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死去的战士 - 圣武星辰

195、死去的战士

李牧行走在军墓园中,心情舒畅。 这种舒畅不是来自于杀戮,而是来自于,他开始体会到‘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那种畅快。 习武是为了什么? 这个充满了为人处世哲理的问题,地球上中国古代先贤曾经一次次地验证过。 可以是为了快意恩仇,是为了保护自己,是为了不被凌辱,是为了随心所欲,是为了挺直腰杆,是为了不委屈自己……但归根到底,是为了保护那些你想要保护的人、事、物。 今天,李牧就体会到了这种快乐。 他觉得,自己的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明悟。 自从与天剑上人一战之后,李牧渐渐就有了这种心理。 而随着刚才这次风波,李牧心里的这种明悟,就越发地清晰。 这种明悟就是,他意识到,自己不用,也不应该再如之前那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因为他修习的,乃是神仙功法,他走的路,与这个世界的武道强者完全不一样,从一开始,他的着眼点,就不是所谓的九州大陆,而是整个宇宙星辰。 用一句装逼的话来说,那就是,李牧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而神州大陆充其量,只是一片鱼塘。 如果在这片鱼塘中,他都瞻前顾后,那日后走出星辰,又该如何自处? 事实一直都在证明,李牧的实力,永远都比他自以为的更高。 是心态膨胀也罢,是明悟也罢,李牧都感觉到,自己已经渐渐地掌握到了,应该在这个世界走的道路。 而这种心境的明悟,让李牧感觉到,这段时间以来,隐约感觉到的修炼瓶颈,终于逐渐开始松动了。 “也许,心态的变化,对于修炼,也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的。” 李牧顺着军墓中的幽深小道而行。 想要成为强者,首先就要有一颗强者之心。 就好像兰博基尼必须具备一座强大的引擎。 李牧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种奇妙的力量,在发生着改变,与前两次因为观花想容跳舞而产生的热流不同,这一次,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感觉,在四肢百骸之中流转,很明显,是因为他的心态而生。 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之力,也在蠢蠢欲动,仿佛是体力一直压制的洪荒之力,也要爆发了一样。 他行走在军墓之间。 军墓园幽深。 百年苍翠的松柏之间,一座座黑色的墓碑之下,长眠着战死的灵魂。 有些墓碑前面,还摆放着祭品。 更幽深处,隐约可闻一些幽咽哭泣,有人在祭拜死去的亲人。 这是一个庄严而又肃穆的环境。 老神棍在地球的时候,坑蒙拐骗,骗吃骗喝,但却从来不会在白事上弄虚作假,而且每次做白事的法事的时候,都会很认真,用一种颇为虔诚的态度,用他的话来说,死人其实有有灵的,不应该被欺骗,死亡,也是一种能量。 而此时,李牧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极为受这一片墓园的亲近。 这种亲近,从周围的松柏古树中传来,也从乱石野草中传来,从幽深路径中传来,从那一座座墓碑,一座座坟茔中传来,这种感觉,像是因为修炼先天功而过于敏锐的直觉中而来,又像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于天地之间。 “难道,亡者,真的有灵?” 李牧诧异。 但转念一想,这或许是真的。 因为,他用招魂术,强行召回了秋意的灵魂,让秋意处于一种鬼修的状态中,既然这个世界上有鬼,那岂不是意味着,会有阴曹地府之类的。 或者说,也会有一些亡者,逝去之后,灵魂不灭,或者再退一步,有一些人死后,哪怕是神智泯灭,灵魂消散,但却会在天地之间,留下一缕淡淡的能量体? 自己此时感应到的那种亲近感,或许是因为,墓园之中残留的一些亡者的能量,向自己散发出的善意? 可是,为何这其中的亡者能量,会对自己释放善意呢? 李牧行走在幽径之间,若有所思。 随着深入墓园,他就越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整个环境之中那种越来越浓郁的亲和之力,这说明,他之前的那种感觉,并不是一种错觉。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我在纪念碑前,说的话,做的事情?” 