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5、自请入狱的人 - 圣武星辰

1305、自请入狱的人

何应鑫面色不变,连忙解释道:“怎么可能,属下终于仙庭,恨不得将乱军贼子,屠戮殆尽,又怎么可能会同情他们,只是这些乱军份子,都是极有价值的,属下希望可以在他们的身上,拷问出更多的关于乱军的信息,或者是让他们成为鱼饵,可以钓出更多乱军份子。” 李牧看着他的眼睛,道:“是吗?” 何应鑫正色道:“属下之言,句句真实。” “好吧。”李牧摸了摸下巴,道:“你的解释,听起来,倒是有几分道理。” 何应鑫松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瞬间,李牧骤然出手。 轰轰轰! 被提到广场上的七八个乱军份子,还未反应过来,瞬间就被李牧直接出手,当场轰杀,一个都不留。 鲜血刺鼻。 残肢断臂飞落下去。 何应鑫一怔,又惊又怒,道:“大人,你……天牢之中的乱军份子,大仙主都很少斩杀,你为何……我会将此事,详细汇报大仙主。” 李牧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何啊,你还年轻。” 他目光一扫第十八层的看押天将,道:“把这些尸体,打扫了,再去,给我随便提一批乱军份子出来……” 看守天将名字叫做周龙,被委派看守十七层乱军份子,实力自然是不低,仙王高阶,此时也被李牧这样残酷的手段,吓得瑟瑟发抖,加之已经听说了发生在上面几层中的事情,周龙闻言,更是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提。 何应鑫一看,这是还要再杀啊。 “大人,不能再杀人了,再这样下去,大仙主也护不住你了。”他忍不住再度开口,苦劝起来。 李牧哈哈大笑,道:“这些乱军份子,一个个都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留着他们也没有用,不肯悔改,不如统统都打杀了。” “可是……”何应鑫都快疯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牧竟然疯狂到了这种程度。 “本座最痛恨的,就是这些乱军份子,不服从仙庭管束,妄图颠覆仙庭,就该统统斩尽杀绝,留下他们都是浪费仙界的空气,杀了这些不知死活的乱军,本座有的是办法,再去中央乱域,收拾这些叛逆。” 李牧杀气腾腾。 周龙等人,此时根本不敢再说任何话,像是小萌新一样站在一边瑟瑟发抖。 太凶残了。 太暴力了。 新任大掌座,简直是疯魔。 何应鑫直接挡在了李牧的身前,大声地道:“大人,恕属下无礼,不能看着您犯错,今日不管如何,属下都要拦着你。” 李牧目光一扫,道:“应鑫啊,你可不要……” 话音未落。 “斩尽杀绝?” 一个声音,在天牢第十七层激荡了起来。 这不是普通的声音,而是蕴含着无尽威严和力量的音波,一瞬间,整个天牢第十七层的空间,仿佛是电闪雷鸣,充满了一种窒息般的威压。 李牧面色一变。 什么人? 何应鑫也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神色大变,道:“不好,是十八层的那位,快走……” 十八层的那位? 李牧一怔,正要细问。 突然一道刀光,自远处的十七层天牢深处甬道中,劈斩而出。 极可怕的刀光。 宛如天上银河之水,骤然灌下。 刀光劈面而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眼前消失了。 李牧须发疾张,不由得怒喝道:“好刀。” 当真是好刀法。 他从未想过,世间竟然还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刀法。 李牧自己本身就是刀法大家,自认集世间刀法之大成,对于刀法奥义的掌控和领域,已经到了一个‘一览众山小’的境界,自从来到仙界之后,遇到的刀法一道强者,能给他形成威胁的,几乎没有。 但是此时,眼前这一道刀光,带给李牧的,已经不只是威胁了。 而是震撼。 李牧一身修为,瞬间拔高至巅峰,诛仙刀出现在手中,在脑哈里竟然冒出了想要横刀招架的念头。 这绝对不是李牧刀法的风格。 李牧风云六刀,讲究的是一刀既出,万山无阻。 每一招都是杀招,都是进攻的气势。 哪怕是碰到再强的强者,都是挥刀劈斩,以攻对攻。 但眼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刀芒,竟然让李牧产生出了抵挡的念头。 好在最关键时刻,李牧心神守一,最终还是瞬间将心头招架的念头剔掉,怒吼声之中,一刀挥斩而出。 