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4、等着我,相信我 - 圣武星辰

1304、等着我,相信我

“郦公子……”李莹一身嫁衣,鲜红如霞,跪在地上,想要解释什么。 “闭嘴。” 贵公子眼眸一冷。 他,就是工部主事郦寅之子郦元辰。 随着郦元辰的翻脸变色,整个李家院子里的气氛,骤然死寂,犹如寒季突临一般,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都觉得似是被冰锥刺股一样。 “郦公子……”林怡也想要解释什么。 郦元辰只是冷冷看了一眼。 林怡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吴越面色难堪至极,往前走了一步,厉声道:“为什么?” “为什么?”郦元辰冷笑了起来:“呵呵,让我来想一想……啊,好像已经记不起来原因了,就是想要找个人玩弄一下吧,看到你们痛苦愤怒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让我觉得有趣,弱者的哀鸣,呵呵,哈哈哈哈哈!” 阴冷且近乎于变态的笑声,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吴越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体内的仙元在流淌,沸腾。 他毕竟是仙王高阶的修为,不弱。 但郦元辰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怎么?想动手?李振剑还在地下城矿坑的临时监牢里关着呢。” 吴越身上的气息,顿时散尽。 “废物。” 郦元辰轻蔑一笑。 吴越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看着李莹跪在郦元辰的身边,委曲求全的样子,他的心,都快碎了。 “我就不信,这仙庭中没有正义和公理了,矿坑中的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李伯父一定是被冤枉的。”吴越咬牙道。 郦元辰哈哈大笑:“查吧,随便去查吧,哈哈哈,别说你查不出来,就算是能查出来,到时候,你的女人,早就被我玩烂了,哈哈,又能怎么样?” 这贵气年轻人,说话阴毒狠辣,宛如尖锥,直刺人心。 李莹母女的面色,瞬间煞白,如失魂魄,但却不敢有任何反应。 吴越心里的愤怒,宛如火山一般,就要爆发。 但他知道,自己一旦真的动手,就会落入此人的圈套。 “郦公子,做人留一线,不要把事情做绝。”吴越低头恳求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莹莹一家?” 郦元辰双眼望天,笑了笑,道:“你这是在求我吗?” “是。”吴越咬牙低头道:“我是在求你。” “求人的话……呵呵,你这是求人的样子吗?”郦元辰从天穹高出收回目光,眼神戏谑残忍,看着吴越,嘴角微微翘起,道:“如果我去求别人的话,我一定会先跪下来求。” 吴越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 李莹泪如泉涌,转身对着吴越厉声喝道:“姓吴的,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滚,快滚吧,我就是下贱,就是愿意给郦公子玩弄,一切都与你无关,你给我滚远一点。” 她深深地知道,眼前这个男子,内心里,是何等的骄傲。 他不曾向权贵低头。 他不曾向权势屈膝。 他坚持着自己心中的原则,不管是遇到任何事情。 但是现在,为了她,却跪下了。 这种屈辱,不仅仅在于肉体。 更在于在就精神上几乎毁灭了一个男人的原则。 但吴越没有说话,只是跪着,道:“郦公子,这下你满意了吧?” 郦元辰哈哈大笑:“难道你求我,我就要答应你吗?” “你……”吴越双拳紧握,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道:“郦公子,求求你,放过莹莹一家,你想要怎么样,我都可以答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郦元辰缓缓地站起来。 他一脚踩在吴越的肩头,道:“我的靴子脏了。” 吴越屈辱到浑身颤栗。 他死死地咬着牙齿,没有让自己爆发出来。 然后,缓缓地为郦元辰擦拭去鞋上的尘埃。 “呵呵,”郦元辰笑了起来,道:“人们都说,天牢十二层的吴越,乃是天将城中少有的硬骨头,谁都收服不了,宁死不屈,呵呵呵,现在还不是像一条狗一样,跪在我的面前,任我炮制。” 吴越的身体在颤抖。 最后的理智,强行压着他,没有暴走。 郦元辰哈哈大笑着,又指了指自己的胯,道:“钻过去,然后以仙道根基发誓,效忠于我。” 吴越瞬间一张脸,鲜红如血。 “如果我这样做了,你就放过莹莹一家吗?”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道。 郦元辰淡淡地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 吴越沉默了。 片刻,他缓缓地朝着郦元辰爬去。 胯下之辱吗? 为了莹莹…… 突然---- “吴越,你给我滚。” 李莹再也忍不住了。 她疯了一样冲过去,将吴越推开,怒吼道:“你不能这么做,他是个魔鬼,你做了,他也不会放过你的……快走吧,不要搀和这件事情了。” 