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3、变故 - 圣武星辰

1303、变故

吴越看了看日晷。 时间正好。 可是李莹没按照约定的时间来。 “莫非是有事耽搁了?” 他笑了笑,开始在家里布置起来。 今天是一个精挑细选的好日子。 正好趁着李莹还未来,在家里布置一下。 一会儿,还有几个平日里相交甚好的朋友,会过来见证今日的小礼仪,一想到这里,吴越心中,颇有点儿激动。 在理想已经被黑暗的现实吞没的残酷生活之中,只有心爱的人,才能给他以慰藉,这种现实生活之中的小情趣,是吴越生命中唯一的光明了,温暖着他的生命。 过了片刻。 约好的朋友们都来了。 有两个正是第十二层天牢之中的心腹下属张铭和陆羽。 “咦?嫂子呢?怎么不在?”陆羽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笑嘻嘻地道:“恭喜啊,吴头儿,今日终于得偿所愿,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张铭将一枚四品仙器的金发带丢过来,道:“小小心意,吴头儿,别嫌弃啊,我老张官秩太低,能拿出来的东西,只有这个品秩了。” 吴越也没有客气,道:“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 张罗之间,又有极为平日里相较不错的朋友到来。 吴越修为高,但官秩低,加上为人不懂得变通,所以真正要好的朋友,也就这么三五个,很快人就到齐了。 一起动手,整个院落很快就布置的温馨而又喜庆。 两个大红灯笼,挂在大门口。 院子里飘洒着酒香。 但这时,李莹还未到来。 怎么回事? 众人看向吴越。 吴越皱了皱眉头,道:“可能是在织女院的任务太忙了,我去看看,大家伙儿先喝酒吃肉,我去去就来。” 让陆羽和张铭帮忙招呼客人,吴越出了家门。 李莹是大仙庭六府工部中织女院的织女,负责纺织仙锦,裁剪仙衣,刺绣等等女红。 工部算是整个大仙庭的后勤部,掌管仙器打造、仙衣、仙粮栽种等等,五花八门,因此流星岛上,有诸多从事辅助类仙术修炼的仙人,如同网游中的生活玩家,许多术法精通,掌握着独门秘术的辅助仙人,受重视程度和资源待遇,甚至不必实力高深的战斗天将逊色。 吴越很快就来到了织女院。 他经常来这里,轻车熟路。 “李莹姑娘?”织女院的一位女管事听闻,面色惊讶地道:“她已经有数日未曾来织女院上值了,吴将军你竟然不知道吗?” “什么?” 吴越一听就愣住了。 莹莹没有和自己说啊。 “可说是为了什么事情告假吗?”吴越问道。 女管事摇头道:“未曾告假,五日前,突然毫无征兆就不来了,还耽误了不少事情,大管事为此大怒,怕是要将他在织女院中开除了。” 吴越一听,立刻就着急了。 以他对李莹的了解,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除非…… 难道莹莹遇到了什么难事? “多谢。” 他转身狂奔。 和独居的吴越不同,李莹在天将城是有家人的。 她从小与父母相依为命。 父亲李振剑是一位岛内地下城的老矿工,而母亲林怡则是昔日织女院的一位资深织女,李莹之所以可以进入织女院,也是顶了母亲的名额。 一炷香之后。 吴越来到李莹家门外。 李家在天将城中相对偏僻的红柳区。 这个区域中居住的,多为一些辅修仙人,世俗生活气息更浓。 吴越站外大门外,惊讶地发现,李家院落竟然也是张灯结彩,里里外外都在张罗,门口也挂着两个大红灯笼,左邻右舍也都来帮忙,看这样子,分明是在准备女儿出嫁之事。 难道莹莹这几日没有去织女院,竟是全家人一起在为今日的事情忙碌吗? 看这架势,应该是在为女儿准备“添香”。 仙界很古老的一个规矩,若是家里有女儿出嫁,会在出嫁前一天,召集女方的亲友,一起来庆贺,顺便招待一番,谓之曰‘添香’。 吴越的心中一宽。 也有些感动。 莹莹的父母,素来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他快步走到门口。 “张叔,你也忙呢?” 在门口看到邻居张友芳,吴越笑着打招呼。 张友芳看到吴越,面色微微一变,像是见了鬼一样,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没有说什么,直接转过身就走了。 吴越心中微微一怔。 他也没有多想,直接进入到了院子里。 里面已经摆满酒席,正在开宴,觥筹交错,大话扬天,非常热闹,足足一百多号人,都是左邻右舍,以及李家的一些亲朋好友。 看到吴越进来,原本热闹喧哗的场面,瞬间一凝。 正在喝酒行令的人群,全部都像是被定了身一样,看着吴越,脸上的表情凝固。 喧哗声戛然而止。 “你……你怎么来了?” 正巧从前厅出来,端着酒盘为客人们斟酒的李英母亲林怡,看到吴越,神色猛地一变,手中的酒盘哗啦一声就摔到了地上,杯盘狼藉,神色巨变。 