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9、陋室 - 圣武星辰

0149、陋室

赶猪巷。 小院落里。 “拜见夫人,见过少爷。” 一位眉目清奇,容貌秀丽的少妇,向李母和李牧行礼,她身穿襦裙,简单质朴,头戴珠钗,略施粉黛,气色还算是不错,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婴儿,还不足一周岁的样子,是个男孩子,非常可爱。 而她的身边,还有一位看起来憨厚老实的汉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浓眉大眼,身穿轻甲,腰悬长剑。 “雪儿,很好,你没有时间,那我就放心了。”李母抹着眼泪道。 李牧的心中,也略微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想到,四个丫鬟中最早被迫离开嫁出去,做出了自我牺牲的大姐姐冬雪,竟然是四人中运气最好的一个,虽然被迫前往宁府,但却意外地与当今武威大将军宁如山的第三子,也是庶出的儿子宁靖结为夫妻,从一个丫鬟摇身一变,成为了宁府的少夫人。 虽然宁靖因为其母亲出身卑微的原因,在宁府中地位极低,和两位嫡出的哥哥没有办法比,但冬雪跟了宁靖,好歹可以吃饱穿暖,也不用做粗活,而且两个人还生下了一个儿子,小两口感情和睦,小日子倒也过的温暖。 今日,李牧大闹周府、挑翻天剑武馆的消息传出,冬雪和丈夫宁靖,终于冲破了重重封锁,来到赶猪巷中相见。 “夫人,少爷,这些年未曾回来看老夫人一眼,不是小雪不知恩图报,实在是不得已。”冬雪泪流满面,向李母解释,道:“一入宁府,小雪身不由己,多亏靖哥哥照料,才能有今日,公公婆婆看管的特别严格,公公曾警告我,若是我敢离开宁府来一次赶猪巷,便会派人将赶猪巷铲平了……“ 一边那浓眉大眼的汉子宁靖,瓮声瓮气地道:“夫人,少爷,的确是这样,雪儿这些年,在宁府中,也受了不少的委屈,若不是她冰雪聪明,一直都指点我,只怕我这个庶子已经……唉,其实雪儿也不是一点儿都不牵挂老夫人,她每个月,都想尽各种办法,暗中帮助帮衬一下老夫人这边的。“ 这个宁府庶子,看起来很憨厚,傻乎乎的样子,浓眉大眼,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很容易让人产生信任感。 “啊,我想起来了,前两年,每个月,都会有来找我们浆洗缝补衣服,价格给的还很高……”春草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夏菊也恍然大悟地道:“是呢是呢,有的时候,院子墙角啊,门里面,都会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些粮食,我捉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是谁送的,神神秘秘的,难道都是小雪姐姐你……” 李母也是拉着冬雪的手,道:“四姐妹里面,就属你最聪明,当年跟着我,吃得苦也最多,李府逼迫,也是你第一个站出来,为其他三姐妹牺牲,当时,宁府气势汹汹,谁都知道那是一个火坑,跳进去就可能粉身碎骨了,你这个丫头,心地善良,我们都没有拦住你……“说着,老人家也是泪水涟涟。 几个女人,抱在一起恸哭。 李牧在一边安静地看着。 话说回来,这个冬雪,的确是四个丫鬟里面,容貌最出色,身段最窈窕的一个,而且听起来也是最为聪明的一个,好人有好报,舍身去宁府,却机缘巧合,被大将军庶子看中,成为小夫人,也算是绝境逢生,不过,听这对小夫妻所说,只怕是他俩,在宁府中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 大家族的庶子,几乎就是一个高等管家佣人这样,如果母亲出身卑微,比如是丫鬟出身的话,只怕是比高等管家还不如,而且宁靖这个样子,老实巴交,在那种大宅院中,更是举步维艰,估计也是从小被人欺负到大的主,但他也是运气好,取了冬雪这样一个聪明善良的女子,帮他出谋划策,竟然在风云诡秘的宁府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般的活了下来。 这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吧。 几个女人对话之间,冬雪知道了秋意的死,心中悲恸,差点儿昏厥过去。 李牧在一边看着,心中也是唏嘘。 听她们的对话,李牧才知道,原来是宁府在听到了天剑武馆和周府被自己挑翻的消息,全城中都在传闻,赶猪巷中的落魄老夫人,八年回来的儿子是一位大宗师,大将军宁如山亲自召见了冬雪宁靖夫妇,准备了一些礼物,让他们带着回来赶猪巷回娘家。 “父亲只是让我们来探亲,并没有说其他什么,娘子想念夫人日久,所以就带人来了。”宁靖瓮声瓮气地道。 李牧笑了笑,没有说话。 宁如山是威武大将军,在长安城这些年屹立不倒,必然是有一些手段,这一次让冬雪夫妇来,估计也只是变相地示好,这是一种拉拢,而且捕捉痕迹,一点儿都不显得急功近利。 根据郑存剑提供的一些材料里,大将军府和知府李刚,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对付的。 一行人正说着,突然,李牧的面色微微一变。 他感觉到,赶猪巷里来了客人。 而且,还不止一个。 其中有一个人,气息诡谲,强弱难定,连他借助阵法之力,都无法感知其具体境界。 …… …… “老大,这就是你说的要干一票大的啊?”【神算子】李淳风站在赶猪巷的巷子口,一额头黑线地道:“老大你别想不开啊,李牧可是少年大宗师,你和他单挑,必输无疑。” 雄风馆主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说啥呢?