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6、李府 - 圣武星辰

0136、李府

夜色彻底降临,长安城笼罩在了清冷的双月冷辉中。 再繁华的地方,都有灯红酒绿照耀不到的地方,比如西城区的这个贫民窟。 郑存剑得了李牧的命令之后,不敢怠慢,立刻转身出去办事。 李牧也不怕他一去不回。 他这一次来,没打算低调,所以才有今夜的事情,知府李刚肯定是会知道自己来的消息,这位统治了长安府十几年的渣男,会采取什么的动作,李牧并不是很关心,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所以就算是郑存剑此时就返回府衙告密,李牧也丝毫不担心。 郑存剑此时的腿伤已经基本上痊愈,但体内还有【生死符】术法,生死在李牧的一念之间而已。 像是郑存剑这么惜命的人,肯定会知道应该怎么做。 李牧扫过清冷的院落,被推塌的土墙,院子里的茅草屋,一口水井,还有几颗老树,心中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清冷,就好似是在地球燃灯寺中的情景一样。 “接下来,还需要在长安城中停留几日,外出去找客栈,终究是难知根底,毕竟渣男知府在长安城经营多年,可以说是渗透到了方方面面,我个人倒是不用担心,但娘亲和春草姐她们……” 李牧站在月色下,大脑在思考着。 最终,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不走了,就留在这个院子里。” 一念及此,念头豁然开朗。 留在这个贫民区中,想要保证李母和丫鬟的安全,还得再做一些手段。 李牧的目光,在院落周围扫过,心中渐渐有了主意。 还是得布阵。 他开始在小院落之中布置了起来。 经过了上次在太白县衙中的布置【天罡地煞阵】的经历之后,李牧对于阵法的了解,也越发的纯熟了起来,在这样的小院子里,自然不用煞费苦心布置那么厉害的阵法,一切都简单了很多,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大约在半个时辰之后,郑存剑赶着一架马车,重新回来了。 马车中装载的,都是一些生活物资,足够十个人用五六天。 “小人走的是自己的渠道,所以知府大人并不知道。”郑存剑主动向李牧解释。 他在长安城中呼风唤雨这么长的时间,可以说是黑暗世界的第二知府,所以有着属于自己的秘密渠道,也不是一件多么令人震惊的事情,这么说,自然是为了向李牧表示自己的忠心。 李牧点点头,将马车牵进来。 “这是公子需要的资料。”郑存剑又递上一个信封。 李牧拆开,里面一张信纸上,详细记录了李母的三个丫鬟夏菊、秋意和冬雪三个人各自的下落。 “夏菊,囚于宁府……” 看着信纸上的字迹,李牧的脑海之中,飞快地闪过一些信息。 在长安城中,姓宁的人,或许有很多,但宁府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位于东城区武威街正中的宁大将军府,其主人为武威将军宁如山,世袭爵位,祖上是秦光武帝东征时候的前锋官,立下过大功,后伤重高休,秦帝国都城回迁秦城的时候,没有随军而去,而是留在了长安城。 宁家的后人,世代世袭爵位,到了这一代的威武大将军宁如山,没有出过太厉害的人物,昔年的祖辈功勋光环逐渐散去,宁家已经没有了当年威势,但在长安城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根据郑存剑和李冰两个人在太白县衙小黑屋里默写出来的资料中描述,这个宁如山脾气暴躁,性格暴戾,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夏菊竟然被送到了宁府? 李牧有点儿意外。 以宁府在长安城中的地位,为何会来夺李母身边的一个小丫鬟? 李牧心中疑惑,一口气将信中的信息,全部都看完。 “秋意在【天剑武馆】,而冬雪在大丰商会,这么巧?” 今日跟随李雄来李牧住处闹事的官二代富二代中,就有【天剑武馆】的少馆主张吹雪,以及大丰商会的会长之子周宇。 李牧看完,心中想着,道:“好了,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你回去吧,如果有事,我会和你联系。” 郑存剑转身告辞而去。 李牧将信笺收起来,继续在院子里布置阵法。 …… …… “李牧……李牧!” 马车车厢中,李雄满脸的狰狞,青筋凸出,像是一条条毒蛇一般蜿蜒在他的脸上,双拳狠狠地砸在车厢上,巨大的愤怒和羞辱,几乎将他淹没。 自从来到了长安城之后,他集万千宠爱与一身,何曾受过今夜这般的羞辱? “李牧,我法师,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还有那个老猪狗,那些丫鬟……我要让你痛苦自责,后悔得罪我。” 