李牧想到了唯一的可能。 他可以感觉到,这种蕴含着亲和之力的亡者能量,对于自己的修炼,很可能是有益的。 只是,如何利用呢? 李牧来到了军墓园的最中间。 他想了想,在一座略大的墓碑前,盘膝而坐,运转先天功。 这是一种尝试。 而让他感觉到意外的是,几乎是在运功的瞬间,李牧就进入了一种绝对意料之外的入定状态。 眼前一花,先天功运转到极限,天眼仿佛是在这一瞬间,自动开启,呈现在李牧面前的世界,突然变得不同。 视线之中的一切,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 景象变幻。 似乎还是在军墓园中,景致大体相似,但多了一层血色,且耳边响起的不再是之前的那种风吹树叶声,也不是远远近近若有若无的幽咽哭泣声,而是铁血战场上惨烈厮杀的声音。 此时的李牧,突然觉得时空转换,自己仿佛是来到了一片古战场。 周围有千军万马在疯狂地战斗一样。 兵器的撞击声,马匹的嘶鸣声,箭矢的破空声,军号军鼓的激荡声,战士的怒吼声,将军的咆哮声,还有各种死亡绽放瞬间的长嗥声…… 他看到了一个个声音,犹如血色氤氲雾气的虚影残影,在周围出现。 都是一些战士的形象。 有的断手断臂,有的胸口插着长剑,有的一身箭矢插满,有的断头,有的只剩下半个身躯,有的身披着残损的铠甲,有的骑着无头的战马,有的挥舞着巨斧,有的高高举起着旌旗,有的拎着断刀,有的相互搀扶,有的浑身燃烧着火焰…… 这是……亡者的灵魂? 李牧心中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了什么? 这些血色氤氲雾气的虚影残影,难道是…… 难道是被埋葬在这片军墓园之中的历代战死的军人的英魂吗?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雨打风吹,岁月侵袭,为何死去的军人,还会残留下如此之所的魂魄? 他们,仿佛还在战场上厮杀一样。 李牧感觉到很震惊。 这种异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天眼看穿了虚空,看到了亡者的世界,还是这些死去的战士的英魂,并未真的散去,而是一直都存在,只不过是常人无法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他看到,周围血色氤氲雾气残影虚影越来越多,都是身披着秦人铠甲的军士,可以确定是埋葬于这片军墓园的战死士兵,而且,他们仿佛并非是没有意识,而是都朝着李牧的方向汇集而来,仿佛是听到了集合的军号一样。 走在最前面的数十个虚影,都是身穿着将军的铠甲,有的断头,有的身上插满了兵器,有的铠甲破损,燃烧着火焰,显然这都显示着他们生前战死的方式。 和普通的士兵比起来,这些将军打扮的血色氤氲血影,看起来更加凝实,能量波动更强,也更加清晰,如果不是颜色不对,真的和活人看起来查不了多少。 “长眠百年,不想今日,竟然有人可以引动这墓园的地气风水,看到我们……”一位领头的将军,身穿着盘空铠甲,造型极为古朴,是百多年之前的风格,浑身燃烧着火焰,生前应该是活活被里烈焰烧死,手中握着长刀,亦是布满了火焰,在距离李牧还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手中的火焰长刀向天空中一举,周围所有的战死战士虚影,都停了下来。 令行禁止! 死去的战士,亦是军队。 李牧沉默不语,静观其变。 “吾乃光武大帝麾下,神锋营统帅宁缺,少年人,你是谁?”烈焰将军的声音,在李牧的脑海之中响起。 他竟然可以与生人沟通,其额保存着完美的灵智。 这到底是灵魂,还是鬼修? 李牧疑惑了。 宁缺? 这个名字,略微有点儿熟悉。 对了,好像是如今长安城中,威武大将军宁府的先祖。 据说当年,宁家的宁缺,曾是秦光武帝麾下最勇猛的战将之一,深受重用,之后战死在了征途中,被亲光武帝册封,长安城军墓园最大的那座牌坊,纪念的就是这位。 原来是他。 “我乃西秦帝国,太白县县令李牧。”李牧运转精神力,回应道。 “一个小小县令?”烈焰将军似乎是很困惑:“不是神宗中人?” 神宗中人,应该指的就是九大神宗了。 李牧摇头。 “不是神宗中人,何以得见我们?”他疑惑地打量李牧。 然后,他又看了看周围其他同样是将军打扮的同伴们。 其他将军形状的虚影,铠甲不一,分别是西秦帝国不同年代的风格,很显然是死于不同的年代,能量波动都极为浓烈,以烈焰将军为首,低声地议论着什么。 ----------- 感谢江湖侠龙2、heaven逝尽、思念已成河、dasani诸位大大的捧场。

上一篇   194、活着不好吗

下一篇   196、地脉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