒙冤无辜者站位发声? 吴越心情复杂地将玉诀档案都放回去。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 他自嘲地笑着。 一个理想主义者,生活在这样一个黑暗腐朽的环境中,就如看不到前路的漫漫旅人被淹没在汪洋中,时时刻刻都有一种窒息要死的感觉。 片刻后,第十二层牢房里的一切,都已经整顿妥当。 档案也在第一时间报了上去。 “正好也到了下值的时间。” 吴越一看时间差不多,交值之后,就离开了天牢。 回家的路上,一想可以见到心上的她,将商量好的婚约定下来,吴越的嘴角不由地划出笑意。 …… …… 三个时辰之后。 天牢第十六层。 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小校场区域。 守将和狱卒们,瑟瑟发抖,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无比惊恐的噩梦。 李牧白衣如雪的声音,站在最中间。 四个身影,恭恭敬敬地站在李牧的身前,低下了他们平日里高昂的头颅。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李牧用白色的手帕,擦去了手上沾染的几滴血迹。 这四个低下头颅的身影,乃是妖修。 他们之中,有人曾经凶名无铸,纵横四方,后来被仙庭捉住,打入天牢,也有人原本是仙庭官将,因为各种原因,成为了囚犯。 而现在,他们成为了李牧的战奴。 不妥协没有办法。 因为就在旁边不远处,十几头异种巨兽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血泊中,面目狰狞,刚死去不久,身上还弥漫着凶残暴虐的气息,无一例外,都是被人用重手法活生生地打死在当场。 这是八头妖修。 其中六个是被李牧直接打死。 五个是当面挑衅李牧而被打死。 还有三个……因为很奇怪的原因,被打死。 总之,这些交横跋扈,修为恐怖,凶名赫赫的妖修,在两个多时辰里,就死的剩下了最后选择屈服的四个。 “去给他们办手续。” 李牧道。 第十六层守将叶无良不敢怠慢,连忙安排。 李牧皱了皱眉,又道:“为何不见这一层一号牢房中的囚犯被提出?” 按道理来讲,牢房的号码,与囚犯的危险程度挂钩。 这一次,李牧要收服的就是最凶残的战奴。 叶无良连忙道:“回禀大人,这一号牢房中,囚禁的乃是一头妖祖级的可怕怪物,是当年前任大仙主大人,花费了颇多代价,才捉住的妖修,前任大仙主曾经留下口谕,任何人都不得去探视、提审这个重犯。” “哦?” 李牧闻言,心中一动。 前任大仙主,出自于镇妖阁。 既然是前任大仙主捉拿的要求,那必定是和镇妖阁有一些联系,被镇妖阁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入天牢的大妖……嗯,或许可以做一些文章。 “提出来吧。” 李牧道。 “这……可是,上任大仙主有命……”叶无良依旧有点儿犹豫。 李牧眼睛一眯,凶芒闪烁。 “前朝的死人,管得了今朝的事情?” 他盯着叶无良,冷冷一笑:“难道本座在刑府中说话,都不管用了?” 李牧很嚣张。 他就是要对付镇妖阁。 一个已经死去的镇妖阁出身的大仙主,何惧之有? 他现在是当代大仙主东方夜刃座下忠实的走狗,遇到与镇妖阁粘连的事情,自然是要表现的嚣张一些。 叶无良终究还是不敢违抗李牧的命令,令人去提一号牢房之中的犯人。 “大人,这是犯人的玉诀档案,绝密级,只有您,才有资格过目,其他人不能观看。”叶无良奉上玉诀,忍不住又提醒道:“这个犯人,危险程度最高,在整个天牢之中,仅次于第十八层天牢中的那位,所以,还请您……” “废话,滚下去。” 李牧直接打断。 还是嚣张。 人设立住了,就要一直都保持下去。 叶无良一脸无奈地退下。 李牧扫了一眼玉诀档案,上面写的罪行,真的是罄竹难书,但赫然是针对仙庭的反抗和犯罪,他一扫就明白,这个一号牢房的犯人,只怕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 他今日在天牢之中,大开杀戒,直接以重手斩杀数十犯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早就该死,杀之立威,心中毫无波动。 不该死的,基本上都收为战奴了。 眼前,就看这个一号牢房中的可怕妖修了。 过了片刻,一个全身插着无数封龙印,缠着仙纹镣铐,手腕脚腕戴着厚重镣铐,脖子里戴着重枷,眼睛以铁罩扣住,缠的像是一个粽子一样的人影,就被押道了李牧前面。 嗯? 李牧突然心中一动。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在此人的身上,感觉到了某种……气息相连的亲切气息? 怎么会? 他非常惊讶。 还有一更

上一篇   1300、招揽

下一篇   1302、第十八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