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你是不是故意的 - 圣武星辰

188、你是不是故意的

天亮,鸟儿欢鸣。 一声惊呼之中,白衣女子从昏沉昏迷中醒来。 她第一时间翻身起来,绝美无暇的脸上,带着极度紧张之色,第一时间戒备,但四下一看,等看清楚周围的环境,脸上的神色,变得惊讶了起来。 “这是哪里?” 她想起了昨夜的事情,感觉到体内气血依旧有点儿虚弱。 身下是一层薄薄的干草,铺在一块平整的石块上,像是一张床一样,想象中的镣铐啊之类的东西,并不存在,她发现自己体内的毒素,被清除了,周围的环境很清新,并不是在某个关押囚犯的地牢中。 “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她警惕地看过去。 却见到不远处的湖泊沙滩上,一个面带微笑的短发少年,坐在一块岩石上,正支着一个篝火架子,用削尖了的木棍,串着两条大白鱼,烤的鱼油吱吱作响,一股淡淡的鱼肉香味弥漫在湖边。 “是你,你是……那个小和尚,扯淡?” 白衣女子无比惊讶。 她昨夜中毒而逃,视力受影响,只是隐约察觉到,有人帮助了自己,却并未认出来是谁,此时看到李牧,联想到记忆之中一些模糊的画面,立刻意识到,是这个曾经在平安镇有一面之缘的小和尚,救了自己。 “阿弥陀佛,女施主,我们又见面了。小僧有礼了。”李牧随手行了个礼。 也好,他本就不想暴露身份,既然白衣女子还是将他当做小和尚,那不妨就继续扮演下去。 白衣女子脸上的警惕之色,消退了不少。 “是你昨夜救了我?” 她感觉到惊讶,因为追杀者的实力,她很清楚,三尊大宗师,加上十数位宗师级的暗甲武士,这个小和尚,竟然可以将自己从那么多人的追杀之下救出来?而且,看小和尚的样子,风轻云淡,浑身上下都没有伤势,他是怎么做到的? “是啊,”李牧点点头,道:“阿弥陀了个佛,我当时只是路过而已,被当成是你的同党,那个【龙岩三魔】的老大,动手要打我,我只好出手反击,顺便把你救下来了。” “你竟然从他们的追杀之下逃了出来?”白衣女子慢慢地站起来,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状况,依旧是有点儿难以相信。 “错。”李牧翻转着烤鱼,道:“不是在他们的追杀之下逃出来,而是打的他们屁滚尿流狼狈逃窜了,唉,我佛慈悲,阿弥陀佛,罪过啊罪过,贫僧还失手了,一不小心,杀了那么十几个人。” “你……”白银女子无语。 这个自称法号乱来和扯淡的小和尚,实在是一个活宝。 “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身上的毒,是你解的?”她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异,内气也恢复了一些,终于心中轻松了许多,然后一步一步地朝着沙滩走来,神情放松了许多。 李牧将烤好的鱼,连着木棍递给她一只,然后将事情的始末,都说了一遍。 “你杀了【龙岩三魔】的老二和老三?还灭了那些暗甲武士?”白衣女子惊讶无比,又一次地忍不住反问。 “有什么不可以吗?”李牧道:“小僧可是雪山大伦寺当代最出色的传人,我师大伦明王鸠摩智,亦是当代无双的智者强者,女施主的表情,似乎对小僧的话,很是怀疑啊。” 白衣女子无语。 虽然这个小和尚说的信誓旦旦的,但为什么,听着却那么不靠谱呢。 “还有啊,女施主,你的关注点,不应该是集中在小僧的血,竟然可以解读这种事情上吗?”李牧津津有味地啃着烤好了的大白鱼,转移话题。这个星球上的一切,都是原生态的,湖水清澈,里面的大白鱼又肥又傻,很好抓,虽然他手头没有调料,但是烤好了吃,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白衣女子愣了愣,点头,道:“是啊,你的血,为何能够解掉那种奇毒?” 李牧很老实地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和我小时候在大雪山上抓了好多蟒蛇吃有关吧,又或者和我前段时间喝了一头快要化形的蛟龙的血也有关系……” 白衣女子无语。 说了等于没说啊。 她吃了一口烤鱼,贝齿留香,竟是觉得前所未有的清香,因为昨日受伤,加上中毒,所以身体虚弱,饥肠辘辘,不知不觉之间,就将手中的烤鱼,吃了个干干净净。 “你不是出家人吗?为何要杀生?还要吃鱼啊。”白衣女子问完,突然想起了在平安城那泼皮山庄中发生的一切,立刻意识到,自己这是白问,这个小和尚,叽叽歪歪,歪理一大堆,啰啰嗦嗦,简直就是一个话痨,说起来没完没了,一看李牧又一副开口要节食的样子,连忙大惊失色地摆手,道:“算了,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额……”李牧准备好的长篇大论,被憋回到了肚子里。 