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8、送你们上路 - 圣武星辰

0018、送你们上路

<script>(&“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script> 冯元星听到这句话,顿时面色一变。 小县令还是拿这两个地头蛇没有办法啊,看来,自己今日的投靠,实在是太过于心急了。 周武和郑龙兴闻言,心中也是略微轻松,哈哈一笑,再也不掩饰他们脸上的挑衅之色,转身大踏步地朝着石窟之外走去。 这个时候,李牧又接着道:“我送两位上路。” 嘣! 一声轻微的弓弦震颤之音响起。 郑龙兴只觉得背后风声响起,心中大骇。 但以他的实力,竟然是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只觉得后心一震,身体轻飘飘飞出去,轰地一声,撞在了石窟石壁上,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穿心的剧痛,这才慢慢地涌来…… “你……我……”他脸贴着石壁,无法回头,看不到身后的众人惊骇欲绝的表情。 郑龙兴挣扎着,反手摸到了洞穿了后背的狼牙大箭兀自高速颤动不休的箭羽,想要运功拔出来,但力量犹如退潮的潮水一样散去,他尝试了几次,到最后手臂甚至虚弱到抬也抬不起来了。 “我……我不甘心啊……你……李牧,你到底是什么人?” 郑龙兴用生命最后的力量发出大吼。 这一箭的威力何其恐怖,射穿后心,射爆了五脏六腑,就算是神仙来也救不了他了,此时,只不过是生命最后时刻的回光返照而已。 而李牧完全没有回郑龙兴用生命发出的质问的意思。 他坐在石椅上,像是刚才那一箭并非是他射出去的一样,看着手中的弓,眼神发亮。 “哈哈哈,我乃是……血月帮……香主……你……血月照空,血流天下……血月……不会放过你的……”郑龙兴四肢抽搐几下,彻底咽气,被活活钉在石壁上钉死了。 血月帮的人? 李牧心中一动,但表面上,他的神色依旧如若未闻。 他依旧在打量摩挲着周中的银弓。 “好弓。” 他忍不住赞叹。 以他的力量,刚才开弓,也只是拉出不到四分之一的程度,一箭就将一位合气境的高手秒杀,若是能够将这弓拉到满月程度,那威力将会有多么恐怖? 这样的弓,必定是来历非凡,落在司空境的手中,真的是明珠暗投。 而一边,石窟之中数百位兵卫、冯元星以及周武等人,却是如同石化一样,彻底傻了。 真真真……真的杀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县令大人,竟然毫无征兆地出手,一箭秒杀典使郑龙兴,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也太杀伐果断了! 被射死的,可是一位堂堂典使啊,是太白县的巨头级人物啊,跺一跺脚都会让太白县地震的大佬。 结果,这样的人物,杀就给杀了。 就像是杀猪一样…… 太他妈的暴力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撼了。 那无与伦比的视觉和心理冲击波,让他们一瞬间甚至丧失了思维的能力。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周武。 难以形容的恐惧,瞬间犹如潮水一样,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他惊恐万状地怪叫一声,身形闪烁,如一道急电一般,朝着石窟外飞窜。 李牧敢杀郑龙兴,那就敢杀他周武。 在这一瞬间,他的心中仓皇惊恐到了极点。 这位盘踞太白县数十年周家族长,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也意识到,自己之前还是看轻了这个小县令,这哪里是什么软柿子,也根本不是什么匹夫之勇的莽夫,而是一个真正的强龙,一个绝对的杀星,亏他之前还想要依仗家族势力来和这个杀星做对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势力都变得那么不堪一击。 嘣! 又是一道轻微的弓弦震颤之音。 如同死神的呼唤。 嘭! 周武的身上暴起一团血雾。 “啊啊,不……”他倒在地上,凄惨绝伦如杀猪一般哀嚎了起来。 周武的一条左腿,被狼牙大箭直接射爆,齐根断掉,炸裂成为血雾和肉泥,而那狼牙大箭则直余势不衰,射入了远处的石壁之上,直至没羽。 李牧摇摇头:“不好意思,射偏了。” 他没有练过射箭,准头把握不好,刚才这两箭,虽然都射中了,但靠的是修炼先天功而得到的敏锐感知力,并非是箭术有多高超。 李牧突然觉得,弓箭这种武器,太适合自己了。 如果之前有这样一张弓,再练就一身箭术,哪里还用得着肉搏拼杀啊,直接站在老远开弓射箭就行了。 今天要不是因为气炸了,完全没有忍住心中的冲动,以李牧平日里怕疼猥琐、安全第一的原则,绝对不会干这么危险的事情,装逼有风险,出头需谨慎啊,但是弓箭的话,可以完美解决这个问题,这玩意练好了,就像是端着一杆狙击枪,躲在老远一枪一个,简直不能更爽更猥琐啊。 