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4、为什么这么快 - 圣武星辰

0134、为什么这么快

周一凌瞳孔微缩。 “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他周身的内气加速外放,呈现出淡淡的褐色氤氲,域场也越发地威压十足。 李牧笑笑,没有再说话,只是对着周一凌勾了勾手指头。 这无疑是一个极具挑衅的动作。 周一凌哪怕是明知道对方在故意挑衅自己,心中还是燃烧起了怒火,他不是那种没有经过风浪的小孩子,也不是没有被对手挑衅过,但看到李牧那种毫不在意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猛然就怒意难以遏制。 “杀!” 他脚下踩动步伐,身形一闪,似是在原地消失。 然后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周一凌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李牧的身前,掌指如刀,朝着李牧的胸口点去。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周一凌本身就是以身法速度见长。 他很多次与敌人交手,都是速战速决,面对着这种惊人的速度,敌人一般都反应不过来,他就可以直接击杀对手,哪怕是同为宗师境的强者,在这样的闪电一击面前,都难以反应过来,非死即伤。 然而---- “太慢了。” 李牧的声音响起。 只见他的手臂,在胸前拉出一层层的幻影残影,似幻似真,如透明一般的手掌,后发先至,犹如鹤啄一样,手腕一弯,就点在了周一凌的手腕上。 嘭! 一声闷响。 周一凌的身形,出现在了最开始的位置。 他的左手手腕软绵绵地垂下,显然是腕部的骨头都碎了。 而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和震惊。 “你……这种速度……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盯着李牧,无法理解李牧是如何做到的,在那一瞬间,他分明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内气波动,但李牧的动作,却是实实在在地比他快了数倍,后发先至,直接破解了他的蓄力一击。 让他震惊且无法接受的是,李牧的动作,比他更快。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条鱼发现有一只鸟游泳潜水都要比它更好一样错愕难以置信。 那一串宛如梦幻般的残影,就是李牧手臂运动的速度太快,而在空气之中留下的幻象。 这种程度,即便是向来以速度见长的他,也做不到。 现在,周一凌突然有点儿相信李牧刚才说过的话。 这个年轻的县令,的确是有击杀宗师境超一流强者的实力。 “怎么做到的?呵呵,很简单,随便抬了一下手,就做到了啊。”李牧习惯性地装逼。 如今,李大魔王的逼格已经提升了,也就只有在周一凌这样的宗师境强者的面前,他才勉强提得起装逼的兴趣,换做像是李雄这样不知所谓的官二代,他都懒得多说。 “你没有运转内气,怎么可能做到这种速度?”周一凌无法理解:“单靠肉身之力,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李牧神色淡定:“呵呵,无法理解吗?我说够,其实很简单,不是我快,而是你……太慢了啊。” 说着,他脚下骤然发力。 所有人都觉得,整个院落的地面,好似地震一般,猛地一震。 李牧的身影,在原地好似是灯火一般一闪,一虚,然后重又变得凝实。 然后,对面的周一凌,却突然惊呼一声。 就看他如同遭受巨像的撞击一样,胸前发出卡啦一声胸骨断裂的声音,然后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十几米,人在半空中挣扎着保持了平衡,勉强双脚落地,蹬蹬蹬蹬又退出去十二步,每一步都在地面上踩出一个齐脚脖子深的脚印,最后肩部重重地靠在了一颗双人合抱粗的古树上,才算是止住了身形。 “不可能!你怎么可以做到……这么快?” 周一凌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瞪大的眼睛,就好像是一条溺水的金鱼。 刚才,李牧身形一虚一闪的瞬间,其实已经跨越了两人之间之前将近二十米的距离,轻轻地击出一掌,然后有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只是因为这一进一退的速度太快,超越了一般人的视觉极限,所以在其他人的眼中,没有看到李牧的身影移动,只是看到他的身形在原地晃了一下。 整个过程,即便是周一凌,也差点儿没有反应过来。 他以速度见长,对于速度也是极为敏感,但也只是觉得眼前一花,下意识地拍出双臂想要抵挡,却还是慢了太多,被李牧直接一掌,印在了胸前,被击飞了出去。 这,就是全部的过程。 而李雄、张吹雪、周宇几个官二代富二代,却是面面相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隐约觉得,他们心中近乎于无敌的宗师境高手周一凌,竟然好像是败了。 怎么败的? 完全看不懂啊。 突然---- 轰! 一声爆响。 刚刚被周一凌装过的那棵树,猛然炸裂开来,好似是吹爆了的气球一样,黑色的树皮和白色的木屑乱飞溅射,一颗数十年寿命的大树,在这一瞬间,变成了一地的木头渣子。 李雄等人一阵惊呼。 周一凌的面色,直到这个时候,才微微地红润了一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是的,他刚才将李牧灌如她胸中的力量,借力泄力,泄到了这颗树中,才算是真正稳住了伤势,内气运转之间,强大的血气澎湃,断了的胸骨重新正位,痛苦才逐渐消散了一些。