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2、冲动了? - 圣武星辰

0162、冲动了?

李牧笑了。 他也没有想到,世上,真的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看对方的样子,颇有身份地位,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可真的是…… 要是换做其他一些小年轻,也许被这一番夹枪带棍的恐吓,就给吓住了,会犹豫,想着认个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这首诗就算是送给甄远道好了,但那样一来,立刻就会陷入对方的文字陷阱,沾染污名,以后再也翻不了身。 老子的【佳人诗】,的确是抄的,但绝对不是抄你的。 你个老东西,也好意思。 李牧原本就没有打算讲道理,所以正要动手……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楼梯的方向传来。 “不肯能,这位公子,绝无可能抄袭,甄先生怕是搞错了吧。”熟悉的柔软甜糯的声音,在闻圣斋白萱妈妈的陪同下,一袭白色纱衣的花想容,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嗯? 她竟然下来了。 李牧有点儿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是这下面的喧哗,闹得太大,所以惊动了三楼的花想容。 这丫头,也是有心了,竟然连衣服都没有怎么换,就直接下来为自己辩解。 李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而这时,整个一楼大厅,都轰动了起来。 花大家竟然下楼了。 很多早就想要一睹芳容的人,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终于见到了传说之中的闻圣斋花魁了。 无数道目光,都投射了过去。 林秋水、刘木杨和宋卿飞这三个人,面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他们没有想到,花想容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书生,就下楼抛头露面,还帮着小书生说话,这让他们又惊又怒。 甄远道目光落在花想容的脸上,一抹惊艳之色在脸上一闪而逝,心中也不由得浮起一丝炙热,他也被这个女人的容颜所震惊。 “原来是花姑娘。”甄远道将自己心中的那一缕占有欲很小心地掩饰,微微一笑,道:“姑娘只怕是被这位小友给蒙蔽了,那首佳人诗,的确是老夫酒后所作,当日……” 花想容直接打断了甄远道的话,道:“甄先生应该是不胜酒力,所以记糊涂了,我相信,佳人诗必定是这位公子所作,公子人品高洁,诗才纵横,惊世无双,不会做出窃诗之举。” 甄远道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怒色。 这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凤鸣书院教习贾作仁,面带微笑,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站出来,道:“花姑娘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简直是无耻,说别人是抄袭,反而是要让别人拿出不是抄袭的证据。 贾作仁是凤鸣书院的教习,其地位名气,和甄远道相差无几,两个人,也一直以来都在明争暗斗,教出来的两个得意弟子,刘木杨和林秋水,也是如此。 “这……”花想容沉默片刻,然后道:“公子之才,当世含有,在三楼之上,他只不过是随口之间,曾为小女子又作诗一首,此诗,可为证据……馨儿,拿出来吧。” 丫鬟馨儿从后面走出来,与另外一位丫鬟,将一卷纸徐徐张开,其上墨迹未干,一首诗白纸黑字,正在其上,诗曰:云想衣裳花想容,秋风拂槛月华浓。若非闻圣斋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众人看完这首诗,顿时都在心里,到吸一口冷气。 好诗! 又是一首百年诗。 而且,这首诗,一看就是送个花想容的,直接将名字嵌入其中,情景交融,人物虚实皆写,的确是精品中的精品。 这又是这个少年写的? 无数道目光,又看向李牧。 一个人,作一首好诗,就已经很难了,而作数首,就更难了。 因为,这种事情,只有天才才能做到。 当然,如果是天才的话,又怎么会稀罕去抄袭别人的作品? 甄远道的神色,立刻就有点儿难堪了。 不过,凤鸣书院的贾作仁,却是不慌不忙,往前一步,笑道:“看来,花姑娘,果然是被这欺世盗名之徒给骗了,你刚才拿出来的这首诗,乃是老夫今日上午,于庭中观花,有所感悟,创作出来的……” 人群中,立刻就是一片喧哗声。 这就有点儿太不要脸了啊。 若果说之前甄远道的说辞,还有点儿可信度的话,那现在,这位贾作仁的话,可就有点儿不要脸了啊,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你创作出来的诗,被人都不知道,偏偏被这少年人,给知道了。 