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7、一个大胆的想法 - 圣武星辰

0147、一个大胆的想法

长安城中,有多少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事了? 雨打风吹的古城,很久没有如此热闹过了。 因为传言中,挑了天剑武馆的是一位少年大宗师。 大宗师这三个字,在长安城……不……在这个世界,都具有无与伦比的魔力,更别说当这三个字,与少年这两个字联系起来,那就更具有轰动性了,甚至有人当场就问了,什么个情况啊,这个少年不会是天剑武馆馆主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上午天剑武馆被挑掉,下午还不到晚饭时间,几乎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对于天剑武馆的弟子来说,气愤,但却又无可奈何,这绝对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各个茶坊,酒肆,戏院,酒楼,妓院等等人群汇集的地方,都在谈论这件事情,甚至有极为说书人,已经提前编好了新的评书,就说少年大宗师大战【开天神剑】张乘风的故事,站在台上,开口就说:竹板这么一打啊,别的咱不夸,就夸一夸,可以和神剑大战的少年啦…… 普通民众的娱乐方式,大抵是如此。 而长安城中的上层人物们,则各自有不同的反应。 …… 雄风武馆。 “啊哈哈,天剑武馆,竟然被挑了,被人一拳打穿,张乘风的儿子都被拧掉了脑袋,他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啊哈哈哈,笑死老娘了……”一个花容月貌但是却丝毫没有偶像包袱的女子,在馆主的宝座上,翘着二郎腿,放浪形骸地大笑着。 雄风武馆的馆主,可以与【开天神剑】张乘风争锋的角色,自号【爆炎拳圣】的存在,是一个女人。 一个容貌绝佳,年龄不过二十的妙龄女人。 她身形窈窕,娇小,个头也就一米六左右,但四肢、腰围、胸臀的比例,却十分完美,给人一种十二三四岁的小萝莉的既视感,但一双手臂上,却套着一对比她脑袋还大的黄金拳套,当她纤细的手臂挥舞的时候,真的让人很担心,那巨大的黄金拳套,会不会将她雪白的手臂给压断压折。 “老大,你别笑人家了,咱们自个儿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一个身高超过两米五的彪形大汉,坐在下首,满脸横肉挤成一堆,愁眉苦脸地道:“咱们快揭不开锅了,已经有弟子饿的受不了,扬言威胁要背叛师门了……” “呃……顾厨子,你不会买菜的时候贪污公款了吧?”小萝莉,哦,不,是雄风馆主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立刻就凝固在脸上了,有些尴尬地用她的黄金拳套,挠了挠后脑勺,道:“长风镖局不是昨天不是刚结了上一次咱们帮助他们押镖的钱吗?这么快就没钱了?” 这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是一个厨子。 “老大,结是结了,而且结了不少,但是,你昨晚去逛青楼,已经全部花完了,而且还欠了人家【倚翠楼】二百五十两银子……”一个看起来像是账房先生一样的年轻文士,噼里啪啦地拨着手中一个银色的算盘,算了一会儿,抬头,道:“馆主……哦,不,老大,你现在总共欠倚翠楼一共两千五百两,还有群花阁的四千六百两,哦,对了,还有教坊司的两万五千两……” 年轻文士面容白净,有着一双桃花眼,有点儿小英俊。 他心中简直是无力吐槽啊,遇到一个神经病馆主,强制别人叫她老大,而不是馆主,而且身为一个女人,竟然喜欢逛青楼……这特么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啊?咳咳……有这样的事情吗?”雄风馆主咳嗽谄笑,道:“一时没控制住啊……那怎么办,这么快又揭不开锅了啊,这个月这是第几次了……啊啊啊,难道要让我这个如花似玉的馆主,去卖身吗?” 顿时,大厅里十多名武馆的中层人员,立刻都捂住了额头。 又来这一招? 别的不说,就您那一对不知道打死了多少登徒子追求者的黄金拳套,就算是去卖身,谁敢买啊? “嘿嘿,神算子,你那个银算盘,应该值不少钱吧,不如拿去卖了,或者典当,咱们今晚的应该可以有饭吃了?”雄风馆主嘿嘿笑着。 年轻文士桃花眼中立刻是一阵惊恐,双手死死地抱住算盘,道:“老大,还来?这是老李我吃饭的家伙事儿啊,已经被你偷偷卖掉九次了,第九次差点儿找不回来……老大,你能不能换一个人坑啊?” 雄风馆主面色尴尬:“啊,有这种事情?我怎么不记得了……那就只好老办法了,组织大伙儿去西河码头去搬砖扛大包吧,咱们武馆别的没有,劳力还是不少的,老规矩,多劳多得……” 大厅里的武馆中层,全都是摇头叹息。 自从进了雄风武馆,感觉就像是跳进了火坑,吃不饱穿不暖,我们好歹都是实力高潮的武者啊喂,现在一个个都不得不拉下脸皮去搬砖扛大包做苦力,我们没有牌面啊?