叮! 一声轻响。 李牧手中的诛仙刀,脱手飞出,如一道流光,钉在远处的石壁上,直至没柄,兀自高频震颤不休。 他的身形,也是倒飞出去二十米,踉跄落地,张口一刀血箭喷出,咯噔蹬蹬后退十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噗!” 李牧张口喷出一道血雾,身形摇摇晃晃,几乎站立不稳。 “保护大人。” “大人!” 周龙等天牢守将,见势不对,立刻都冲过来,簇拥在李牧的身边。 何应鑫等人,也赶过来。 李牧双臂一震,道:“闪开。” 他大踏步地走出人群,反手一招,诛仙刀飞出来,落入到手中,刀身嗡嗡震动,清越的刀鸣声,从刀刃上游离出来。 “何方高人,不妨请现身指教。” 李牧喝道。 “杀了你,又如何?” 之前那激荡澎湃,威压恐怖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抹明亮璀璨的刀芒,骤然浮现出天牢深处。 何应鑫一看不对,连忙冲上前去,大声地喝道:“前辈,木大人乃是我东圣洲仙庭新任刑府大掌座,虽然杀了你们的人,但你已经出手一次,伤及我家大人,若是再出手,就是破了规矩,到时候,这第十七层的乱军修者,都得为我家大人陪葬。” 天牢深处的那一抹刀光,骤然一凝。 何应鑫松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瞬间,那一抹刀光却是骤然加速,如闪电一般袭来。 轰!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 李牧的身形,再度被轰的飞起,朝后出去十多米,跌跌撞撞地落地。 不过这一次,他手中的诛仙刀,却是没有被震飞。 以刀拄地,他依旧站稳着。 一股无形的刀意,在他的体内,疯狂地游蹿着。 李牧还想要张口怒吼邀战,但却身躯仿佛是不受控制一样,根本张不开嘴。 鲜血,从他的嘴角、鼻孔,眼角和耳朵中,汩汩溢出。 伤势看起来无比吓人。 “下不为例,否则,鱼死网破。” 那声音回荡在天牢中,然后缓缓散去。 覆盖在整个天牢第十七层之中的可怕威压,也逐渐散去。 令人窒息的气息终于消失。 周龙等人,大口大口地喘气,好像是快要溺死的人终于爬上了岸一样。 何应鑫连忙冲过去,扶住李牧,道:“大人,您……没事吧?” 李牧不语。 半晌,他的皮肤毛孔中,一缕缕淡金色的火光冒出来。 手中的诛仙刀更是不断地嗡嗡震动。 “哇!” 一口黑色逆血喷出。 李牧才松了一口气,缓缓地站直了身躯。 略微活动身躯,除了肢体麻木酸软,感觉疲倦之外,并无其他太重的伤势——毕竟李牧如今的修为和肉身强度,恢复力极快,堪比仙君大圆满强者。 他缓缓地收刀,徐徐吐出一口浊气,道:“走。” 他转身朝着天牢外走去。 何应鑫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他真怕李牧再砍杀下去。 周龙等第十七层天牢的看守人员,也松了一口气,连忙行礼,声音洪亮地道:“恭送掌座大人。” 片刻后。 李牧就来到了第十六层。 碧落等七名已经签订了契约的战奴,正在看守天将叶无良的监视之下,耐心地等候。 一看到李牧出现,而且身上血迹斑斑,顿时都吃了一惊。 老妖修碧落是胆子最大的一个,见状,面色古怪地问道:“怎么回事?掌座大人如此修为,竟然受伤,莫非是惊动了第十八层中的那个怪物?” 李牧身上的伤势,正在快速地恢复。 他扫了一眼碧落,道:“你清楚那人的底细?” 老妖修嘿嘿一笑,道:“看来,大人竟是真的与那人动手了,呵呵,据我所知,这些年,引得那人出手对付的人,几乎都没有活下来,大人您是第一个。” 答非所问。 “走。回去。” 李牧带着七名战奴,朝着天牢外走去。 其他几名战奴,都沉默地跟着李牧。 李牧转身看向何应鑫,道:“你说。” 何应鑫犹豫了一下,道:“天牢原本是没有第十八层,后来因为一位自请入狱的乱军强者,仙庭开辟了第十八层牢房。” “什么?自请入狱?” 李牧一听,以为自己听错了。 何应鑫道:“的确是如此。” “这却是为何?” “因为那人,自请入狱,乃是为了保护被关押在天牢之中的乱军同伴。” “哈?” “那人的实力之强,震古烁今,令人难以置信,即便是诸多封印,都难以将其的实力,完全封住,曾经差点儿掀翻了东圣洲仙庭,所以最后,仙庭妥协,将此人镇在第十八层,只要仙庭不滥杀乱军囚犯,那此人就永不出天牢,也不对仙庭的任何人出手。” 李牧听完,真的是听呆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他不由得问道:“此人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