李牧决定今日事了回去以后,一定要苦练箭术了。 “啊啊,啊啊啊……”周武凄惨地哀嚎着:“我的腿,我的腿啊……”虽然本身也是武者,但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他的身上,毕竟是少了一些勇武之气,断了一条腿,疼的眼泪鼻涕一起都下来了。 而其他人则是依旧处于呆滞之中。 如果说之前一箭射杀郑龙兴,让所有人都震撼莫名直接呆滞的话,那此时周武的惨叫传入耳中,其他人却是都从呆滞之中被惊醒了过来。 但是,他们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普通的兵卫,早就被之前看到的神农帮中的战斗痕迹给吓得丧失了士气。 周武和郑龙兴的心腹,也差不多被吓得屎尿齐流,这个时候他们哪里敢站出来,巴不得李牧根本不认识他们,生怕引起李牧的注意呢。 面对着这个如同杀神一般的小县令大人,就算是悍不畏死的死士,也提不起任何的战斗欲望。 被屠戮的神农帮弟子鲜血未干,轻描淡写拔掉肩头之箭的震撼未消,两箭射杀县城两大巨头的冲击依旧在眼前,对于所有人来说,此时此刻,身具绝对实力和绝对地位的小县令,根本就是谈笑之间主宰着一切的神一样的存在。 谁与争锋? “啊啊啊……不,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大人……我错了,饶了我。” 周武吓破了胆,哀嚎着,眼泪鼻屎齐流,趴在地上,挣扎蠕动。 这一声声的惨叫,就像是一道道重锤,狠狠地敲在其他人的心头,令他们心惊肉跳。 李牧皱了皱眉:“真吵。” 他的目光,看向主簿冯元星。 冯元星一个激灵,顿时明白了李牧的意思。 他咬咬牙,站起来,捡起地上一把刀,一言不发地走过去。 “你……冯元星……你……不,你干什么……饶命……李牧……李牧大人,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从此以后,百分之百效忠于您……饶命……我不想死啊……来人,来人啊,救我……”周武预感到不妙,疯狂地挣扎起来,哀求地看向李牧,像是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一样。 但李牧根本不看他。 想要谋害自己,那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觉悟。 冯元星一看李牧这样的表情,也不再犹豫,手起刀落,直接将周武砍死,鲜血溅了他一身。 他将刀丢到一边,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走回来重新跪地行礼,道:“大人,两个罪官都已经伏诛了。” 李牧点点头。 其他数百名兵卫,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全部慑服于李牧的威压之下。 大局已定。 李牧暗中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肩膀包扎的地方,有鲜血溢出来浸透了白色的绷带。 他疼的咧了咧嘴,差点儿叫出来。 妈的,装逼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之前自己拔箭,并不是因为他不怕疼,而是因为他的体内的蛇毒还未散去,就像是打了麻药一样,感知不到疼痛,但现在,蛇毒逐渐褪去,疼痛越来越清晰,像是一柄柄小刀在割剐一样,剧痛无比。 李牧强忍着没有呼喊出来,但额头上已经是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沁出来。 同时,他感觉到,体内发生了一种难以控制的变化,血管之中,好似是有岩浆在奔流一样,炙热到了极点,整个人身体都像是着了火。 李牧隐约猜出来,这是因为那条绿蛇的蛇血,在自己的体力融化融合。 与司空境一战的最后时刻,他一时大意被暗算,中了蛇毒,力气消退,差点儿被蟒蛇绿龙所吞噬,关键时刻,却是想起了曾经在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看到的郭靖咬蛇七寸生吞蛇血的段子,于是奋力一拼,直接将那条巨蟒咬死,吸干了它的一身血,才转危为安。 这一会儿,他看似一直都风轻云淡地坐在石椅上吃烤肉,实际上是在暗中运转先天功来压制蛇毒和蛇血的力量,现在,蛇毒消退,但蛇血的力量,快要压制不住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装逼,算是圆满了。 李牧站起来,朝着石窟之外走去。 他要尽快回到县衙中,闭关修炼,将体内的蛇血炼化。 ----------- 新书大家感觉如何,请多在书评区中留言发表意见呀。 前天小刀妞诈和了一把,这两天没有动静了,也不知道预产期13号能不能准时出生,刀子在抓紧时间攒存稿,目前已经有了500字的存稿了……

上一篇   0017、撕破脸

下一篇   0019、李青天