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机会来了 - 圣武星辰

193、机会来了

蔡知节纵马而来,到了近前,先看到小王爷秦林的惨状,目光一变,然而,等到他再看到面带杀机,站在一边的李牧时,心脏就更是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怎么是这个杀神啊。 他意识到,自己要被卷入一场可怕的浑水中了。 他就算是尽起东城区分守衙门的兵力,也不能将李牧怎么样啊,天剑武馆一战,李牧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惊悚,尤其是最后一拳,秒杀一位修炼出一缕先天之气的先天绝世强者,那简直是犹如神魔一样。 那一战,在蔡知节的心中,留下了太过于深刻的印象,让他对于李牧,已经本能地产生出了一种畏惧。 然而,现在退,已经来不及。 他勒马停下,心里像是吃了死耗子一样,走过来,也没有问秦林,而是直接向李牧拱拱手,道:“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李牧大人……”蔡知节心里在骂娘。 李牧看着他,没有说话。 而一边的蒋炳,心中一个哆嗦,这个时候,才明白,这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妈的,竟然是这个杀神。 早知道…… 他好后悔,自己没有去看天剑武馆那一战,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这少年,竟然是轰动了整个长安城的少年先天、诗仙李牧,如今,长安城中不知道这位爷的人,只怕是没有几个了吧? 如果一开始知道是李牧,那蒋炳绝对不会说那些话。 同样心情的,还有秦林。 他也是这一瞬间,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疯子一样的少年,是什么来历。 一个十五岁的先天战力绝世强者啊,怪不得,口气这么大,出手这么狠。 但,他又非常非常的愤怒。 李牧,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文进士而已,帝国官员,皇室册封的官身,太白县的县令,从官秩上来说,在拥有小王爷身份的他的面前,如一只小爬虫一样,卑微的身份,竟然敢如此折辱他? “巧吗?蔡大人,如果你是来为这个蠢货求情的,那就免开尊口吧。”李牧一点儿面子也都不卖。 蔡知节的脸色,就有点儿难看。 李牧这也太强势了。 “李大人,这位秦小王爷,乃是当今帝国镇西王最喜爱的一位王子,身份尊贵,如果他有什么的最李大人的地方,略施惩戒就可以了,我这么说,也是为了李大人你好,要是最后事情闹得无法挽回,只怕到时候,李大人你也担待不起。”蔡知节知道。 自己既然来了,就必须说话,否则,到时候镇西王.震怒怪罪下来,他担待不起。 说完,蔡知节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道:“李大人天资绝世,未来的路,还很长,凡事三思而后行,何必如此冲动,急于一时呢。” 这是在暗示李牧,你有如此天赋,日后成就更好,总有一日,可以成长为帝国武道巨擘,那时候,便可以随心所欲,何必现在就着急树敌呢? 再强大的天才,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也是弱小的。 如果夭折了,那也不过是一个死人而已。 这也算是在为李牧着想了。 然而,李牧却不这么想。 他现在,已经彻底放开了。 今天这一口气,非出不可。 要是装逼装到一半就收手,那和傻逼有什么区别? 而且,最主要的是,今天这一口气不出,心情就会很不爽。 用一句更加装逼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念头不通达。 何况,老子修炼的是仙人功法,进境那是一日千里,何必畏畏缩缩,且太白县城衙门的【天罡地煞阵】已经小成,大不了,到时候龟缩在其中,有谁能攻破? “蔡大人,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李牧看着他,很认真地道。 蔡知节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李牧根本就是油盐不进。 他觉得牙疼。 “李大人,小王爷的能量不小,就算是长安城中的先天,或许也可以请动,李大人何必非要玉石俱焚呢?”蔡知节还是苦口婆心地劝说。 李牧语气坚定地道:“蔡大人,你我有一面之缘,我才和你好言说话,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不管是谁来了,也都没有用,除非他能打赢我,我今天,就是要收拾人,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蔡知节就更加牙疼了。 他没有想到,李牧愤怒起来,竟然是如此固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再往下说,李牧就该翻脸了。 但是动手? 他更不敢。 “后退。”蔡知节摆手,与自己麾下的心腹将领,还有东城区守备衙门的精锐,都纷纷往后退去,距离纪念碑大约百米左右的距离,没有完全撤走----这种情况下,他如果走了,事后同样难逃责罚。 