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6、被震惊了的长安城 - 圣武星辰

0146、被震惊了的长安城

就如同地球上的一些异能者,可以用精神力控物,扭曲钢筋之类的,李牧的精神力,在玉器道胚上刻字,也并不难----实际上篆刻符箓,可要比简单的扭曲一根钢筋或者是勺子之类的要复杂了太多。好在李牧经过了【先天功】后天开启的精神力,比之地球上的那些异能者精神力,也强悍了太多太多。 他凝神,操控着无形的精神力,脑海之中想象着老神棍传授的那些符箓图案,然后就看似是有无形的刻笔,在玉器道胚上篆刻一样,一个个凹陷的线条出现,玉屑簌簌掉落。 如此往复。 李牧在这个玉器道胚上,所篆刻的是【阴山养鬼图】。 按照老神棍的说法,【阴山养鬼图】乃是临摹阴曹地图的山川图案,是来自于阴间的图画,将这样的图案镌刻在棺材里,是诸多上古大能为自己准备墓葬时候的必选,可以孕养亡魂,是亡者的魂魄不散,犹如鬼修一般,保存神智和意识,以期有朝一日可以复活,重回人间。 当然,完整版的上古【阴山养鬼图】太过于复杂,就算是老神棍,也没有办法演示清楚,李牧学到的图案,乃是其中一部分,还是简化图,老神棍在乡里做法事的时候,经常在黄表纸上画出来糊弄人,并且口口声声称,绝对有效,非常神妙,当时的李牧不信,但是现在,李牧信了。 玉质小棺材模样的玉器道胚,内壁图案不过是小儿手掌大小,连同小棺材盖,一共是六块,头尾两端要更小一些,李牧必须在每一块内壁上,镌刻上一副【阴山养鬼图】,这很考校精神力。 时间流逝。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 这个世界的时辰,与地球上中国古人的计时方式现实,一个时辰,相当于地球上现代时间的两个小时。 李牧镌刻完其中两幅较大的图案,感觉到一阵眼花,视力模糊。 这是精神力透支的征兆。 “呼,镌刻符箓,要比想象中的更加耗费精力啊。”李牧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他停了下来,转而修炼【先天功】,恢复精力。 规律地呼吸,汲取天地之间的灵气。 半个时辰之后,李牧重又变得精神百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隐隐发现,这一次修炼者之后,他一直都凝滞不前的【先天功】似乎是有了极为明显的增益,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五官六识的敏锐度,再一次提升了,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仿佛是整个世界在自己的面前,变得更加清晰了。 略微体会了这种变化之后,李牧继续祭炼玉器道胚,刻画【阴山养鬼图】。 “咦,精神力像是增加了,变得更加精纯。” 李牧很快就发现了不同。 这一次修炼【先天功】,只有半个时辰,但是效果,却要比之前数十日都要好。 如果换做别人,可能不会太在乎这种差别,但李牧不同。 他着急提升实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走出星辰,踏入宇宙,好返回故乡地球,所以这种实力明显提升的变化,他立刻就把握到了,而且意识到,绝对是有原因的。 想来想去,唯一的原因,就在于修炼【先天功】之前,他篆刻了两个小时的【阴山养鬼图】符箓图案。 “难道篆刻符箓图案,是一种特别的修炼精神力的方法,可以增进【先天功】的修炼效果?” 李牧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兴奋了起来。 唯一让他不确定的是,自己的精神力,到底增加了多少。 这一点,老神棍没有讲过,精神力的强弱如何分级,可有境界划分,李牧暂时还没有弄清楚。 接下来的三个时辰里,李牧反复篆刻【阴山养鬼图】符箓,然后在中间修炼【先天功】,果然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以精神力篆刻符箓,对于【先天功】有着绝对明显的增益。 这意味着,李牧找到了一条加快【先天功】修炼的法门。 最终,用来承载秋意三魂七魄的道器棺材,篆刻完成。 这是李牧自己祭炼打造的第一个道器,但也只能算是最低等的道器了,唯一的作用,就在于孕养阴灵,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任何的威力。 他召唤出秋意的灵魂,让她进入这个小玉棺之中。 “感觉如何?” “很舒服,好似是在母胎中一样,比在自己的身体之中,还要舒适,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被增强,所有的疲惫和伤痛,都被消除,前所未有的心安。”小玉棺中传出了秋意的声音。 李牧点点头。 这说明,道器小玉棺成功了。 “或许,我应该抽时间,多篆刻祭炼几件道器,尤其是一些辅助战斗的道器,一旦成功,到时候,就算是被数位同级别的强者围攻,亦可自保有余,进退自如了。” 李牧心中寻思着。 而且,篆刻道器符箓,还可以增进精神力修为,可谓是一举两得。 “到底再祭炼什么类别的道器呢?养剑葫芦?不行,传说级道器,品秩太高,不是现在的我可以祭炼出来的……嗯,玉剑?