我们不要面子啊?这都是个什么事儿啊。 “唔,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既然这样,那就都散了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雄风馆主嘻嘻哈哈地试图蒙混过关。 “馆主,你老是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咱们穷的都要吃土了。”一位面容憨厚看起来像是农夫一样的汉子开口道。 “是啊,老大,咱们得想个办法,改变这一切啊。”一个满头银发满脸皱纹穿着墨绿色宽大袍子的老太太道,她看起来比雄风馆主大了有九十岁,但这一句老大叫出来,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我觉得鹤仙人和鬼婆婆说的对。” 憨厚农夫是鹤仙人,而银发绿袍婆婆是鬼婆婆。 “附议。” “同意。” 其他人都道。 雄风馆主捂着头,眼看敷衍不过去了,顿时大怒,道:“不干了不干了,当时抓阄选馆主,一定是你们作弊了,这个馆主我不干了,咱们重新开会,抓阄选新馆主。” 众人都傻眼。 每次都是这一招。 年轻文士桃花眼中露出苦笑,道:“诸位,我们今日的议题,好像是偏的厉害,不是在讨论天剑武馆被挑了的事情吗?” “是啊是啊,重新选馆主的事情,还是改天再说吧。” “说什么啊,我觉得老大当的挺好的。” “就是,谁再说换馆主的事情,我砍死他。” “如果是老大说的呢?” “不可能,老大不可能说这种愚蠢的话。” 大厅里又吵成一团。 雄风馆主一脸便秘的表情,忍了一会儿,站起来大吼,道:“都别吵了,我决定了,做做一票大的……哈哈哈,只要我成功了,咱们雄风武馆,就可以翻身了。” …… …… “大宗师?” 李府,书房,知府李刚面色波澜不惊,但眼神之中,却有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精芒,在微微闪烁。 【黑心秀才】郑存剑站在一边,点点头,道:“是的,奇怪的是,在太白县的时候,属下并未看出来,此人有大宗师境的修为,应该是他刻意隐藏了。”就在刚才,他已经将太白县城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如实向知府李刚汇报了。 “有意思。”李刚显然并未因为得知李牧是大宗师的消息而有太大的触动或者是惧怕。 他的脸上,反而是浮现出一丝微笑。 “大人,我们要不要有所行动?”郑存剑试探着问道。 “你觉得呢?”李刚反问。 郑存剑道:“不如静观其变。” 李刚点点头,道:“好,就听你的……对了,他既然已经在赶猪巷接到了母亲,为何还不返回太白县?反而是让你修建那个院落,莫非是要长住不成?你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 郑存剑道:“或许,是想要磨砺己身,少年得志,武道卓绝,留在长安城,可以与天下群雄争锋……此子,痴迷武道,且是法武双修,术法与武道,都臻致极高境界,是个武痴,师承来历未知。” “与天下群雄争锋?” 李刚原本还带一些玩味和微笑的脸上,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这句话,上一次听说,是什么时候,什么人说的来着? 好久远了啊。 …… …… 李府后宅。 地下科技住宅中。 满脸肉球的知府夫人,放下手中的纸条,久久不语。 半晌,她那肉球中间的如一条细缝般的眼睛里,闪过一种狠辣决绝之色。 “雄儿,看来母亲为你的准备的东西,还不过啊,得再加一点儿料……希望,你能撑过去,是龙还是虫,就看你这一次了。” 她起身,朝着那间紧闭着房门的房间走去。 …… 一处平凡的民居中。 “李牧也来长安城了?”公主秦臻微微皱眉。 他为什么也来了。 “他竟然是大宗师?我的天……”风君子王辰一脸幽怨地看着秦臻,我是不是早就说过了,要拉拢李牧,要拉拢李牧,结果你非不听,现在好了,错过了一尊大宗师境的强者,这可真的是损失大了啊。 注意到王辰的表情,秦臻摇摇头,道:“一位大宗师境界的超级高手,岂是那么容易拉拢的?如果李牧真的是一位大宗师,那其心志坚定,犹如磐石,岂是小恩小惠所能打动,更何况,大宗师境的强者,各方都会争取,许以重酬,我们有什么可以给他的?” 王辰闻言一怔,想想,也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不过,他心中也疑惑,当日在九龙瀑布水潭巨蛟之战中,为何李牧并未表现出来大宗师境界的实力?要是那个时候,他展现出大宗师的手段,应该是可以降服蛟龙,至于卫充之流,更不可能伤到他啊。 难道…… 一个无比令他自己无比震惊难以置信的大胆念头,在脑海里闪烁出来。

下一篇   0148、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