这个时候,吴越就算是再傻,也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伯母,这是……”他想要问什么。 林怡一语不发,立刻拉着吴越的手,转身就出了大门,低声道:“吴贤侄,此处说话不方便,你随我来……” 一直将吴越拉着,出了李家院落所在的巷子,林怡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吴越的面前。 “啊,伯母,这是何意?快起来,快起来吧。” 吴越吓了一跳,连忙将林怡扶起。 林怡颤巍巍站起,还未说话,眼泪哗啦啦地就流淌了下来,道:“贤侄,是我们李家对不起你,莹莹不能嫁给你了……她……她另许人家了,今日就是她的添香之日,明日上午巳时,她就要嫁给工部郦主事之女郦元辰了。” “什么?” 吴越一听,如遭雷劈,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 林怡道:“莹莹他爹五日前,在地下城挖矿时,误闯禁区,盗窃紫极仙晶,被抓了一个人赃俱获,眼看着就要抽筋取髓,凌迟处死了……郦家开下条件,只有莹莹嫁给郦元辰做妾,才能将他爹救出来,否则……” 说到这里,林怡已经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她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心中的人是谁。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家的顶梁柱,被人抽筋取髓,活生生地折磨死吧? 该想的办法,李家都已经想尽了。 能做的,也都已经做了。 李家为此几乎将仅有的积蓄,都搭进去了,也无济于事。 最后,只能被逼嫁女。 “伯父怎么会去盗取仙晶?这不可能。”吴越握紧了拳头,大声地道:“伯父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伯母,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许我可以……” 林怡打盹吴越的话,道:“孩子,事已至此,纠结其他已经是无用,工部主事位高权重,也不是你能撼动的人,莹莹不想让你也牵连进入这种事情里,郦家势力庞大,要对付你的话……孩子,走吧,忘了莹莹吧,我们李家对不起你。” “不。”吴越摇头:“事情一定还有转机,还有办法的,让我试试……” 话音未落。 “呵呵,这位便是吴将军吧?” 一个温和中带着沁骨凉意的声音传来。 林怡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面色大变,露出惊恐之色,缓缓地转身过去,道:“钱管家,你别误会,我……” “呵呵,林夫人说的哪里话,我只不过是郦府一个小小的管事而已,如何敢对您生气。”巷子口,站着一个灰袍中年人,双手拢在袖子里,表情不阴不阳。 吴越往前一步,道:“不错,我就是吴越。” 钱管家皮笑肉不笑地道:“呵呵,我家公子,早就知道,吴将军会来,他已经在李家等您了,请吧。” 林怡大恐,道:“钱管家,你听我解释……” 钱管家瞥了一眼林怡,淡淡地道:“怎么?我家公子的话,都不管用了吗?” 林怡一下子,什么都不敢说了。 几人回到李家院子里。 原先来参加宴席的近百亲友,都已经鸦雀无声地站在了院子两侧,一个个面色尴尬中带着一些畏惧,大气都不敢出,头也不敢抬。 前厅台阶中央。 一个身穿着紫色锦袍仙衣的贵气公子,面目白净,眼窝有些青,酒色过度的样子,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睛假寐。 而在他的身边,两排铠甲森严煞气流转的带剑甲士,眼神凌厉。 一身霞冠凤披的李颖,鲜红的嫁衣,身姿窈窕,跪在年轻贵公子的脚边,低着头,似乎是在恳求着什么,但年轻贵公子嘴角带着一抹讥诮的笑意,毫无回应。 看到吴越进来,李颖转过身来。 美丽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悲伤。 她依旧跪着,面色冰冷,厉声骂道:“姓吴的,谁让你来的?不是说,别再来纠缠我了吗?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还不快滚?” 吴越一怔,刚要说什么,旁边的林怡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赶紧走。 “呵呵呵,何必这样惺惺作态。”贵公子轻笑着开口,道:“你们两个人的底细,我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呵呵,不怕明白告诉你们两个,今天我来这里,就是在等吴越来,这对苦命鸳鸯相见的,呵呵,很有趣,不是吗?”

上一篇   1302、第十八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