也不行……我想想,老神棍说过的,对了,可以先祭炼一些【轰天雷】,这应该是目前我所能篆刻祭炼出来的威力最大的消耗性道器了。” 他的心中,打定了主意。 不过,书房里还剩下的玉料不够。 “看来得想办法再弄一些玉料了,这事儿,还得落在郑存剑的身上。” 一般来说,玉质越好,祭炼道器的成功率就越高。 玉者,天地之精也。 玉石是可以承载天地大道的载体。 李牧心中想着,然后发现自己从李雄、周宇等人身上敲诈得来的金票,按照这个速度,好像还不够花啊,如此下去,就得再想办法捞一些钱了。 高手,也为钱财而烦恼啊。 李牧舒缓着筋骨,来到三楼窗前。 他朝外看去,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时分,赶猪巷周围的平民窟正热闹,四处飘起了炊烟,鸡犬相闻,还有孩童打闹嬉戏之音,有一种生机勃勃的美感。 突然,李牧看到,赶猪巷门口,又有一队华丽的车马到来。 高头大马,朱漆马车,锦衣护卫,衣甲鲜明,鲜衣怒马。 这一队人,贵气十足,与贫民窟格格不入,显然是外来者。 李牧凝视过去,发现当先一名银甲骑士,手中高举着一杆旌旗,旗面是黄底银焰,最中间一个赤红色的‘宁’字,极为醒目,旗帜在风中猎猎飘扬,威势十足。 “宁?”李牧联想到了一些事情,“难道是武威大将军府的人?” 最后一名丫鬟冬雪,就被送到了宁府。 …… …… “请老祖宗开关。” 天剑武馆深处,馆主张乘风,手中高举着三柱紫色的香,点燃,然后在一座石墓之前,恭恭敬敬地跪下,大声地道。 张吹雪的尸体,就被摆在石墓无字墓碑的前面。 然而,石墓之中,并无声响传出。 “再请老祖宗出关。” 张乘风磕头,磕出了血。 紫香幽幽袅袅,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味道,烟气凝而不散,像是三缕蚕丝一样,在虚空之中流转,最终,朝着墓穴坟茔中飘去,钻进了坟茔里面。 “三请老祖宗出关。”张乘风大喝,再度磕头。 突然,石墓周围,一阵阴风起。 霎时间,石墓周围的光线变得昏暗了起来,地上的树叶飘起来,在空中打着漩儿,似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扯着一样。 “何事扰我?” 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从墓穴之中传出来。 “老祖宗,我天剑武馆被人欺辱,地下迷宫被打破,关押的对头死敌,逃走大半,封印在天字第一号监牢中的那个大妖,也逃了出去……老祖宗,已经是武馆生死攸关的时刻了,对手是一位年轻的大宗师,杀死了我的儿子,也是武馆的接班人……”张乘风咬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石墓之中,陷入了一宗奇异的沉默。 半晌,那个沧桑嘶哑的声音才响起:“东西准备好了吗?” 张乘风一听,顿时大喜,这么说,就意味着老祖宗终于答应出关了。 他缓缓地站起来,朝着身后两位年轻的女弟子招招手。 这两名女弟子,是他专门挑选出来的,姿色不错,已经是合意境修为,在天剑武馆所有女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个人都是元阴处子。 啪啪! 张乘风猛然出手,在两个女弟子难以置信的眼神中,直接以掌剑,将她们击杀,震碎了心脉,倒在了石碑前,鲜血汩汩地从她们的伤口中迸发出来,犹如喷泉。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无字墓碑,闪过一丝暗淡的光晕,像是活了一样,将所有的处子鲜血,都吸了进去,在吞噬着亡者的鲜血。 “啊,鲜血的味道……很不错的食物。”那沧桑嘶哑的声音,逐渐变得年轻了起来,道:“一尊十几岁的大宗师吗?有意思,很合适的躯壳,这是我的机会,李牧,他将成为我的猎物,桀桀桀桀!” …… 天剑武馆被人挑了。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在长安城中疯狂地传播了开来。 一开始,有人还以为是在开玩笑,只是一个谣传,毕竟天剑武馆的实力何其雄厚,综合实力在长安城中,可以排进前二十,馆主【开天神剑】又是众所周知的大高手,门中高手众多,宗师境的超一流强者,就是近十人,有谁,可以单枪匹马挑掉这样一个势力? 但是,随着消息愈演愈烈,各种证据传出,渐渐地,所有人才明白,原来这事儿,竟然是真的。 是谁? 是谁如此彪悍,竟然做到了这种事情? 各方打听之后,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出现。 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做下了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 他是谁? 来自何处? 为何而来? 整个长安城,陷入了疯狂。 ---------- 感谢书友5622508、圣武星辰1和过气懒人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0145、乡间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