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李牧,还在期待着李牧的回答。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速度? 李牧依旧逼格十足地只是简单的摊手:“我说过,是你的速度,太慢了。” 周一凌无言以对。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自己的身法速度。 但他却无法反驳。 “多谢李县主的手下留情。”周一凌神色严肃起来,拱手,行礼。 他知道,刚才那一瞬间,李牧可以在一瞬间,将自己直接轰杀成为碎渣----这个小县令,绝对拥有这样的力量,但李牧还是留守了,只不过是击断了他几根胸骨而已,留下他一条命。 李牧没有说话。 身为无数人眼中的大魔王,实际上,李牧心中,并无作为大魔王那种看谁不顺眼直接轰杀成渣渣的觉悟----在没有绝对必要的前提下,他并不嗜杀。 周一凌行完礼之后,直接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周将军,你这是干什么?”李雄隐约已经猜到了这一战的结果,但却无法接受,他伸手拦住了周一凌,不满地道:“你是西城区分守衙门的武备将军,不去逮捕李牧这个孽障凶徒,难道要临阵脱逃吗?” 周一凌面无表情:“大公子赎罪,下官并非是李县令的对手。” 李雄他的官二代富二代小伙伴们,都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隐约猜到和真正听到,是两回事情。 他们虽然隐约猜到刚才的交手过程中,周一凌可能落了下风,但听到这位骄傲的宗师境的超一流高手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亲口说话这样的话来,他们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开什么玩笑啊,一位宗师境的超一流强者啊,在西城区都可以排进前二十的武道强者,竟然承认自己不如李牧,这岂不是说……李牧至少也是一尊宗师境的超一流武道高手? 这群高傲娇贵的年轻人,情不自禁地看向李牧。 看着这个毫无高手风范的十五岁少年,他们真的很难将这样一个人,与一尊宗师境的超一流武道高手联系起来。 怎么练的? 从娘胎里开始练,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是宗师境的存在了啊。 “你……周大人,你虽然败了,但是你还带来了三百精锐甲士,还有弓箭手,有强弩手,你乃是正六品武官,这又不是什么江湖擂台比武,你一声令下,照样可以拿下李牧,到时候,以及时大功一件。”张吹雪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大声地叫嚷道。 他不服,不忿。 “不错,周大人,你乃是官身,何惧之有,直接逮捕他,相信知府大人,也会支持你的。”周宇也面色狰狞阴森地建议。 周一凌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几人一眼。 “好,这两百精锐,我留给你们。” 说完,他大声地下令,让现场所有的黑衣甲士,都听从李雄的号令,然后他自己则是转身直接离开。 这位以身法速度和暗器见长的宗师境超一流高手,并未再去尝试暗器,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当速度达到李牧这种程度,再强的暗器,已经很难擦到李牧的身影了。 他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不能尝试。 因为他很清楚,再次出手尝试的代价,可就不仅仅是胸骨断裂这么简单了。 最终,周一凌的身形,飞快地消失在了远处的夜色之中,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很海派地逃离开这个小巷子一样。 李雄和他的伙伴们,相互对视。 “李牧,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束手就擒,否则,万箭齐发之下,你有几条命?而且,我可不敢保证,那小小的茅草屋,可以挡住攻城弩箭,你娘和那个丫鬟,可没有你的实力,万一要是被弓箭射中,那岂不是……”李雄咬着牙,最后还是选择了继续威胁李牧。 李牧只能无奈地摇头。 “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他反手从院子中一颗枯树上,这下一根树枝,握在手中,微微一抖,旋即宛如刀斩一样,直接反手横斩而出。 树枝之上,弥漫出金属一般的色泽,一道无形的刀芒劲气,横斩而出。 嘣嘣嘣嘣! 惊呼声之中,所有的弓弦,都被刀芒斩断。 所有的强弩,也毫不例外地被割断了弩弦。 长弓和硬弩,都变成了废物。 弓手和弩手都惊呼,乱成了一团。 “还不滚?” 李牧喝到。 李雄等人,这一下子,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如丧考妣一般纷纷后退。 这还打个屁啊。 威胁最大的长弓硬弩,现在都变成了一堆废铁,连一根弩箭都射不出来,而没有了弓弩手的配合,剩下的百多名近战黑衣甲士,在宗师境超一流高手的李牧面前,就和一群拔了牙的狼没有什么区别。 怎么办? ------- 一咬牙,还是把第二更写出来了,大家晚安。 完成工作的满足感,真的让人兴奋啊。

下一篇   0135、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