骑虎难下,进退维谷,投鼠忌器啊。 不过,他下令将周围围观的人,都驱散了。 这样做,也算是为小王爷秦林保留一些尊严吧。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南城区、北辰区的守备将军,并未如秦林所期待的那样带兵现身。 蔡知节心中明镜儿似的,猜都不用猜,肯定是这两个老狐狸,在来的路上,收到了消息,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的真相,所以没有前来,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来了也没有用,他们根本惹不起李牧,还不如假装没有收到消息。 李牧看了看插在地面上的那一炷香,还剩下大约最后四分之一。 “看来,你的人缘也不怎么好,搬不来人啊。”李牧看向秦林。 秦林心中恨得咬牙切齿,但嘴上,却连一个字都不敢说。 插在地上的香,越来越短。 空气中弥漫着的紧张气氛,也越来越浓郁。 而秦林的心中,也越来越惧怕。 是的,他现在,是着的怕了。 瓷器不和瓦罐硬碰硬,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早知道李牧是这个样子一个疯子,他说什么,也都会示软的啊。 “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会是,周老怎么还没有来?” 他最后的希望,是父王派遣在身边保护他的一位先天,只不过,平日里,因为这位先天对于他管束极严,相处的很不好,经常爆发冲突,所以关系不佳,一般情况下,周老都是住在另一处地方。 他已经派人去请了。 按理说,此时,这位救星应该到了才是啊。 秦林心急如焚。 …… “周老,请速速出手啊,不然,小王爷危矣。” 距离纪念碑约千米的酒楼二楼,窗户前,一位之前被亲临派遣出去的心腹,一脸焦急地催促身前的青袍老人。 青袍老人六十多岁的样子,面容普通,山羊胡,红光满脸,双手背在身后,摇摇头,道:“不着急,不着急,磨练一下小王爷的性子,也是好的。” 他们来到这酒楼,已经有半柱香多的时间,还在西城区分守将军蒋炳之前。 但是,任凭那心腹如何催促,青袍老人都稳坐钓鱼台,并没有选择出手。 镇西王对于这个小王子,还是很看重,毕竟有着不错的武道天赋,但,性格太狂躁,骨子里有一种竭斯底里的狂妄,这让镇西王很头疼,所以,才会将秦林派遣到长安城军部,看守陵墓,希望可以借此,来磨练一下这个小儿子的性格,让他稳重一点,毕竟,军墓乃是帝国的神圣之地。 但,秦林到了长安城之后,依旧是我行我素,越发癫狂骄横,在军墓中做出了各种天怒人怨的事情,又因为他身份尊贵,所以长安城中,并没有人真的去管束制裁。 被委以重任当做是监护人的先天强者周安,数次劝说,反而惹得秦林不快,两人数次争吵之后,周安就也放弃了管束。 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周安是乐见其成的。 有个人站出来磨一磨这个癫狂骄横的小王爷,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不到最后时刻,周安并不急于出手。 至于磨练了秦林的李牧…… 周安远远地看着李牧的身影,嘴角漏出了一丝轻蔑不屑的笑容。 这几日,关于诗仙、少年先天这种说法,他在长安城中,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先天之境的修为,哪一个不是苦苦打熬修炼得来的,纵然是再天才,又怎么可能真的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进入先天,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神州大陆上,屹立在武道巅峰的声名最隆的几个人,如九大神宗的宗主,在十五岁也没有进入先天,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小子,又怎么可能做到? 在周安看来,天剑武馆一战,分明是天剑上人借助丹药之力,强行冲击先天,结果境界不全,留下了后遗症,导致在关键时刻,走火入魔,所以才会战败身死,只是那些愚蠢的观战者,都看不懂,所以才成就了李牧的名声。 在他看来,李牧的真正实力,充其量,不过是大宗师巅峰左右,距离真正的先天,还差的太远呢。 世无英雄,徒使竖子成名。 这就是周安对于李牧的评价。 他进入先天多年,苦苦修炼,才算是稳固了境界,但却没有李牧如今这种名气和地位,这不公平。 这几日,他一直都在想,给这个所谓的少年先天一个教训,在他的眼中,李牧是一个绝对合适绝对完美的踏脚石,踩着这个踏脚石,就能一飞冲天青云直上。 只是,他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借口和机会,所以师出无名。 而现在,机会来了。 -------- 罪过罪过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后台一直登陆不上来,手机无线和直接插网线,试了半天突然好了,急死我了。 大家多多包涵

上一篇   192、看来你懂了

下一篇   194、活着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