其实,他心里有恶趣味,还是很喜欢学唐僧那样啰里吧嗦地调戏一下这个女神一般的白衣女子的。 李牧吃完手中的烤鱼,噗通一声,跳进了湖里,一会儿,又拎着好几条肥瘦适中饿的大白鱼上来,熟练地开膛剖肚,又叉上烤起来。 山风吹来。 树林呼啸,已经是清秋时节,所以气温算是较冷了。 白衣女子觉得肩头微凉,才意识到什么,扭头一看,右肩的衣衫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都快要到后腰部了,然后又用一条长长的衣襟,以很拙劣的手法缠绑住了。 她看向李牧。 李牧很无辜地耸耸肩:“你的左肩受伤了耶,箭上有剧毒,如果不拔箭的话,无法祛毒,所以……” 白衣女子面色凌厉:“那衣服为何撕了这么长一条口子?”肩头的箭伤,衣服却撕裂到了后腰,岂不是什么都被他看到了。 李牧更加无辜地道:“你也知道,你很美啊。” “这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太美,所以我拔箭的时候,有点儿紧张,压力有点儿大,压力大就有点儿手抖,手一抖就……就不小心撕大了。” “不是故意的?” “阿弥陀佛,小僧乃是出家人,岂会做出那种事情。” “都看到了?” “阿弥陀佛,出家人眼中,再美丽的皮囊,也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已,女施主又何必介怀呢。” “既然是红粉骷髅,那为何还会紧张手抖?” “额……这……”李牧语窒,妈的怎么这话说着说着,把自己绕进去了啊。 白衣女子目光凌厉地盯着李牧。 李牧的脸上,逐渐出现一丝尴尬之色。 “噗嗤。”白衣女子突然笑了。 这一笑,犹如寒冬流逝,春华绽放,霎时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变得春光灿烂了起来,李牧不禁看呆了,很配合地嘴角流出了一丝口水…… 这还是李牧第一次看到白衣女子这样的笑。 如此美丽绝世的女子,笑起来,真的是让铁石心肠的人,也都会被融化。 “反正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和尚,才多大,被你看了,也无所谓。”白衣女子脸上带着笑意,撇了李牧一眼,风华绝代。 李牧连忙擦了擦口水。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漂亮的女子啊,一个笑容,一个眼神,简直都快要让人举手投降,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哪怕是为她而死也心甘情愿的冲动。 简直是祸水。 李牧心中连连咏唱佛号。 妈的,妖精啊。 “阿弥陀佛,女施主不愧是看破红尘拥有大智慧的人,”李牧赞道:“下次你受伤中毒,可以继续来找我。” “呸。”白衣女子气结,然后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然后,她抢过李牧手中刚刚烤好的白鱼,自顾自吃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 尤其是看到小和尚那猥琐中带着一丝坦然的表情,听着这小和尚胡搅蛮缠叽叽歪歪地话说八道,反而要比平日里听那么多义正言辞之、大义凛然的话,要舒服轻松很多,她也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小和尚,有着异于常人的宽容,若是换做别人,哪怕是再信任的人,看到了她的身体一部分,那肯定也是要杀了的。 这个小和尚的身上,有一种奇特的气息,让她可以暂时放下刀光剑影和尔虞我诈,忘记自己的身世和责任,可以如一个无忧无虑的同龄少女一样,短暂地放空自己,抛弃一切烦恼。 李牧也嘿嘿地笑着,边笑边吃了起来。 他想起来,昨夜不小心撕开白衣女子后腰衣服的时候,那一抹惊心动魄的弧度,还有那一片目眩神迷的雪白……他,毕竟还是一个处男啊。 过了片刻,白衣女子吃完了。 她站起来,在湖边蹲下来,对着湖水,看着倒影,整理自己的长发和妆容,纤细莹润的十指,在如墨云一般的秀发之间穿梭,精致白皙无双的鹅蛋脸上,神色恬静,金色朝阳的照射之下,面部线条的边缘带着一层金光,显得圣洁而又美丽。 这画面,如一副完美的美人画图一样。 李牧安静地看着。 片刻之后,她站起来,道:“小和尚,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要走啦。”

上一篇   187、喂血

下一篇   189、遇到了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