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最难消受美人恩 - 圣武星辰

183、最难消受美人恩

“今夜子时,本县登门拜访,血月魔君,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那紫色电芒流转,传出如君王一般凌然不可侵犯一般的主宰之音。 这声音,如重锤一样,重重地敲击在每一个血月帮的高层的心头,令他们心惊肉跳。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李牧竟然早就在钱护法的体内,种下了某神神秘的寻踪术法,钱多这个蠢货,自以为逃出来,却无意中,当了李牧的眼线,将血月帮总舵所在的位置,直接暴露给了李牧。 这等手段,太可怕了。 李牧真的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吗? 简直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啊。 就在众人都震惊沉闷之时,半空中,那雷电之光,有了新的变化。 咻! 雷光一个闪烁,重又射入到了钱护法的体内,在其惊骇欲绝的神色中,轰地一声,直接炸裂开来,就将这位宗师巅峰的血月帮高手,炸成为碎骨血浆,血水溅射开来。 整个大厅,顿时血腥弥漫。 桌上,地板上,椅子,墙壁、石柱上……到处都是血迹,宛如一个屠杀场。 “哈哈哈哈……”李牧的笑声,在大厅里回荡。 然后,所有的雷光,都消失了。 大厅之中,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李牧比传闻之中的可怕,比想象之中的更可怕。 这样的手段,诡谲莫测。 就连血月魔君本人,血水氤氲笼罩之下的面孔,神色也阴晴不定了起来。 这个原本在他的眼中,犹如爬虫虫蚁一般的小角色,竟然如彗星经空一般崛起,让他开始感觉到了棘手,今夜子时,李牧要上门拜访,看来动花想容,的确是激怒了李牧,让其癫狂了起来,问题是,要不要在这里等着李牧上门呢? …… …… 李牧的嘴角,浮现出一缕微笑。 他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钱护法,敢闯入花想容的闺房之中行凶,如不是自己留下来的那个玉吊坠,只怕是花想容已经受伤,或者是被掠走了吧,李牧不会给这种的人第二次机会。 雷光附着在钱护法的体内,等于是在将一个‘摄像头’放在了其身上,钱护法自以为行踪诡秘,但实际上,他一路走去,所有的一切,都在李牧的监控之下,如看直播一样。 果然,血月帮的总舵,被他找到了。 李牧传音、杀钱护法,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这是老神棍传授的一些小手段,名曰【雷光溯源术】,当然,若是遇到实力比李牧更高,或者是在术法方面修为精湛,精神力强横的对手,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公子,我家小姐,今日跳的如何?”馨儿一脸的阿谀奉承,端上一杯茶。 李牧也被这个势利眼的小丫头给逗乐了。 不过,她这也是在一心一意地维护花想容,忠心耿耿的样子,让李牧想起了自己在地球上养的那只叫做将军的哈士奇,转眼,来到这个星球,已经过去了小半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将军在地球上过的怎么样,应该不会已经被愤怒的村民们给吊起来剥皮下火锅了吧? 二十年之后,回到地球,将军也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李牧突然就有点儿多愁善感了。 花想容换上了白色纱衣,赤着雪足,身形窈窕,且歌且舞,午后的阳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金色,投射在这位大美人的身上,逆光的身形被镀上一层纤细的金边,犹如光之精灵在舞蹈一样,美轮美奂,动人心魄。 她明显是动情了,跳的比平日里,更美了几分,且多了一种感情在里面。 道韵流转,整个房间里,神圣而又圣洁,充盈着一种令人梦醉神迷的气氛。 “这就是大道之韵啊,先天道体,太变态了。” 李牧感慨,在地球上的时候,听老神棍说起各种杂谈,就当是听故事了,现在,老神棍所讲的一切,一件一件被印证,关于先天道体,按照老神棍的说法,乃是一种天生就近道的体质,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别人修炼数百年才能达到的目标,先天道体可能只需要数十年之间,当然,先天道体,类别也有不同,比如有些人,天生就亲近雷电,地球上发生过一些很诡秘的事情,有人触碰到了高压电而不死,反而变得身躯可以充电,这就是先天雷电道体,而有的人掉进海洋里可以随波漂流,不会下沉淹死,这就是先天水系道体,还有些人,可以吞吃金属,将铁块、铁勺等等当做食物,这就是先天锐金道体,还有些人…… 只不过,地球上不存在灵气,所以这些千万人之中存一概率的人,也没有办法更进一步,修炼武道。 