花想容愣住。 她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而贾作仁则对于周围的一切变化,如若无闻一样,面色淡然。 今夜,好不容易出了两首百年诗,之前一首佳人词,已经被甄远道这个老对手给抢走了,这一首,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了。 他喜好名声,夺人诗名的事情,以前也做过不少,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就算是在场众人不信,那又如何,反正舆论掌握在凤鸣书院的说中,只要回头找一些人,造一造舆论,略微操作一些,今夜的事情,就算是传开了,也不用怕。 “你……你有什么证据?红口白牙,就说别人的诗是你的,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吧。”小丫鬟馨儿忍不住大声地叱问道,她是反对自家小姐委身李牧,但那是为了小姐考虑,却不意味着,她对李牧的才华有所怀疑。 “闭嘴,一个青楼丫鬟而已,低贱卑微,哪里轮得到你说话,退下。”贾作仁直接呵斥。 馨儿被骂的满面通红。 是啊,她身份地位,的确是最底层,在这样的文坛大人物面前,又有什么说话的资格,但是……可恨啊。 “好了,今天的事情,已经明了了,这个无耻之徒,先后抄袭了两大书院两位教习的诗文,拿在这里招摇撞骗,委实无耻之尤。”刘木杨站出来,面带得意之色,挑衅地看了一眼李牧,做出了最后的总结,道:“我建议,将这个无耻之徒,扭送见官,如此恶劣的风气,不能提倡,必须严惩,以绝后患。” “不错,不可轻饶。” “正该如此。” “拿下他。” “哼,果然是一个骗子,也就能骗一骗愚蠢的青楼女子罢了,如何逃得过我们读书人的眼睛。” 寒山书院矮冬瓜书生等人,都大笑了起来。 “公子……”花想容着急了,下意识地抓住了李牧的衣袖,眼神急切,面带惊容,她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种地步,她虽然归为花魁,但是牵扯到这种事情中,竟然是如此无力,保不住这样诗才纵横的天才少年。 李牧轻轻地拍了拍花想容拉着自己衣袖的手,面色淡然,微笑着,道:“无妨。” 而这一幕,落在一边的林秋水眼里,不由得他妒火中烧。 他为了得到花想容,千方百计,费尽心思,眼看着今日,就可以得偿夙愿,结果又却被半路里杀出来的李牧给坏了好事,心中如何能不恨,再看眼前这一对男女卿卿我我的样子,显然是已经恋奸情热,而且花想容脸上还带着一丝潮红,鬓角发丝凌乱,只怕是这对狗男女,已经在楼上发生了关系…… 顿时,林秋水对于花想容的一番炙热占有欲,也化作了滔滔愤怒。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看来,你们这对狗男女已经做出了那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当真是红颜祸水,花想容,我原来,以为你是一个颇有才气与众不同的女子,谁知道,你也不过是一个眼慕虚荣的彪子,我……”林秋水一怒之下,再也忍不住,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 啪! 一道响亮的把掌声,打断了他的话。 林秋水的身躯,在空中三百六十度转体,张口喷着鲜血,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十几米之外的一张圆桌上,酒水飞溅,汤汁四溢,碗筷盘盆被砸落在了地上…… “啊……” 有几个女子,被吓得尖叫了起来。 这样的突然变故,谁都没有预料到。 李牧缓缓地收回了巴掌,活动了一下五指,淡淡地道:“打你这种垃圾,真是脏了我的手……” 大厅之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衣着普通的少年,竟然毫无征兆地就出手。 一巴掌,就把堂堂寒山书院的首席,抽麻袋一样给抽飞了。 林秋水一张脸,被打的像是熟烂了掉在地上的黄桃一样,肿的不成人形,哼哼唧唧昏死过去了。 甄远道、贾作仁以及其他一众两大书院的书生们,都惊呆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李牧竟然真的敢动手打人。 一动手,这事情的性质,可就变了啊。 花想容也愣住了。 刚才,她被林秋水那恶毒的话,气的浑身发抖,无法想象一个平日里疯狂追求自己表现的文质彬彬的书生,内心里竟是如此丑恶,一翻脸说出这样阴毒的话,但是,她更没有想到,衣着普通无权无势的少年公子,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直接动手打人…… 这下子,要糟糕了。 “公子,你……”花想容心中大急,为李牧的安危着急。 --------

上一篇   0161、东窗事发?

下一篇   0163、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