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一拳秒杀 - 圣武星辰

178、一拳秒杀

“简直是狂的没边了,你一个小小的大宗师,妄言杀我?哈哈,小子,你这是自取其辱。”天剑上人冷笑,眼神渐渐森寒,掌心在胸前虚虚一拢,那一缕璀璨红艳的先天之气,从掌心之中衍生出来,幻化做剑的大体形状。 李牧一脸的跃跃欲试。 他很想体会一下,先天之气到底有什么样可怕的威力,以自己目前的肉身强度,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但,这毕竟有危险,万一扛不住……虽然希望更清晰地体会先天之气的威力,但却不能真的去玩命啊。 李牧将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强行熄灭。 今日的一切,他都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儿像是疯子了。 还是先解决了天剑上人再说吧。 李牧缓缓下蹲,依旧是【真武拳】起式桩功,但腰身却要下沉了许多,同时双拳拳心向上,收手肘,手臂朝着腰腹两胯的位置朝后收起,呼吸之间,配合着【先天功】,体内的变态力量,完全释放出来,全身骨骼都似是怒吼一般,尤其是尾椎,脊柱,头椎这一条中轴线,宛如一条咆哮的大龙一样,力量涌动。 周围的空气,仿佛是凝固了一样,形成了一缕缕的波纹,朝着李牧汇集。 “先天算什么,我若想杀,便是一拳轰成为渣,这一战,到此结束。” 李牧咧嘴,雪白的牙齿,犹如一排锋锐的刀剑。 他的身躯,宛如一张大弓,双臂出拳,则是搭在弓弦上的大箭。 “真武拳第三式……裂天崩!” 喝声之中,李牧出拳。 姿势优美,动作简单。 似乎……并无什么威势。 而同时,天剑上人蓄势完毕,极招催动,也出招了。 “哈哈,小辈,下一辈子,投胎的时候好好挑选一下吧,不要再遇到老夫……天剑十六式----刺剑式!” 他的眉眼之中,杀机暴涨,双手往外一推,将掌心之中那一缕璀璨红艳的先天之气,化作长剑,直接刺出,正是【天剑十六式】之中的【刺剑式】----他只修出了一缕先天之气,因此,最适合施展这一剑。 天剑上人心中信心十足,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他能够感觉出来先天之气的可怕,足以碾压任何的神兵利器,【刺剑式】之前被李牧破解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将会是无敌的存在。 剑光,璀璨如红艳之阳。 霎时间,仿佛天上双日的光芒,都被这一道先天之气所化的剑光遮蔽。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一道剑光的可怕,似是可以斩杀灵魂一样,令他们感觉到心灵悸动,灵魂颤栗……这简直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一剑。 李牧,完了。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然而,也是在这一瞬间,李牧的双拳,捣出到最顶端。 招式的变化出现。 双拳猛然合一,掌心对着掌心,微微一荡。 轰! 一股奇异的震荡之力,从他的双拳之中爆发出来。 这震荡之力是如此诡异,以至于似乎这片天穹,都随之摇晃了起来。 观战者们还未反应过来,李牧的双拳之中,又是一次震动。 轰! 天穹再次震荡。 这一次,所有人都觉得视线之中的一切,都好似是剧烈晃了一下。 然后…… 轰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震荡,如霹雳弦惊,不断地从李牧的双拳之中爆发出来。 那一瞬间,千百道震荡之力瞬间被叠加到了峰值,李牧的双拳模糊起来,一道璀璨如银光汇聚的拳芒光束,直接从双拳之中爆发出去,迎上了天剑上人的先天之气【刺剑式】。 在天穹剧烈的震荡之中,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拳芒光束直接彻底碾压了红色先天之气【刺剑式】的光剑,那种画面,就好像是一根红木树枝插入到了烈焰岩浆中一样,一瞬间就融化了。 没错,就是一种融化。 而且,更可怕的是,震荡拳芒光束余势不衰,直接轰到了天剑上人的身上,穿透而过,斜斜刺向虚空,直接在天穹之中,打出了一条真空拳痕,肉眼可见的痕迹,直接轰入到了天穹高处的云层,洞穿云层,形成了触目惊心的孔洞,一直刺向更远处,简直像是是射入到了星辰之中一样。 这种画面,实在是语言难以形容。 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拳痕所过之处,其内的一切,都像是被擦干净了的琉璃一样,要比正常视野之中的一切,更加清晰,更加光明,包括被拳风透体而过的天剑上人,以及他身后斜上方数千米的长空。 