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2、第十八层 - 圣武星辰

1302、第十八层

“卸掉枷锁镣铐。” 李牧道。 叶无良略微迟疑,被李牧的眼神一扫,顿时不敢再说半个不字,连忙过去,将这人身上缠的满满的锁链、镣铐和枷锁,都摘了下来。 倒是数十根封龙印,都还刺在此人的身上。 不过,这个时候,就能看清楚这人的真面目。 一袭青衫,身形修长瘦高,银白的头发,眉毛如刀,斜飞入鬓,面目清癯,口鼻端正,一派道骨仙风之貌,可以想象,此人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美男子。 李牧打量着这个凶犯。 对方也在打量着李牧。 和想象之中那种凶悍暴戾的气息不同,这个老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眼眸里似是有星辉流转,带着一丝丝温润的光亮,根本不像是一个令东圣洲天庭天牢都为之忌惮的恶魔,反而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长辈。 “大人提我出来,可是想要让我,做你的战奴吗?” 老人嘴角噙笑。 李牧点点头,道:“正有此意,不知道老人家意下如何?” 老人很温和地笑着,道:“好呀。” 李牧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道:“说实话,老人家答应的这么干脆,我都有点儿犹豫了。” “呵呵,老夫与你一见如故,并非是毫无道理地答应你。”老人笑着,道:“若是换做别人,说出这种话来,老夫必然心里记了一笔,早晚就弄死他。” 一见如故? 李牧心中一动。 隐约中,他总觉得这位老人话中有话。 他活动着手脚,道:“不管如何,都要向老人家请教几招,彼此称一称斤两,看看合不合适啊。” “哦?哈哈,小伙子,有勇气,我更欣赏你了。”老人以一种颇为托大的口吻道,仿佛他才是这座天牢的掌控者。 “那就请吧。” 李牧屈指抬手。 叮叮叮! 火星溅射之中,一根根的【封龙印】,从这老人的体内被激出来。 “大人,不可啊……” 叶无良也吓坏了。 这种魔主级的人物,有着镣铐、锁链和封龙印的镇压,每日都让人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若是将他的封印去掉,不啻于纵虎归山,如何挡得住? 要闯下滔天大祸的。 李牧哈哈大笑:“退下。” 最终,何应鑫带着叶无良等人,从中央八卦小校场之中退出去,催动八卦阵法和石壁,将整个小校场都封存在了其中,避免完全揭开了封印的一号囚犯逃脱。 阵内。 “哈哈哈,年轻人,你很有勇气,竟然敢完全拔掉老夫身上的封龙印,呵呵呵,真是让老夫刮目相看啊。” 老人大笑着。 随着他身上的最后一根封龙印被李牧拔出。 老人的气息,开始急骤攀升。 飞仙,金仙,仙将,仙王…… 仙君! 仙君初阶……中阶……高阶! 强大恐怖的气息掀动空气,形成了无形的空气风暴,疯狂地拍打着周围的石壁,仿佛是汪洋洪流一样,可怕的妖仙气息,让整个牢房区的空气仿佛是某种凝固了的青色液体一样。 同时,他的容貌,也在飞快地变化着。 从衰老到中年,从中年到青年,从青年到少年…… 最终定格为一个风度翩翩,气质儒雅的浊世佳公子,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英俊如妖,美貌到了极点,只怕是连女人看不到他的容貌,都会嫉妒。 “哈哈,快活……小家伙,来吧。” 他对手李牧勾了勾手。 李牧一拱手,道:“还未请教,老人家高姓大名。” 佳公子道:“上穷碧落下黄泉,老夫的名字,就叫做碧落。” “碧落?”李牧微微蹙眉,道:“我知道还有一个人,她的名字,也叫做碧落。” 碧落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碧落,也只能有一个碧落,那就是我……你说的那个人,下次见面,我会杀了她。” 李牧道:“那再好不过了。” 背叛方天翼的四个叛神卫,雨迹和风痕都已经死掉,剩下的一男一女,女的名字就叫做碧落。 轰! 李牧出拳。 拳印如龙,瞬间就打破了这片空间的青色妖气封锁,轰向碧落。 “好。” 碧落反击。 他一掌缓缓地拍出。 轰! 拳掌相交,恐怖的能量波动,令整个第十六层天牢,都轰然震动了起来。 站在阵法之外的叶无良等人,心急如焚。 “坏了坏了坏了,这样下去,魔头要逃脱了。” 身为第十六层的主将,叶无良又急又怒。 这时,一位下属匆匆而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什么?”叶无良一听,脸都绿色,惊呼出声。 