吴越没有说话。 他依旧朝着郦元辰跪爬过去。 李莹掌心突然泛动玉光,一枚织造仙锦的飞梭浮现手中,尖锐的梭间,对准了自己的眉心,道:“你再不走,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吴越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他抬手试图说什么。 李莹往后退了一步,道:“别过来,走。” 吴越泪如雨下。 在这一声中,他从未像是这一刻一样,觉得自己如此无能和懦弱。 也从未像是这一刻一样,渴望强大的力量,和高高的权势。 郦元辰的脸上,浮现出猫细老鼠一样的戏谑,仿佛是看戏一样,拍掌大笑,道:“哈哈,真是让人感动的一幕啊,我都快感动的留下眼泪了,呵呵,可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他看向李莹,道:“贱人,披上了我的嫁衣,心里还装着别的男人,你信不信,我很快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李莹美丽的眸子里,流转着绝望而又坚韧的光芒,仰头。 天鹅一般的脖颈美丽而又白皙。 这个年轻而又清丽的女子,咬牙道:“郦公子,你要求的一切,我都答应了,你若是还如此苦苦相逼,大不了一拍两散,我救不了我爹,那就把这条还给他,你什么都得不到。” 郦元辰面色,微微一阴,旋即抚掌笑道:“呵呵,好呀,本公子在意的,就是你这股子劲儿,和别的女仙不同,呵呵,玩起来才会真的爽……好,我答应你了,呵呵,不折辱这个窝囊废了。” 他看向吴越,道:“听到了没有,滚吧,哈哈,你的女人,我替你收下了。” 吴越忽地站起来,双目通红如刀,道:“姓郦的,你别逼我。” 郦元辰哑然失笑,道:“逼你,又怎么样?” 吴越道:“我吴越在这流星岛上,也不是没有朋友兄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郦元辰狂笑道:“就你的那些狗屎一样的朋友兄弟?你以为,我没有调查过你吗?好,很好,不如这样,我给你时间,明日巳时,我娶这个贱人过门,巳时之前,我不动他,要是你能在这段时间里,找到能帮你,敢帮你的人,那我就向你磕头认错,然后放过李振剑一家,哈哈哈,如何?” “好。”吴越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地道:“一言为定。” 然后他又看向李莹,眼神柔和了下来,道:“莹莹,等着我,相信我。” 说完,吴越转身大踏步而去。 李莹手中的飞梭,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她整个人也跌坐在地上,霞冠坠地,青丝披散。 郦元辰冷冷一笑,道:“来人啊,将我的小妾,扶起来吧。” …… …… 吴越离开红柳区,心中的火焰,在疯狂地燃烧。 他没有回家去找陆羽等朋友。 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这些朋友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哪怕是他们愿意两肋插刀,吴越也不会同意----那样做,是在害他们。 吴越清晰地知道,自己所有的朋友,都无能为力。 如今能够帮上自己的,只有一个人---- 刑府新任大掌座木牧。 吴越的怀里,还揣着木牧丢给他的令牌。 他不是没有想过,刚才将这枚令牌拿出来,吓退郦元辰。 但最终没有付诸行动。 除了担心令牌威慑力有限之外,吴越坚持地认为,因为自己之前并未答应木牧伸出的橄榄枝,所以并无资格使用这枚令牌。 越是危急的关头,越是要遵守自己的原则。 若是自己刚才拿出了令牌,就算是侥幸吓退了郦元辰,也救出了李振剑,但此事万一最后被木牧大掌座知道,不计较倒也罢了,计较起来,这位可要比郦元辰可怕太多。 传闻中的大掌座,可是一个喜怒无常,手段酷烈的狠人。 天牢中发生的事情,吴越自己也亲眼看到了。 他不敢赌。 这块令牌,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必须正确使用。 而正确使用的方式,就是拿着它,去找木牧大掌座,坦诚一切,并且拜入他的麾下,求得大掌座的援手,那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 不敢有任何的耽误,吴越用身上最后的仙晶,租用了一头白鹤,赶往刑府,求见大掌座。 …… …… “大人,手下留情,这些可都是重犯,还有很重要的作用啊。” 第十七层天牢。 何应鑫苦苦地劝阻李牧。 两具尸体已经横在了血泊之中。 他们是乱军囚犯中的死硬份子,被李牧从牢房之中提出,毫不留情地以重手,击杀在了当场,元神寂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李牧显然并未就此罢手的意思。 另有九个乱军重犯,也被他提到了天牢广场上,眼看着就要悉数击杀。 何应鑫面色焦急,连连阻拦。 李牧神色古怪地看着何应鑫,突然一笑,好奇地问道:“应鑫啊,之前我杀其他重犯时,不见你阻拦,为何一杀乱军份子,你却如此紧张,苦苦阻拦,呵呵,莫非你同情这些乱军?还是说……你与乱军有什么牵连不成?”

上一篇   1303、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