诡异,寂静。 整个天剑武馆广场,还有观战台上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寂静。 擂台上的战斗,画面定格。 天剑上人面色茫然。 他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伤痕,但身形却僵硬了许多,面色茫然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躯,然后再看向李牧,难以置信地道:“你……这……是什么拳法?” 李牧收式。 “真武拳,仙人之拳。” 他道。 真武拳第三式【裂天崩】。 曾经,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李牧,以为【真武拳】只是炼体之术,并无明显的战斗力,但实际上,这一套拳法,才是真正可以将他一身肉身恐怖力量发挥到淋漓尽致并且产生增幅的最强拳术。 为求一击必杀,李牧直接施展了第三式,也是他如今掌握了的【真武拳】中最强的一式。 “仙……仙人……拳法?不可能啊,世间当无此拳法啊。” 天剑上人面色凄苦。 “我不服,我不服啊,我已经晋入先天,为何……为何啊?” 他振臂狂呼。 李牧全身上下,云淡风轻,毫无丝毫的伤痕,亦不见任何的力竭之兆。 他理所当然地笑,很装逼地道:“这有什么不服的啊,因为你是配角啊,就该有配角的觉悟,龙套跑完了,就该挂掉了……下辈子投胎,好好挑选一下吧,不要再遇到我……今日到此为止,安心地上路吧。” 说完,李牧用更加装逼的姿势,自以为很酷地打了一个响指---- 咔嚓。 像是有什么上等玉器破碎的清脆响声响起。 最后一股轻微的震荡,由这一个响指引起。 然后,好似是一片枯叶破碎的声音引起了灭世大雪崩一样,那一道数千米长的银色拳痕轰击过处的路线,就好使一大块的琉璃被人敲碎了一样,碎裂了开来,化作千千万万银色的碎片…… 虚空破碎! 其中的云层,阳光,蓝天……还有天剑上人的身躯,统统破碎。 没有鲜血,没有惨呼,没有白骨,亦没有脏器碎片。 天剑上人,这位新入先天之境的盖世强者,他的身躯,就好像是被涂鸦在玻璃琉璃上的画像一样,随着这种破碎开开裂,化作了千千万万的碎片,然后消弭,消散,最终如薄薄的冰片消融在了阳光之中一样,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破碎过后,一切恢复正常了。 拳痕消失。 天还是天,云还是云,风还是风,阳光还是阳光。 唯有天剑上人,也随着拳痕消失了。 永恒的消失。 他的身躯,他的骨骼血肉,他的精神,他的意志…… 他的一切,都被可怕的拳劲给震散了,化作了齑粉,化作了天地之间肉眼不可见的最原始物质,消散在了这个世界,被抹除了一切痕迹。 这,就是【裂天崩】拳法。 这,就是仙人之拳的威力。 这,也是李牧如今掌握的最强战力。 “啊,这一战,真的是收获不小啊。”李牧姿态夸张地伸了一个懒腰。 哗啦。 青石擂台,终于再也无法承受战斗带来的压力,化作了一块块的碎石,如风中风干了的沙雕一样,垮塌了下来,全部都是拳头大小的碎石块,极为匀称,咕噜噜滚开,化作一片废墟。 这样的声音,将所有震惊失神之中的人,都惊醒了过来。 所有的目光,都投射到了李牧的身上。 那是震惊的目光。 惊惧的目光。 难以置信的目光。 和茫然的目光。 先天境修为的天剑上人,一入先天就修炼出来了一缕先天之气,就这样,被还没有进入先天境的后辈,用肉身之力的拳法,一拳给活活打散了?就像是一个屁一样,消散在了空中?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样一幕,只怕是所有人听到这样额事情,绝对会以为这是世界上最荒诞拙劣的谎言。 先天啊,那可是一尊先天啊。 为什么会这样? 最后那一拳,似乎叫【真武拳】,真的是仙人拳法吗? 应该是的。 因为除了仙人使用的拳法之外,还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仅仅用肉身之力,就将可以将先天打为齑粉? 西南北四面广场上,数万人,呆若木鸡,安静的落针可闻。 观战席上,所有大人物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知府李刚此时再也没有了之前淡然,他的眼睛里,难以掩饰的是难以置信之色,失态之下,捻断了自己十几根胡须也都没有察觉,微微欠起身,朝着破碎擂台方向看去。 而站在他身后的郑存剑,双目之中一片茫然。 所有人之中,表情最为丰富的,就属【开天神剑】张乘风了。

上一篇   -177、得意·冲突

下一篇   179、各方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