一边的何应鑫朝他看来,道:“叶将军,有事?” 叶无良连连摇头,道:“啊,没事,没事。”心中却是已经掀起了惊涛海浪,他终于知道了李牧在第十二层中,斩杀副将刘琦等人的事情。 杀星啊。 太可怕了。 新任大掌座当真是残暴酷烈无双,一言不合,连自己人也杀掉了。 叶无良想起自己之前,对于这位大掌座,也是由于反驳了好几句,不由得一阵阵的后怕,看来没有被弄死,真的是因为这位大人心情不错。 片刻后。 阵内的厮杀声,逐渐停歇下来。 “进来吧。” 李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阵法关闭。 一群人心情忐忑地进去。 就看李牧依旧是站在中央,一袭白衣外袍崩碎破裂,露出了精壮健美的上半身,由脸颊上,有一条浅浅的伤痕,血珠儿沁出来,在耳畔汇集成为一条血线,缓缓地滴落。 受伤了? 何应鑫心中一颤。 但再看一号牢房的囚犯时,却见他一双眼眶乌青,像是熊猫眼一样,嘴角也被打肿了,呲牙咧嘴,瘸着腿,站也站不稳,喘气漏风……比掌座大人更惨。 这样子……看起来掌座大人竟然是赢了? 叶无良等天将狱卒,腿弯子都颤抖了起来。 竟然赢了。 掌座大人竟然打赢了一号牢房之中的魔主? 这怎么可能? 一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 他们意识到,对于这位新任的刑府大掌座,真的是要重新认识和判断了。 是谁说的,这种狠人都坐不稳大掌座宝座的? “叶将军,给他办理战奴手续。” 李牧道。 叶无良强打精神,变得恭敬顺从了很多,道:“是,属下立刻就办。” 如此一来,算上之前的【永夜罗刹】、【吞天佛子】,再加上那四位妖修,李牧一共有了六位战奴。 这个数目,已经差不多了。 “大人,要返回吗?”何应鑫开口问道。 李牧看了看他,问道:“第十七层,和第十八层中,关押的是什么人?” 何应鑫道:“十七层中关押的是乱军囚犯,第十八层……也是。” 李牧笑了起来:“去看看。” 何应鑫一怔,道:“大人,按照仙庭的律令,想要收取乱军作为战奴的话,需要得到大仙主的允许。” 李牧道:“呵呵呵,你觉得以本座在大仙主心目中的地位,还需要提前报备吗?先收了,等到出了天牢再去汇报即可。” “可是……”何应鑫还想要劝说什么。 李牧直接道:“好了好了,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去看看再说。” 何应鑫无奈地道:“好吧。” “要老夫陪你一起去吗?”碧落笑嘻嘻道:“乱军份子可是一群执迷不悟的死硬份子,像是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不好对付,尤其是十八层的那个家伙,当年老夫都不是他的对手。” 李牧道:“你还是留在这里,老老实实把伤养好吧,把你的老胳膊老腿,好好地养一养,还有,既然自称老夫了,就不要装嫩,变作一副少年模样,太变态了。” 碧落:“……” …… 吴越回到了自己的家。 作为仙王级高阶的强者,吴越虽然官秩地位不高,但实力修为在,所以在流星岛上,分到了一处属于自己的宅邸。 只不过因为吴越没有背景靠山,宅邸规模不大,如一个四合院一样,位于流星岛西部区域,这里是岛上仙庭天将们的住宅城区,就如同人间凡人的城市一样。 只有那些地位崇高的大权力者,才有资格在一些灵域之地选择洞府。 推开门。 “我回来了。” 吴越笑着道。 他的手中,拎着一个礼盒。 里面装着的,是他花费了不小的代价,‘省吃俭用’很长时间,从仙器坊中买来的一件【冰丝仙衣】,一柄名为【井中月】的五品仙器长刀,以及一枚四品辅助修炼的仙器玉簪。 这是他精心准备的‘彩礼’。 在流星岛上,仙道强者们的生活,也充满了世俗气息。 吴越早年间父母双亡,没有什么亲戚,在当年招揽他的那位长辈身死之后,他在流星岛上的生活就变得非常单调,纯正单身狗一个,一直到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品性相投的女修,彼此之间,渐生爱慕。 男女仙道强者结为道侣的事情,在流星岛上很常见。 有人选择大张旗鼓,如凡人结婚一般,会摆下宴席。 也有人并不注重这些礼节,自己开心就好。 吴越在天将城中,算是‘穷人’。 但他特别喜欢这个叫做李颖的女修,爱到了心底里,两人虽然已经挑明了爱慕,且善解人意、贤惠温婉的李颖也不注重这种所谓的形式,但吴越还是决定在小规模内庆祝操持一下,让两人的结合,有一定的仪式感。 今日约好了在吴越家里见面。 他一下值,就在数个店铺中,取出了早就订好的礼物,决定给李颖一个惊喜。 但是推开门,院子里一片安静。 李颖并不在。 咦? 人呢?

下一篇   1303、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