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对不起,我来晚了 - 圣武星辰

1306、对不起,我来晚了

“张凡。” 何应鑫道。 李牧心中一震。 张凡?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普通到世上很有可能会同时有成百上千个人,都叫这个名字。 但这又是一个不普通的名字。 因为李牧,听过这个名字。 在刀剑神皇丁浩的身边,除了【剑神】方天翼之外,还有一个人,修为实力和地位,不在方天翼之下。 这个人就是张凡。 【刀圣】张凡。 传闻此人,与丁浩师出同门,乃是问剑宗的弟子。 但是他在练剑一途,毫无天赋,甚至在武道一途,资质都极为有限,不过天生意志坚定,心志过之坚韧,超乎想象,最后竟是被他另辟蹊径,改练刀法,成为了传说之中的刀圣,大器晚成,修为惊人。 刀剑神皇丁浩,号称刀剑双绝。 而在他的身边,也有一刀一剑。 剑为方天翼。 刀为张凡。 如今方天翼已经战死。 没想到这个张凡,竟然是身陷囹圄,被关押在东圣洲仙庭之中。 不过自请入狱这是什么鬼操作啊? 都被关押在了监牢之中,还能保护同伴? 李牧一时搞不清楚这位大器晚成,大智若愚的【刀圣】的做法。 “既然是此人,为何仙庭不将其击杀,活着留在世间,终究是一大祸害。”李牧道。 何应鑫道:“此人修炼【十皇体尊功】,肉身之强,近乎于不死不灭,天庭也无法将其斩杀,他的刀法之强,当年大仙主都未能抵挡他三刀,因此……” 说道这里,何应鑫没有继续往下说。 这些都是昔年仙庭的黑历史啊。 李牧听了,心中一怔。 张凡竟然这么强? 他有点儿难以置信。 不过仔细想想,刚才此人身处第十八层天牢,只出了两刀而已,就将自己劈了个半死,若是他现身在第十七层牢房,估计一刀就可以劈死自己吧。 单单以刚才张凡表现出来的实力看,真的是很恐怖。 这样的实力,干翻东圣洲仙庭,不是没有可能。 这就让李牧更加迷惑了。 张凡和方天翼是同门师兄弟,后来也成为了丁浩身边的左膀右臂,可以说是并驾齐驱,何以张凡如此强大恐怖,而相比之下,方天翼在四明仙府之战中,表现出来的水准,可就有点儿差强人意了。 两个齐名的人,何以差距如此之大? 难道…… 李牧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天牢之外。 顺着一线崖,来到外面,就看到了巨大的鸽子王,咕咕咕地等待着起落岗,瞧见李牧,竟是颇为亲昵的样子,蹦跳了过来。 别的不说,这么大一只巨型白鸽,卖相还是极为神骏的,丝毫不比仙鹤之类的飞行坐骑差多少,李牧心中,还是颇为满意的。 但让李牧意外的是,在白鸽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噗通! 吴越冲过来,跪在李牧面前。 他的手中,举着那枚令牌。 “属下见过大人。”吴越双膝跪地,无比恭敬。 李牧一看之下,已经明白了什么,将令 牌接过来,道:“怎么?想通了?” 吴越以额头扣地,深深地跪下,道:“属下愿归附大人麾下,从此之后,刀山火海,赴汤蹈火,绝不推辞。” 李牧饶有兴趣地道:“看样子,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有求于我吧。” 吴越心中一颤,不敢有丝毫的隐瞒,连忙道:“大人慧眼如炬,属下走投无路,愿以这条贱命为酬,恳请大人出手一次。” 李牧一抬手。 一股无形之力,将吴越扶起来。 “大男人,动辄下跪,不是什么好事,起来吧,本座答应你了。”李牧说着,跳上了鸽子王头顶。 “啊?” 吴越一呆。 他本以为,就算是没有一番讨价还价,但掌座大人终归要问一句什么事情,才考虑答不答应自己,没想到,答应的如此干脆。 略微沉吟,吴越道:“大人,您就不问问属下求您半什么事吗?” 毕竟要对付的是工府十大主事之一,这绝对不是什么小鱼小虾,而是流星岛上真正有权势的人物。 李牧哈哈大笑:“这岛上,很少有刑府大掌座办不成的事情。” 吴越沉默了。 这句话,让他感受到了权势地位带来的自信和力量。 这正是他欠缺的。 白鸽起飞。 站在鸽子背上的吴越,将事情说了一遍。 他的心中,有些忐忑。 工府主事的地位,虽然比刑府掌座低一级,但毕竟不是直接隶属,且郦家在流星岛上经营多年,朋党众多,势力盘根错节,并不好对付。 然而李牧听了,却是不屑地一笑。 “我当是什么大人物,让你如此为难,不惜卖身,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杂鱼。”李牧盘坐在鸽子王头顶,背对吴越等人。 他淡淡地道:“以你的实力天赋,对付那个什么郦元辰,本该是手到擒来,可惜你怀才不遇,无权无势,只有一个虚职,所以这种阿猫阿狗,都敢跳到你的头上屙屎拉尿,呵呵,是不是感觉到很悲哀?” 吴越低头不语。 这件事情,对他的触动,的确是太大。 “放心吧,既然你遇到了我,那以后绝对不会再因为这种事情,向人低头了。” 李牧全身都流露出强大的自信。 他缓缓地站起来,道:“走吧,本座随你走一趟。” 吴越吃了一惊,连忙道:“怎敢劳烦大人亲自去,只需……” 李牧摆摆手,道:“我这个人,比较迷信,正好我明日,要出去办一件大事,吉凶难料,去参加一下你的婚礼也好,沾一沾你的喜气。” 吴越一听,大概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虽然迂腐,但并不傻。 李牧这么做,摆明了是要亲自去给他站台。 心中感激之余,他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多谢大人。大人之恩,山高水长,属下丁当结草衔环,以报大人的恩典。” 李牧摆摆手,道:“漂亮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本座看你的实际行动。” 于是,何应鑫带着几名战奴,返回刑府,准备前往镇妖阁之事。 而李牧则与吴越一起,前往天将城。 …… …… 辰时。 按照地球时间划分的话,就是早晨七点到九点。 这个时候,暮霭缕缕。 天将城红柳区,天刚蒙蒙亮。 街道上行人不少。 流星岛上禁飞,所以仙民们也只能步行而走。 辰时下三刻。 距离巳时,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也就是十五分钟。 李家的院子里,一片气死沉沉。 郦元辰当然不可能一整夜都留在李家,羞辱了吴越之后不久,他就离开,不过却留下了一个整队的天兵天将,将李家四周,都监视了起来。 前来参加昨日‘添香’宴的亲戚朋友,都被强行留了下来,等待看戏。 不过被昨日那么一打扰,事情揭开,欢庆的气氛,算是荡然无存,亲友们一个个坐在院子里,神情尴尬,也不好议论,就像是在坐监一样,气氛沉默中带着一丝悲凉。 李莹被安排在了后院闺房。 母亲林怡也没有再招待客人,而是垂泪安慰自己的女儿。 一夜过去。 林怡的头发几乎白了一半。 “孩子,要不你走吧,去找吴越,带着你离开流星岛,不要管我和你爹了,我们两个一把老骨头,认命了,不能拖累了你啊。” 林怡安慰着女儿。 李莹摇摇头。 泪已经流干了。 她心如死灰。 心底里最后一丝温暖,来自于吴越。 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正在拼命不惜一切代价地想办法,在求人。 她也知道,他无能为力。 如果抛弃了父母,跟他离开,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另一次阴谋,另一次算计,郦元辰那种阴狠之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或许就是命吧。 “娘,时辰快到了吧,您再为我梳一次头吧。” 李莹站起来,坐在了梳妆台前。 她已经决定,不再挣扎了。 认命吧。 当她看到镜子里那个清秀可人的姑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对不起啊,姑娘,这一生没有能够照顾好你。 这时,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林怡惊呼一声。 李莹在镜子里,看到了冲进自己闺房的吴越。 他终究还是又来了吗? 李莹没有回头,淡淡地道:“你走吧,再这样纠缠下去,被郦元辰看到,我爹爹活不了,我们都活不了……” 然而,吴越直接冲过来,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李莹。 李莹身体一颤,没有挣扎。 “对不起。”吴越道。 李莹听到这三个字,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烟消云散。 但紧接着,吴越却流出泪水。 他坚定地道:“莹莹,对不起,让你担惊受怕,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能帮我们的人,你不用嫁给郦元辰,伯父也能安然无恙。” 身后,母亲林怡身体一僵。 李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吴越道:“有一位大人,愿意帮助我们,莹莹,放心吧,噩梦已经过去了,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像是以前那样浑浑噩噩,我会一辈子都保护在你身边。” 李莹呆了呆,缓缓地站起来,转身道:“你说的那位大人,是谁?在哪里?” 吴越兴奋地道:“就在前院,我带你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