而李牧观察花想容,不论是在月光下,还是日光下,她的舞姿,都可以激荡道韵,引起光华异变,宛如仙子一般,这是什么先天道体? 先天日月道体? 不对。 李牧仔细想了想,应该是一种先天光之道体。 很罕见的稀有先天道体。 这种道体,如果修炼一些与光相匹配的武道或者是术法,必定可以一起千里。 这就是天才。 天生之才。 李牧收敛心神,开始在花想容歌舞道韵的激荡之下,修炼功法。 今日,与天剑上人一战,天剑上人借助李牧的拳劲压力,磨砺己身,修炼出一缕先天之气,惊艳了观战的所有人,而实际上,李牧又何尝不是在借助天剑上人的先天之力,来锤炼自己? 他的收获,是要比天剑上人大的多的。 【先天功】运转,呼吸法配合,李牧再度感受到了,体内有一种热流,开始涌动,与上一次开启了【天眼】的情况,一模一样,而且,也无法主动地控制这股热流。 他也不着急,仔细感受体会。 渐渐地,李牧有了一些发现。 这些热流的流动路线,轨迹,方式,与今日天剑上人吞下【万血丹】之后,冲击先天时的一些内气运转路线,极为相似,但仔细感受观察的话,却又要比天剑上人体内内气流转路线更加复杂一些,流转的路径、通道、轨迹,要更多。 李牧一心二用,一边运转【先天功】,一边感悟体会观察自己体内的变化。 他的心中,有一些期待,希望可以藉此,再度突破,将【先天功】第一层从小成推进到大成。 时间流逝。 李牧陷入了一种极为奇妙的状态之中。 他闭目,感受热流散入四肢百骸,体内发生奇妙的变化,精神力肯定是提升了的,但是,渐渐地,那种热流消散了,如上一次时一样,似是被消耗干净了,最终逐渐退去,仔细体会的话,似乎还不如上一次的数量多。 李牧倒也不气馁。 因为上一次的突破,乃是积累了数个月,甚至连地球上十几年修炼【先天功】的积累都可以算在内,而这一次,才过去不过数日时间而已,主要是因为与天剑上人一战磨砺和领悟而来,所以这一股热流,有这样的数量,已经很那得了。 “老神棍说过,修炼进步,主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常规方式,勤修苦练,日积月累,量变产生质变,第二种是各种机缘奇遇,天地福运额外的赐予,我上一次的突破属于第一种,而这一次热流的出现,则属于第二种。” 李牧心中明悟。 最终,那股热流完全消散与体内。 李牧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果然是再度提升了,越发的耳聪目明,感观敏锐度,又上了一个小台阶。 凝神细听之下,近可听到花想容的呼吸、心跳、血液在血管之中流动的声音,以及她的脉搏,都可以听到,远可听到流芳街门口小贩的低语声,只要刻意去听某个声音,就可以将其他杂音都完全忽略隔绝,这是一种很奇异的体验和能力。 当然,除了听力之外,其他感觉,也都是如此,堪称变态。 他运转精神力,于眉心之间。 天眼微微开启,已经可以睁开一半左右。 观看周围一切,已经可以收放自如,只要不想,就不会直接窥视到花想容等女子的胴.体,可以观看到空气之中,细微的气流变化,可以看到窗外飞舞的飞虫,如一个个小小的能量点。 每一个生命,都蕴含着一种能量。 能量的大小,决定了生命的强弱。 花想容等人身上的能量,要比那飞舞的飞虫强大了太多,宛如昊日之于萤火虫一样,但相比较而言,这些女子的能量,和李牧比起来,又差了十万八千里。 “日后,只要天眼一扫,就可以通过对手体内蕴含着的能量大小,判断出他们的修为境界,这倒是一个不错的窍门,但天眼的威力,应该不仅仅限于此。” 李牧心中回想一些关于天眼的传说,大概也一直到,这一次的突破,大致应该是将【先天功】修炼到了第一层纯熟境界,距离第一层大成,还有一段距离。 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进入眼帘的,是花想容和馨儿关切的眼神。 “公子,你不会看我家姑娘跳舞竟然睡着了吧?”馨儿撇着嘴,我家姑娘如花似玉,公子你也太不会欣赏了吧。 “馨儿,不要乱说,李公子今日大战,定是累了。”花想容连忙制止。 “姑娘呀,你这么快就为心上人着想了啊,哎呀……”小丫鬟故意调笑了起来。 花想容一下子,白色美玉一般的精致鹅蛋脸上,又泛起了红霞。 李牧哈哈大笑,道:“观花大家仙舞,我灵感大发,修炼又有增益进步,多谢了。” 花想容闻言大喜,道:“若是能够有助于公子修炼,妾身愿日日为公子舞。” 这算是在变向地剖明心迹了。 算是一种表白。 李牧闻言一喜。 作为一个闷骚虚荣男,被这样一个风华无双的大美人表白,怎么会不喜? 但是,他又有点儿忐忑。 因为,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 感谢风神秀嘎嘎嘎、狂刀盟汚圣、我不会捐精、翩跹舞、筑诚、淡忘如思v诸位大大的捧场。 愿兄弟们中秋节快乐!

上一篇   182、血月总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