我来这里,又不是要和他单调?” 【神算子】李淳风就更震惊了:“难道你真的准备把自己嫁给李牧?老大,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你今年已经二十好几了,传闻中李牧才十五岁,你俩年龄相差太大了,再说你性格这么急躁,就算是真的嫁成了,以后你们家里的事儿,谁说了算啊?万一吵起来,动手你也打不过人家啊,到时候被揍了,武馆的兄弟们就算是想要帮你出气,也没辙啊……” “你给老娘闭嘴。”雄风馆主一张娇俏的小脸都黑了:“谁说我要嫁给他了。” “啊?老大你不准备嫁给他啊,那你来这里做一票什么大的?”【神算子】李淳风道,心中腹诽着,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老大你是天字第一号的恨嫁女啊,我当然会这么想了。 雄风馆主胸有成竹地一笑,道:“我要把李牧拉进咱们雄风武馆,嘿嘿,小李子如今名气这么旺,是最好的宣传,到时候我们雄风武馆雄霸长安城,收个万万千千的弟子,一个弟子收十两银子,我们都发达了,不愁没饭吃,哇哈哈哈……” “小李子是谁?” “李牧啊。” “呃,老大,你这么叫,李牧人家答应了吗?” “没事,他会答应的。” 两个人一唱一和,走进了赶猪巷。 巷子里的街道,原本是泥泞不堪,布满了臭水沟,但后来郑存剑有心讨好李牧,所以专门命人将这个巷子的泥路,都铺上了青石板,所以整个赶猪巷看起来,倒是整洁了许多。 “你有没有发现?”雄风馆主走了一半,突然开口道。 神算子懵逼地道:“发现什么?” “这里的灵气,似乎要比外面充裕一些。” “咦?还真是,不对,不是充裕一些,是浓郁很多,至少两三倍以上。” 两个人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认真和严肃之色。 他们看向巷子尽头的那个院子,绿竹环绕,雾气笼罩,给人一种若有若无、无限遥远之感,尤其是那白色雾气缭绕之下,更有一种飘渺仙境的错觉,仿佛这条青石板路一直走下去,永无尽头一样。 而且,在院落的正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匾。 牌匾上两个字---- 陋室! 这个院落的名字,叫做陋室。 当然,名字很别致,但却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绿竹院落给人的感觉,实在是诡异了,不像是在现实世界,宛如梦幻一般,可望不可即。 “这是法阵?” 两人心中都明白了什么。 李牧到来之前,这里绝对并无任何法阵的存在,这是可以肯定的,那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李牧自己在这里布置下了法阵……难道这位武道大宗师,竟然还是一位术法修者? 法武双修? 十五岁的法武双修,还到了武道大宗师境界……这特.码的根本不是人,是妖孽吧? 两人正面面相觑,突然后面传来了车鸣马嘶之声,还有匆匆奔跑的脚步声,如急潮水一般,朝着赶猪巷涌来。 “闪开,快闪开。”最前面一架马车,车夫挥舞着马鞭,一脸的急躁,疾驰如电,轰隆隆地直接撞过来。 “他娘的,我……”雄风馆主立刻爆了粗口,暴脾气就忍不住了。 神算子连忙在一边拉住了他,道:“老大,是周家的人,不着急,先在一边看看热闹。” 两人躲在一边,周家一共来了四驾马车,疾驰而过,来到了院落跟前。 “周家家主周得道,求见大宗师李牧先生。”一位周家的供奉高手,在院落门口大声地道。 然而,院落里并无任何回应。 一架马车里,传出来了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犹如杀猪一样,惊动了整个巷子。 大丰商会的会长周得道亲自出来,在院落外大声地求见:“李牧先生,大丰商会多有得罪,请开门一见,我愿意做出任何的赔偿,还请先生高抬贵手,扰我儿子一命,小人老来得子,一向宠着他,将他惯坏了……从此之后,一定让他改过自新。” 周得道的姿态,很诚恳。 然而,不管他如何恳求,院子里始终没有任何回应出来。 那一层薄薄的碧绿竹墙,宛如天堑一般,无法逾越。 因为,在竹墙的后面,乃是一位年轻大宗师啊。 周家人在竹墙面前,求了小半个时辰,周得道嗓子都喊哑了,但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面色难堪,却是敢怒不敢言,还得忍气吞声恳求,因为周宇已经疯了一般,哀嚎如杀猪,快要不行了。 雄风馆主和神算子两个人,半蹲在周家人后面,不知道从哪里买的瓜子,一人抓着一大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热闹,幸灾乐祸,兴致勃勃。 赶猪巷里的居民,也都趴在墙头门边上看热闹。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流光,划破东面的天空,直冲小院落而来。 剑光! 一道剑光。 一道无比可怕的剑光。 天剑之光。 雄风馆主和神算子两个人,勃然变色。 天剑武馆的人,来了。 ---------- 第一更。有兄弟问我,为啥中午没更,汗,早上一大早就在公众微信号里公布了更新时间,因为小刀妞两个月,所以去儿童医院例行检查,上午写不出来,第一更在8点左右,第二更在11点左右,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微信号,搜索乱世狂刀四个字,只有这四个字,外加我的头像的那个公众号,是正版的。以后每日的更新,都会在这上面说。

上一篇   0148、怂了

下一篇   0150、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