李雄呼吸粗重。 李牧今晚的强势表现,让李雄难以忍受。 一直以来,他都是知府最为得意的儿子,他也自命不凡,根本看不起那个女人所生的孽种,后来李牧离家出走,八年不回,他已经渐渐淡忘了这个同父异母的胞弟,但是,当李牧回来,却是帝国最年轻的文进士,县令,而且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功……这让自命不凡的李雄,一下子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他发现,自己处处不如李牧。 这算什么? 竟然比不上一个弃子? 马车奔腾,最终回到了李府。 坐镇长安城十多年,李刚已经在城中开辟了自己的府邸,早就不住在官衙,真么多年来,李刚在李府中办公时间日久,官衙中倒是去的次数少了。 夜已深。 李刚还未睡。 他今年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修长,白面如玉,颌下黑须,五官极为端正,一身白色常服衬托下,浑身都有一种儒雅俊逸气息,一个绝对的中年老帅哥,年轻的时候,必定是迷倒一大片花痴女子的那种俊品人物,当年能够追求到李母这个帝国金花中最耀眼的一朵花,李刚显然是有资本的。 明亮的灯光下,李刚正在和几个心腹幕僚,商议着什么。 突然,书房门被直接打开,李雄面色阴沉地冲进来:“父亲,你可一定得为我做主啊……”他闯了进来。 会议被打断。 李刚面色平静,不怒自威:“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口气不满,但却并不算是质问,若是换做旁人,敢这样强闯书房,只怕是早就被拖下去暴打了,月前,有一个新来的侍妾,仗着李刚的宠爱,不经通报进入书房,就被盛怒之下的李刚,命人直接杖毙了。 “大人,属下等先告退了。” “属下告退。” 看到大公子进来,几位师爷都很知趣地站起告辞。 房间里,很快就剩下了李刚父子两个人。 “让你根你娘养气,怎么你娘的本事一点儿都没有学到,反而是越大越毛躁?”李刚看着李雄怒形于色的神态,不满地道:“怎么回事?说吧。” 李雄将今夜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末了,他道:“父亲,那个孽障不仅折辱我,更是一点儿也不将你放在眼里,擅离职守来到长安府,就是大罪,不能让他活着回到太白县,否则,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李刚耐心地听完,脸上依旧不见丝毫的神态变化,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你不用再搀和了。” “可是父亲……”李雄还想要说什么。 李刚摆摆手:“去找你母亲吧,她有事找你,你今年十八岁了吧,也该到学一些东西的年龄了,不能再顶着一个‘长安城第一公子’的虚名,在外面游手好闲了。” 李雄看到父亲面色严肃,想要说的话,都咽下去,闷闷不乐地行了个礼,然后转身出去了书房。 李刚坐在太师椅上,沉默了许久。 突然,他右手的五指轻轻一动,一缕黑色的浓郁雾气,像是来自于黄泉地下的黑蛇一样,从食指指尖之中蜿蜒爬行出来,缠绕在了他的手腕上,吞吐着黑色的信子,活灵活现。 “去吧,把我去看看。” 他说道。 那黑蛇弓身一弹,如一道光,消失在了书房中。 …… 李雄出了书房之后,穿过数条走廊,又经过了几道铁门,来到了后院。 李府的后院,只有少数人才可以进入。 很少有人知道,后院中,到底有什么。 李雄轻车熟路,来到一间钢铁屋子跟前,踏上台阶,一道厚重的金属门出现,门旁边有一个比巴掌略大的闪烁着绿色光晕的平台,李雄伸手按在了绿色平台上。 “手纹检测通过。” 一个机械声音响起。 金属大门打开。 门后是一个朝向地下的金属台阶通道。 李雄进入通道之后,金属大门瞬间关闭。 朝着六十级台阶,已经到了李府的地下三四米的样子,一个墙壁上贴着玻璃的甬道出现,走过甬道,前面又是一个淡银色的金属门,金属锻造水准,远超这个世界的工匠水平,金属们的旁侧,又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平台,闪烁着淡绿色的光辉。 李雄将眼睛凑了过去。 “虹膜检测通过。” 机械之音再度响起。 金属门打开。 白炽灯的灯光从门后面倾泻.出来,李雄见怪不怪,走了进去,大声嚷嚷着,道:“娘,我不管,你得为我出这口气啊。” ------- 感谢龙无心天、江湖侠龙2、睡梦无苏和星辰宅男几位大大的捧场,星辰宅男这个名字,不会专门是为了圣武星辰准备的吧?

上一篇   0135、故意的

下一篇   0137、杀人练剑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